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tsb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奧術武裝 ptt-第二百九十八章 往昔的陰影推薦-lvg7o

奧術武裝
小說推薦奧術武裝
卡拉赞的墓穴充满了灰尘和腐朽的气息,也不知因为这混浊的空气,还是那越来越汹涌的能量波涛,陈武只感觉太阳穴突突的跳动着,双眼更是火烧火燎的,就像是烧着一大团簇火开派对!
他甚至已经开始变的有些意识恍惚了……
“比我想想中的更合适……不得不说,这可真是个比魔法更为神奇的奇迹……您可真是让人难以捉摸呢,造物主……”
麦迪文一边缓步向前,一边不断回头看着陈武发笑,陈武压根听不清他在嘟囔些什么!他开始后悔听这个神神道道半死不活的老家伙的话了!
“麦迪文大师……”陈武咬着牙,使劲锤了一把自己的头。“如果1分钟内我们还不能进入高塔,我就要使用炉石了!”
“但我们已经到了。”
麦迪文轻轻拉动石墙上的火把,墙面开始入水波般涌动、融化,不片刻,那里边出现了一道石门。
他嗅了嗅涌出来的新鲜空气,拉住陈武的手臂,一步迈了进去。
陈武只感觉像是从火盆里跳入了清凉的泉水里,全身都打了个激灵,脑袋里的“鼓声”如开闸泄洪,迅速消退,他忍不住大口抽吸新鲜的空气,顺便擦掉了脸上的眼泪……头疼到流泪……这人丢大了!
“我说过,那感觉会消退的,不是吗?”麦迪文笑着,用枯木划开眼前几乎堵住了通路的蛛网,回头冲陈武示意。
“不要搞出太大的动静,我可不想我的客人被一群蜘蛛吸成干尸。”
陈武这才注意到四周的环境……这里应该是地窖,透过那些比毛线还粗的蛛网,能隐约看到堆砌在一起的木箱,刚刚大口抽吸的“新鲜空气”压根只是从粪坑里跳到了茅子里的错觉……一些干瘪的肉团就挂在头顶的蛛网上,已经分不清是什么东西死后留下的,腐烂的蔬菜已经变成了枯叶,几乎堆满了地面……
“洛萨杀死我时,萨格拉斯的灵魂掀起了邪能之潮,除了卡拉赞本身,这里的法阵都被破坏的差不多了,当然,还有那些无辜的可怜仆人。”
麦迪文第一次在陈武面前露出了低沉的表情,说不上是愧疚还是什么。
“那不是您的错。”陈武随口安慰了一句。
“哦?你很了解我的过去?”麦迪文脸上的低沉表情迅速消退,又换上了那幅高深莫测的欠揍表情。
“达拉然有谁不了解吗?”陈武立刻故作苦笑。
“除了卡德加,达拉然还有谁能了解我呢?”麦迪文呵呵一笑。“那里绝大部分都是些自负的蠢货而已。”
陈武耸了耸肩,这又是句没法接的话,麦迪文和达拉然的恩怨要追溯到他妈的时代,而他老妈可是活了近千年的老……咳,老传奇!
麦迪文见他不接话,也不再说些什么,直到两人兜兜转转的来到一座不起眼的木门前
“嗯……等等……让我看看……”麦迪文站在门前,似是对陈武说,又似只是在喃喃自语。
“可怜的阿图门,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猎手。”
麦迪文叹了口气,轻轻打开木门,年久失修的门奇怪的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他转头陈武做了个安静的手势,随后抬了抬手指,陈武就感觉到有一层什么东西迅速包裹了自己,那种感觉,就像是突然掉进了某种有些冰凉的液体里,他的视野也随之改变,眼前仿佛真的被什么液体覆盖般,整个世界的色彩都消退了好几层……
奶奶的……陈武吸了一口凉气……隐形术,瞬发,默发,没有能量波动,没有法阵遗留的魔力和能量残留……他甚至都没有拒绝被施法的机会……
麦迪文冲着发呆的陈武又招了招手,走出木门。
木门外是就是木质的楼梯,到了这里,陈武终于找到了久违的熟悉感……这楼梯通往一层的厨房和马厩,而麦迪文口中的阿图门,是曾经卡拉赞之塔的“一号BOSS”!
一个被诅咒的灵魂,和他的马。
“动作快点!不要磨磨蹭蹭的!”
“快!把菜端上去!敢洒出一点,小心莫罗斯先生扒了你们的皮!”
嘈杂的声音唐突的响起,仿佛是幽谷里传来的回响。
那就是卡拉赞内的“幽灵”。
麦迪文突然驻足,站在楼梯口,迎着嘈杂的声音和火红的亮光,似是发了一会儿呆,随后才走上楼梯。
什么都没有,陈武奇怪的左右看了看,这里布满灰尘,别说人,老鼠都没有一只。
而刚刚那些声音,仿佛只是错觉。
“被束缚的时间残影处在一种特殊的状态,在这里,我们看不到他们。”麦迪文突然开口,声音闷闷的,就仿佛声波的传递受到了什么阻碍。
“别担心,你可以说话。”
麦迪文笑了笑,转身继续向前。
陈武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打量着极为熟悉的一切,厨房,马厩……这里他起码来过几百次了,为了一只浑身绿不拉几的破马……不,是死马!
随后是一层的大厅,他在这里“死”过无数次,因为那个二不垃圾的暗夜精灵猎人总是拉多怪。
可是,现在,这里空荡荡的,只是偶尔能听见一些回响,走过去却什么都没有。
“我曾今花了很长时间才绘制完成的魔网保存完好。”麦迪文站在一个二楼的剧院门廊前,抚摩着手边的石墙,语气充满了感叹。
“这就是卡拉赞诅咒的来源,你在这里感受不到那种能量的奔涌,就是因为这里的魔网还在运作,能量的排他性使得曾经遗留的邪能被排斥在外,而运作的魔网仍旧源源不断的吸收着大地内的魔力,但它们却没了去处……”
他自嘲般的笑着摇头。
“不断溢出的奥术能量撕裂了这里的时空,这些往日的残影便慢慢被具象化,他们会一遍又一遍的重现昔日的情形,直到时间的尽头……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他的脸突然扭曲了一下,虽然很快便恢复了正常,但陈武看到了那一瞬间,那极致的疯狂,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恐惧……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