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0f9x優秀都市小说 太平客棧討論-第二十八章 登門拜訪相伴-5cy4d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
李玄都立刻明白这是裴玉到了,吩咐道:“请他进来,在前厅稍待。”
“是。”门外的太平宗弟子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李玄都将手上的书放回原处,起身往前厅走去。
来到前厅,裴玉正坐在客位上,捧了一盏茶小口慢呷,见李玄都进来,赶忙放下手中茶盏,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行礼道:“见过恩公,听闻恩公到了龙门府,特来拜访,另备有薄礼一份,虽是大恩不敢言谢,却是我的一份心意,还请恩公不吝笑纳。”
李玄都抬了抬手,示意裴玉不必多礼,又示意旁边侍立的太平宗弟子退下。
两人双双入座,李玄都设下了隔音禁制,这才问道:“是你主动来的?还是儒门让你来的?”
裴玉正色道:“我本想过几天再来,可大祭酒温仁急匆匆地找到我,让我即刻来见先生。”
李玄都笑了一声,“今日一战,儒门大损颜面,他们这是急了。”
裴玉听出了李玄都的话外之音,再联想到观星台一事,已经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不由面露喜色,“如此说来,是道门胜了。”
“不要高兴太早。”李玄都见他喜形于色,给他泼了盆冷水,“不过是第一阵罢了,想要彻底压倒儒门,道阻且艰。”
裴玉点了点头,“我明白。”
李玄都问道:“温仁想要知道什么?”
裴玉恭恭敬敬道:“他想知道先生下一步的动向。”
李玄都沉吟了片刻,道:“这个可以告诉他,不过不能一次性地全都告诉他。”
裴玉一怔,“请先生指教。”
李玄都道:“温仁不是傻子,我也不是傻子,如果你轻而易举地就从我这里套取到了他想知道的事情,他会生出疑心,要么怀疑你的身份,要么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假,继而怀疑你是否被我反向利用了。无论是怀疑你的身份,还是怀疑你被我利用,结果是一样的,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你要一点一点地从我这里取得情报,今日一分,明日一分,有些时候还会一无所获,消息也是由浅入深,随着相处时间变长,我对你的信任增加,你能获得的情报逐渐深入,如此一来,温仁就会相信这是你努力的结果,而不是我故意透露给你。”
裴玉脸色一肃,道:“我明白了。”
“另外,我们不知道儒门知道多少情报,所以温仁很有可能会用他已经掌握的消息来诈你,你要小心。”李玄都沉吟着说道,“你在见温仁的时候,要用儒门弟子这个身份去回话,并且彻底忘掉你的另外一个身份,凡事都要站在儒门的立场上来思考,尤其是你的反应,也要特别注意,比如说,一些在别人眼中你不知道但事实上你已经知道的事情,在听到的时候要露出适当的惊讶,这些你该明白才是。”
“是。”裴玉认真点了点头。
李玄都又想了想,起身道:“你随我来。”
裴玉赶忙起身跟在李玄都的身后。
两人来到书房,李玄都示意裴玉请坐,然后说道:“如果温仁问起你此行的收获,你就说你随我进了我的书房,无意中看到我的书案上放着关于西域的书。如果他还继续深问下去,你就故作沉思回忆,说似乎与昆仑有关。”
裴玉点头表示记下,又问道:“仅此就够了吗?”
李玄都解释道:“这关系到道门和儒门的一桩约定,是儒门的隐士们提出来的,你暂时不必知道隐士们是哪些人,你只要知道隐士们与大祭酒的身份相差无多,却不是一路人,是两个派系。而在事前,大祭酒们对隐士们突然提出的约定并不知情。”
裴玉眼神一亮,“我懂了,这是要引导大祭酒们和隐士们互相猜忌。”
“差不多是个意思。”李玄都点头表示认可,“我料定另外两位大祭酒一定会把经过告知温仁,温仁在得到你的消息之后,也一定会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于是他就会去询问隐士关于西域昆仑的事情,如果隐士给了他一个明确答复,那没什么好说的,只当我们走了一招闲棋。可如果隐士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答复,那我们就可以做些文章。”
裴玉全都记了下来,隐隐察觉到儒门的水远比自己想象的要深,不过道门这边的高层人物显然对此十分了解。
李玄都坐在书案后,向后靠在椅背上,变得放松,“还有其他事情吗?我们现在可以说些无关的话,毕竟你在名义上是来拜访我的,不可能来去匆匆,若是有修炼途径上的疑难,我应该可以解答。”
“这个……”裴玉有些脸红,“我最近在万象学宫中认识了一位苏祭酒,听说苏祭酒与先生和师母是故交。”
李玄都一怔,没想到裴玉会突然提到苏怜蓉,回答道:“的确是有些交情。”
裴玉迟疑着说道:“我……我喜欢她。”
在裴玉提到苏怜蓉的那一刻,李玄都就已经猜测到了这个可能,所以等他亲口说出的时候,李玄都并不如何惊讶,而是打趣道:“你不是爱慕淑宁吗?”
