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jfre小說 大道紀 ptt-第693章 遙在諸界之外的小徒弟(爲催更活動加更)看書-lsjii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大宇……”
魔龙低语,回想着有关于这位大宇至尊的记忆。
至为极,为到。
至尊,顾名思义,是抵达极限,天地间最为尊贵的存在。
任何一位至尊,都是当代的无敌者。
大宇至尊的声名不如开辟九境的天尊传播更广,可有关于他的传说也是极多。
其中之一,就是这位大宇至尊有着神游他界的能力,甚至有传言,他并非真的坐化,而是去了其他世界。
因为中古之时曾有生有宿慧者现身,自言他的世界有着大宇至尊的传说,亦或者说,大宇枪的传说。
正因如此,大宇至尊身上有着浓浓的神秘色彩,也吸引了后世诸多人的窥视。
大宇圣地的覆灭,相传就是星海之中一位可怖存在所为。
大宇枪失落星海,也是那时开始。
“不会是他,若是他不曾死去,那位又怎么敢覆灭大宇圣地?”
思忖良久,魔龙还是摇了摇头:
“随他是谁也好,与我等无关……”
说罢,魔龙就要驱客,他受伤太重,却是无心与人说些什么。
但那道神祗念却拦住了他:
“魔龙,你的伤势太重,仅凭你自己,只怕上千年也未必能够恢复如初,你认为你可以复苏千年吗?”
天地间万物皆有其寿限,即便是神祗念也不能够长存天地,他们之所以能存活至今。
隔绝自身气息的混乱气息是其一,其二,则是他们九成九的时间,都在假死,亦或者,如同真死一般。
复苏千年疗伤,太过奢侈了。
“莫非你有办法?”
魔龙心中一动,看向那道神祗念的眸光就有些诡异了:“据说你千年前曾有过短暂复苏,莫非你偷袭了哪家圣地?”
他们非是实体,天地间于他们有用的东西太少,只有归一境之上的强者的不灭元神才能够为他们疗伤。
可这天下间的归一强者太少太少,且都有着传承,想要对他们动手,动静太大了。
这灰白神祗念实力比之他差了太多,自己都做不到,他自然也做不到。
“自然不是。”
那道神祗念也没有故作神秘,语气幽深,甚至还带着一丝凝重:
“千年前我正自沉睡之时,一物凭空出现在我所在那片星海,那物或可治你之伤…..”
“什么东西?”魔龙来了兴趣,能让他们从沉睡之中复苏过来的东西可不多。
此次若非是窥见那元阳道人的未来成就,他断不会提前复苏。
那道神祗念环顾四周,方才道:
“一方……祭坛……”
“祭坛?”
魔龙一愣,随即冷笑:“这天下谁也不配我祭祀!”
“不,不是祭祀,而是等价交换。你信也罢,不信也随你。”
那道神祗念摇摇头,却也没有多说,缓缓就要退去。
“等等。”
魔龙犹豫了一瞬,继而裹挟着这一片幽深如墨的秘境,追逐而去。
他的伤势太重,若真个凭自己疗伤,只怕千年也未必足够。
星空无垠,万物于其中都渺小不可见,根本不需要寻找什么隐秘之所在。
两道神祗念横渡虚空,跨过大片星域。
已然来到了一片灰白色的秘境之前。
神祗念不能长存于世,他们绝大多数的时间,都隐匿在混乱气息凝聚的秘境之中。
隔绝天地,也隔绝灵机。
灰白色的秘境之外,有一方古老宏大的祭坛矗立于虚空之中。
太空无有凭依,但那祭坛矗立极稳,好似扎根大地之上的山岳。
祭坛其色纯黑,其上有着血色纹路密密麻麻组成的一幅幅奇诡的画卷,似是一尊尊强大的神魔被活生生镶嵌在其中。
看起来分为恐怖。
“这祭坛……”
如墨魔气化作魔龙的身躯,他凝望那一方祭坛,他的眼界天下少有,但却从未见过这种样式的祭坛。
而其上无数神魔的烙印,也皆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若说这天地间有他不认识的东西,他信,可这祭坛之上居然没有一样他认识的,这就极为恐怖了。
“我怀疑这祭坛是天外之物!”
灰白色光芒闪烁,组成一道虚无缥缈的人影,其也自凝望祭坛,带着忌惮与凝重:
“没有人能无声无息的突破我的秘境,哪怕是至尊…….”
“你说这祭坛来自天外……”
魔龙眸光闪了闪,不太相信。
皇极大陆之外是无垠星空,而星空宇宙之外,又是什么?
没有人知道。
宇宙无限,纵使至尊也不能尽知其奥秘,更遑论宇宙之外了,可古今诸多人杰都相信。
天外,必然还有着天!
