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c9b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低調大明星-【279】嘿嘿讀書-8lxll

低調大明星
小說推薦低調大明星
与敦煌影视达成了合作协议后,《让子弹飞》的事务多是有他们与葛隆在负责,不过葛隆说是负责,其实什么都不懂,真正参与到事务里面去,还不如阚文夕的作用大。
最终敲定的导演名叫韩宜,此前拍过几部叫好不叫座的电影,能力、口碑都不错,大概碰壁次数多了,拍电影赔钱也赔够了,想着要帮投资人赚钱了。
此前敦煌影视就与他有过合作,与另一个投资方总投资近一个亿,票房刚过两千万,扣掉各种分成,可谓赔的血本无归。
之后韩宜又拍过一部电影,大概也觉得再这样赔下去,就要被所有投资人都拉黑了,风格有明显的改变。然而积习难改,许多观众仍然看不懂他拍的是什么玩意,好在到底改了许多,加上网络开始普及,有不少解读的文章和视频帮忙扩散,最终票房几乎过亿,堪称史无前例的“大卖”。
然而出品方能获得了票房分成只有三千多万,还要扣税,该亏还是亏。
这人骨子里有点清高,脾气火爆,而且有一个很不好的恶习,那就是喜欢拍摄途中改剧本、重拍,直接导致他拍电影经常拍了一半要追加投资,不投的话电影拍不完,之前投的前也就都打水漂了,令许多投资人都恨不得把他逮着打一顿。
张扬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第一个想法就是:这样的导演还有人投资,还能继续拍电影,投资电影果然……水很深!
不过他没有洗钱的必要,投资电影纯粹为了赚钱,所以最初得知敦煌影视属意这个韩宜的时候,他是反对的,敦煌影视这边负责人贾仪与韩宜关系不错,不过对张扬的意见自然不敢忽视。
“剧本非常完整,听你说的,电影最终成品什么样子,估计也已经在你心里面了,既然如此,咱们需要的就是一个人把他拍出来,有了标准,就不是他韩宜随便拍、随便改的,只要这一点卡死了,谁来拍其实没有大的区别,但导演能力越强,不是越好吗?韩宜在这方面还是靠得住的。”
坦白说,张扬需要,或者说想要的,也正是这样一个工具人,但觉得以韩宜的性格,未必会这么老实地当工具人,不过贾仪这样说了,也不好立即反驳,先看了一下韩宜此前的几部作品,虽然剧情看不大懂,画面、节奏,确实都很不错。
他能看懂的,也就这些了。
达成合作共识之后,张扬有心想要蹭个角色,他如今人气正盛,贾仪、葛隆自然都没意见,随即几方主要人物一同吃饭的时候,也是张扬、葛隆第一次与韩宜见面,贾仪便说了张扬演个角色,也算省点片酬——免得不可能,左手进右手,总能少出点。
然而韩宜听罢,先是沉着脸不做声,随后贾仪、葛隆都开始皱眉的时候,他才抬起了头,看了眼张扬,摇摇头道:“他演不了!”
干脆利落。
张扬此前做过一定了解,知道这个韩宜性子比较耿直,甚至有几分火爆脾气,但对方这样不留情面的直接拒绝,还是觉得面子有点挂不住,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葛隆与张扬虽然转换了立场,心底未尝没有芥蒂,张扬丢了面子,他心中未必没有看戏的念头,不过面上自然还是与张扬保持统一战线。
贾仪见这两位脸色都不大好看,板着脸对韩宜道:“什么叫演不了?看过吗你就知道不行了?”
韩宜沉着脸不说话,张扬见状正要开口,韩宜看了他一眼,说道:“要那样,这戏我拍不了,几位老总另请高明吧。”
“你……”
贾仪见他这样不给面子,有点恼了。张扬赶在他说出什么容易闹崩的话之前,忙道:“别别,不至于……我就是拍过电影,有点好奇,其实演技怎么样,我自己心里也有数,韩导这样才是对戏负责,是我莽撞了!”
