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怪物被殺就會死 愛下-第五十五章 斷刀,也夠了 (感謝青山霧裡青衫隱,一夜劍哥的盟主!)展示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虚无教首·天渊星尘的恶魂】
【因为难以继续等待,故而奋起追逐己之正确的悲哀之魂】
【虽然残破不堪,充满空虚死寂,但却依然渴求,依然愤怒的怪物之魂】
【直接吞服,极大幅度削减扭曲时空的消耗,极大幅度增加被卜卦侦测的难度,极大幅度削减造物难度,获得特殊能量体系‘星尘’】
【星尘,专属于虚无教首的特殊能量,是创世之力的残余精炼过后的神力,呈现星尘形态,或许可以孕育世界,创造万物】
【灵性煅烧,化作‘寰宇天星’之附灵,附着在所有装备道具上】
【使用特殊手法进行锻造,可以铸造成‘新星·创始之光’之魂兵】
【使用特殊手法调和,服用后,可以获得‘诸星·创世基点’之传承】
【因奇迹的宇宙而生,因终结的时代而灭,因归一的种族而孤寂,因黄昏的陪伴而等待】
【为超越虚无而奋斗,为协调教团而统领,为了知晓存在的尽头和延续的意义,故而身化先驱,于寰宇星辰,亿万文明中,不断地轮回生灭】
【最终,为了超越既定的宿命,故而选择创造完美的世界】
【祂已经寻找到了答案,却也仅仅是自己的答案——因为只能回答自己的困惑,故而踏上了成为怪物的道路】
虚无教首的恶魂,强大的有点匪夷所思。
很显然,天尊之间的恶魂也是不一样,和虚无教首的恶魂相比,熵影尊主亚点的恶魂显然是要低上一筹甚至不止。
而且,虚无教首的恶魂,是苏昼头一个得到的,可以得到‘特殊能量体系’的恶魂!
‘星尘’,创世之初余留的力量,被提炼精粹而后得到的特殊能量,看上去,就是一团弥漫的灰黑色雾气,其中隐约有着白色,银色的光点闪烁,就像是一个微缩的半透明宇宙。
虚无教首的力量,虽然之前展现的不甚明了,展现的吐息,冲击,破坏力,全部都是‘强大的天尊’能够展现出的基础能力。
无论是操控灵力,扭曲时空,瞬移,穿梭世界,爆发出足以将星球摧毁的吐息,全部都是很强的基本功,并没有作为修行者独属于自己的神通和伟力。
但现在看来,虚无教首的力量,的确是根基于‘创造’之上。
无论是时间晶体铠甲,还是后面展现而出的世界之龙本体,都是创造一系最为强大的神通,只是因为祂的实力还未完全恢复,所以并没有展现出自己传承中最为菁华的那些部分,就被苏昼携裹诸多仙神帝兵之力击杀。
当然,反过来也是一样——虚无教首到死,恐怕都没搞清楚苏昼的核心神通是什么,只看外在的话,那祂只是看见苏昼把所有元素所有五行灵气神通都用了一遍后,又变成龙鸟巨人死星战舰和神木,既拿刀又用枪,根本就没有一个主心骨。
这谁猜得出来?
但是倘若说‘混沌’的话,那估计就很能理解苏昼这乱七八糟的大杂烩神通,究竟是什么主旨了。
杂烩本身,就是核心!
“创造……创造一个新世界。”
使用天神刻度的力量,在虚空中飞驰,苏昼细细研究着虚无教首恶魂的本质:“因自己种族的时代终结落幕,孤寂地在宇宙中徘徊了数十亿年,迎来的却是一群自己难以理解,甚至恶劣对待自己的新种族……也难怪祂会想要创造一个新世界。”
“虽然仍然不是很清楚,祂是怎么化身怪物的,但应该就是后续那些伟大存在的诱导吧?”
