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青春流火討論-第567章 古怪的見面相伴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青春流火
“头疼,你爱咋地咋地。”许晖扔下这么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马路边上,姜小超坐在车里等许晖,没有一起跟着进西海,主要是不好意思,再者也没什么话可聊,干脆就不下车了。
“这么快?”姜小超问。
“嗯,几句话的事儿。”许晖应付着回应了一句,就靠在车后座上不想说话了,没由来的烦躁依然有增无减。
“去丁家村?还是回西郊?”
“西郊吧,西郊仓库。”
姜小超也不再多问,发动车子离开商业巷。
许晖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烦躁是一种对危险前兆的预感,刚从八一路左拐没多久,他和姜小超乘坐的桑塔纳便被斜刺里冲上来的一辆大卡车狠狠的撞在了后屁股上。
巨大的惯性将桑塔纳冲出去很远,撞上绿岛后连翻了好几个跟头,许晖当场被摔的不省人事,而姜小超也好不到哪里去,前胸被气囊弹伤,双腿也卡在了方向盘下面动弹不得。
好在是大白天,那辆肇事的大卡车一击得手后不敢逗留,立刻加大油门逃逸而去。
二人被送到医院,许晖反而幸运,只是被摔晕了,救治以后苏醒,身体除了肢体的软组织挫伤外,没有大碍。
姜小超严重一些,小腿骨折,胸腔积水,至少要在医院躺个十来天,而且伤筋动骨,两三个月内都别想正常上班。
问讯赶到医院的邵强面色铁青,问了一些情况后又匆匆离去。
许晖只在医院呆了两天便出院了,本身没有大碍,而且对医院有心里阴影,另外,魏少辉亲自来了电话,而不是柴志强。
在电话里,魏少辉很罕见的给许晖道了歉,并要求见一面,随后告知了一个地址和很古怪的通行方式,说白了,就是怕许晖被人跟踪。
权衡一番,许晖没有把这个情况告诉邵强,脱了病号服,换了便装,跑到另一层病房跟姜小超随便聊了两句,便借口去楼下花园转转,然后悄然离开了医院。
按照魏少辉说的方式,许晖从医院后面的一个很偏的小门离开,坐上了一辆灰色的面的,到达北宫街后,又换乘一辆红色的夏利出租车,一路向南。
当出租车拐入西海大道的昆仑汽配城侧门后,许晖下车。
正在张望间,停车场里开出一辆黑色的捷达车,缓缓停到门口,副驾驶的茶色玻璃摇下来,里面坐着的正是柴志强。
捷达车很破很旧,而且满是灰尘和泥印,钻进车子的一刹那,许晖皱起了眉头,搞得如此小心翼翼,貌似魏少辉也很紧张。
柴志强并不说话,许晖也懒的啰嗦,驾驶员是个中年大叔,似乎更是个闷罐子,所以一路上都很安静,直到城南郊的目的地。
这是一处安静的小院,土不拉几的小二楼,稀松平常,至少外表看上去很郊区。
可进去就不一样了,小院的布局非常精致,青色的方砖,还有巴掌大点的小池塘,花花草草错落有致,装潢也十分考究,这就不是一般的农家院落可比了。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青春流火笔趣-第567章 古怪的見面相伴
魏少辉正坐在院中晒太阳,身后的厅堂里还站着两名大汉,看上去像是魏大少的保镖,至于他们为啥不陪着一块儿站在院中,许晖没搞明白,病危动手术居然动到这里来,实在潇洒。
有人专门给许晖和柴志强搬了两个小凳,就在魏少辉身侧的小几旁,这样谈话,魏大少似乎更有姿态,也更为私密一些。
超棒的都市小说 青春流火討論-第567章 古怪的見面閲讀
司机没跟着进门,听响动,貌似又把车给开走了。
“受惊啦!”魏少辉笑眯眯的指指小几上的香烟,示意许晖随意,丝毫看不出有什么沮丧的情绪。
许晖当然不客气,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点燃,根本不管身旁的柴志强。
“你遇到意外的事,我前天听说了。”
“我说魏大官人,你信命么?”
“这话怎么说?”魏少辉显然没料到许晖开口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意外之余,还挺有兴趣。
“这一年还没过完,我遭遇三回必死的事情。”许晖吐出一个烟圈,“头一回在西山,跟你没关系,但后两回就说不好了,都是被车撞,但没死成。
“可俗话说,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这大概就一个普通贱命的平均概率。两回好运用完,我恐怕没有第三回了。”
“你想表达什么?”魏少辉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起来。
“我不干了,也请你收回所谓委托。”
“你特么有病啊?出尔反尔,委托都已经生效,这时候说不干……”柴志强当即跳了起来,就差没捶许晖了。
“你坐下!”魏少辉瞪眼呵斥柴志强,一转脸又恢复了平和,“为什么?尽管我能猜到一点,但还是想请你亲口告知?”
“前面都说的很清楚啊,我没有第三次好运啦。”
“这不是你的真实想法。”魏少辉连连摇头,“甭跟我谈什么宿命论,我压根不信,其实你也不信,你我心里都很清楚,你掉到这个坑里,不是时候,怎可能说一句‘不干’,就能轻易抽身呢?”
“我怕死,是不是很真实?你也怕死。”
“可明知道就算是怕,你也逃不过,这个理由没意义呀,怕与不怕都难逃一死,其实无解的。”魏少辉双手一摊,“你该怎么选?”
“……”
“换了我,当然选择不怕,因为只有不怕,才有主动反击的欲望,才可能让对手顾忌,才有希望逆转极不平衡的天平,否则你不用跑来跟我谈,直接去辉煌二十七楼跳下去,以表明你不干了,这不是更省事儿?”
“你不用跟我偷换概念,我不干,就是彻底的跟你切干净,老子连西郊的业务都不要了,去街头当个彻头彻尾的小混混,对方脑子有屎了才会揪住我不放。”
“好啊,你大可以试试嘛。”魏少辉双手一拍,一脸讥讽,“看看张永丰、李长海之流是什么反应,他们要是信你,便不会再有动静,若是不信,我敢说,三天内,这样的事还会发生。
“你不了解李长海,但凡招惹他的人都没有好结果,我都吃过亏,但这条恶狗眼睛不好使,当时也不看看咬的是谁,老子迟早把他炖了上桌,当着他主人的面吃狗肉。”
魏少辉咬牙切齿,许晖却叼着香烟沉默了,他承认对方说的有道理,但他绝不会白白这样顶在前面当肉盾,或者拉着魏大少一起,或者让其付出代价,这便是他此番愿意见一面的目的。
“还有,你可能不知道,他们也不好受,在外省摊上大事儿了,孟宪辉自顾不暇,李长海也不敢太跳,而且龚上文突然给他们挖了一大坑,被省厅给盯上了,你我这个时候咬咬牙,说不定就能挺过去。”
“你好像很没底气,还好意思劝我?”许晖忽然冷言讥笑。
“错!”魏少辉大摇其头,“老子雄心万丈,就是怕你在关键的时候掉链子,我痴长你几岁,相处这么久,见过我吹牛么?”
“别扯远了,我不能这样老是莫名其妙的挨人捶。”
“我给你派保镖,而且年薪翻倍,这些都是毛毛雨,这一仗只要挺过去,老子给投资金,让你把建鑫做大。”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