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t4w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大醫凌然》-第1229章 截然不同推薦-06l63

大醫凌然
小說推薦大醫凌然
魏嘉佑知道康主任有点不太高兴,康主任也知道魏嘉佑知道自己有点不太高兴,魏嘉佑当然也知道康主任知道他知道自己知道他有点不太高兴。
但是,魏嘉佑是真的不太在乎。
云医的心脏外科的医生——如果不是对凌然感兴趣的话,魏嘉佑根本不知道这里的水土还养康主任这种小杂鱼。
所以,不像是面对凌然时会有各种情绪波动。面对康主任的时候,魏嘉佑的态度很平和,不管对方是只流莺还是别的什么鸟人,不管他是穿着鸟毛的衣服还是没穿衣服,魏嘉佑打了声招呼,就自己思索并询问了起来:
“出血多少了?”
“1400。”这次是康主任回答的。
“多久了?”
“手术开始6个小时,出血到现在,4个小时吧。”
魏嘉佑并不意外的点点头。心脏手术不像是脑部手术,顺利不顺利都得四六八个小时起步,心脏手术做的好了,就是两个小时左右的事,超大的手术做4个小时也就差不多了。可一旦出现问题了,那就不是两个小时能搞定的事了。
这就好像重装厨房管道,若是按照计划,不出问题的来进行,就算需要换好几根管道,也花不了太久的时间,可一旦发现漏水了,压力不够了等等问题,想解决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一直在用纱布压迫?”魏嘉佑低头看看,就猜到了具体情况。
“是。”康主任像是在讨论一颗私处上的痣似的,并没有表情。
反而是助手们略有些羞涩,他们最多也等于出道一半年的流莺,还不能完全屏蔽社会惯性思维。
“纱布压迫的情况下,4个小时1400,要么是吻合口没缝好,要么是针眼太大了。”魏嘉佑说着撇撇嘴,这个不能算是事故,但也算是失误了,尤其是对老心外来说,应该想到后续的这些问题的。
康主任闷哼了一声,没回应。
“是用毡垫片。”一助忍不住了,说了一声,道:“有可能是位置不太好,缝的时候忙中出错,也有可能是别的地方又被车坏了……”
“不要胡乱猜测。”手术室里,魏嘉佑的表情明显严肃了许多,又命令式的道:“现在不好拆线了,有明胶海绵吗?还有生物胶。”
“已经去拿了。”巡回护士应了一句。
魏嘉佑一愣,明白过来:“凌然让去拿的?”
“是,凌医生刚才就下了命令。”
“还挺快的。”魏嘉佑撇撇嘴,又想了想道:“有止血纱布吗?可吸收的那种。”
纱布止血是外科手术里用的最多的,包括许多人去拔智齿,也都是通过纱布压迫来止血的。
而纱布最麻烦的一点就是用后要取出来。
可吸收的纱布止血方式就要先进的多了,省去了很多麻烦事,再不用担心纱布留在了病人体内了。
巡回护士这时看了眼康主任,等了几秒,见他没反对,才道:“我去取。”
大家都想早点回家的,有人帮忙做手术,康主任以下都挺乐意的。
康主任算是默认了,对他来说,谁抢手术不是抢,干脆将接客……不,接待的时间和精力省下来,发发呆也挺好的。
“康主任,直接用可吸收的纱布填塞吧。”魏嘉佑等东西送过来,马不停蹄的操纵起了康主任。
他不想去洗手了,等洗出来,凌然都回来了,还不如直接操纵康主任。
止血这种活计,就像是管道渗水一样,属于会者不难,难者不会的类型,魏嘉佑思忖着,如果做的足够快的话,几分钟完事也不是不可能。
康主任木然上阵,才道:“里面已经填塞了大量纱布了。”
“取出来,重新填。”魏嘉佑果断下令。
“注意血压。”康主任给麻醉医生说了一声,就开始取填塞好的纱布。
这就是维修管道的麻烦了,一个步骤的改变,就要返工许久。重新填塞纱布还不算复杂,但取出填塞在内的纱布的瞬间,病人的血已是无力的飙了起来。
“没事,注意血管这边,纱布填塞的要到位,这种挺不好塞的,但手感还可以……”魏嘉佑低声的嘟囔着。
康主任也是照做。
主要是人家的技术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地方,加上背景又厚,康主任只当自己干了几个小时的家务。
一盘可吸收的纱布,迅速的被填塞了进去。
魏嘉佑在旁守着,看了一会,才问道:“失血量?”
“有一点变化,但总量到1500毫升了……”麻醉医生颇有些无奈。
“这就要找垫子的问题来。”魏嘉佑皱着眉表达,又道:“垫子的缝合也可能出问题……”
他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出来的。
康主任听的略不爽,但也没吭声,他自己其实也有些担心,万一是缝合垫片的时候,自己的力气太大了,或者没注意哪里的细节,极有可能就造成问题了。
“实在不行。就要再打一个垫子了。”魏嘉佑低声道。
“病人不一定能挺得住了。”康主任说了一句。病人还是他的病人,不能因为魏嘉佑的想法而轻易的做决定。
这时候,凌然踩开手术室门,走了进来。
魏嘉佑站直了身体,看向凌然。
同时站在手术室里,而不是一个在手术室,一个在参观室,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魏嘉佑还在感慨间,凌然已是扫了他一眼,问道:“怎么样了?”
“我们在考虑是否给病人重新缝垫片,再用可吸收纱布填塞,明胶也可以填,喷生物胶,直接关胸。”魏嘉佑将自己最大胆的想法说了出来,凌然如果再选里面的方案,那就是拾人牙慧。
虽然没有人管这些,但魏嘉佑自己心情好。
凌然听着魏嘉佑的话,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缓缓点头,却道:“也可以直接补针,再用人工血管包一下。”
魏嘉佑忙道:“这种情况下再缝针,血可以直接从针眼里漏血出来。”
“缝好一点,就没问题。”凌然并不需要经过魏嘉佑的同意,话说到这里,再招招手,持针器就落入了掌心。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