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qpp精华都市异能 奪取基因 ptt-第一千八百五十五章 強中更有強中手,玄蒼灰霧大動盪看書-t3ybw

奪取基因
小說推薦奪取基因
“杀!!”
倾刻间,虚空中一个个尸祖身影化身。
一个个巨大神秘的阵盘在虚空中构筑而成。形成无形的屏障,封堵住所有的去路。
亿万光年虚空,暂时无法穿梭传送离开。
大量的元古尸气凭空传送到此,只能单向传送至此,无法传送远离,而且体积超过原子大小的都无法进行传送。
大地深处的尸气朝这边涌现,整个元古世界在动荡,那庞大的元古之躯给一个个尸祖提供莫明的力量。
而那一个个尸祖就朝着达旦阿修罗与伐克紧那罗攻杀过来。
此时,正好是元古突然爆发强大的力量,一起将这两位入侵者同时轰飞。
尸祖又正好杀过来,达旦阿修罗与伐克紧那罗身边的专属大道之精都抛出去,正常情况下需要一瞬才能恢复过来,现在祂们的精神应该处于迷茫状态,若是尸祖们的攻击轰落,祂们危在旦夕。
若是展飞趁机攻击,效果会更好。
但奇异的是,展飞居然迟疑了,刚刚并没有动手。
而且,也是在此时,元古陡然间双手抓着专属大道之精凝成的斧头,狠狠轰劈前方。
无形的虚空屏障,一个个阵盘释放出来的阻拦阵势,统统被轰破轰爆。
一条巨大的跨越前方的通道被强行打破开来。
如果是达旦阿修罗与伐克紧那罗,几乎不可能在瞬息间就将十二尸祖布设的封禁打破。可对于元古化身来说,却是轻而易举。毕竟,十二尸祖布设的手段,动用的力量,全部全部都是元古世界的力量。
元古对这些太熟悉了。
虚空通道形成,本来似乎已经半昏迷状态的达旦阿修罗与伐克紧那罗,陡然加速飞掠,从那条通道飞射而出。祂们之前被揍飞散溢出去的专属大道之精,一颗颗凝若圆球,朝着十二尸祖的方向飞射而去。
元古轰出一斧斩出通道之后,陡然一声怒吼,双手抱头,身体在虚空中翻滚。
可随着达旦阿修罗与伐克紧那罗消失,元古身形突然一僵,两眼绽放出刺目的红芒,猛然站了起来,身上散发着浩大的气势,一斧朝着十二尸祖的化身劈出,直接将祂们的化身都统统轰劈摧毁掉。
“这……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情况啊?”
大地深处的十二尸祖本体骇然,不敢相信这一切。
“难不成,元古居然与那两个入侵者暗中联合起来?祂们居然联手坑我们?”
“没错,肯定就是这样!!刚刚达旦阿修罗与伐克紧那罗倒飞之时,并不是真的被元古劈飞,那最后一击是在演戏。祂们装着被劈飞,元古凝聚力量形成的一斧没有斩出,只是释放幻像,作出劈飞两名入侵者的样子。然后等我们飞出来抛出阵盘形成阵势,才将凝聚力量的一斧轰出来,打破我们释放的屏障……”
“所以,祂们居然联合起来演戏?想要骗过我们?”
“一定是这样。好阴险啊!”
“不对,不对,这不合理!如果祂们真的想要对付我们,想要先清场避免我们渔翁得利,那一开始就直接动手就行了,凭着绝对的武力镇压封印我们再动手也不迟,何必还要辛辛苦苦演戏这么久?”
众位尸祖不解。
随后,就有水母形态的尸祖发声道:“也许,祂们不完全是演戏。也是在试探彼此。如果对手实力弱,那两名入侵者挡不住元古,元古是不介意将祂们都劈了镇压的。而反过来,祂们也不会早早就投降。不展现一定的实力,根本不可能与元古合作。
“等到元古无法迅速将祂们击败,祂们才在战斗之中暗中交流,达成协议,但却瞒过了我们。”
九头凤尸祖问:“会是什么协议?先清场吗?是先联手对付我们还是分开动手?”
