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v5hb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金色綠茵討論-第一一二章 最後一個師兄弟閲讀-roi04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二十五年前,羊一离开中原去往不周山,年幼的王喆也在不久后和父亲离开内黄县麒麟村,返回了关中咸阳,扛着羊一送给他的书。
靖康之变时,王喆年龄还小,只能孜孜不倦地读书。大宋退却,关中成为了金国傀儡政权伪齐的地盘,王喆也还是个小小少年,他甚至还参加了伪齐的科举府试,中了秀才。
金国取缔伪齐,撕下脸皮直接统治关中和北方中原,王喆年龄不小了,他聚众高举义旗,率领关中父老奋起杀鞑子。
只可惜义军实力不济,没多久便被女真铁骑击碎,王喆为躲避金国武术高手的缉捕,只能躲进山中,从此踏踏实实修道习武。
修道修的是吕祖衣钵,习武习的是九阴真经。五年前,王喆武术没有练成,但道法已然大成,恍惚间便听到了道心的呼唤,也明白了自己和羊一的渊源。
于是,王喆便在山外高坡处修建了简朴庄园,又在三桥镇建起了楹联凉亭,一边继续修道习武,一边等待羊一归来。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百四十五年,羊一遇见了第五位以他的归路为道命的师兄弟。前四位都因为他羽化升仙而去,羊一只留下四座令他深夜缅怀的牌位。
但现在不同了,他已经遇到了圣女阿珂,她是回家之路最关键的人,羊一找到了正确的方向。他希望王喆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位师弟,也祈求不会再因为自己害了王喆的性命,虽然他们都称之为升仙。
王喆在最开始那些年,还真以为羊一是周侗,但很快就知道只是个误会。因为王喆昔日家住在咸阳,而周侗也是关中人,他创立的门派鹰爪翻子门就在长安东边的临潼,王喆后来和周家很熟。
68年前,周侗离家受邀去少林寺参加英雄会,却从此一去不返,此后江湖上虽屡有周侗的传闻,可始终不见他归家。后来有人说他去了仙岛蓬莱,有人说他去了不周山。
几乎年年有人送来银钱,让周家始终生活无忧,来人也都说是奉周侗之意,可就是不见他本人。几十年过去,周家后人对周侗也就淡忘了,因为离家时已经快五十岁,想必已经老死在了外面。
周侗不在位,他的鹰爪翻子门便也逐渐散去,只留下临潼周家是当地的富户,但精忠报国的家训仍旧没忘。
王喆在关中举事反金,周侗的后人和弟子纷纷聚拢响应。王喆兵败,他可以撒腿就跑,周家的大宅子跑不掉,被女真鞑子灭了门。
王喆拼了命,也只是从大火中救出了周侗的重孙,其余周家男女死完了,连庄丁仆人也没能活下来一个。
重孙子就是羊一四人刚才见到了死胖子,他叫周伯通。或许受了那一夜的惊吓,周伯通如今虽然长成了粗壮的汉子,心性却始终是个六七岁的顽童,不愿长大。
王喆怜悯他,便以师兄弟相称,名义上同为吕祖的徒弟,却不让他束发修道,只让他开开心心玩耍就好。所以,周伯通实际上就是个顽皮孩子,也是个熊孩子,这些年没少给王喆闯祸,但也没闯什么大祸,无非撵鸡打狗偷柿子,顶多把村民谁家鼻子打破了,王喆去陪些伤药费了事。
原本羊一还有些气恼周伯通唐突不懂规矩,可现在他这个假周侗见着了真重孙,当即什么气也没了,和王喆一样,也只剩下了怜惜。
玩吧,敞开来玩,就算把天捅出个大窟窿,爷爷给你兜着。
王喆问羊一:“师兄,你这次和圣女归来,首要之务打算做什么?”
“造反。”羊一说:“我先去一趟杭州,杀了狗皇帝赵构和奸贼秦桧,给岳飞报仇。然后聚众造反,推翻这狗日的大宋,再把金狗杀完,然后找一个顺眼的人当皇帝。”
“师弟,咱们一起干吧,你来当这个皇帝。”
“唉——”王喆长叹一声:“岳飞忠烈,却含冤惨死,这朗朗大宋何人不想造反为他报仇。可是,岳飞岳鹏举忠义无双,他不让我们反。唉——”
“这是何意?”
王喆将岳飞的故事娓娓道来,果真是一曲英雄悲歌。
民智未开,百姓愚昧,他们没有深刻的民族观念和阶级观念,只要能凑合着活下去,百姓会天然厌恶一切性质的战争,也不在乎头顶上是何人统治。
在如此基础的敌占区面对凶残的女真骑兵,岳飞的军队真的很难,可他做到了。
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岳家军以其严明的军记,成为了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支真正的百姓子弟兵,第二支要再过八百多年后才会出现。
沦陷区百姓箪食壶浆,所以岳飞有了可以硬抗铁浮屠的背嵬军,有了‘撼山易,憾岳家军难’的岳家军。在岳飞和岳家军的感召下,北方各地纷纷举起义旗,以游击战的方式呼应岳飞,王喆义军就是其中之一。
王喆因为当年去过麒麟村,和岳飞有一面之缘,而且他还和岳飞的副将王贵是表亲兄弟,所以他比其他义军对岳飞的了解更多一些,也经常有联系。
抗金多年,猛将杨再兴战死小商河,结义兄弟汤和、张显,战死,爱将高宠死于铁滑车,梁山老将呼延灼战死。身边兄弟接连成为了先烈,也丝毫没有绊住岳飞北伐还我河山的脚步。
但十二道金牌可以。第四次北伐,岳家军大破朱仙镇,已经兵临开封城下,眼看收复旧都在即,却被十二道金牌十年功废。
‘莫须有’的造反罪名,岳飞和副将张宪、长子岳云束手就擒,被羁押在临安大牢。部将施全、吉青杀牢救人,失败身死。
师兄鲁达杀透死牢,要带岳飞三人逃走。
“岳师弟,反了吧。你来做皇帝,全天下都会支持你,我和师父也会支持你,反了!”
岳飞深躬到地:“鲁师兄,反不得。”
“自三皇五帝以来,浩瀚华夏四千年,从来不缺少造反的岳飞,只缺一个不造反的岳鹏举。”
“还望师兄成全,也代岳飞多谢恩师成全。”
鲁达明白了岳飞的追求,他长叹一声,转身离去,从此不问世事不问江湖,游走天下只求一败,只问剑道。
鲁达将岳飞的遗言告诉了王喆,王喆又知会了全天下的英雄。
王喆不反了,羊一也不反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