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詛咒的必然看書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这都能失踪?!那这还真有可能是神隐事件。”尹恩惊讶的说道。
八叔叹了一口气,有些郁闷的说道:“是啊,我们也都觉得这就是一起神隐事件,因为我们实在是找不出任何关于梅子她失踪的线索。”
梅子?
刘星眉头一挑,没想到平本太一的妹妹竟然也叫梅子。
不过梅子这个名字在岛国非常常见,所以出现重名的情况也很正常。。。不对!
如果在平时出现重名的人,刘星只会觉得这是一个巧合,但是现在,实际上已经出现了三个重名的人——堺梅子,山下梅子和平本梅子。
当然更重要的是,堺梅子和山下梅子可以说是长得一模一样,而这个平本梅子虽然还没有露出自己的真面目,但是刘星估计她可能会和堺梅子有些相似。。。等等!
想到这里,刘星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平本梅子会不会就是山下梅子呢?
应该不会吧?
刘星想了想,还是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山下梅子和平本梅子的年龄对不上号,而且苦井村虽然与外界的交流非常少,但是从之前平本太一的说法来看,山下梅子既然能被称为这一片区域的第一美女,那就说明山下梅子的容貌还是被很多人所熟知的,所以山下梅子如果真是平本梅子的话,那金鱼村的人就早就打去苦井村了。
何况山下辰巳没事找别人的女儿当自己的女儿干嘛?这对他又没有什么好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那个鱼塘到底是有什么特别之处,才值得那个秘密教会在未来的鱼塘原址处举行仪式,并且还把自己一行人送到了这个世界里?
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刘星觉得自己肯定是想不出来的,所以便直接开口问道:“对了八叔,你们那个鱼塘好像距离村子有点远啊,所以你们当时没什么不把鱼塘放在村子附近呢?”
“那还不是怕出事吗?”
八叔苦笑着说道:“虽然我们这鱼塘也就不到一米深,但是万一有人意外掉进去的话还是很容易出事的,因为能掉下鱼塘就说明这个人当时的状态是不正常的,不是喝酒就是精神不集中,而人在溺水的时候也是很容易惊慌的,这时这人就很有可能会失去对周围情况的感知能力,那他十有八九就走远了,那怕他只需要站起身来就可以自救。”
“还有那些鱼的原因吧?这些鱼本来在水里游得好好的,结果突然掉下来一个人把它们都给吓着了,那时候这些鱼也会四处乱游,而溺水者在发现这些鱼撞在自己的身上时,那肯定又要被吓一大跳;不过据我所知,有些成年人甚至会在半米深的水域中溺亡,所以八叔你们不把鱼塘设置在村子附近是正确的,何况那些小孩子在没有其他的去处玩耍时,肯定会选择来鱼塘抓鱼玩。”尹恩接着说道。
八叔点了点头,苦笑着说道:“结果我们千算万算,是真的没有算到这神隐事件竟然会真的发生,还好平本家也都是讲道理的人,他们并没有因此为难我们。。。虽然我也觉得我们鱼塘没有一点错误;对于,我们之所以把鱼塘修在那个十字路口旁边,主要还是因为那个十字路口曾经有一位高僧诵经。”
高僧诵经?
这又是什么操作?
刘星和尹恩都是一脸疑惑的看向了八叔,而八叔则是笑着继续说道:“这个故事可以追述到好几百年的战国时期,当时我们名古屋这一片都是织田家的地盘,而织田信长你们也都是知道的,和当地的寺庙一直以来都是不太对付的,后来甚至还发生了火烧比叡山一事,这让织田信长在佛门看来就是一个大魔王。”
“于是乎,名古屋的一些僧人便开始纷纷出走,免得自己那一天就被织田信长给一把火给烧了,所以就经常有僧人路过我们这里前往海边,然后坐船前往其他的地方,毕竟当时的岛国也算是兵荒马乱,各地的大名打的不可开交,所以走陆路是很容易遭受刀兵之灾,因此水路还是要安全一些的,当然遇到黑船就另当别论了。”
“所以有一天,一个僧人路过了我们金鱼村,并且还留下吃了一顿饭,因为这个僧人和当时的金鱼村村长是老朋友,而这个僧人也是名古屋附近一座小有名气的寺庙的主持,同时也是织田信长坚定的反对派,所以织田信长直接将他驱逐出境;在吃完了饭之后,当时的村长担心会有织田家的追兵,所以就带了几个年轻村民护送僧人离开。”
“当时鱼塘旁边的那个十字路口还有一棵树,那棵树可能也得有几百年的历史了,不过这棵树在高僧路过的一个月之前,也就是一个雷雨天中被一道雷电给劈成了两半,不过因为这棵大树也有些年头了,所以村民们也不敢随便的把它黑放倒放木柴;而那个高僧在见到这棵大树之后,就站住念了一段经文,然后说这棵大树可以砍了,但是也必须得就地烧掉,然后将木炭木灰直接埋了。”
“于是当时的村长就按照高僧的建议砍了树,然后烧掉还直接埋了,而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金鱼村的粮食收成比以前多了快一半,所以村民们都觉得这是高僧念经的缘故,而之后我们金鱼村的收成虽然恢复了正常,但是我们金鱼村和附近的村子就从来没有缺过水,那怕是最干旱的那几年。。。不过说到这个旱灾,我就又想到了一个故事。”
旱灾?故事?
旱魃?
