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 ptt-第八百二十章 包庇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西游之问道诸天
莫元也怕出现意外。
平心娘娘乃是圣人,轮回殿又是她的主场,以她的道行,莫元去了,倘若惹恼了她,只怕走不出轮回殿,让镇元大仙通知元始圣人,便加了一层保险。
轮回殿内,平心娘娘正在观看那猴儿西游之路,以她今时今日的道行,想要再进一步却是极难的,而那猴儿西游之路,关乎后续的计划,是以她近乎是全程盯着这几人西游取经的。
“快了,要不了多久,这洪荒大陆上,便该换个主人了……”平心娘娘自语道。
自从巫妖大劫之后,数千万载悠悠岁月过去,时至今日,那些兄弟姐妹的音容笑貌,依旧萦绕在这位平心娘娘的心头,倘若当年她不是一时冲动,被那人蛊惑,兴许如今局势是大不相同,她心里到现在都满是愧疚!
就在其人回忆往昔之际,服侍她的一名侍女匆匆走入殿内,福了一福,行礼道:“启禀娘娘,真武帝君在殿外求见。”
平心娘娘回过神来,看向那侍女,一双好看的眉毛忍不住皱了起来,奇怪的问道:“真武帝君来拜见我,他能有什么事情寻我,你可问清楚了?”
那侍女道:“据他言说,此来乃是为了巫族而来,具体为何,他言道要见了娘娘才肯吐露。”
巫族!
闻听这个敏感的字眼,平心娘娘眉头皱的是更深了,她问道:“近来阴山之上,可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这侍女亦是巫族之人,往日里负责替平心娘娘与巫族沟通,毕竟这位娘娘身化六道轮回,虽然成圣,却也受到了限制,根本无法踏出轮回殿半步。
她道:“前两日,那无天派了座下弟子来访,随后,三位大巫便出了祖神殿,至今未归。”
“出了祖神殿,看来是捅出了篓子了!”
平心娘娘眉宇间掠过了一丝沉重之色,她自语道:“无天这个蠢货,做事如此不小心,竟然留下了手尾,魔祖当真是识人不明!”
“去,让那真武帝君进来,我倒要看看,这几个不成器的东西惹了什么麻烦!”
那侍女应了一声,随后离开大殿,不多时的功夫,便领着一名身材挺拔、面容俊秀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平心娘娘细细打量着这男子,却见得这年轻人嘴角带笑,面色温和,似是极为好相处的模样,只是眉宇之间却是隐隐有几分威严显露,显然是身居高位已久。
“真武帝君,久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平心娘娘赞道。
以其人的道行,自然不难看出莫元的法力修为,却是实打实的三重天准圣,想起此人昔年所做的那些大事,便是从上古大能云集的洪荒时代走过来的平心娘娘,也不得不赞上一句。
“娘娘说笑了,在娘娘对三界的大功德面前,小神这些许薄名又算得了什么?!”莫元答道。
这却是发自内心的话,这位平心娘娘,前身乃是祖巫后土,却是秉承大慈悲心,舍身化作六道轮回,从而使天地众生都有归宿,可以循环往生,这份舍己为人的胸怀,莫元自认是没有,也自然是钦佩了。
“帝君赫赫威名,直追上古那两位妖族天帝,妖师鲲鹏,冥河老祖,这都是与那两位上古妖族天帝都不曾奈何的人物,今日却倒在了帝君手中,这般威风,岂能是一句薄名能说清楚的?!”
平心娘娘笑道:“我这宫中素来少有神魔到访,今日帝君驾到,当真是蓬荜生辉。”
平心娘娘说的又是客气,又是热情,反倒是让莫元有些不知如何自处的好。
依照平心娘娘的身份地位,圣人来了也不必如此,如此这般,是她性格如此,还是别有用意,莫元无法揣测,却是在心里打起了警惕来。
他拱了拱手,道:“此番来轮回殿,求见娘娘,实是有一事想要与娘娘请教。钱塘龙君失踪,小神调查之下,却是与巫族大巫有关,不知娘娘可知情形?”
“帝君,你这未免管的有些宽了吧?”