若论年龄,他和葛隆都要比贾仪、韩宜两人矮一辈,但混到了贾仪、韩宜这个年龄,早就在多年摸爬滚打中体会过人跟人之间的差距,葛隆自不必说,真正的豪门阔少,而张扬虽然出身不如,在旁人眼中地位比葛隆绝不稍逊,不论是他本身的能力,还是与林依然的关系,都让他拥有着旁人难以企及的资源能量。
更不要一些关于上面的传言了。
可以说这两个年轻人,才是这桌上最得罪不起的人物。
贾仪虽与韩宜理念、性格不合,但相识多年,交情还是有一些的,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下,并不介意拉他一手,这次有项目首先想到他也是为此,他多年阅历,察言观色的功夫自不必说,见张扬不像是说反话、做戏,忙换了笑脸打圆场道:“张总这胸襟气魄……不愧是能写出侠之大者的人,来来来,我跟老韩敬你一杯,他就这臭脾气,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其实以贾仪如今的职位,即便对张扬强硬一些,甚至无礼一些,张扬也拿他没有什么办法,他不至于因为这些去找林沧海告状,而双方的合作,也并非谁离开谁活不下去——当然,敦煌影视如今的状况,是要相对弱势一些,可有敦煌集团作为后台,主要是敦煌院线的存在,即便弱势,也弱不到哪里去。
他这样的姿态,纯粹属于个人的问题。
贾仪边说着,边朝韩宜使了个眼色,韩宜对张扬的反应似乎有些意外,看他一眼,张扬已经笑着端起酒杯,笑道:“贾总言重了……”端起酒杯朝韩宜一抬,笑道:“是我莽撞了,韩导别放在心上。”
韩宜眼中闪过诧异之色,略一迟疑,也端起酒杯,并没有说话,只是将酒一饮而尽。
贾仪又敬了葛隆,喝了酒正要说话,韩宜终于说道:“张总信我,我一定对得起你的信任,这戏我接了,一字不改,一定把它拍好!”
张扬笑道:“那不也至于,改的有道理,拍的合理,也能改。”
葛隆看这个韩宜有点不大爽,淡淡笑道:“合着你之前就没答应要拍?”
韩宜笑了一声,道:“不瞒两位,剧本我是真喜欢,但这样拍戏,我不喜欢,跟个木头人一样,没意思……不能说没答应,只是心里有点怨气,我这人就这样,用贾总的话来将,不识时务……不过您二位放心,我既然答应,就不会做出自己打脸的事儿来。”
贾仪道:“你答应我的事儿还少?”
韩宜瞥他一眼,拿筷子夹菜,“对什么人做什么事。”
贾仪看样子是真习惯了他的性格,被这样怼也没什么表示,反朝张扬和葛隆笑着解释道:“他就这臭脾气,不过戏是真拍的好,就是自作清高,不然哪至于混了这么多年,还是现在这个模样!”
这话是解释,也是在点韩宜,韩宜大概也不至于听不出来,只是没什么表示。
散场之后,张扬回到家中,与林依然说起这件事情,林依然默默听他说完,才问道:“你原本想要演谁啊?那个什么六?”
“呃……其实我也没想好,就想随便演个角色。”
林依然轻轻“哦”了一声,好一会儿没说话,张扬没喝多少酒,但他酒量不大好,这会儿有点上头,洗了脸出来,靠在沙发上看着手机屏幕上她精致脱俗的容颜,奇道:“怎么啦?”
林依然犹豫一下,才有些疑惑地道:“我感觉你有点着急……刚拍完《神雕》,干嘛又要急着去拍电影啊?你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想做什么,以后都来得及。”
张扬怔了怔,总不好告诉她说多蹭点人气,洛神就早点滚蛋,我就能早点把你跟啃了,笑道:“我就觉得这个电影应该能火,想蹭点人气,原本也就是个想法,现在导演不同意,就算了呗。”
林依然轻轻“嗯”一声,又道:“我觉得那个韩导演挺好的,有坚持的人才能拍出好电影嘛。”
张扬笑道:“这种人可敬,不过有时候也麻烦,比如这部《让子弹飞》,如果由着他的性格来,不知道会拍成什么样子,有坚持是好事,但过了,就是自负、固执了,人得看用在什么位置,比如那个贾总,虽然我不大喜欢,但他做老总,至少处理事务上,比韩宜适合多了。”
林依然笑道:“你还怕我跟我爸说什么啊?放心啦,这些事情我又不管,再说了,我爸肯定都知道,他又不会什么都由着我的性子来。”
张扬笑道:“我就随口感慨一声,顺便让你夸我两句,说我很懂得用人之道啦什么的。”
林依然“嘁”了一声,又问:“哈哈呢?让我看看它。”
哈哈正趴在爬架最顶层睡觉,张扬走过去拍拍它,它把睡意惺忪的眼睛睁开一条几乎看不见的缝,瞄了一眼张扬,然后就把下巴搁在脚上,用那条缝对着张扬,也不知道有没有在看。
“哈哈?哈哈?”
