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仙道空間討論-第856章.印記相伴

仙道空間
小說推薦仙道空間仙道空间
王弘虽然产生了一些大胆的想法,但也知道现在还无法实施。
以小荒界的整体实力,就算是整个小元界加起来,也是干不过人家的,更何况只有他大楚仙国一家,现在也只能停留在想一想的阶段。
要知道,人家小荒界的一些超级势力中,可是有合体境强者存在的。
从通道入侵到小元界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力量,却也足以让大楚仙国全力以赴。
他们主仆二人这段时间虽然四处劫掠,但对于这种超级大势力,他还是很知趣地远远避开的。
所以现阶段大楚仙国的策略应该是悄悄地积攒力量。
同时,王弘这段时间针对小荒界各部落的劫掠却从未停歇过。
如今,丑龟身上已经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储物法宝,十足一个暴发户的样子。
而存放在他身上的,只是两人劫掠而来的一小部分财物,真正的大头都放在王弘身上。
在大量灰晶石的补充下,现在他的空间土地的面积又增加了一千亩,达到了六千亩,这新增的一千亩都被他种上了各种荒族特产。
这其中还有一片区域,这里没有种植任何灵植,全用来堆方劫掠而来的物资。
这一日,王弘带着丑龟刚刚从一座城池中飞出,却见自己正前方出现了一名身形将近达到七丈高的荒族修士。
荒族有一点特别好,就是任何实力,从身高上一眼就能看出。
这名荒族身形接近七丈,意味着其实力已经达到了炼虚境巅峰,只差一点点就要突破到传说中的合体境界。
王弘神情有点凝重地望着前方,因为在他的神识范围之内,从其他几个方向都有荒族强者赶来。
这些人的修为都在炼虚中期以上,另外一个方向竟然还有另外一名炼虚后期的强者。
“诸位还真看得起我,竟然集结了五名炼虚境强者来围攻我。”
“你们应该就是从通道口闯进来的人族吧?在我小荒界闯下滔天大祸,今日我等誓必要将你斩杀于此。”
最开始出现的那名荒族巅峰强者脸上有一道狰狞的伤疤,似乎是这一行五人的领队,此刻带着其他四人已经将王弘主仆团团围住。
“陛下,对手有点硬,咱们要不要逃?”
丑龟心里有些慌,他才炼虚初期,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比他强,这还怎么打?
“对方早有布置,现在想逃恐怕没那么容易。”
王弘望着对方五人手中分别拿着一面阵旗,此时有光芒闪烁,应该是一种随时都能激发的状态。
此次荒族有准而来,肯定会准备有预防他们逃跑的手段。
这时候,王弘意念一动,在他的身周有符文浮动,然后两道光幕出现,分别将他和丑龟牢牢护住。
“防御法则吗?今天正好试一下,是我的力之法则更强,还是你的防御法则更弱。”
疤面男子当即取出一根五丈多长的黄铜长棍,在手中轮了半圈便向着王弘砸下。
这一棍以纯粹的力量砸下,不带其他法力伤害,但其威力却远超一些法宝攻击。
“轰”地一声巨响,王弘整个人连同防御光幕一起,都被深深地砸入地下数十丈深。
但下一刻,地面上光影一闪,王弘再次出现在地面上,只是护在他身周的光幕显得极为暗淡,一副随时都要破灭的样子。
王弘心中暗叹,这是他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强对手,这一棍之威,若非他之前闭关三百年,已经进阶炼虚中期,他还真接不住这一棍。
体外的防御光幕随着王弘的法力运转,正在缓缓恢复着,但这个速度有点慢。
“我看你还能接住几棍!”疤面男子再挥舞黄铜长棍向王弘砸下。
但这一棍只到半空,他的面色突然一变,在他的体内突然出现一团火焰,正在燃烧着他体内的法力。
