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玩家超正義 愛下-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知所蹤的第四史論看書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玩家超正义
闻言,玩家们怔了一瞬。
他们原本还有些嫌弃自己输出不够,这把任务全靠安南来C、自己光是过来占了个场子、之后就一直摸鱼了……能混个脸熟就算是回本,那些孩子救了下来就算是大赚。
但他们却没想到,自己在安南这边的评价却不是“划水狗”,而是“英雄”。
这绝非过誉。
孩子、德芙、四暗刻……
除了这三个最为显眼、打出了最多贡献的“明星”之外,当时飞在天上的安南、其实还关注到了一些“用于后备”的玩家。
哈士奇当时也已经绕到了附近、西酞普兰已经释放出了自己的灵体、美味风鹅也已经握紧了手中的刀刃。
如果流浪的孩子的“藤击术”、与四暗刻的爆炸物都没能清除掉那些植物的话,老鹅他就会立刻劈出自己蓄势已久的一击剑气。
而且破坏巫师,也并非只有孩子一人。
那些没有与安南接触过的玩家之中,也有不少的破坏巫师。他们对破坏法术的掌握程度不够精通……没法用爆破技术,精准的在这种土木混合物中打出洞来。
但只要能够接近到二十米内,他们也可以使用法术打一些输出——为了防止被直接驱逐出去,他们甚至都做好了打一发法术、就直接被敕令巫师们抛到岩壁上拍死的准备。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
倒不是什么“啊我要牺牲我自己拯救我的队友”之类的东西。
而是能用自己的身体打出那么一点输出,也比被boss直接秒了、或者在这里摸鱼划水强!
事实上,因为更多的玩家,都倾向于选择较远的战斗距离……玩家中的法系职业比例可以说是相当高。
第一批降临在冻水港的玩家们,就已经占了如今近战玩家们的五六成。而在这些近战职业的玩家中,只有不到五分之一是能够担当坦克职责的,真正的“前排”。
其余的,最多也就是快乐风男一样的游击型战士。或许比巫师还要脆不少——巫师中也有擅长防御的流派,比如说塑形或者先知。
只要不像是传说中的“塑型之裘德”那样直接在视野外被狙死,巫师都比这些近战打输出的脆皮肉的多。
典型例子就是老鹅。
美味风鹅所转职的剑圣,就是这样的一个脆皮职业。不过他也已经逐渐适应了这一特点,所以这个没有头发的强壮光头,战斗风格逐渐从少林武僧般的朴实刚强,逐渐趋向于同样没有头发、但脑后有条形码的另一个光头……
在敌人的注意力被吸引之前,他不会轻易上前。
也正因如此,一直到战斗结束、他都在后面全程OB,没有白白上前送人头。这也是他为什么在安南冲入洞口之后,他就立刻跟上来的原因——从最开始,他的目的就不是“一阶段”的大山·尼古拉斯,而是那个“二阶段”的魔龙·尼古拉斯。
只是二阶段的boss被安南秒了,这点让他很遗憾。
并非是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恰恰相反——正是因为玩家们太过能干了,才导致只有反应最快的那些“抢到了贡献”。
而如果他们不小心失败了,就会立刻有其他人顶上。
剩余的那些玩家们,也同样有能力、有觉悟。只是他们少了一点运气,没来得及出手而已。
他们同样也值得尊重、应该被夸赞!
玩家们“复活”的可能性,不只是让他们变得胆大包天、肆无忌惮……更是可以让他们变得无比璀璨。
即使扛下所有伤害、也绝不会退缩半步的果敢——将全部的信任交给自己身后的战友们,相信着他们能够治好自己、解决敌人,因此在身受重伤的时候也绝不会转身逃走。
没有什么战友,是比玩家们更值得信任的了。
——安南再度意识到了这件事。
或许之后,也可以多带他们打打boss……
不过被安南猛夸了一顿,他们倒是没有什么反应。
或者说,会对安南有激烈反应的玩家,都因为看到boss时的反应同样激烈而积极、而在前两波的时候,就被尼古拉斯顺手清掉了……
而在其他玩家们要么在害羞着不知道该说什么、要么沉浸在回忆中、要么因为年纪大了而感觉和周边的同伴格格不入有些尴尬的时候……
在一旁直勾勾盯了安南好久的哈士奇突然发问,打破了沉寂:“老大……你是在找什么或者等什么吗?”