“不清楚,但肯定对我们不利。”
事实上,祂们猜得不错。但事情的经过比祂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元古与达旦阿修罗及伐克紧那罗达成的协议,是祂们相互元古恢复实力。让元古将三位道人吞噬,再镇压灭杀十二尸祖,炼化尸气,重获元古之躯,元古得回整个元古世界,实力恢复颠峰。
然后与达旦阿修罗及伐克紧那罗结盟,在未来的一个宇宙纪元的时间内,不得主动与祂们为敌,不得首先对祂们下手或算计。并且要全力助祂们前往其它大域,全力助祂们在其它大域站稳脚跟。
同时,羲灵与诡天庭一伙,元古世界上的一切玄苍超脱者,全部归达旦阿修罗与伐克紧那罗祂们掌控。
这个协议,表面上看起来,达旦阿修罗与伐克紧那罗得到的好处并不大。元古能完全恢复,获得的好处太多太大了。
但是,元古之躯本来就是元古的东西,三位道人是祂意识所化,而十二尸祖也是祂的尸气所化,祂只是拿回自己的东西,天经地义。
更重要的是,这个元古之躯,对于达旦阿修罗祂们来说,利益与好处虽然不小,但却不算大到让祂们不顾一切。
祂们没有展飞那种拼命吸噬混沌就能迅速转化出自己的临时超脱之力再转化为专属大道之精的本事。
而对于达旦阿修罗来说,只要不是专属大道之精,其它混沌之气或超脱之力,都没有什么意义。对实力的提升没有影响。
当然,元古之躯是可以打造多艘超脱战舰,但这样的超脱战舰,实力还比不过达旦阿修罗与伐克紧那罗的本体。想将整个元古之躯完全炼化成为超强战舰,那倒是可以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工具,可炼化整个元古之躯变成超强的超脱战舰,所需的时间太漫长了,祂们现就缺时间。
而不制造出超庞大超强的超脱战舰,只是普通超脱战舰,对祂们却没什么帮助。一大群杂兵手下,顶不住一个顶尖高手。比不过一个拥有大量专属大道之精的超脱五境颠峰强者的相助。若元古完全恢复,超脱六境的战力都未必比得上完好的元古。
所以,协议并不难达成。
按照计划,元古打穿的通道,是通往三位道人的本体大概位置。达旦阿修罗与伐克紧那罗穿梭过去,会对三位道人动手。哪怕没找到祂们本体,只是在那周边动手,也足以让三位道人无法分心分神控制影响元古意识。
元古意识就可以趁机远离这里,再用自己的精神意志追溯因果,反杀三位道人。
之前匆忙之下答应三位道人的条件,要事后放走三位道人。元古意识之中留着一些隐患,而且当时急着对付外敌,只能答应条件。可元古不想放走三位道人,想完全恢复自身。
所以,计划之中,会借那达旦阿修罗与伐克紧那罗的力量对付三位道人。
只是,计划比不上变化。
达旦阿修罗与伐克紧那罗离开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对付三位道人,而是故意拖时间。
这就导致,三位道人强行要收回自己的意识,元古即将被撕裂分裂开。这才痛得抱头在虚空打滚。
达旦阿修罗与伐克紧那罗的想法也挺好,如果元古意识分裂,祂们两人联手镇压三位道人,就容易轻松得多了。到时侯再反过来对付十二尸祖,似乎也不是很难。
那时,羲灵能找回,诡天庭能收服。甚于有可能收服三位道人与十二尸祖,并独吞元古世界。
虽然少了元古这位强大的盟友,但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当然,如果元古能撑过三位道人对元古意识的吸夺,意识不分裂,那两位入侵者就会再继续之前的协议,与元古联手。
祂们并不是不攻那三位道人,而是装着速度慢一些,拖延一下时间。
结果,这边的元古才惨叫一下就站了起来,居然强忍住那边力量的冲击,先对这边的十二尸祖动手,劈散十二尸祖。那两位入侵者考虑一下之后,陡然加快速度,对三位道人所在的那大片区域乱轰。
一片片山川压为平地,一片片江海倾覆而露出河底海底。不少泥沼与秘境,被轰穿成为尘埃,虚空一个个巨大的洞口呈现。
“找到了,祂们就在那边!”
达旦阿修罗与伐克紧那罗眼睛一亮,迅速要朝那边杀去。
此时,元古已放开十二尸祖,暂时不理会祂们,直接跨越虚空冲杀过来。
“二位在此掠阵,不需插手,本尊亲自清理门户!”
祂这是担忧,这两位入侵者动手时,趁机悄然将三位道人放走,或将祂们镇压封印捏住当作元古的把柄,或对三位虚弱后的道人下手脚,导致元古吸收三位道人的意识却落入祂们的算计而出问题。
总之,元古道人不信任祂们,现在只要让祂们在旁掠阵,自己前自上前。
“元古道兄何必呢?我们继续与你达成协议了,就要尽到应尽的义务,我们一起上!”
