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港綜世界大梟雄 線上看-710 以下犯上者鑒賞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港综世界大枭雄
“你的意思是玫瑰还会出来选?”丁宗树惊疑。
周朝先说道:“没错!”
虽然,每年都有很多报名竞选,但是由于经费、或者其他问题,中途退选的人。
可是周朝先还是觉得不对劲。
因为玫瑰有钱、有势、最近又没有什么麻烦。
虽然传言是玫瑰的男人、庄爷不让他选,但是传言真的可以尽信吗?
也许就是对方的策略!
“要不是雷复轰主动退选。”
好看的都市异能 港綜世界大梟雄笔趣-710 以下犯上者
“我还真不敢肯定。”
周朝先笃定的讲道:“全台能够压下雷复轰的社团大佬,只有一个——玫瑰!”
“雷复轰退选!”
“我就觉得玫瑰一定要选!”
要不是,玫瑰、雷复轰两人相继放弃竞选LF委,丁宗树、周朝先两人早就联合起来,要和两位大佬作对抗了。
虽然,他们明面上的实力是差一点,可LF委的位置只有一个,玫瑰和雷复轰也得斗,他们就一定有机会。
现在他们两人会各自相争,争锋相对,很大原因就是两位大佬退出了。
“但是越南帮连竞选活动都停了啊…”丁宗树有点搞不懂,周朝先却看得很透:“表面上的拉动活动停止,不代表私下的竞选活动暂停,要知道,能不能选上,不看下面,而看上面!”
周朝鲜用手指指天花板,嚣张的讲道:“只要有上面的支持…民众是最好糊弄的!”
“要不是雷复轰站出来选,哪怕做点竞选动作,我都不敢下决断。”
“雷复轰选都不选,那就很好猜,玫瑰绝对在地下搞动作。”
丁宗树沉默良久,攥紧拳头,最终道:“难怪侯部长私下有授意我…让我等等局势再看,摆明是想挑拨我和你内斗!”
他也不是傻瓜,经过别人的点拨,分析,也穿透层层迷雾。
望见迷雾后的陷阱。
周朝先则冷笑一声:“侯部长这个人,阴的很!”
“他当年就和庄生打过交道,假如庄生要帮玫瑰选,你说,他怎么可能帮你我做事?憋着阴招,等我们打的两败俱伤,再让玫瑰站出来选,到时玫瑰便毫无对手,顺理成章的进入LF委。”
“这可真是打的好算盘。”
“要跟玫瑰斗…”这时丁宗树叹出口气:“我们可是难了。”
“难吗?”
“一点都不难!”
这时周朝先笑道。
“你有办法?”丁宗树眼前一亮。
周朝先借机逼问道:“你跟不跟我合作?”
丁宗树再度沉默。
此刻,他要是开口答应和周朝先合作,那么今年竞选肯定是以周朝先为主,又有违背他的利益、目的,就算知道越南帮有阴谋又怎样?
他是帮会大哥!
没有好处的事情,他不干!
周朝先望着沉默的丁宗树,大致也明白丁宗树的想法,出来当大哥的人,绝不会做没好处事的。
要不然,回家卖红薯好了。
“呵。”
“我也不讹你。”这时周朝鲜点着指着茶桌讲道:“玫瑰能说服雷复轰不争,除了利益之外,大致还有明年帮他选的承诺。”
“要是玫瑰当上LF委,凭借雷家的权势,明年选上板上钉钉。”
“我和你,不可能是对手!所以她的承诺很管用!”周朝先语气一顿,再度说道:“可我选上LF委,再让你明年选。”
“恐怕你也选不上。”
周朝先笑了。
丁宗树脸色难看,但也不反驳。
毕竟,周朝先说的是事实。
不说玫瑰,明年雷复轰站出来选,他丁宗树根本不是对手,就算周朝先帮忙也很难。
“因此,我不做这种承诺!”周朝先利落道:“我们先联起手把玫瑰搞倒,接下来我们定个君子之争,我们两个人再用合法的拉票手段选,谁票多谁上。”
“怎样?”
“而且赢的人,明年继续帮输的人选。”
这个方案倒很不错。
丁宗树仔细斟酌片刻,点点头:“好!”
“今年我先和你联手,再和你争个高低!”
丁宗树觉得自己还有把握,总该试试,周朝先却知道对方已经失去自我态度,完全陷入自己的节奏里了。
接下来就算成功斗倒越南帮,丁宗树也不会是周朝先的对手。周朝先完全就是利用丁宗树,要比丁宗树高明很多。
这让周朝先很有成就感的端起茶盏,轻笑的抬手敬茶道:“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丁宗树端起茶盏。
两人各自喝下口茶。
丁宗树追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我们不用和玫瑰斗!”
“跟玫瑰斗没有半点好处!”
“麻烦还很多。”
周朝先讲道:“我们只要搞倒候立群,玫瑰自然要落选。那家伙勾结玫瑰阴我们,摆明是要我们死,我们对他又有什么好害怕的?”