‘星尘’这一能量颇为特殊,可以轻而易举地进行虚空造物,凭空创造出许多事物,甚至是独属于自己的小宇宙。
无论是再怎么珍稀的神金,再怎么罕见的材料,但凡是存在的万物,就可以被星尘制造,复刻而出,没有任何限制,只看消耗的多少。
但是星尘本身需要漫长的时光才能精粹提取,虚无教首是因为祂存在的时光无比悠长,而且自己本身也是创世力量余留的一股,故而在这方面,祂修行起来得心应手。
但是,虚无教首最为精华的能力,却是使用星尘,以己身为种,缔造出一个世界的修行法。
惯例,恶魂所化的魂兵和附魔基本都是积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被附魔和锻造出的魂兵,都有着类似时间晶体的材质,几近于不朽不灭,还和灵光一般,可以随意塑造形态。
但苏昼已经有了灭度之刃了(虽然又双碎了),自然不会那么花心。
至于是直接增强本质,还是修行传承,苏昼犹豫了一下。
创造世界的方法,苏昼并不是很在意,因为他已经有雅拉给予的承世鳞传承,虚无教首的以身为界并不能与这一伟大存在传承比拟。
归根结底,承世鳞也是一种以身为界的方法,或者说,世界将会成为未来‘世界大龙真身’本体的一部分。
而且,加强本质,还可以得到‘星尘’这一特殊能量体系,这显然也是另外一种传承,不过和虚无教首后天修行而出的以身成界之法相比,这跟类似于一种血脉天赋,所以才被计算进本质加强中。
思考了一会,苏昼还是选择了本质。
他伸出手,将宛如半透明宇宙虚影的恶魂吞入口中。
虚无教首的恶魂味道,是苦。
极致的苦,没有丝毫异味的苦。
不,就连苦都无法形容,如果说人类的感知器官所能表达的苦是一滴水,那么虚无教授恶魂的味道,就是如同海洋那般,汹涌澎湃的无尽怒涛。
和生前的愤怒,迷茫和悲哀不同,虚无教首灵魂中,蕴含的就只有浓郁到极致的苦。
人与人之间是不能互相理解的,更何况完全不同的生命?
但是苏昼不一样,当他吞食恶魂之时,被吞噬者和他就不再是‘他人’,而是自己的一部分。
所以,此刻,双目紧闭的苏昼,能够感应到,虚无教首心中所想,这头星尘巨兽思考的一切。
——生命,其实是没有非要活下去的本能的。
虽然听上去和常识相悖,但这却是事实,虽然的确有些简单的生物有着最基础的自我繁衍的本能,但是‘活下去’的本能可未必,它们只是拼命的进食,成长,繁衍,然后靠数量存在下去,而不是依靠趋利避害的行动。
而能够趋利避害的生命,却恰好没有这种本能,尤其是,如若没有人教导,没有父母言传身教,无论是猎食,交配还是繁衍后代这些技能,都需要后天学习才能习得。
一无所知的生命,是不会想要活下去的——就像是昔日诸多同族消亡,自己孤寂一人在日益冰冷的宇宙中独存的虚无教首那样。
可是祂却得到了不朽——因作为世间所有星辰的原型,进而成就的不朽。
这是莫大的幸运,是只有星尘生命这因创世之初的原初环境才能得到的永恒,如若是其他仙侠玄幻世界,约等于得了一部分开天辟地的功德,进而直接一跃,成就仙神尊主。
只是这力量,不过是令一个不想活下去的生命,痛苦地延续了数十亿,百亿年的时光。
等待……
什么生命,可以等待百十亿年?
即便是被虚无教团招揽,度过了一段平静的时光,但是虚无教首的内心深处,仍然有浓郁到不可能化解的苦涩,那是庞大到所有生命都不可能理解承载的过去,是数以十亿年光阴计算的茫然和徘徊,以及许许多多的苦难和折磨。
所以,有朝一日,徘徊于诸多道路间的虚无教首,蒙受眷顾。
在这刹那,苏昼提起了精神,而雅拉也同样尾巴竖起,双目睁大。
因为,他们都感应到了,其他伟大存在的气息。
“是‘创造’‘终结’和‘宿命’!”
蛇灵的语气肃然,祂沉声道:“虽然还有其他伟大存在的气息,但是这三个是最核心,也是最浓厚的!”
“苏昼,祂们对虚无教首做了什么?你能知道吗?”
