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748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神話版三國笔趣-第三千六百三十二章 葬禮閲讀-f60fg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这一刻布鲁西恩才是真的明白了自家和罗马第二十鹰旗军团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哪怕在战场的表现上,凯尔特的湖光骑士并不弱于第二十鹰旗军团,但杀伤力终归只是其中的一方面。
生存力,极端状态对抗能力等等,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属性,也许这些属性在很多时候用不上,但等到真的遇到强者的时候,这些能力的价值就会凸显出来。
就像现在,明明单比正面战场的突破和决战能力,凯尔特的湖光骑士团绝对不会逊色于罗马第二十鹰旗军团太多,但是在一波动能和意志双重打击下,布鲁西恩真正的认识到了双方的差距。
也许杀伤力和破坏力并没有多少差距,但袁氏和罗马认真起来,一波打击就足够在正面战场毁灭他们,之前僵持的原因,更多是他们这些强者的某种需求而已。
“呃?”寇封看了两眼布鲁西恩,不明所以,他不明白审配不让凯尔特人断后,但凯尔特人自己要断后,他应该听谁的。
“审军师不让你们断后。”寇封一边往前冲,一边开口解释道,“淳于将军率领着精锐本部在殿后。”
“审军师?”布鲁西恩这个时候对于审配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但听到寇封的话,还是有些感慨。
“青年兵都跟着袁氏撤退,壮年兵跟我来!”布鲁西恩突然驻足,然后大声的高呼道,而大量的凯尔特勇士闻言,愣了愣之后,停在原地,然后咬牙朝着布鲁西恩会合了过来。
一个看起来年纪接近四十岁,但是面上已经显露出风霜老态的中年人推了一把一旁三十岁出头的家伙,顺手将对方的盾牌拿走。
“滚吧,没有了盾牌的你,根本没有办法抵挡对方。”中年人用枪杆打了一旁的犹豫的家伙,将对方撵走。
这一刻有的人从战友手上拿走了盾牌,有的拿走了长枪,然后义无反顾的朝着布鲁西恩的方向追了过去。
布鲁西恩的身后很快就聚集了七八百的中年凯尔特勇士,而且规模还在扩大,然而布鲁西恩再看了这些人一眼,又驱赶了十几人之后,带着其他人逆着撤退的方向朝着罗马杀了过去。
撤退的寇封有些愣神,看着对方反向杀过去的时候,寇封像是懂了,也像是完全不明白为什么。
“接下来我们一定会死。”布鲁西恩反向杀回去的时候,对着身边的战友招呼道,“但凯尔特人不会因为死亡就此屈服。”
审配的形象已经在布鲁西恩的记忆之中模糊了,可审配带来的书信,带来的凯尔特信使,布鲁西恩还记得。
虽说信里面存在对于袁氏不满的地方,但作为一个支撑着凯尔特人到这个时候的部落主,岂能看不出来这其中的忿怨由来。
任何制度都不可能得到所有人认同的,让所有人满意的结局是不可能存在,有光的地方必然有阴影,布鲁西恩从信中原文和暗语的描述之中,看到了一个完整的袁家。
开放,拼搏,奋进,主君仁慈有度,沉稳之中又积极进取,虽说有粗糙的一面,但一切都在向好,这对于布鲁西恩而言就足够了。
这也是为什么寇封说是撤退的时候,布鲁西恩会主动断后,因为他不想让袁家损失惨重,而且在教宗和前大族长离开五年之后,他暂代这一职责,努力的保全凯尔特人,所具备的威望太高了。
故而当寇封撤退的时候,布鲁西恩主动提议断后,而当寇封表示那个他记不起的人说是不让他断后的时候,布鲁西恩愿意用自己的性命为凯尔特人赌一把。
“淳于将军,你们撤!”布鲁西恩一身是血的杀了过来,对着淳于琼大声的招呼道,“速走,这里交给我们!”
淳于琼狼狈的退了下去,然后就看到布鲁西恩率领着不足一千的凯尔特勇士逆势杀了上去,淳于琼愣了愣神,随后便明白了布鲁西恩的意思,然后深吸一口气,大声的指挥之前殿后的士卒撤退。
这一刻布鲁西恩身上的蓝色光辉出现了一抹血色,然后狰狞的看着正面的罗马人,双方之间那是无可化解的血仇。
“所有人,就算是死,也要挡住他们一刻钟!”布鲁西恩惨烈的怒吼道,从反身的那一刻他就没准备回去,没有什么比死人更容易让人遗忘,但也没有什么功绩放在死人头上更让人安心。
救下袁家的士卒,让他们活着回去,自己这个在凯尔特人之中拥有着最高声望的代族长就这么去死,让其他人铭记的同时,也让未来的接收者记住凯尔特的付出。
若是仁善,若是所料不差,对方知此事便不会薄待凯尔特,不求厚待,只求一视同仁。
“杀!”布鲁西恩怒吼着扑向了前方涌现的罗马人,第一次抱着死志去和罗马人拼杀,肩负了五年的重担转交给适合背负这一切的强者,袁氏,莫要让我等失望啊!
