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20w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我是一個原始人-第一二零四章 青雀十四年的結束(二合一)看書-ityhi

我是一個原始人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原始人
大堆大堆的篝火点燃着,明亮的火光映红的天空,也映红了洁白的积雪和一张张的脸庞。
“砰砰砰~!”
被截成大段儿大段儿的竹子,被一些喜欢做这些事情的孩子,给放到了火堆之上进行燃烧,竹节之中的空气受热快速膨胀,竹竿的外表因为火焰的燃烧而变得不坚固。
于是,这些竹节很快就自爆了。
发出闷响,炸起一些火星,以及一片孩子们带着兴奋,又夹杂着一点害怕的欢笑。
很多的房间之中也点燃着灯火,橘黄的光从窗口透出,将窗纸之上贴着的、用红纸剪出来的图案,映照的更加鲜艳。
这是青雀十四年的年尾。
今年腊月是小进,没有三十,二十九就当作三十来过了。
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参与到了这过年的欢乐之中。
就比如亮,以及几个与亮一起打下手的护士,还有显得焦急的等待在关闭着门窗的产房外面的男人。
一片的爆竹声接连不断的响起,将这雪夜衬托的更加热闹。
也就是在这样的时刻里,产房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额头上见汗的亮,抱着一个厚厚的襁褓,从里面走了出来,满脸是笑的将这个襁褓,连同里面的小婴孩都递给了这个等待了很久,满脸都是紧张与期待之色。
小婴孩软软的,小小的,哪怕是包裹着襁褓也一样不好抱。
这个明显是孩子父亲的人,从亮怀中接过襁褓之后,身子立刻就僵住了一般,就保持着很是别扭的姿势,抱着孩子不敢轻易的去变换姿势。
看上去就像抱着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孩子,而是一个定时炸弹一般。
虽然如此,他将脑袋凑到小孩子的脸前,看着襁褓之中熟睡的孩子,脸上还是笑开了花。
站在这里看了一会儿孩子,这个年纪不大、第一次当上爹的男子,保持着抱定时炸弹的姿势,一路走进了产房,去找自己的妻子去了。
看着眼前这一片欢腾的情景,再听听身后产房之中传出来的小夫妻二人那满是喜悦与幸福的说话声,亮伸手将口罩摘了下来,挂在耳边,然后顺势蹲了下来。
整个人的脸上都是笑。
救死扶伤是作为医者的他最大的幸福,特别是对象是产妇,以及成功出生的新生婴儿的时候。
这种新生的喜悦,会让他满心都是欢快的,能够让他忽略掉身上的疲惫。
忽略掉自己连一年之中最为重要的年夜饭都没有吃的这个事情。
两个用竹子编织的、桶一般粗细的大食盒出现在了亮的眼前,并放在了他面前的地方。
与之一同出现的,还有两条人腿。
在食盒放在地上之后,这两条腿也随之弯曲下来,一个人出现在了亮的眼前。
韩成一边伸手将食盒的盖子打开,一边笑着对亮说:“怎么样?累坏了吧?”
