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xvc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深淵歸途 txt-54 最大主教-9us7p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即使是莱斯利也无法对贵族进行准确的评价。
“很遗憾,站在过去的我只能根据我所知道的进行一些猜测……而我这样一段记忆也完全不能干扰未来,在你的时间,我已经死去了。”
“我知道,所以我只是想知道你们过去的设计是如何的。”陆凝叹息了一声,“你无法提供给我任何力量,是吗?”
“是的,残留在财宝上的力量是我能提供的一次性辅助,除此之外只能靠你们了。如果国王还活着……不,他肯定还活着,希望你们能给国王带来一个适合他的结局,永远的王位只是一个负担。”
“我会的。”
“那么,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陆凝思索了一下:“你有没有王都内城的地图?”
=
王廷之中,重甲的士兵们开始涌入,挡在门口的几名外务官已经有些拦不住了,甚至又产生了一些伤亡。晏融正在和塔汗、佣兵一同拖住紫色化身,这个化身手中是一把荆棘长鞭,每次被鞭子刮伤都会令人感到身体中的一部分被连带着抽走,感觉便是越打越糟糕。
让、李移居、罗贝等人已经参与到拦截重甲兵们的行列里了,重甲兵这种量产的存在实力并不算很强,就是数量无穷无尽,外务官都能被拖累到被潮水般的士兵淹没的地步,众人也只能尽量以快速刺杀的方法避免陷入鏖战。
稍好的消息是祝沁源终于找到了机会将时间的指针刺入了绿色化身的胸口,就如同陆凝之前一样。两个化身的削弱大大减轻了王廷内众人的压力,外务官们即便不具有对应的财宝,可是丰富的事件处理经验让他们很快就找到了方法从化身身上切下了一片片的记忆碎片。
晨昏依然在愤怒地咆哮着,但可笑的是,这个王廷里唯一没有任何战斗力的就是他这个“王”,原因很简单,那些财宝当中几乎没有关于国王本人如何的记忆,他也就无法在自己身上复现国王的力量。
陆凝回到这里的时候,所见到的便是这一番景象,空间的变化让她稍微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她便反应了过来,伸手从长袍中抽出了三张照片,照片在她的指缝之间卷起,形成了尖锥般的形状,她毫不迟疑,在照片化为武器的瞬间就将它甩向了晨昏!
受到攻击,晨昏本能地转过盾牌试图防御,但那三枚飞镖接触到盾牌顿时变成了黑雾一般,穿顿而过,毫无阻滞地命中了他的胸口。
命中的一瞬间,整个王廷那金碧辉煌的大殿轰然一震,一些碎片从屋顶落下,在周围的立柱、墙壁发出了咯啦啦的声音。晨昏的表情都扭曲了,他猛地用手捂住脑袋,五官中开始渗出血液。
“啧。”陆凝却不满地撇了撇嘴,她刚刚已经选择了最有可能破坏晨昏财宝逻辑的记忆进行攻击了,却还是没能破坏他那硬拼起来的记忆构造,只是稍微动摇了他的思考,果然只是莱斯利记忆裂片提供的角度还是不能撼动制造大型事件的财宝。
晨昏从头痛中醒转的同时,一双狰狞的眼睛就已经看向了陆凝:“你——你试图动摇我的王国!那就去死吧!”
一瞬间,所有黑甲士兵都看向了陆凝这里。
“危险!”
让甩手抛出了紫色光盾,挡在了陆凝身边,下一秒这些士兵全都掏出了枪械,上前发光束同时轰在了光盾之上,霎时间将整个大殿晃得完全看不到任何事物,陆凝一卷长袍,通过昨日世界向前跳跃了数米,她能听见紫盾被轰碎的声音,即便弹反了将近一百发光束弹,却终究是超过了承受上限,根本挡不住这种数量的轰击。
当然,陆凝跨越这数米后,光满散去的同时,她便已经来到了晨昏面前,手中的短刀手起刀落劈在了他的盾牌上。晨昏连退了两步,脚步虚浮,反手挥杖砸了回来,陆凝短刀横过架住了权杖,长刀的碎片自身上飞起,每一片都裹上了一张相片。
再来一次!