这,就是‘仙’的由来。
没有人见过‘仙’可古今无数人杰都相信,天外有天,至尊路的尽头,必有成仙之路。
可惜,没有人能够印证。
“不无可能。”
灰白神祗念没有纠结这个问题,这注定没有答案,转而道:“这方祭坛无法认主,却还需你自己前去沟通,献祭……”
魔龙听着,突然发声打断,眸光冷冽:“你莫不是想要骗我?”
“你是太古银龙王尸身之上诞生而出,比我更强,我如何能够骗得过你?”
灰白神祗念说着,缓缓后退,离开祭坛范围:
“若你不信,可以将这祭坛收入你的秘境之中……”
“有古怪……”
见他后退,魔龙不但不信,反而有了警惕:“若这方祭坛果真是来自天外,你怎么会外泄,还让我收入秘境?”
呼~
如墨黑气滚滚扩散,魔龙冷漠开声,秘境吞吐出海量黑气倒灌入他的身躯之中:
“想要蒙骗我,你还差的远!”
似乎下一瞬,就要出手,他伤势虽重,可有着秘境加持,短暂出手,已足以将其镇压了。
“我知道瞒不过你,可也根本不需要!你来了,结局就已然注定了……”
面对魔龙的气息压迫,灰白神祗念突然笑了,神意震动太空,好似神魔低语一般的吟唱之声在他的口中响起。
这吟唱之声好似咒语,经由神意震动,竟实质一般响彻在这虚空之中。
虚空,都好似是其口舌!
“不好!”
灰白神祗念发声之刹那,魔龙的心神就是一震,隐隐间,他感受到一道无比恢弘苍茫的气息在他身后缓缓腾起。
这气息太过惊人,犹如有人将星河握在了掌心,重重拍下!
霎时间,魔龙就感受到了汹涌的危机!
“你找死!”
魔龙震怒,神念扫荡,滚滚黑气如潮,拍打星空,但让他震惊的是,他身后却空空荡荡,根本什么也没有。
但下一瞬,一道淡漠无情的神念已然自那祭坛之上迸射而出,发出宏大如天的浩荡波动:
“终于……”
霎时间,魔龙心中的惊惧达到了顶峰:“这是什么东西?!”
轰!
几乎是魔龙发声的刹那,一道凶戾强绝的意志垂流而下,将他彻底淹没其中。
“这种气息……”
听着魔龙震天怒吼,燃烧一切的恐怖挣扎,灰白神祗念心头发毛,也感受到了惊惧。
哪怕这东西是他引来的,却还是让他感觉到了恐怖。
“我不甘!!”
终于,伴随着魔龙那如同凶兽陌路的绝望咆哮,沸腾的星空恢复了平静。
一道人影自虚无之中走出,缭绕的黑雾在他的周身化作冠冕,加持其身,虚空之中无所不在的灵机翻滚着被其吞入身体之中。
凶戾强绝的气息瞬间扫过这片虚空,狂暴至极的意志垂流之处,虚空都在卷缩,大片大片的星空,陨石都被牵引而来。
却不及靠近,就被碾碎成肉眼不可见的微小粒子。
“阁下。”
灰白神祗念微微躬身,献上自己的敬意:“您的威能浩瀚如天,令人恐惧。您的到来,是此界的荣幸。”
“这头怪物很强,即便受了重创,还是让我多费了手脚……”
黑雾缭绕之中的未知存在低语着:“不过,这种感觉,也不错!”
“您喜欢就好……”
灰白神祗念低着头。
他对魔龙所说并不虚假,但却有隐瞒,这得到这祭坛的千年时间,都在奔波,献祭。
为的,就是这位未知存在的降临。
“前所未见的世界,前所未见的强大物种,尤其是……”
黑雾消散,显现出一张苍白无血的邪异面容,他深深的闭上眼,张开双臂,似乎在感知这方世界:
“没有秦禹的世界…..真是,
太好了!“
…….
太始山高大巍峨如同天柱,其上神瀑道道垂流,更有不知多少灵禽鸟兽环绕,不时发出轻鸣之音。
仙山上下有仙药精气弥漫,流淌芬芳,更有着极为浓郁的丹气缭绕,如同仙境。
而此时,大始山各处,却陷入了忙碌之中。
诸多大始圣地的弟子,甚至还有着部分真传,长老,都行色匆匆,穿行于天宫与大始山之间。
或牵引灵机,或挪移灵材,或布下阵纹…….
极为忙碌。
一条条神瀑拍击在灵湖之上,溅起漫天水汽,雾气缭绕之间,安奇生闭目盘膝于河畔。
不住推演着‘三十六天’‘太极神庭’的诸多细微细节。
“怪物先生,您那口祭坛,又有了动静!”
某一刻,悭山洞天之中,传来了三心蓝灵童的呼唤声:
“好似,还是那个名叫秦,秦禹的小家伙…….”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