达旦阿修罗与伐克紧那罗迅速杀上去,各种攻击朝那三位道人的意识轰落。
三位道人骇然色变,迅速窜逃。
但祂们也是不死不灭之身,除非意识融合变成元古则会导致融合的这部份性质转化掉,自身才会少掉转化的这部份,而且,是要祂们自己主动融合才行,外力根本不能将祂们彻底毁灭。
可是,达旦阿修罗与伐克紧那罗的攻击轰到祂们身上,居然追溯因果,让元古也感到强烈的痛苦,意识仿佛撕裂开。
“可恶,你们不要动手!!”元古怒吼。
不过,没有直接朝两位入侵者动手,而是也出手轰击三位道。
因为,祂发现,这种攻击,不仅止对祂没有造成多少伤害,还反而有益处。
痛苦是有痛苦的,但这痛苦不会导致祂意识撕裂,反而像是几块融合起来的铁,会因为外力的冲击叠打,而更凝合起来,并且不断排走杂质。
所以,装着愤怒发狂,但却只是轰击三位道人,没有攻击达旦阿修罗与伐克紧那罗。自然,也没有释放镇压封印的手段。
达旦阿修罗与伐克紧那罗,也担心一封印就将元古将封印结晶夺走,所以也没动手。
少年道人,中年道人,老年道人,已经很虚弱了,这边没有多少力量了,残余的神魂与意识核心凝成的灵体,加上能量交汇形成的躯壳,不断被轰爆轰飞,一击又一击的强烈攻击轰碾下来。
与此同时,十二尸祖那边,面面相觑。
“我们竟然逃过了一劫?”
“本尊刚刚还以为死定了呢。超脱者正常来说虽不死不灭,其它强者灭不了我们,但元古的真正意识可以控制元古之躯将我们吸回去,让我们重新化卵,甚至有可能将我们完全转化,由死气化为生机,融入元古之躯,那我们的意识就完蛋了,我们和那三位道人都不是真正的超脱者,与正常的超脱者不同。元古就是我们的克星啊……”
“祂现在应该是对付三位道人了吧?虽然看不到感应不到,但是,可以猜测得到。”
“我们该怎么办?”
“如果彻底炼化元古之躯,我们还有翻盘的机会。虽然机会不大,但也是机会。可是,现在来不及了,时间来不及。”
“那就撤!”
“撤?”
“失人存地,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暂时失去元古世界,以后还能想办法夺回来,再不济也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善。但若我们不走,真的出个什么意外,那就算与元古世界融合也没意义了。意识磨灭,融合元古世界又有何用?”
“本尊还是不甘,真身外出吧,留下化身在此,或将意识分割,存于化身带走。这边还要再努务尝试一番,只要再多给点时间……”
“可恶啊,如果不是当时那展飞迟疑……”
祂们的计划失败,本不该怪到展飞身上,但现在就是迁怒。
甚至有尸祖化身飞掠到虚空,追问展飞:“你刚才为何不动手?”
“谁说本尊不动手?只是反应迟了一些。”
“这种话不要骗我们这种强者,说,为何事到临头又变卦?你是不是提前发现了什么?”
“诸位之前不是说过吗?本尊不插手就可以了,但出手助你们就最好,本尊没有助你们,而是不插手,那也不行吗?明明是你们答应过的。”
“这……”
尸祖化身一噎,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咦?”展飞化身突然凝望虚空。
然后脸色古怪,对尸祖化身道:“如果本尊是你们……现在就赶紧想办法撤走了,这个元古世界,即将迎来剧变。”
“什么剧变?”祂们问。
展飞眉头凝蹙没出声。
此时,元古世界之外,无乾正询问展飞,这元古世界之中到底有什么,是什么情况?是不是在坑那达旦阿修罗与伐克紧那罗?如果是有好处,能不能让祂分润一杯羹?
展飞的本体在外面控制着超脱战舰,凝聚力量以时刻准备接应这边。正考虑着要如何回答,突然间就发现,玄苍灰雾区域发生了变异。
大量的玄苍灰雾,比之前活跃了许多,如同凡人世界的星球上的海边浪潮,潮水越来越高,一波浪比一波浪更高更强,仿佛海洋与天空都要产生大变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