然后将双层食盒里面装着的东西一一往外拿,并摆放在地上。
从食盒之中拿出来的食物,热气腾腾的,一看就知道之前被保存的非常好。
极有可能是之前的时候一直都被扣在锅里。
被韩成拿出来的菜不少,足足有八盘子。
一个盘子之上的菜品都至少有两样。
都是那种还从来没有被人吃过的菜
这是韩成在年夜饭开始之前,刻意留下来给亮,以及那些在产房之中忙碌着的医护人员吃的。
韩成将这些打开放下之后,又一个人走了过来,这人一手拄着用来防滑的拐杖,另外一只手同样拎着一个大食盒。
这人不是旁谁,乃是巫。
韩成是不想让巫做这些事情的,但巫不肯,执意要这样做,想要为部落里的这些孩子们做些什么。
他走过来,将食盒放在地上,拐杖也放在地上,然后将之打开,用有着斑纹的手,将里面装着的饭菜端出来。
亮,以及那三个被韩成招呼出来的护士,原本的时候看到韩成拎来的这些饭菜,就已经是受宠若惊,满心的感动了,这时候看着年老的巫也踩踏着积雪过来了,心里面更是激动了与感动了。
看着眼前的这些饭菜,以及在部落里极为受人尊敬的神子与巫二人,包括亮在内的人,都是忍不住的眼窝发热。
“神、神子,巫,这、这……”
他们激动的从地上站起来,已经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韩成连连摆手:“赶紧趁热吃,专门给你们在锅里面盖着的,天冷,凉了就不好吃了。”
他一边说,一边将筷子塞到几人的手中。
然后变戏法一般的从衣服的大口袋里面摸出来了两个封着口的葫芦。
葫芦里面装着的是酒。
韩成将葫芦塞子给拔开,往摆开的几个碗中倒入显得有些浑浊的酒。
然后将酒碗一一推到其余人跟前。
“来,我们喝一个。”
韩成率先端起酒碗,笑着对亮几个人招呼道。
几个人纷纷端起酒碗,那个刚做了父亲的小伙子也在此列,是韩成将他招呼过来的。
这家伙从他的媳妇进产房开始,就一直在产房外面等着,一样是没有吃年夜饭。
砰的一声,几只酒碗撞在一起,发出一些声响,分开之后,里面装着的显得有些酸涩的酒浆就灌入到了各自的口中。
韩成将手中的酒碗放下,巫也将酒碗放下,里面的酒已经没有了。
这不是因为他们的酒量有多好,而是因为韩成的酒碗里面就只有半碗酒,巫酒碗里面的酒更少。
“你们吃,我们去别的地方转转。”
酒碗放下,韩成就站起身来,这样对亮几个人说道,然后和巫一起,走进了产房看小婴孩。
他已经看出来了,有他们两个人在这里,几个人吃饭显得拘谨,是不自在的。
亮还好些,毕竟他是部落里的老人手了,另外几个人就不成了。
这时候韩成自然是不能在这里多呆,影响几个辛苦了这样久的人吃饭。
果然,在他们两个人离开之后,几个人吃起饭来,顿时就放开了许多。
口中嚼着尚温的红烧肉,一个护士的大眼睛都不由的弯成了月牙。
这种被人关心、被人记住的感觉是真的好。
韩成与巫走进了产房。
产房之中,刚生产了不是多久的年轻女子,正坐在那里吃着鸡蛋茶。
里面放着糖,对于部落里的人来说,这同样是顶好的食材做出来的顶好的食物了。
“你吃,你吃,我们进来看看孩子。”
韩成示意见到他们两人进来,显得很是激动,要将碗放到一边,结束进食的新手妈妈连连摆手,示意她不要起身,继续吃饭。
然后从边上将小襁褓抱了过来。
韩成是三个孩子的爹了,虽然这第三个小家伙之前的时候他没有在主部落,没有去管,但抱孩子的经验还是有的。
此时抱起来还很是顺手,不会像这孩子的爹那样,抱着孩子就跟抱着一个定时炸弹一样。
刚出生的小家伙好看不到哪里去,这时候睡的正香。
虽然如此,看着这新生的小家伙,韩成总是忍不住的心中欢喜。
或许每一个新生婴孩,都代表着有着无限可能的新生希望吧!
在这里看了一会儿这个小孩子,韩成与巫没有在这里停留太长的时间,很快就将之放下,还给了他的母亲,从这里离开了。
……
“砰砰砰……”
许久都没有再响起爆竹的院落之中,又响起了一连串的爆竹声。
与之一起响起的,还有喧天的锣鼓之声响起。
安静了好一阵儿的青雀部落,一下子就变得热闹起来了。
这意味着时间基本上已经是到了零点附近了。
坐在院落外面的棚子里面烤着火的韩成,听到这样的动静之后,也停止了磕松果的动作,从棚子之中走出,来到院落之中,看部落里的人在这里热闹。
凌晨已至,这意味着青雀十四年算是彻底的结束了,全新的青雀十五年已经到来。
又是新的一年呢!
