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y1j好看的都市小說 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 txt-第十一章 復仇之矛展示-aa1n0

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
小說推薦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
锤石的灯笼是他最爱的东西。
一头的钩子是他的刑具兼武器,而另一头的灯笼则是他的灵魂监牢。
除了赛娜,里面关押着他千年以来所捕获的生魂:迷途的旅人、落魄的水手、寻亲的浪子……
当然,还有一次次噬魂夜中的战利品,那些直接从活人体内剥离出的灵魂鲜活、热气腾腾,令人无比愉悦……
嘎啦……嘎啦
锤石盘摸着灯笼上的骨棱。
对于亡灵来说,黑雾是最好的粘合剂,强如锤石这般的老亡灵,可以随心所欲地转化黑雾,令它变成任何东西。
灯笼上的裂缝慢慢愈合,不少逃逸的灵魂都被它强大的法力牵引拘束了回来。
但损失是不可避免的,他的宝贝们少了很多。
可恶的光芒哨兵,他们怎么还没死绝?
除了赛娜,锤石的灯笼里还拘禁着其他的光明哨兵的灵魂。
这些信仰坚定的战士,凭借着圣光武器在生前能对亡灵造成极大的伤害。相对的,在被锤石剥取灵魂后,他们也就成了锤石最爱折磨的玩具。
锤石躲在阶梯下,窥视着。
瞧啊,多么令人作呕的重逢。
锤石骷髅里的幽绿鬼火翻腾着,如果那里的皮肉还在,此时一定是青筋暴起。
旧恨添新愁,今天,哪个也别想走。
畸形的阴魂聚合体、残破的亡兽、死灵军团……他手底下的喽啰都在向这里聚拢……
————————————
“这里的黑雾浓的不像话,比噬魂夜的风暴还要厚重,你可千万别走丢了。”
贾若一手握剑,一手拉着妮蔲,来到了暗影岛的中心地带。
此时的阳光已经完全被黑雾隔绝在外,暗的像是用不消退的夜。
沿途上,可见坍毁的教堂被幽灵盘踞,曾经的花园围墙已经遍布缺口,上面缠绕着滑腻的、像是黑色海带一样的变种植物,随着阴风摇摆不定。
这里就是福光岛曾经风光无限的都城,海力亚。
“千年前,一定有很多人在这里抵足参拜,头发柔软孩子挽着阳光在花园里并肩奔跑,暖色的小花站在墙头……这一切都太可惜惹。”
妮蔲皱着眉头,替群岛惋惜。
顺着碎石小径穿过两座已经只剩残骸的宫殿,又绕过一座只剩下下半截的法师塔后,贾若确信了一件事————他们和卢锡安走散了。
这里的能见度太低了,贾若的感官被限制住大半。
没在卢锡安身上设置「信标」,真是一件令人懊悔的事。
“贾若,你看那里。”
妮蔲拽了拽贾若,指向远处。
“那个亡灵……看上去有些奇怪。”
贾若顺着妮蔲的指尖望去,在一片杂草丛生的空地上,伏着一个亡灵。
幽绿鬼火勾勒出来的身影比那些喽啰们清晰的多,当贾若靠近他时,可以清楚地看见他身上披着的厚披风,以及头顶上那顶蒙尘的王冠。
他察觉到了生人的靠近,扭头望了一眼,便又接着垂下了头。
拥有高度的自我意识,和那些只会吱哇乱叫,无脑扑上来的亡灵喽啰完全不一样。
贾若和妮蔲对视一眼,这个跪伏的亡灵引起了他们的兴趣。
看来亡灵并不都是一根筋的。
“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妮蔲上前搭话。
“等人。”
他的声音并不凄厉,反而很平和。
半护在妮蔲身前的贾若看清了他面容,五官端正,花白的络腮胡约莫半指长。
就像所有人印象中,经典的、富有威严但又平易近人的国王形象。
“等谁?”
妮蔲又问。
“等她。”
国王惜字如金。
“所以说……她是谁?”
国王看了眼发问的贾若,缄口不语。他闭上双眼,仿佛就这么睡去了。
真是一个有个性的亡灵。
他是谁?是海力亚曾经的皇室?又或者……那位招致灾难的国王?
贾若无从得知。不知道也无妨,他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攻击性。贾若摇摇头,准备和妮蔲继续搜寻卢锡安的踪迹。
但在此时,一队亡灵骑兵从海力亚的主干道奔驰而过。
为首的骑士正是半人半马的、曾在比尔吉沃特噬魂夜和贾若交过手的赫卡里姆。
他刚刚收到锤石的传唤,正要去帮助他摆平烂摊子。
但在掠过矮墙的一刹那,赫卡里姆就认出了贾若,这个在比尔吉沃特让他吃了个小苦头的人类。
噬魂夜那天,数他运气好,那个女祭司在天亮前守住了庙门,不然赫卡里姆当场就会把他的灵魂扯出来生吞活剥。
没想到今天居然在家门口遇见了,这可真是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赫卡里姆提起了枪,正要示意改变队形预备冲锋,却瞧见了跪伏在地的国王。
这,就有点麻烦了。
但他们的身份早已今非昔比,世俗无法束缚死者。
赫卡里姆随即便把顾虑抛在脑后,四蹄刨动,带头冲锋。
咣!
一柄剑硬生生止住了赫卡里姆的重逢。
贾若虽然发现了图谋不轨的赫卡里姆,但拦下对方的却并不是他。
赫卡里姆面前的,是一柄只剩下一尺剑刃的宽厚的大剑。
大剑的后面站着是一个魁梧的剑士,和他的剑一样,挺拔,且充满力量。
“你们来干嘛?”
赫卡里姆望着眼前的老熟人,他知道,既然他在场,那她肯定也到了。
果不其然,那个高挑、瘦削的女战士正站在国王三步远的旁边,手中的投矛上燃烧着火焰,跃跃欲试。
“雷卓斯,卡莉斯塔。”
赫卡里姆道出了他们的名讳。
“你们是要站在生者的立场,去保护这两个凡人吗?”
“不,你误会了。我们仅仅是想和你们做对,只要是你和锤石想要做的,我们都反对。”
雷卓斯的面容在带刺的头盔中缥缈虚幻,但话音却掷地有声。
他们也是老对头了。
千年前,就是赫卡里姆欺骗卡莉斯塔,并挑唆国王前来海力亚的。
当疯狂的国王不顾海力亚法师劝阻,想要复活王后时,命令卡莉斯塔杀死一切胆敢阻挠的人。
卡莉斯塔拒绝执行命令,并向赫卡里姆求援……可他却用长矛贯穿了她的脊背。
铁之团的骑士们也同他一道背叛了卡莉丝塔,在她倒下的同时又有数十杆长矛刺穿了她的身躯。
一场血腥的骚乱爆发了,所有效忠卡莉丝塔的战士全都绝望地想要打倒赫卡里姆和他的骑士团,但数量相差过于悬殊。
卡莉丝塔只能奄奄一息地看着自己手下的战士被斩杀,她用最后一口气发誓要血债血偿……
而另一个福光岛的原住民,魂锁典狱长,锤石。噢,雷卓斯对他真是恨之入骨。
这个恶灵一直在纠缠、嘲弄、耻笑他,似乎已经有无数个世纪。
雷卓斯,卡莉斯塔的爱人。
“我们的仇恨……”
他起左手的盾,向赫卡里姆冲了过去。
“直至时间的尽头!”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