淳于琼等人撤的很快,毕竟超速反应达到了这种程度,在移动时的加成也不是说笑的。
可不管撤的多快,淳于琼依旧忍不住回望布鲁西恩的方向,和淳于琼因为右军校尉部天赋的缘故,有把握撤下来不同,布鲁西恩等人冲锋的姿态,摆明了根本没有回头的打算。
对方的眼神,动作和行为,让淳于琼清楚的明悟了对方的想法,心怀死志,就是如此简单,并不是寇封的命令,而是这些人主动杀了过去,淳于琼懂这种行为的意义,也明白这是为了什么。
毕竟灵帝末期敢在洛阳混的,没有点政治思维的,都已经凉透了,所淳于琼懂布鲁西恩的想法,可正因为懂,才明白这种沉重。
【甘愿为了凯尔特赴死啊。】淳于琼带着叹息,拼命的追上了寇封,而在他们的后方,凯尔特那支分队正在拼命的阻击,规模和实力都远远强过他们的罗马第二十鹰旗军团。
淳于琼终归是跟着许攸见证过凯尔特那些头领的弱智行为,正因此才更明白布鲁西恩的行为意味着什么,没有了布鲁西恩,凯尔特人也就成了一盘散沙,也就更容易为袁家所掌控。
将一切寄托于教宗身上,所求的不是为了有一天再和罗马角逐于欧陆,而是更为现实的活下去。
天无二日,民无二主,在倒向袁家的时候,布鲁西恩就明白,他的存在对于教宗是一种阻碍,尤其是教宗嫁给袁氏之主,凯尔特的靠山是谁自是不言而喻。
在这种情况下,他活着抵达袁氏的地盘,不管愿意不愿意,都会被那些不得志的凯尔特人所利用,与其产生这些不必要的隔阂,导致目前因为教宗的关系,双方颇为紧密的联系出现问题。
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去袁氏那边,自己的性命和种族的延续到底哪个重要,如果其他人可能还要选择,但对于布鲁西恩而言,根本不需要选择,他背负了凯尔特人五年,在大不列颠苟延残喘了五年。
失却了荣耀,失却了版图,更是失却了大量的族民,但就算是如此凯尔特人依旧信任着他,既然现在有了更好的选择,那么布鲁西恩并不介意为之献上生命。
“死吧!”布鲁西恩怒吼着一剑将一名罗马战士砍飞出去,对方那过于强横的防御,是的布鲁西恩基本无法做到一剑将之击杀。
然而就算是如此,布鲁西恩依旧疯狂的宣泄着自己的力量,就像是要将这五年的悲哀在这一战全数宣泄出来,然而别说布鲁西恩仅仅是一名内气离体,就算是破界,也是有着极限的存在。
面对整编的罗马军团,不管是多么强大的意志,在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撑之下,终究会屈服。
剑断,人亡,罗马人的投矛穿胸而过,声音逐渐的远去,布鲁西恩艰难的回望四周,他带着的凯尔特勇士,已经全军覆没,而罗马人则像是冲垮了堤坝的洪水一样,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碾压了过去。
“追!”瓦里利乌斯冷静的下令道,哪怕有凯尔特部落主的阻击,汉军也没有彻底跑出第二十鹰旗军团的索敌范围,至于说伏击,大不列颠这边的地形,瓦里利乌斯有着绝对的自信。
“这些凯尔特人。”戈尔迪安跟过来的时候,看到布鲁西恩这些人的尸体,思虑了一会儿,“让那些凯尔特纠察收拾收拾,埋到之前那个森林中的草原里,好歹也算是有骨气。”
斯塔提乌斯点了点头,因为受到的贵族教育,斯塔提乌斯还是能理解戈尔迪安的思维方式。
当狗的,养着玩而已,任何时候都不可能和人平齐,而敌人,在生前不管是再怎么让人想要弄死,只要死了,那就是人,有资格以人类的身份享受葬礼。
至于说埋在妖精之湖那边是不是有些过分,罗马人并不觉得,在罗马人看来,妖精湖既然是所谓的凯尔特圣地,那么埋在那里应该是凯尔特英雄的荣耀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