安南有些讶异的看向哈士奇。
她是唯一敏锐的捕捉到了安南迟疑情绪的人。
“是的。”
安南点了点头。
他其实在等第四史论——但奇怪的是,第四史论迟迟没有出现。
这是安南唯一不理解的地方……而银爵士也没有对这个问题给予任何回应。所以安南想,这里或许有什么没有被自己注意到的细节。
如果说……腓力在第四史论中所写下的内容,是“我必目见天车归来”。
如果这里的天车指的是安南,那么这项历史就已经被完成了,第四史论就破解了自身的咒缚、即将重新显现于“第一史”中。
可是,安南并没有看到第四史论重新显现。
但如今说,这个天车指的是“真正的天车”,安南又不能算是完整的天车。因为他还缺少最后的六分之一的碎片。
可腓力已经死了——他从这个历史中被彻底抹除了,死无全尸。那么他所写的这个历史,也就无法完成了。
然而第四史论上记述的内容,又是会必然完成。
这到底是卡了BUG,还是另有隐情、哪个地方的细节没有被安南注意到?
先让玩家们在这里多等一会吧。
他得赶紧回去一趟、把这边的事跟卡芙妮说一下。
他能够变龙了的这件事,也得跟玛利亚说一声。
安南摇了摇头,下定决心:“我不能离开太久,不然姐姐会担心的。我先回王宫一趟……你们注意安全。最好留下一些互相策应的人手,其他人也尽早离开吧。”
明明击败了强敌。
但安南却反而感觉有些不安。
就像是他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
安南很快从血蝴蝶谷离开,原路返回、回到了村落中。
看到安南从血蝴蝶谷中出来,雅各布才终于松了口气。
他刚刚远远看到了那个天灾般巨大的山脉之时,甚至都绝望了。
但好在他之前偷偷布置在安南身上的仪式还在生效,告诉了他安南还没死……这才让他没有赶紧跑路。
他不知道,如果他把安南大公带出来之后、安南牺牲在了这里,玛利亚殿下会不会迁怒他。但如果安南没有出来,他肯定是会立刻跑路的。
“回去吧,雅各布。”
“没问题,陛下。”
“洞开者”雅各布立刻应道。
随后,他小心翼翼的打开那盒【万能溶剂·阿佐特】——这已经是最后的一点了,基本只够他和安南传回王宫。
不过之后,他们会做地铁回国。安南也没有什么外出的需求,应该也用不着这东西了……
他将阿佐特涂抹在钢钉上,并将其钉入自己的掌心。这是他独有的仪式准备。
“我乃锁扣,钢为锁匙——我以光洞开己身血肉,如同以钥匙开遍全部的门。”
说着,他缓缓将钢钉抽出、如同拖着什么透明的沉重的东西。
他被钉了一个洞的左手,上面的洞看上去像是在膨胀一般——但那似乎又是幻觉,定睛望去什么都没有。
“我以光洞彻自身,如同钥匙洞开门锁。因而我乃门扉,链接此与彼之地。
“我既以光洞彻自身,因而我乃钥匙——我将洞开一切门扉。”
他吟诵着,手中的洞在旋转、膨胀着。
微光从中冒出。
他伸手摸向安南、又摸向自己。
随后,那个洞骤然扩大——涌出的光将他们包围,拖入了“光之门扉”中。
但安南却突然在光之乱流中睁大了双眼。
——这感觉不对。
与之前传送的感觉都不对……
如果要形容的话,就像是坐在车后座时、前面开车的人突然刹车了一般。整个人都像是被从车后座上颠了一下、屁股都离开了座位一般——
“很久不见了,安南陛下。”
一个低沉的、慢条斯理的声音响起。
在安南无法看清的光之乱流中,一个握持着手杖的黑色剪影向他缓缓走来。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