“我看看……”
而苏昼也眉头紧皱,他一次又一次回味着即便是仙神也难以咽下的苦涩味道,从虚无教首那浩瀚如海的可怖痛苦中提炼自己想要的记忆——即便是他,此刻也觉得灵魂正在动摇,虚无教首的力量和伟大存在的气息一同涌动,即便是天尊也难以承受。
但是,结果却出乎预料。
“没有。”
他如此说道,语气震惊到仿佛根本就不能相信:“没有做什么?”
雅拉:“?”
“真的没有!”苏昼很快也反应过来,他沉声解释道:“创造,终结和宿命,的确和虚无教首交流过。”
“但是,祂们只是给予了传承,然后什么都没有做,就这样离开了!”
“什么?!”这一下轮到雅拉震惊了,祂匪夷所思到:“就是给予传承,然后什么都不做就走了?”
“怎么可能!祂们怎么可以这么做?!”
苏昼能感应到,雅拉的情绪极其激动,远比之前察觉到伟大存在的气息时更加震撼。
一时间,苏昼虽然也同样震惊,但却并不能理解雅拉如此不可思议的缘由。
“怎么了,雅拉?”苏昼困惑道:“虽然这的确很奇怪,但这是值得那么激动的事情吗?”
“当然,苏昼……伟大存在,怎么可能不向对方传授自己的正确?”
缓缓晃动着自己的尾巴,赤色的蛇灵已经完全严肃起来,祂沉思着,思考着其他伟大存在行动的意义:“就像是你曾经遇到过的所有伟大存在,哪怕是黄昏,都会向你告知,告知祂们的正确。”
“你不是遇到过宿命吗?祂也向你阐述了祂的道,对不对?无论你是否认可,是否愿意践行,但是祂的确会这么做,因为这就是祂认可的意义。”
“只有认可了道,才会给予传承,并不是资格,而是倘若不认可这种正确,修行伟大存在的修法,真的很容易步入歧途,亦或是根本无法修成!”
苏昼想了想,的确如此。
虽然不死血,神圣几何和承世鳞听上去似乎都没有什么前置条件,但是越到后期,修行起来就越是需要相关的意志支撑,不然整个神通都是无根浮萍,别说是支持苏昼的烛昼真身了。
一个最简单的比方:半点也不认同混沌之道的人,哪怕是得到不死血,也不可能像是苏昼这样玩出花来。
先认可正确,然后修行传承,这显然是常态。
但是虚无教首却不同。
在苏昼观察到的记忆中,虚无教首甚至主动地向诸多伟大存在,询问祂们所持有的正确,但是其他伟大存在却不发一言,只是模棱两可地鼓励虚无教首走出自己的路。
祂们同样怀有期待。
而虚无教首的确走出了自己的路。
只是,这是于天渊中闪烁的星辰,属于怪物的路。
和苏昼和雅拉想象的并不一样,伟大存在们并没有催生出怪物,而是虚无教首自己成为了怪物。
但是,这一切和伟大存在们真的没有关系吗?
祂们为什么一言不发?
“……我感觉……”
思虑了一会,苏昼皱眉沉吟道:“有没有可能,是创造和终结这些伟大存在,不想要再用自己的正确去干涉其他生命?”
“只是给予万物众生追求正确的力量,然后祂们自己选择自己心中的正确?”
“但是,我们就理应将正确广而告之!”
自然,听见这话,雅拉立刻沉声反驳:“整个多元宇宙浩瀚无垠,道路亿亿万万,交给就连自己都看不清自己的凡人自己选择前路,祂们岂能寻觅到真正适合自己的道路?”
“即便是混沌,也不是说靠运气瞎选一个地方,然后瞎子一样一股脑地走下去——混沌是要对选择做出承担,而选择,需要人的主观意志,换而言之,他们需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又想要什么吗!”
“而虚无教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吗?”
苏昼默然不语。
虚无教首真正想要的,别说是苏昼了,祂自己恐怕都说不出来。
祂憎恨宇宙的创造者创造这样一个令祂孤寂痛苦的宇宙,祂想要寻觅到生命的终极意义,祂想要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有着意义和正确的世界。
而祂究竟想要干什么?