“杀了她!杀了她!”
晨昏声嘶力竭地指着陆凝吼道,可惜现在他能派遣的人全都陷入了战斗当中,就算士兵们再来一次齐射也未必能伤到陆凝,而最大的威胁甚至不是陆凝本身,而是周围那些剑刃碎片。
就在此时,陆凝感到自己的手腕一紧,她侧过目光,发现一根光芒形成的锁链束缚住了握着长刀刀柄的手臂,这东西在不久之前还缠绕在吉光片羽众人的脚上。
她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外务官用出这个之后便仿佛胜券在握了,现在她甚至感到手臂到肩部的部分从自己身上消失了,仿佛根本就不曾存在过一般。而握在那只手中的长刀也自然不在遵循自己的驱使。
蓝色化身——也对,莱斯利当然能使用类似的力量,这个化身唯独在力量方面还原到有些超标。
她听到晨昏发出了狂笑,紧接着便举起了手杖,尖锐的杖尖指向了她,陆凝想要启动忽然昨日,不料一只手臂的封锁居然让财宝的发动都出现了迟滞,在她进入昨日世界之前,杖尖就穿透了她的心脏。
叮。
险死还生的得意之中,晨昏没有注意到陆凝另一只手的动作,在陆凝心脏被贯穿的同时,短刀也击中了一枚浮在空中的剑刃碎片,这枚碎片从晨昏平举手臂的腋下穿过,从他的下巴打入了脑袋中。
剧痛——死亡。
陆凝的视线彻底黑了下去。
=
她感到自己被温暖的液体包裹着,就连呼吸也根本不需要,整个躯体都被安全而充满营养的物质所浸泡,就连睡眠也不曾有过如此的安心。
伸出手,陆凝感到自己触碰到了墙壁。一种非常强烈的困倦感让她难以将眼睛睁开,她慢慢触碰那些墙壁,手指沿着光华的表层慢慢向下,感觉碰到了一个拉手。她稍微用了点力气,就听到耳边传来模糊的“咔嚓”一声。
液体开始褪去,当空气再次接触到鼻腔的第一感觉居然是冰冷而辛辣的,她大声咳嗽了起来,吐出了许多的液体,这样的刺激终于击退了头脑中的倦意,陆凝一个翻身爬了起来,抹了一把脸上残余的液体,睁开眼望向四周。
黑咕隆咚一片。
她站起身,打了个响指,凤凰阵打火机在面前打出了一蓬火苗,照亮周围。这是个不算太宽阔的房间,里面放置了五个如同棺材一样的黑匣,自己刚从其中一个里面爬出来。当然,如果真说出是棺材未免有些失礼,联系到刚才的感觉,陆凝知道这是类似医疗舱一类的设备。
黑刻不会轻易死亡,所以她敢直接进攻晨昏,如今看来她最后直接打进对方脑子里的那片记忆确实有用。心脏的伤口早就愈合了,而集散地的衣服也优质地补全了被戳破的地方。陆凝来到一张长桌上,那里放着她的长短双刀,她推出了电子眼,发现外面有好几个生命信号。
她取回了刀,拉开了这个小房间的门。
门外是一条不算太长的开放式走廊,天色已经回到了白天,金色的阳光落在走廊两侧的植物和景观上,看起来有些美感。不过这些似乎都很久没人打理了。陆凝循着生命信号的方向穿过走廊,进入了一间小厅,刚一进来,马上就听到有人说话。
“那么我们如果想要改变这一切应该怎么做呢?”
是李移居的声音。
陆凝走进了小厅,没惊动厅里的人。这里的人其实也不很多,李移居、让、连笔生、罗贝、柳云清,还有一个背对着自己的人坐在一把高大的座位上,身上披着仿佛用许多破布缝起来的旧衣服。
“我不能告诉你们。”
这个人开口了,苍老而又疲惫的声音,这并不是陆凝认识的人,但她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忽然感到自己的颈部一阵躁动,伸手一碰,一块坚硬的石头正在从那里钻出来。
暗黑密令?那也就是说面前这个人就是……最大主教?