韩成站在这里,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想着这一幕所代表着的意义,一时间心情有些起伏。
这一年过年,还是没有吃到饺子……
这样的念头在心中升起之后,刚刚还显得有些意气风发,心潮起伏的韩成,面色顿时有些垮。
那个刚刚出生有两三个小时的孩子,现在已经……两岁了!
不要惊讶一个刚刚出生了几个小时的孩子为什么突然就两岁了的事情。
因为按照韩成后世老家那里的算法,确确实实就是两岁了。
因为这个小婴孩儿出生之后的这几个小时,就已经是跨了一个年,等于是占了两个年头。
两个年头,那自然而然的就是两岁了。
当然,这里的这种就算年纪的办法是虚岁,按年头来计算的,与实际的岁数之间,可定会有着一些出入。
一般而言,在这种计算年龄的算法之下,越是靠近过年出生的孩子都越是吃亏,因为虚岁太大了。
就跟这个才出生的孩子这样,明明才出生几个小时,按照这样的算法,却已经是两岁了……
时间往前推上一些,地点转换到另外一个场所。
寒风呼啸着,卷起地上的一些细碎的雪沫子,朝着周围胡乱的打去,无孔不入。
洞穴之内生着火,火光在一晃一晃的闪耀着。
洞口处用石板等东西堵着,但还是有寒意不住的从洞口处袭来。
围着火堆或是坐,或是睡的人,都无一例外的蜷缩着身子。
哪怕是有洞穴、火堆以及身上裹着的兽皮这三层的保护,也一样是不能够带给他们多少温暖。
这不是因为这三种东西不成,亦或者是天气太古于严寒,而是因为他们的肚子里面没有食物。
饿着肚子的人,是很容易感到寒冷的。
尤其是在冷天的时候。
在这种无言的沉默之中,一个人站了起来,走向了洞穴的一个地方。
这里是部落里存放食物的地方。
看看这里储存的食物,这个首领模样的人,好一番的纠结,狠狠的咽下几口唾沫之后,便再一次的从这里退回去,坐到了火堆边上。
那些因为首领起身,而将满是希冀的目光投向首领,眼睛亮晶晶满是期待的望着的人,在见到这样的一幕之后,忍不住的咽下一些口水。
目光也随着这被咽下的口水而再度变得暗淡起来。
“@#[email protected]青雀……”
更加沉默的气氛保持了一阵儿之后,有人忍不住的开口这样说道,将这样的气氛给打破。
这样的话说出之后,在场的众人都是忍不住的抬头。
有人将目光投向了他们部落的首领,有人将目光投向了说话的那个人,还有人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的转动。
“@@WD!”
这个部落的首领听到这人话的第一时间里就是炸毛,他猛地抬起手臂,朝着这人抽打了上去。
这一巴掌到底还是没有打到这人的身上。
在距离这人还有一段儿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
在空中稍稍的僵持了一会儿之后,无力的低垂。
“@#SW##青雀@3……”
见到首领的反应之后,这人继续开口说道,说出来的话信息量更大。
“WSWW#青雀%……”
这人的开口似乎是给在场的众人打开了一道新的大门,又像是将他们中许多人的顾虑都给打消了。
不少人都随之开口说了起来。
所说的话依然与青雀部落有关。
他们的首领坐在这里,愣愣的看着火堆沉默着。
这样过了好一阵儿之后,这人忽然间从这里站了起来,再一次的走向了储存食物的地方。
他站在这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直接弯腰拿了不少的食物出来,让人们用从青雀部落那里换取来的的陶罐给熬煮了,让所有人都吃了一顿饱饭。
就是那种可以敞开肚皮使劲吃的那种。
看上就有着一种不过日子的架势。
食物进了肚子,众人顿时就不觉得冷了。
不仅仅如此,甚至于很多人的身上都冒出了汗。
“#¥[email protected]……”
吃过食物之后,这个部落的首领一边说着话,一边将剩余的食物往外面拿,大约拿出来了有三分之一那样多。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