林依然用甜美温柔的嗓音喊它,可惜哈哈别说答应,连那条缝都没有任何变化,她于是怪张扬没让哈哈看到自己,张扬把摄像头转为前置,把手机屏幕放到哈哈面前,林依然再嗓音娇甜地朝哈哈撒娇:“哈哈?哈哈?乖啦,我今天早上才给你吃过小饼干,你理我一下嘛。”
哈哈依旧眯着那条缝没有任何变化。
“行!你不理我是吧?等新的小猫咪来了,我就再也不理你了!哼哼,到时候你想粘我,我都不稀罕理你!”
两人拍戏这段时间,哈哈原本是想让对门墨颜帮忙照看的,张子宁馋哈哈,年后到底买了一只暹罗猫,偶尔张扬和林依然都不方便过来时,两只猫也会「串串门」,不过张子宁也要去拍戏,墨颜自然跟随,她家的猫反而也没了着落,最终都被林依然送到了楚瑜那儿。
张子宁拍完戏回来后,就把自己的那只暹罗领回了家里,哈哈则还被留在那儿,跟它的兄弟姐妹们相处,张扬和林依然回京后把它接回家里来,它大概热闹惯了,一个……一只猫孤零零的,很喜欢叫唤,林依然于是决定再养一只猫。
哈哈并不是很粘人,尤其是它的驱虫、打针大多都是林依然跟着做的,小妮子又对它太热情,导致哈哈有点「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对她总有点爱答不理,反而张扬平常大多时候都不爱理它,它反而有时候会主动来粘张扬,弄得林依然心里很不平衡。
她认为这是因为哈哈是一只母猫,同性相斥,所以这次觉得养第二只,下定了决心要养一个粘人的公猫,然而不知道是天不遂人愿,还是巧合、缘分,她正在犹豫买什么品种的猫时,昨天就在张扬这边小区楼下发现了一只小奶猫,不知道是被遗弃,还是流浪猫生下的,小小的一只,站都站不稳,。
她昨天给张扬描述时的话说,就是“它看起来跟老鼠似的,一丁丁点那么大,站都站不稳,我看到它的时候,它就从花丛那边往我这边跑,一下子扑到我鞋上,心都要化了!”
她把猫送到了附近的猫舍,让先喂养着,觉得它可怜,想收养,又犹豫。
因为这个小家伙也是母的,她很担心自己掏心掏肺,最后还是胳膊肘往外拐,到时候想打死张扬的心都有了。
处于这方面的担心,张扬果断劝她把这个送到宠物收容所,再另买一只,可她看了一些视频,又担心小家伙受虐待,最后还是决定养它。
为了防止重蹈哈哈的「悲剧」,她决定收养这只被断定为可能是田园猫与美短混血的小家伙时,特意先与张扬约法三章,驱虫、吃药、打针之类所有可能破坏印象的事情,都由张扬出面,就算两个人一块去,也要让小家伙看着他的脸。
而罐头饼干零食之类可以讨好它的事情,自然就由她来做了。
翌日是1994年的第二个周六,张扬有半天空闲,陪着她一块去猫舍把那只小奶猫接回家,小家伙虽然不「值钱」,外形倒还是很漂亮,像狸猫,皮毛上有很好看的斑纹,颇有些传说中「老虎的师傅」的霸气。
如果不是它还没张扬的巴掌大的话。
小家伙在车上一直乱叫,带到家中的时候,刚把它放下来,哈哈大概闻到了味道,立即就迎了过来,看到从猫包里面走出来的小家伙,立即发出低吼声。
然而令张扬和林依然都膛目结舌的是,还没巴掌大的小家伙对哈哈这个原住民并无任何的尊重和忌惮,也没有来到陌生环境的不安,旁若无人地就在客厅里面溜达起来,反倒是体型是它三四倍都不止的哈哈,一看到它靠近了过来,立即触电似的”蹭蹭“往后拉开老远一段距离。
等发现小家伙根本没在意它,仍在好奇地溜达时,就再次靠近过来,冲小家伙低吼,随后再小奶猫好奇转悠,转过头来的时候,再次后退拉开距离。
怂的让人无语。
由于小奶猫的霸气,林依然最终决定让它的名字放在哈哈前面,给它取名为「嘿嘿」。
至于为什么不叫「嘻嘻」,倒不是担心与颜兮兮同音,而是因为张子宁家的那只暹罗取了这个名字。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