苏昼甚至可以说,虚无教首想要求死,想要通过一场浩大的战争死去,亦或是夺得最后胜利,然后创造新世界。
只是祂自己也不清楚这一点,这个迷茫痛苦的生命就是如此不知所措。
这样混混沌沌的生命,反而不是混沌想要的眷属。
“但这就是事实。”抬起头,苏昼消化虚无教首的恶魂,他继续感应着对方恶魂中蕴含的伟大存在气息,轻声自语道:“和虚无教首交流的伟大存在,都决定不再干涉众生的选择。”
“祂们错了。”
雅拉斩钉截铁:“事实也是如此,祂们造就了怪物,倘若给予众生力量,又不给予引导,那么成就极度唯我的存在只是时间问题。”
但是如此说着,蛇灵自己也陷入沉思:“但是……祂们为什么会这么做?”
“难道说……”
记忆中的片段,就只有这些。
虚无教首的恶魂中,也没有几次相关的信息,而其中和诸位伟大存在的交流都大同小异,最多回答了一些虚无教首有关于修行的问题。
正确的理念这方面,半点也没有。
某种情况上来说,意外的很好说话?不逼逼,也不干净,只是给传承,还教导如何修行,单单就是听上去,就感觉非常简单清爽,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
不过事实证明,这样的教导最后肯定会出岔子。
毕竟放养主义的快乐教育,最终只会让自己变成其他人的乐子。
苏昼知晓,以现在的情报,只能总结出这些问题,再多也不可能推测出来了。
所以,他和雅拉都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让青年专心致志地消化虚无教首的恶魂。
一段时间后,虚空中,天神刻度传送的银色光罩呢,紧闭双眼的青年睁眼,看向自己的右手掌心。
在那里,有着丝丝缕缕地黑色雾气正在凝聚,而在这淡薄的漆黑雾气中,同样有着更加细微地光点正在闪烁。
这一丝‘星尘’之力,如若拿去造物,恐怕就连手机都造不出来,只能造出手机壳。
但是,这的的确确,是一种万能的造物力量——和手机壳同等质量的仙金,它也能制造出来,即便是最为珍稀的奇珍,只要星尘储备的足够多,它就都能造出来,而且只看质量,不看材质和珍稀程度。
一公斤重的灰尘,和一公斤重的黄金,都是一样珍贵。
但凡是宇宙中能孕育出的物质能量,星尘全部都能创造,只要苏昼看过,他就能用星尘之力还原重现。
甚至,就连宇宙本身,也并不是不能创造。
只是这一部分,就是虚无教首的传承领域了,而苏昼也不需要那种修法,用承世鳞所造的个人空间即可。
“不错啊!”
苏昼对此显然也很是满意,星尘的力量虽然并不是看上去就可以直接无敌,战斗力转换不那么立竿见影的那种,但是泛用性和普适性却非常适合苏昼的多面战斗体系,可以全方位地补完烛昼一系的战斗能力。
它是诸多体系之间的润滑剂,尤其适合苏昼这种战斗能力多样化,有着极高打击广度的强者。
而且,还不仅仅是这些。
思索之中,苏昼伸出手,一条金色的神鞭便出现在他手中。
传说中源自于道德天尊,后世的人王也曾使用过的赶山鞭,释放着足以操控世界质量引力的可怖土行元素灵光,简直就像是一颗太阳一样,仅仅是出现,就浸染整个世界的灵气环境。
被天尊之力重新激发后,想要让神物逐渐自晦,回归原本的形态,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但即便是如此璀璨的神光放出下,苏昼仍然能看见,赶山鞭上有着一道道神纹碎裂,本体上也出现了许多细微的损伤。
虚无教首的力量是如此强大,即便是苏昼和十二帝器合一,再辅佐以瑟拉斯提亚三尊主,乃至于其他诸多仙神跨界传输而来的力量,也不过是同归于尽。
苏昼本人固然承受了绝大部分伤害,但是剩余的破坏力却是被诸多帝兵吸收。
那些只是投影而来的帝兵神器还好说,像是这种神兵本体,就必然会有损伤。
即便是一位神匠,想要依靠技术修复这些天尊帝器的损伤,估计也需要花费漫长的时间,别的不谈,制造出和整个神兵本质相似的材料就需要准备许久,更别说准备完材料后还需要锻造成合适的形状了。
但是现在,对于苏昼而言,这些问题,反倒都是小问题。
“试试。”
伸出手,苏昼凝神,再一次凝聚出些许‘星尘’——这种东西凝聚起来对于天尊来说也很费力,不亚于全力释放一次大神通,不过好就好在它可以储存起来,平日闲得无聊时造一点,关键时就不愁太少。
然后,他便将这些许飘散的尘埃,朝着赶山鞭上,那些破损的创口和神纹上凝聚,模拟其周边的神器材质,添补完满。
仅仅是短短不到十分钟,苏昼便长吁一口气,笑着拿起了一把已经重归完整,不再夺目璀璨,如今正释放着温润灵光,但却更加威严庄重的神鞭。
“很好!看来我还蛮有修修补补的天赋的嘛。”
如此说着,苏昼当场便打算将所有自己现在持有的帝器都修补一遍。
地球上的各大文明将自己的镇国神器送来,虽然肯定想到过会有所损伤,但苏昼怎么会让那些帮助过自己的人受损呢?