“你竟然掌握了两种法则!不过那又怎么样,给我杀!”疤面男子此刻需要全力压制自己体内的火焰,暂时无法再对王弘出手了。
他虽然比王弘还高一个境界,但他领悟的是力之法则,对于这种火焰的防御能力并不强。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其余四名荒族强者在疤面男子的命令下,手中的阵旗一高,顿时封锁了这一片空间,然后各自祭出看家武器,向王弘二人攻来。
犹其是这四人之中,还存在着一名炼虚后期强者,此人实力也颇为不俗,今王弘应对得极为艰难。
再加上其他三人防止王弘逃窜的同时,也加入了进来,丑龟早已招架不住,若非王弘的防御光幕,他早就死了好几回了。
同时,王弘也不好过,他身上的防御光幕刚才受到重击,现在又连续受到攻击早已破碎消失。
好在他身上还穿有防御甲胄,暂时倒也无忧。
这时,他抓住一个机会,神识凝聚成尖锥,向着一名炼虚中期的荒族刺去。
现在被五名荒族围攻,暂时连逃跑也没有机会,他的想法是,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那怕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值得的。
这名荒族刚刚使用一柄大刀斩在王弘的甲胄上,却突然感觉头颅里传来剧痛,让他神识也短暂地陷入了黑暗。
与此同时,一柄银色小刀已经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的身前,没有阻力地从他胸膛一穿而过。
随着银色小刀飞走,他的生机迅速地下降,然后消失。
王弘利用神识攻击加上银色小刀的偷袭,成功地将一名荒族一击斩杀,敌人从五人变成了四人。
但为了这一次的偷袭,放弃了身体的防御,身上甲胄被余下三人联手轰破,王弘也在这一连串的重击之下,倒飞了出去。
身上的甲胄彻底破碎,化为无数碎片四散飞走,但是在这层甲胄破碎掉落之后,余下的四名荒族却见到王弘身上还有一层全新的甲胄,与之前那一件一模一样。
“无耻!”
这时候,那名疤面男子也压制了体内的火焰,再次与诸人一起向王弘攻来。
疤面男子此时恼羞成怒,他做为炼虚后期修士,亲率四名高手围攻两名人族,最强不过是炼虚中期,竟然还折损一人,这让他如何能忍,回去后又如何交待!
暴怒之中大棍横扫在丑龟身上,竟然在将王弘施加的防御光幕轰破之后,连丑龟也被拦腰斩成了两截。
丑龟的下半身大部分都暴成了血雾,只余一些残肢掉落在地上。
而他的上半身被扫飞出去,暂时间还没有死去,丑龟用还算完好的一只手颤颤巍巍地掏出一粒丹药,还没来得及送进嘴里,又有一柄大刀向他当头斩落。
“死了!死了!这回死定了!”
丑龟心里绝望地念叨着:“自己这一死,妖界与自己相好的那只漂亮母龟,也要便宜别的龟了。”
然而,令他绝望的一刀并未落下,还在半途就被一柄黑色大刀给拦截了出去。
正是王弘关键时刻挡在前面,救了他一条小命。
“谢谢陛下!”
王弘伸手一把将丑龟的上半截身子抓起,塞进了一只灵兽袋中,丑龟被抓入灵袋时,还隐约听到王弘的声音:
“不用客气,就是这一大锅老龟汤有点可惜了。”
丑龟当即又吐了一大口血,不知伤的,还是吓的,或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王弘伸手救下丑龟的这一瞬间,却同时承受了余下四名荒族的全力一击,身上的甲胄又被打破了两层,好在里面还有。
“我倒要看看你一共有多少层甲胄!”疤面男子怒吼一声,再次挥舞长棍向王弘劈来。
王弘手中黑刀与对方的黄铜长棍相迎的一瞬间,便被强大的力量震得粉碎。
几乎在这柄黑刀破碎的同时,他的手里又出现了第二柄黑刀,仍然一触既碎,接着第三柄,第四柄……
同时他的身后还有三名荒族的攻击,却都结结实实地轰在他的身上,却被身上甲胄所阻挡。