平心娘娘道:“钱塘龙君乃是南瞻部洲的水神,自有天庭水部神君统管,便是失踪,也合该由天庭处理,与帝君该是没什么干系,至于巫族大巫,我久居轮回殿,不问世事,你来问我,我又能答你什么?”
这就是一推四五六,全然不肯说了。
莫元不禁皱起了眉头,平心娘娘乃是巫族圣人,更是十二祖巫唯一存活下来的一位,如果说对于巫族没有掌控力,那无疑是个笑话。
他道:“好叫娘娘得知,钱塘龙君昔年与小神有一份旧情在,此事小神不得不管,况且这其中还牵连着那无天的十二品灭世黑莲,巫族极有可能与魔祖勾结在了一起,若非事关重大,小神又如何敢来轮回殿打扰娘娘的清净?!”
“十二品灭世黑莲,无天?!”
平心娘娘心中一惊,她几日没注意阴山上的动静,这几人竟然闹的如此之大,巫族勾结魔族一事,这位真武帝君知晓,岂不意味着三清知晓了?!
她脸色冷了下去,道:“帝君虽是一方天帝,可也不要血口喷人,随意诬陷。巫族隐居地府多年,从未在三界为祸,可不是帝君说如何便如何的,须知,此地可是轮回殿,我虽然走不出去,这轮回殿内,倒还是有几分道行的!”
这就是警告与威胁了,一位圣人的威胁,还是很有份量的。
不过莫元早就做好了打算,岂容她抵赖?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莫元笑道:“娘娘的话重了,娘娘当面,小神岂有诬陷的胆子,却是先前小神在五庄观,借助镇元道友的地书一观,这才发觉是大巫将钱塘龙君掳走,因着此事涉及巫族的缘故,小神这才不敢擅自处置,来求问娘娘意见,还望娘娘秉公处理,不然的话,小神也只好向师父求助了。”
她威胁,莫元也威胁,莫元奈何不得她,元始天尊未必没法子,这位平心娘娘虽然成圣,可与那接引准提一般,都是没有至宝护身的,真与三清斗起来,未必是三清的对手。
不过平心娘娘闻听此言,不怒反喜,这般说来,这真武帝君还未向三清禀报?
那这样就有操作空间了,禀报三清的话,以前不久太上老君封印冥河老祖的雷霆手段来看,只怕她族中这几名大巫难逃一死,可是没说的话,以她的身份,自然是能护持下来,莫非眼前这厮还敢当着她的面将她族人斩杀不成?!
“五庄观镇元子的地书,可观三界过去之事,极是神异,我早有听闻,想必此事必然不会有假。”
平心娘娘的眉眼一下子便温和了起来,她道:“既是如此,我便命人去查一查,巫族之中,是否有大巫自行其事。”
说罢,平心娘娘随后便唤人进来,吩咐了一番,又让莫元安坐,令人上了仙茶灵果,这前后两幅面孔,都是让莫元心里泛起了嘀咕。
毕竟先前是包庇,他祭出地书这证据后便转为查证,便是地书不能作伪,也不至于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吧?!
他想不明白,也懒得想了,总之这位平心娘娘如是不包庇,也没对他动手的打算,那说明其人并不曾和魔族勾结在一起,不然的话,断然不会对他如此客气。
假如异地而处,莫元置身在后土那个位置,只怕莫元早便动手将察觉到秘密的人杀了,以绝后患,事后随手找一个借口便是,死人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元始天尊便是想报仇,莫非还能杀了一尊圣人吗?!
他安心等待,不多时的功夫,一名身穿淡黄宫裙的女子走了进来,那女子柳眉细腰,鹅蛋脸庞,扎着一条辫子,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颇为灵动,姿容倒是极为明艳。
不过莫元的关注点,更多的是在这女子的修为上,其人一身气血之磅礴,丝毫不逊色先前莫元透过地书所看见的那一道黑衣身影,分明也是一尊大巫存在!
“娘娘有礼。”
那女子福了一福,看也不看莫元,只是对平心娘娘道:“不知娘娘唤我来,所为何事?!”