裴玉的脸更红了,“那时候的我从未见过周姑娘,不过是玩笑话罢了。再者说了,如今周姑娘和沈兄弟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君子不夺人所好。”
李玄都笑道:“可是苏大家大你许多。”
裴玉摇头道:“这不算什么,她又没有嫁人。”
“她的出身呢?”李玄都又问道,“她不是世家小姐,也没有什么依靠,而且还曾被晋王收为外室,你可以不在意,但是裴家不会不在意。”
这的确是诛心一问,裴玉的苦恼也在这儿,否则他今日便不会为此开口。
裴玉露出懊丧之色,“是啊。”
李玄都又道:“少年心性,不能持久,你今日喜欢她,未必明日还喜欢她。所以你不要说什么为了她可以放弃家族的话,她这种有阅历的女子不会相信,也不会支持。而且与家族决裂是一件大事,你可以为了理念、志向去决裂,因为那是无法调和的,可是在男女情事上,我不认为非要这样不可,这种事情是可以调和的,也是有转圜余地,关键在于你的决心,还有你的能力。如果你是裴家的家主,你大可随便怎么做。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的裴家子弟,那你就要遵守家族的规矩。”
裴玉若有所思道:“就像先生这样,先生是大人物,那么先生就可以娶秦大小姐,没有人会不识趣地说什么正邪之辨。”
“虽然我并不想承认,但有些时候事实就是如此。”李玄都徐徐说道,“我们脚下的龙门府在女帝的时代,名为神都。那位女帝曾经是太宗皇帝的妃子,可高宗皇帝又把她立为皇后,高宗死后,她自己登基称帝。一个女人,嫁给了父亲和儿子,名正吗?名不正。言顺吗?言顺。为何?因为皇帝之尊,权柄之大,无人可比,所有反对的声音都会被压下。”
裴玉沉默了许久,点头道:“有劳先生教诲,我明白了。”
李玄都说道:“对于男女之事,我也不比你懂得更多。如果坐在这儿的是宋政,也许他能给出不错的建议。”
裴玉苦笑了一声,他当然听说过宋政的鼎鼎大名,风流是真风流,只是羡慕不来,更学不来。
李玄都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起身从书架上捧下了一匣书共十二卷,是太平宗编撰、印刷、出版的《太平广记》,能被摆在宗主的书房里,自然十分不俗。
李玄都说道:“既然你带了礼物,那我自是要给你回礼,就送你这部晋版的《太平广记》吧,价值几何还在其次,关键是传世不多,世第书香人家,权当是充实藏书吧。”
裴玉恭恭敬敬地双手接过。
这份礼物很符合两人现在表面上的身份关系,毕竟裴玉是以儒门弟子的身份来拜访恩公,李玄都不可能回礼太贵重的物品。
李玄都把裴玉送出书房,招手唤过一位在清平园中负责管事的太平宗弟子,吩咐道:“替我送裴公子。”
太平宗弟子应道:“是。”
在裴玉离去之后,秦素过来了,对李玄都轻声说道:“苏大家刚刚来信说……裴玉是儒门的暗探,让你小心。”
李玄都失笑道:“裴玉这个小子,居心不良,被苏大家看出了破绽。不过没有暴露他的真实身份,还算知道轻重。”
秦素听出李玄都是话里有话,问道:“怎么了?”
“裴玉这小子喜欢上苏大家了。”李玄都并没有隐瞒,“不过我已经提醒他了,你不要太过担心。”
秦素有些惊讶和意外,“裴玉?苏大家?他才多大的年纪?”
“多大的年纪。”李玄都倒是十分平静,“他这个年纪已经可以娶妻生子,真要说起来,我们两个一把年纪才定亲的人才是异类。”
秦素不服气道:“二师兄年纪不是更大吗?”
李玄都笑道:“所以很多人都在背后称呼他为‘东海怪人’。”
秦素无言以对。
李玄都收敛了笑意,说道:“最近我要与三位掌教大真人准备道门大会的事情,可能无法兼顾客栈这边的事情。”
秦素闻弦知雅意,点头道:“放心,都交给我好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