他身上的甲胄并非豆腐渣,事实上其防御能力极为逆天。
同时承受两名炼虚中期,一名炼虚后期的全力一击却没有丝毫损伤,便能看出期防御能力。
之所以数次被疤面男子轰破,实则是疤面男子所领悟的力之法则太过强大,加之修为又高了王弘一层。
王弘若是与其单打独斗,相信双方的实力应该也在伯仲之间,但现在人家有几名强力帮手,其中一名帮手还是炼虚后期的,自己的帮手又被打残了。
相比较下来,王弘便处在了下风,现在被四人联手压制得死死的。
战斗中王弘数次想要脱身逃走,却都被对方组成的阵法所阻挡,对方虽然死了一人,但阵法仍然持续运转中。
眼见逃脱无望,王弘一狠心,一咬牙,决定再次承受四人联手一击,使用神识攻击和飞力偷袭其中一名荒族。
然而,这一招之前已经用过一次,对方有了防范,这次偷袭并没有成功,被其另一名同伴救下。
偷袭未成,反倒是让王弘白白挨了一棍子,身上的甲胄又破了一层,好在他这三百年闭关中,闲暇之余炼制了这许多甲胄。
王弘接连数次都没找到翻盘或逃脱的方法,对方显然不可能放过自己,这时,他的手中突然出现一幅画卷。
画卷展开,里面画着一名手执拂尘,仙风道骨的青衣男子,然后王弘的周边有白雾散开,
这正是他以前在仙界碎片中,发现红衣女子的那栋楼中找到,之前画着白虎那张已经被他用掉。
加上这一张,他一共还有三张,但只有这一张能用,其余两张他试过很多次,都无法炼化。
王弘推测另备两张可能年代太过久远,里面的灵气流失,法阵损坏了。
这个东西有使用次数的限制,所以若非没有办法,他是绝对不会动用此物的。
这时候白雾弥漫,一名青衣中年手执拂尘从白雾中走出,看起来仙风道骨,颇有一种出尘的味道。
疤面男子凝重地望着从白雾中走出来的拂尘中年:“无论你是何人,请你速速退去,不要惹祸上身!”
但拂尘中年对他的话语置若罔闻,径直向他走去。
疤面男子大怒,当头一棍向拂尘中年砸下,这一棍集中了疤面男子全身所有力量,震得周边空气都噼啪作响。
但拂尘中年仍淡然自若,只将手中拂尘扬起,无数丝绦卷向疤面男子手中的黄铜长棍。
疤面男子只觉得手上一痛,他的黄铜长棍已经被拂尘夺去。
与此同时,其余三人的攻击也都落到了拂尘中年身上,却如同石沉大海,没有丝毫着力之处,这所有的力量全都被消减于无形。
荒族诸人尚未从震惊失神中回过神来,却见中年男子手上拂尘伸展开来,向周边席卷而来,很快就将荒族一行四人全都卷进了白色的拂尘丝绦之中。
片刻之后,拂尘丝绦散去,回缩到中年男子手中,仍然只有两尺多长,而荒族四人已经变成了死尸。
疤面男子的尸体掉落时,一道红光从他体内飞出,径直射向王弘。
见到这道红光时,王弘便知不妙,当即祭出一块盾牌意图阻挡这道红光。
然而这道红光几乎无形,轻易地穿过盾牌,又轻易地穿过王弘设出的几重防御,最终还是落在正在逃跑的王弘身上。
这道红光落到王弘身上之后,倒也不痛不痒,只在王弘胸口位置留下一道红色印记。
对于这道红光,王弘在小荒界游历多时,倒也知道一些。
这是一种追踪印记,在一些大部落的重要人物身上都设有这种东西,若是在外被人杀害,其族人便可以通过印记感知到仇人的位置,然后追杀至死。
这种方式除了可以报仇之外,最主要的还是对敌人的一种震慑,让敌人不敢轻易对他们的族人下手。
现在印记已经被种下,他暂时无法将其去除,而且这名疤面男子已经是炼虚巅峰的强者,其族内还有能力为其复仇,说明这个部落应该有合体境强者存在的。
王弘若是继续留在小荒界,肯定会被合体境强者追杀,拂尘中年是不是合体境强者的对手他还不知道。
而且他现在也不能回小元界,那样会把合体境的强者引到小元界,给大家带去灾祸。
现在没有时间给他思考太久,他虽然不知道合体境强者的速度有多快,但绝对不会慢。
当即,他将地上的几具尸体以及遗落的物品全都捡起,然后迅速离开了现场。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