“不是我唤你来有事,而是这位真武帝君有事,想必你也听说过这位的名号,还不与帝君见礼?”平心娘娘笑道。
那女子一脸好奇的看向莫元问道:“你便是那斩杀了鲲鹏的真武帝君?!”
鲲鹏乃是他们巫族都不曾处置了得大敌,哪怕是上古巫妖大战,鲲鹏都是全身而退,死在其人手下的妖族不知凡几,如今大敌竟然陨落在这么一个后背手里,这女子自然是好奇了。
平心娘娘冲着莫元笑了一笑,道:“帝君莫要在意,相柳她不通礼数,说来这也是我巫族中人的通病。”
巫族之人,生来强横,不修法力,不修元神,只凭借一身磅礴血气,撼天动地,无所不能,可谓是得天地钟爱至极。
然而有得必有失,天生战力强大,导致了巫族之人习惯了用拳头解决问题,行事直来直去,不懂弯弯绕绕,简单点来说,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性子很莽。
这些特点,莫元早有耳闻,自然不会见怪。
他笑道:“相柳大巫乃是前辈,小神自然不会见怪。”
平心娘娘点了点头,道:“相柳,真武帝君此来,乃是为我巫族而来,我且问你,族中大巫,可有人离开阴山,前往三界了?!”
“娘娘您如何知道的?!”
相柳诧异的道:“蚩尤他们走了不过才一日光景,是被个叫做赢妖的人鼓噪出去的,本来我亦是想去,只是他们都让我看家,这才没去成。”
“这些糊涂蛋,果真是走了!”
后土娘娘脸上浮现出一抹愠怒之色,她道:“帝君,此事也不必查了,定然是那无天鼓动着我族族人,我巫族之人,想事情比较简单,只怕也是一时被蒙蔽,此事便请帝君出手,将他们擒拿回来,我自会重罚,只是还请帝君手下留情。”
“娘娘放心,小神心中有数。”
莫元点了点头,道:“事不宜迟,小神这便出发,将贵族大巫尽数捉拿回来,娘娘等小神的好消息便是,告辞!”
看着莫元消失的背影,平心娘娘道:“相柳,约束好族人,近些日子莫要再让他们一人出阴山了!”
“谨遵娘娘法旨!”
相柳恭敬行了一礼,转身亦是出了大殿。
虽说平心娘娘不能出这轮回殿,但巫族都是因着祖巫的缘故方才诞生,祖巫在巫族的威严极重,平心娘娘一言既出,巫族上下谁都不敢违背!
……
“三头蛟,你可愿归顺本座!”
西海某处洞府前,那黑衣人与钱塘龙君并肩而立,出声喝道。
在其对面,是一名黑发披肩的高大男子,面容狰狞,气息可怖,赫然是一名金仙存在!
四海之中,妖魔无数,便是四海龙族也只能各自占据一部分海域,无法彻底掌控四海。
“本王生来逍遥,便是天庭要招安本王,本王都不理会,尔等道行不浅,可是本王又为何要降服尔等?!”那三头蛟脸色冷峻的道。
他不傻,自然看出对面两人的厉害,一人和他同为金仙,道行比他还隐隐强上几分,至于另外一人,他根本看不透,只是本能的自其体内察觉出了危险的感觉。
不然的话,以他的性子,就不是在这里说话,而是随手便将这些人打发了!
“不降服,便打到你降服,动手!”
黑衣人挥了挥手,钱塘龙君随即站了出来,手里掏出了那烛龙之眼,笑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得罪了!”
话音未落,其人已然催动至宝,那烛龙之眼上光华一闪,这西海海底方圆千里之外,顿时时光混乱,钱塘龙君一拳击出,速度快了不止数倍,那三头蛟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一拳砸中要害,雄浑法力,如江河倒灌涌入体内,将他肉身连带着元神都尽数击伤!
三头蛟满脸惊恐,同阶一战,他何曾想过自己会被这般秒杀。
那钱塘龙君得意一笑,正待说些什么,突然眼前一花,却见得那三头蛟身前,不知何时多了一道年轻身影来……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