刘星在想到旱魃时,尹恩就已经开口说道:“旱灾?那不应该啊,名古屋这里距离海边也不远,所以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名古屋这里是不可能缺水的,因为海洋里的水分会通过蒸发形成水蒸气,然后水蒸气随着海风被吹到名古屋这里,到时候只要符合条件就会开始下雨;何况海边的地下水资源也很丰富,所以只要打几口井就可以不愁水源了。”
“按理来说的确是这样的,但是在一百多年的时候的确是发生过一次大旱,同时还伴随着几次地震,总之那一年就没有下过几场雨,地下水也因为地震而改道,周围的那些村子都是哀鸿遍野,因为没有水可以用,但是我们这边的田地与水井却是一切正常;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金鱼村在别的村子眼里就成了一个香饽饽。”
“如果要来金鱼村取水,那你总得有一个说法吧,所以周围的村子都跑来和我们金鱼村联姻,导致当时的金鱼村就没有一个单身人士,而且三五天就会有一场喜宴,而这本来是一个挺让人高兴的事情,但是没过多久就出现了一个悲剧,简单的来说就是一对有情人因为父母之言而分开,所以被嫁到金鱼村的那个女子就服毒自尽了,而她的爱人也因此殉情。”
“出现这种事情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所以我们也没有多说什么,就把这对亡命鸳鸯的遗体给送了回去,结果谁曾想这两具尸体没过几天就不翼而飞了,所以大家都以为这两个人是在假死以方便私奔;对了,那个倒霉的男方就是平本家的老祖宗,据说曾经是一名武士,而他在一开始的时候是以守卫的身份加入我们金鱼村的。”
“嗯?有点意思啊,虽然一百多年前的武士已经有些不值钱了,但是很多武士都还保持着作为贵族的最后骄傲,一般是不会跑来给别人看家护院,尤其是在一个小村子,所以这个平本家的老祖宗有些不拘小节啊。”尹恩忍不住开口道。
八叔又是一笑,绕后说道:“那倒也是,不过这平本家的老祖宗好像是在城里得罪了什么人,所以在城里是已经待不下去了,因此便只能委屈自己一下了;不过说到这平本家,我记得平本家好像还有一把武士刀,当年有人想出高价买这把武士刀,结果还是被平本家给一楼拒绝了。”
“老祖宗的东西怎么能随便卖了呢?不过一把武士刀可以保存这么多年,那说明这把武士刀的来头也不小啊,锻造用的材料应该也不错。”刘星一边吃鱼,一边说道:“我倒是也挺喜欢收集这种武士刀的,因为看起来就非常酷,所以平本家现在有没有兴趣出手这把武士刀呢?”
“那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平本家的大儿子了,而且我想他就算愿意卖,也只会卖给城里的那些大老板吧,毕竟武士刀这玩意还是挺受欢迎的;不过我家里虽然没有武士刀,但是我家里我有一件上了年头的古董。”
八叔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一会儿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就是这个,它也是我老祖宗传下来的好宝贝,除非是我家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否则我家是不会把它卖出去的。”
刘星看着眼前的一颗大珍珠,不由得点头说道:“这颗珍珠的确是一个好宝贝啊,现在如果拿出去拍卖的话,八叔你随时都可以变成百万富翁啊。”
刘星口中的“百万”自然是指的美刀。
“嘿嘿,我也知道这颗珍珠可以让我变成有钱人,但是我可不敢把这颗珍珠随便的卖出去,因为这颗珍珠是自带诅咒的。”
八叔将这颗珍珠摆在刘星和尹恩的面前,笑着说道:“俗话说得好,这财是得不露白的,否则很有可能会财破人亡,但是这颗珍珠就不一样了,因为我家老祖宗从海里捞出这颗珍珠之后,当时就引起了周围的一片轰动,同时也引来了一群别有用心之辈,结果这颗珍珠被偷被抢了十多次,结果最后还是回到了我们的手里,至于那些小偷强盗,或者商贾贵族都背这颗珍珠给弄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了。”
“我去,这珍珠有这么玄乎吗?”尹恩吃惊的说道。
八叔耸了耸肩,故作高深的说道:“那小兄弟你可以来试一试哦?如果你之前在下山的时候是拿着这颗珍珠的话,恐怕那个夹子会直接破开你的大动脉,然后这个夹子上的铁锈还会让你得破伤风。”
尹恩也非常配合的摇了摇头,装出一副后怕的样子。
“哈哈,这颗珍珠其实也没有真的那么玄乎,因为通过非正常手段拿走这颗珍珠的人,他们肯定都不是什么好人,所以这常在路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因此这些家伙过不了几天就会出意外,当然这里的意外其实是必然的,比如小偷被官府抓住或者黑吃黑,强盗要么是遇到铁钉子反杀,要么就是被官府所剿灭,所以这事情就越传越玄乎了,也让这颗珍珠被冠上了诅咒之名。”
八叔收起珍珠,笑着说道:“不过这对于我家来说倒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样就没有什么恶徒来找我们的麻烦了,不过这颗珍珠也同样变得有些难以出手,因为买家也担心着诅咒会无差别攻击,到时候他们也中招的话可就不好了。”
趁着八叔回去放珍珠的时候,刘星看向尹恩说道:“你觉得这颗珍珠会是道具吗?”
“我看悬,或者说这颗珍珠在这个世界里或许是道具,但是等我们出了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一颗普通的珍珠,因为根据我们之前的推测,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小孩子眼中的世界,所以他如果听说过这个珍珠的故事,那么这个珍珠就真的有可能自带诅咒,而且效果非常强力,但这都是建立在那个小孩子的臆想基础上的。”
尹恩肯定的说道:“不过我觉得那个鱼塘可能是真的有问题,所以我们回头去鱼塘看一看如何?或许当年的那棵树就是我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尹恩话音刚落,八叔就走了出来,所以刘星二人便连忙吃起了晚饭。
在吃饱喝足之后,刘星二人就回到了那间空屋。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