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9e9都市言情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ptt-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誤會大了(二合一)相伴-8pcbm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小說推薦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行,这任务,我接了!”
香蕉衡量了一番利弊,这才狠下心来,将这特殊任务接到了手,不放心的问道,“前辈,这窃贼偷走的技能书全都归我了,是这个意思不?”
“嗯,对,只要你能全部追回,这些技能书全都是你的。”
管理员的声音里没有一点温度,见香蕉接了任务,便开始下逐客令了,“没事的话,你俩该离开这里了。”
“前辈您先忙,我们这就走。”
这点眼力见香蕉还是有的,见NPC说的这么直白,他与苏然也就不再停留,赶紧离开了这里。
“香蕉,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连这种坑爹的任务都敢接,这么多技能书,没有几百万,根本拿不下来!”
苏然都替香蕉感到不值,这要是换做他,非得讲讲价不可,这家伙可倒好,直接将任务接了下来,现在就算想后悔都已经晚了。
“谁说我要给它技能书了,我打算选择万贯金钱,反正我天天挖坟,这任务顺带着就完成了,多大点事!”
“你小子说的轻松,我挖了这么久的坟,才挖出多少万贯金钱,用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你这一千株,没有三五年是够呛了。最主要的是,这玩意在市面上根本没卖的,谁会闲着没事去挖坟?”
苏然看了眼香蕉脸上的表情,见他还能够承受,这才继续说道,“这任务要是有时间限制,你就惨了,要是没有时间限制,好几年以后,这窃贼早就销赃了,哪里还会等你?”
“啊?我把这茬子给忽略了!”
香蕉懊恼的拍了拍脑门,“我看着这任务没有时间限制,也就没往别的地方想,反正都是挖坟,顺带着就完成了,看来这任务越短时间完成越好,算了,已经这样了,慢慢来吧。”
“那你还去不去拍卖行?”
“我哪还有心情去,大哥你去吧,我要去挖坟了,所料没错的话,我这几年就住在半山腰了。”
香蕉悲壮的说完,不再多说什么,扭头离开了骷髅村,从背影来看,整个人一点精神都没了。
“唉,造孽啊……”
苏然没有压力一身轻松,现在的他有任务缠身,短时间内无法帮助香蕉,索性直接召唤出旺财,隐蔽好身形后,一头扎进了传送阵中,传送到了下水道第二层空间。
这里如同往常一样,连个玩家都没有,死寂的氛围笼罩在他的身周,这让他感到有些压抑。
“看来这人皇不在,人族要变天了……”
人皇被瞎婆婆困进了九幽荒岭,估计一时半会是不用想出来了,狩猎大会被迫提前结束,玩家们忙活半天,啥都没捞着,没有怨言才怪!
……
“小生会长,大兄弟真的能来?我怎么没见到他?”
大血牛有点激动的朝着四处张望,可还是没能见到苏然的身影。
他已经有段时日没有见到大兄弟了,还别说,挺想念他的,这家伙除了喜好男风,别的一点毛病都没有,想到这里,大血牛下意识的缩了缩他那丰腴的大腚锤子。
“之前约好的是半个小时后集合,现在还没到时间,再等会吧。”
奶油小生倒是没有着急,恬静的站在原地,她那俏生生的样子,像极了含苞欲放的水莲花。
“我说血牛,你有点不正常啊,一个大老爷们,还表现的这么激动,快说,你俩是不是有什么(女干)情?”
大烟鬼用狐疑的目光打量着大血牛,一脸怀疑的样子。
“这……”
大血牛竟然没有辩解,脸色罕见的变红了,目光躲闪,脑袋低垂,不敢正视大烟鬼的眼睛。
“我了个大靠!!!”
大烟鬼目瞪口呆的看着大血牛,他自己都没想到,这随口一言竟然会引出这么大的爆料来,好悬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血牛,你不会真的对覆水兄弟有意思吧?”