“他平时利用‘宋大师’输送黑金,运送利益,我们只要把宋大师抓回来,审一审,嘿嘿。”
“黑料岂不是一堆?”
“嘶!”丁宗树倒抽一口冷气,怎么也没想到,周朝先竟然这么狠辣!
不去和玫瑰争,反而剑锋一转,直指侯部长。
要是把侯部长搞垮,玫瑰是垮了,那他们也垮了啊!
周朝先则继续侃侃而谈:“到时把黑料往调查局一送,我就不信!调查局刚上任的冯局长!能忍住这么一件大功!”
“可搞垮侯部长。”
“我们怎么办?”丁宗树有些打鼓。
本来,竞选本来是下面人的事情,按照正常逻辑,要搞事情,是下面人互相搞。
可周朝先狼子野心,狂妄霸道,一下就把苗头对准候立群。
这种以下犯上者!
政坛罕见,但凡出现,必是枭雄。
丁宗树是不敢生出这种想法,不过他在被周朝先说服后,觉得侯部长做的很过份,咬咬牙,你做初一,我做十五,跟着周朝先就干了。
但是侯部长作为上面势力的代言人,弄倒候部长,上面势力不支持,他们怎么选?难道真的靠街头拉选票?
周朝先却啧出一声,睥睨的看向丁宗树:“到时候我们继续参选LF委,不过不用和候部长上面的人接触,直接去和冯局长接触。”
“我们借调查局的手斗倒候部长,在侯部长上面的人看来是反骨仔,在冯局长上面的人可是投名状!”
“一个送到手的LF委席位,那些政客们,呵呵,绝对无人会拒绝。”
丁宗树略一琢磨,好像是这么回事啊。
“行。”
“先干倒侯部长!”他出声讲道。
“嗯,不过调查局对政客收受黑金的事情,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光是收黑金恐怕不会开启调查。”
“毕竟侯部长级别高,另外调查局屁股后头,那一系的人马。”
“照样收黑金!”
“还得找些其他罪名……”周朝先忽然陷入琢磨。
丁宗树抬眼道:“比如?”
“候立群勾结越南帮贩毒怎么样?”周朝先脑海里灵感闪过,抬起头笑道。
“嘿嘿嘿……”丁宗树拿手指向周朝先,嘴里发出贼笑:“妙啊,妙啊……”
周朝先抬手搂住崔妙香的臀腰,昂起脑袋,倨傲的看向丁宗树。
隔天。
晚上。
庄爷飞抵台岛。
台北,信义。
某座地下仓库内。
高国仁穿着黑色圆领线衣,内里打着白T,长相比较宽厚,手上拿着一把老虎钳。
“说!”
“候部长的金库在哪儿?”
高国仁用手捏住宋天志的下颚,举起手中带血老虎钳,瞪着他,大声吼道。
“不…”
“不知道……”
这时宋天志双手给绳索绑住,整个人吊在半空中,而且浑身干净,没有半点隐私。
滴嗒。
嘀嗒。
只剩一道道鲜血淋漓。
“呵。”
“大师。”
高国仁干笑一声,用手指掐开宋天志嘴巴,慢慢抬起钳子,一点点塞进嘴里,稳稳卡住一枚牙齿。
“咔嚓。”
他狠狠拧动老虎钳,野蛮的取下牙齿,过程中还旋转着牙根,手端非常残忍。
“啊!!!”
宋天志嘶声痛叫。
“说出来,我不仅放你走,而且还给你两百万,你想去哪里都行!何必帮一个侯立群死撑?”高国仁松开钳子,丢弃牙齿,再度举起老虎钳讲道。
他身后还站着十几名手持铁棍,穿着黑杉的台南帮马仔,其中不少人铁棍带着血,一看就是刚刚上过场的。
其中一人拎出一带钱,啪嗒,丢在地面。
露出两百万台币。
宋天志却眼睛浮肿,半眯着眼睛,嘴角溢血,几乎哀求的讲道:“大哥,我真不知道…我就是一个骗子…骗子…啊!!!”
宋天志再度发出惨叫!
高国仁要问出侯立群秘密交易黑金的金库,再把毒品放进金库里,以此栽赃侯立群勾结越南帮贩毒。
可惜,宋天志不是为侯立群死撑!而是为一家老小,七十岁老母,为刘小姐死撑!
他真的不能说!
半小时后。
高国仁丢掉老虎钳,转头朝刘健讲道:“兄弟,你带几个出去,想办法再把宋地诚抓回来。”
“我们昨天才抓到一个,现在事情不好办。”高国仁目光瞥过身后晕厥的大师,掏出手机:“我再打个电话给帮主。”
“好!兄弟!”刘健点点头,拍拍高国仁肩膀,又点了阿庆、阿超几人,便拉开仓库卷帘门,带人俯身离开。
……
“国辉。”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討論-710 以下犯上者推薦
“过来叫庄叔。”
海滨别墅。
雷洛朝一个年轻人招招手道。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