陆凝还没来得及反应,那块黑色的石头便彻底脱离了陆凝的喉咙,在空中一个盘旋,便冲着最大主教冲了过去!
“咳,小心!”陆凝忍着喉咙的不适喊了一声,与此同时,最大主教的破衣服撩起,一只巨大而粗糙的黑手抓向了那块黑色石头,石头击中他的手掌宛如打在墙上一般,顿时没了力道。
“是老朋友啊……”
最大主教慢悠悠地说了一句,然后转过了头。
陆凝是真的被惊到了一下。她在那张照片上是见过最大主教的模样的,总体来说是个神情严肃但看起来很正直的人,虽然年纪大却显得精神矍铄,可是现在这个转过头来的甚至不是一张人的脸。
他的额头到鼻子左右的位置长出了黑色粗糙而布满小刺的硬质外壳,双目原本是眼白的地方变成了黑色,眼球变成了两粒蓝色的幽火,而他从嘴巴到整个脖子的地方则凹凸不平地长出了诸多的肉瘤,这些肉瘤上还有小触须在不断蠕动着,中间裂开一个缺口,里面有层层叠叠的尖牙。
干枯的白色头发从他头顶的兜帽上垂下,拖到了腰腹的位置,而伸出来的那只手其实也是皮包骨头,手指伸长,似乎有七八个指节,指节也十分尖锐。陆凝看着这已经完全失去人类外貌的最大主教,难以想象这个老人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在此时,小厅内原本就昏暗的光线消失了,一条闪烁着微光的小径出现在众人面前,而暗黑贤者就站在小径的彼端,带着略带讽刺的笑容看向这边。
“物是人非啊,最大主教,多年之后的相见,你却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
“你没有变。”最大主教轻声说道。
“是的,我必须躲开这时间的洪流,否则就会落得你这样的境地。只是我从未听说过你的死讯,所以时常想着你应该还是活着的吧?”
“你已经离开了,不需要再回来。”
暗黑贤者笑了,他摇了摇头:“不回来?不,我必须回来,我必须知道国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觉得他会料不到你现在的情况吗?他一定有什么办法避免了这些,而我需要那个办法。”
“他从未向我说过。”最大主教摇了摇头,“老朋友,你想要长久地生,却不愿支付任何代价吗?你是一个杰出的参谋,但是你性格中所包含的自私部分也总会让你肖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
“你变成这个样子多久,我就将自己囚禁了多久。即便是现在,我也不敢踏出小径一步。”暗黑贤者摇了摇头,“这个世上残留的国民还有多少?他们真是幸福啊,被国王保护了起来,不需要经历时间的苦痛,也能获得长久的安眠。”
“因为你我拒绝了国王的好意。”最大主教说,“我认为我能背负时光,而你则选择了逃跑。”
“我没有逃跑,我只是不允许自己一无所知地经历一切。现在我们都按照自己的愿望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这就足够了。”暗黑贤者沉下了脸,“但我还是要搞清楚,国王经过了这么久,究竟有没有找到重新让世界恢复平衡的方法?”
“你知道,已经打破的平衡不可能恢复了,即便有方法,也是建立起新的秩序。”最大主教发出了一声难听的笑声,“而我们的国王,如果他无法找出新的秩序,我相信他会让一切永远埋葬在安宁的回忆当中。”
“他不能这么做。”暗黑贤者哼了一声,“这是我们和他一同建立起来的王国,他没有资格独断专行决定未来的走向!看看现在?外城已经被Nest送过来的异界人填满,人们过着浑浑噩噩随时会死的生活而不知反抗,这远远比不上充满朝气的我们的王国!当一切应当恢复的时候,我们就得把这些东西全部铲除!他们不是我们世界的人!”
“哈哈哈哈……”最大主教笑得身体发颤,在笑声结束之后他才说道:“老朋友,国王有资格决定,因为他是国王,这个王国唯一的最高统治者。至于外城的人,你说不是我们世界的人?不觉得比起我们这些已经失去了一切思想寄托的人来说,能正常地生死,能普通生活的他们反而更加像是人类吗?你那排外的想法究竟是如何产生的?我竟然从未发觉过。”
“……大概是因为你已经老了吧。”暗黑贤者摇了摇头。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