“啊?这,这怎么可能,俩大爷们怎么会有意思?”
大血牛急的面红耳赤,连忙否认,可这话说的,他自己都觉得有种越描越黑的迹象,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了。
奶油小生的瞳孔微微一缩,她一直怀疑覆水的性取向有问题,自己表现的这么明显,他都无动于衷,通过大血牛的表现来看,更加印证了她的猜测。
“得咧,血牛同志,你还是别解释了,我宁愿我是误会的,你小子给我注意点,覆水兄弟是小生会长碗里的菜,你要是敢掺和,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大烟鬼似开玩笑似严肃的警告道,竟有种将大血牛踢出队伍的冲动。
“你、我、这……”
大血牛急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吐一个字要费半天劲,干脆闭上了嘴巴,啥也不说了。
“大烟鬼,够了啊,瞧你把老实人欺负成什么样了,这话题到此为止,不许再提!”
古悦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血牛,为了避嫌,一会你就少和覆水大哥交流,以免产生误会,这样不就行了?”
“好!”
大血牛憋了一肚子气,闷声吐出一个字,心情放松了不少。
就在这时,苏然从远处走了过来,看到副本传送员身边的那几个熟人,感觉气氛有些奇怪,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也就不再多想,快步走到了四人身边。
“好久不见!”
苏然主动朝着他们打着招呼,可让他意外的是,这些人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热情,反倒用异样的目光盯着自己,这让他心里直发毛。
“我去,你们这是干什么,我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吧?”
苏然回想了一下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也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情啊?这是怎么个情况?真是奇怪!
“覆水,你来了。”
奶油小生没有让苏然太过难堪,给了他下来的台阶,“你作为沧笙踏歌公会的一份子,想见你一面真是太难了,他们这是对你有意见,以后多参加公会组织的活动就没事了。”
“就是,覆水大哥你有任务也想起我们了,真是不厚道!”
古悦在旁边插言道,“这还多亏了小彤不在这里,她要是在这,你的耳朵可要受罪了!”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等我忙完这些任务,就好好的待在公会里,听从小生会长的指挥,让我往东绝对不往西,怎么样?”
苏然赶紧认错,在这种形势下,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吧……
“算你识相,走,去熔岩部落,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容易招惹到是非。”
奶油小生曾经经历过这种糟心事,不愿再经历一次,率领队伍传送进了副本空间中。
这处副本地图倒是没有多少变化,远处的火山升腾着滚滚浓烟,黑色的烟雾凝聚在空中,呈遮云蔽日之势,挡住了大量的阳光,整个空间显得很是昏暗,再加上这燥热的空气,让他的心情没来由的多了一丝烦躁。
这是系统的惯用套路,心情被影响,实力的发挥就会受到一定的影响,无形之中增加了副本的难度,可就算如此,也无法打消玩家们对于通关副本的热情,每天都有无数支队伍前来闯副本,可惜都没有成功。
“覆水,这副本的剧情都是重新生成的,除了地形没变,其他的都已经演变成了一个新的副本,千万不能疏忽大意!”
奶油小生看了眼远处的火山,继续说道,“那只双头火龙就躲藏在火山附近,想要专门找它很难,只有副本任务解锁到一定地步,自己就会出来了。”
“嗯,知道了。”
苏然点了点头,他将一件造型特殊的头盔掏了出来,朝着大血牛说道,“对了,大血牛,我打到一件头盔,你用正合适,送你了。”
只见这件头盔通体成雪白色,金芒点缀其中,正是领地攻防战的时候爆出来的白金头盔,可以增幅不少防御力和血量,还有一招血气本源的特技,气血增加百分之五十,持续三分钟时间,大血牛用正合适,苏然早就想给他了,只不过没有机会见面罢了。
然而。
出乎苏然意料的是,大血牛并没有伸手来接,其他几人也都没有关注这件头盔,表情变得很是古怪,就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似的,奇怪的问道:“你们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这头盔就这一件,你们想要也没有了。”
可大烟鬼三人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直勾勾的盯着他脸上的面具,看的他浑身不得劲。只不过大血牛倒是没有看他,脸色有些发红,表情很是怪异。
“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红,是不是生病了?要是觉得不舒服,赶紧下线去医院检查一下,我这副本任务不着急,不用为了我而去硬撑,保重好身体才是最主要的。”
“……”
这关心的话语一出,所有人皆惊,不可思议的看看苏然,再看看大血牛,一副真相大白的表情。
实锤了。
“大兄弟,你快别说话了,我都没脸见人了!!!”
