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狂暴逆襲-第二七四六章 誰哭誰知道展示

狂暴逆襲
小說推薦狂暴逆襲狂暴逆袭
龙秋族长,是代表着龙芽山村的选手,前往龙首城的,算是一个领队的角色。
林二狗,和村子里其他六个青壮年,肉身力量,都已经达到百万斤以上,算是拥有了龙域角力赛最低参赛资格。
这一次,因为三伢子特别要求了,要让龙二婶和龙可耐随行。
林二狗给出的理由是,他只吃得惯龙二婶烧制的饭菜。
对此,龙秋不可能不答应。
龙二婶随行,龙可耐就成了没娘的娃,跟过来也没啥说的。
龙秋本来以为,坐上龙雀脊背的时候,前来接引的龙首城强者,会不给面子。
但是没想到,这一个叫做应一龙的强者,竟然很是痛快地答应下来。
对此,林二狗惊讶了一下,也没说啥。
暗中观察,应一龙不时地将目光扫向龙可耐,眼中有痛惜之色流转。
林二狗感觉,这应一龙,可能有一些伤心的往事,看在龙可耐很可爱的份上,破例让母女俩上了飞行龙兽。
飞行龙兽,是一只刚成年的龙雀,体量不是十分巨大。
但是整个脊背上,坐下几百号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龙芽山村的参赛者,是应一龙最后接引的一批。
此前他已经从其他村寨之中,接引了九批参赛者。
这其中,有四五拨参赛者,来自龙芽山村周边邻村。
因为狩猎的缘故,龙芽山村和这些村寨的强者,时有碰撞,打架斗殴,抢夺猎物,杀伤人命的事情,从来都没有间断过。
所以,林二狗一众一上来,这些村寨的参赛者,一个个都不善地看过来。
“哎呦喂,这不是龙芽山村的龙秋吗?
这一次还有兴致领着你们的鸡娃子,前往龙首城参赛?
我还以为,数千年没有出过一个龙力士,你们的信心都被打倒了。
还能这么坚持,不容易啊哈哈!”
林二狗对此叫嚣,不闻不问,蝼蚁向天是一种精神。
但是蝲蝲蛄乱叫,理他干啥?
但是龙秋和其他参赛者的心态可不一样了。
虽然说龙秋三番五次的叮咛,不要将三伢子的真实实力暴露出去。
但是,心中有了强大的依仗,怎么可能面对别人的嘲讽挑衅,不哼不哈呢?
“哼,李家寨的李贵,你也就嘴巴上那点功夫。
真要不含糊,你这都五百岁了,也没见你获封一个一级龙力士啊!
怎么地,我龙芽山村不行,你李家寨这一次,要夺冠了?”
李贵此时,得意非凡,压抑不住地想要表现一下。
指着一个浑身筋肉,铁塔一般的少年道:
“夺冠的话,咱们就不敢说了。
但是,我李家寨这几年,雪藏的一个天才,李玉柱。
身具三百万斤肉身之力,和你龙芽山龙翼一个档次。
今年不过三十二岁,你说说,他有没有可能,成为一级龙力士?”
三百万斤的力量,和龙芽山村第一强者龙翼一个档次。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狂暴逆襲-第二七四六章 誰哭誰知道相伴
人家李玉柱,那可是真正的少年,才三十二岁,这一次杀进前一百名,几乎没有什么悬念。
到了这一步,李家寨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显摆一下自己选手的实力,打压一下周边各村寨的气势和信心。
也在接引者面前,表现一下自己选手的不凡。
难免就被提前推荐给城主,这样的机会,不可多得。
李贵这么一说,得意地扫了一眼龙雀背上其他村寨的选手和领队。
看到这些选手们,一个个都噤若寒蝉,看向李玉柱的眼神,万分忌惮的样子,简直不要太得意。
然而,最后看向龙芽山村的选手的时候。
李贵却发现不对劲了。
龙秋淡淡地盯着他微笑,其他选手一个个都懒得去看李玉柱一眼。
至于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则是直接狠狠地翻了一下白眼,撇了一下小嘴。
那神情就是在说,才三百万斤,你牛逼啥呀牛逼!
李贵心中长毛,火气就上来了。
他挨个地瞅了一遍龙芽山村的选手,无论从身量,还是气势上,没有一个能和李玉柱相媲美的。
这才哂笑道:
“原来龙芽山村,也雪藏了不世出的好几个少年英豪?
那我李家寨不嫌丢人,就让玉柱这孩子,挨个讨教一下?”
应一龙本来,是靠在龙雀的翅膀处,喝着闷酒的。
此时就不由得看了李贵一眼。
这一眼,就如刀子一般,让李贵直接就浑身发冷发疼。
赶紧闭嘴,对着应一龙拱手。
“应大人,小的也就是这么说说,也想让我族孩子,向其他村子的高手,学习学习。”
应一龙乃是龙首城城主府的护卫,身具四百万斤巨力,乃是老牌的一级龙力士。
“哼,你们想要相互之间切磋,龙首城有生死台,进了城你们随便,跟老子没关系。
但是,你们在这上面动手,死伤一些个,那就是老子的责任。
懂?”
李贵变色,口中道歉,不安地退下。
眼神狠辣,看向龙秋。
“进了城,敢不敢上生死台较量一下?”
龙秋此时,不由得就看向了三伢子。
生死台上,生死不论,死了白死。
要能够将李家寨的李玉柱,在赛前活活打死,即便三伢子,前往更大的城池去继续比赛,李家寨百年之内,也无力向龙芽山村复仇。
对于周边几个有仇的村寨来说,也是一种威慑。
好看的小說 《狂暴逆襲》-第二七四六章 誰哭誰知道展示
林二狗对此,无可无不可。
这种蝼蚁,一巴掌能拍死几千万。
他出手针对这样的蝼蚁,都不够丢人的。
但是,既然自己顶着龙三伢子的身份参赛了,给龙芽山村留下点荫庇也是应有之义。
林二狗笑笑,微微颔首。
龙秋直接就跟打了鸡血一般。
“如你所愿,生死台上生死斗,死了谁,苦了谁!
到时候,别特么哭天抹泪喊冤枉!”
嗯?
其他村寨的领队,此时见到龙秋如此强硬。
就都不由得看向了抱着龙可耐的林二狗身上。
一个个心中都猜测,这是龙芽山村雪藏培养起来的强者?
难道还能比李玉柱更强了?
看看龙芽山村的其他参赛选手,一个个都激动得,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林二狗。
大家都有些疑惑。
这小细胳膊小细腿的,真的能行?
李贵此时大喜,观察了几眼林二狗,觉得这小子,都不够李玉柱一根指头戳的。
“好,一言为定,谁死无定数,谁哭谁知道!
玉柱,看你的了!”
李玉柱一条胳膊都比林二狗腰粗,不屑地冷哼一声。
“放心吧族长,我会将这鸡娃子,全身的骨头都捏碎!”
本来都看得不看李玉柱一眼的林二狗。
此时缓缓抬起头来。
平静的眼睛看向李玉柱。
“都捏碎?
如你所愿……”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