很快,诸多神器就都修补完毕,恢复完全体。
诸多神器的灵光萦绕苏昼周身,令他看上去就像是神话传说中持有诸多法宝的天尊。
不对,他的确就已经抵达了天尊的领域!
总而言之,现在的苏昼,基本上恢复了全盛。
“现在,即便是异世界舰队中有几位天尊,我大概也能战而胜之。”
握了握拳,感应到自己体内因复活后反而充沛许多的力量,苏昼不禁抬起头,环视整个冰凝虚空。
因为邵启明寻到了天神刻度的最初陨落之地,接引了一部分封印之力而来,故而天神刻度的力量也被强化,他回归封印宇宙的速度远比其他人想象的要快。
就在笑话虚无教首恶魂和修补神器的这段时间中,他已经快要越过冰凝虚空,抵达封印宇宙周边。
而就是在这时,苏昼突然感应到了,有众多纷纷扰扰地波动,正在朝着封印宇宙的一隅汇聚而去。
并不是虚空魔物是……而是黄昏眷属!
不仅仅如此,这些黄昏眷属的实力,威压,乃至于虚空舰队的样式,全部都和苏昼已经消灭了大半的虚无教团舰队不同!
“果然,都已经来齐了吗?如果不是我消灭了虚无教首,这些家伙恐怕就可以与虚空魔物一同,和虚无教团里应外合了吧?”
眯起眼睛,苏昼凝视着远方那正在汇聚的昏黄色乌云,他凝神注视,然后笑了起来:“真是的,差点就要迟到了,幸亏我跑的足够快,恢复的也足够好。”
隐约之间,青年还能感应到,那些舰队中,有着不少不朽仙神,乃至于天尊的气息。
祂们正在沉默着列阵,准备以绝对的实力冲破时空裂隙,继续祂们失败的同胞的计划。
但苏昼并不以为意。
敌人要做什么,想要干什么,都和他没有关系。
他要做的,就是让他们全部都死掉,变成不能想也不能动的尸体,仅此而已。
所以,苏昼伸出手,从个人空间中拔出了一把刀。
灭度之刃已然折断,刀刃的碎片虽然大多被苏昼收集回来,但即便是以星尘粘合复原,如今也只剩下一半,是一柄货真价实的断刀。
可如今,却有一道无形的光,自断刀的豁口处延伸,燃烧着过于炽热,乃至于仅仅是一出现,便在冰凝虚空中熊熊燃烧,点亮宛如星辰一般的光华。
一时间,那原本沉默列阵,来自数个不同宇宙的黄昏眷属联军都骚动了起来,其中的强者纷纷跃出军阵,惊愕地回头,观看后方究竟是出现了什么突发的宇宙天灾。
但是祂们只能看见,一个渺小无比的人影,以及反复遮天蔽日的刀光。
是的,那只是一柄断刀。
“但断刀,也够了。”
下一瞬,苏昼冲锋。
然后,便胜利。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