大血牛再也忍受不了了,又烦又气道,“从今往后,咱俩保持一定距离,我可不想被别人误会什么!”
“关心下你怎么了?这有啥好误会的?”
苏然莫名奇妙的问道,“你们究竟怎么了?我送件头盔还送出问题来了?”
“大兄弟,实话和你说了吧,我知道你一直对我有意思,什么也想着我,技能书,装备都给我留着,连进这苍笙踏歌公会,也是通过你的关系,但是,”
大血牛狠了狠心,将堵在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也像是说给其他人听的,“我真对男人没兴趣,天底下的男人这么多,你还是换个目标吧!”
“啥?对你有意思?”
现在轮着苏然傻眼了,大血牛的这一番话,直接把他雷了个外焦里嫩,一群草泥马在他身上跑来跑去,成群的乌鸦在他的头顶呱呱呱的叫个不停。
他现在算是读懂这些人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了,就连婉儿姐都产生了误会,而且还误会的很深,这也太特么扯淡了吧?
“唉,既然你们都看出来了,那我也就不隐瞒什么了,我是对男人感兴趣,这件头盔也是我为大血牛精心挑选的礼物,既然他不收,那也只能算了,大血牛,祝你幸福。”
苏然本来想辩解的,可就刚才自己的表现,还有所说的话,再加上连大血牛都承认了这一点,他就算说破天,婉儿姐她们都不可能信的,只会是越描越黑,倒不如直接反其道而行之,反正又不少块肉,最多损失点名誉,没啥大不了的。最主要的是能让婉儿姐对他彻底失望,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不把握住怎么能行!
想到这里,苏然的眼神越来越亮,直接和他们摊了牌,此时的他已经悟出了世人皆醉我独醒的真意,只要雨静相信他,就足够了。
“我勒个去,覆水兄弟你还真是男同啊,难怪连小生会长你都看不上,哎,真是可惜,白瞎了你的优先择偶权!”
大烟鬼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生怕被苏然惦记上,连声劝说道,“覆水兄弟,这是病,得治,你还是找个心理医生看看吧,这病不能拖,会影响下一代的!”
“呃……”
苏然好悬没被大烟鬼的话给逗笑了,连优先择偶权都说了出来,看来这家伙是真信了,越到了这时候,他一定要控制好情绪,不能让婉儿姐她们看出端倪来,索性沉默不语,让他们自个儿脑补去吧!
“覆水大哥,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一定会克服这心理障碍的,我相信你!”
古悦看向苏然的眼神中满是同情,这世界上果然没有完美的人,覆水大哥的实力那么强,心理上却有这么大的缺陷,确实可惜……
“大兄弟,烟鬼他说的有道理,你快点去治病吧,男人还是正常点的好!”
大血牛发自肺腑的说道,只有大兄弟正常了,他才会有安全感,不然的话,以后还会被误会,这误会是小事,要是被带弯了咋办?
“覆水,既然你都已经这么说了,那我也就没必要一直憋在心里了,”
奶油小生深吸一口气,火热的目光盯着苏然,“我有话要对你说,一直藏在心里的话。”
“哎?小生会长,你这是想干什么?还不死心啊?”
大烟鬼颇感意外的问道,可还不等他继续说下去的,就被奶油小生强行打断了。
“你们三个先下线十分钟,这是命令!”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