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9zi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託塔李天王 起點-第六百一十九章月老做媒讀書-sczs6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丞相,对于你的部署,本王可谓是叹服不已,不过这洪锦之事,还是容本王再三考虑,而且这第二路的元帅也不一定非要由洪锦担当,我西岐人才济济,小一辈人才辈出,要是只是策应之人,想来我西岐军中应该也有人选,丞相……”
“报!大殿之中突然出现以为耄耋老者,说是天庭之中的月老,前来寻丞相,说是有要事要见丞相,一刻都耽搁不得,现在那月老已经被御林军重重围住,但是属下现在不知该如何是好,故此冒昧前来请示大王以及丞相,还请大王和丞相赐下应对之法!”
姜子牙听来人禀报,眉头皱了皱,略微思索一下,把目光看向大周的大王姬发,没想到此时的姬发正在看着自己,姜子牙见此,赶紧抱拳开口道:“大王,这天帝乃是名义的天上地下的共主,可是我人族乃是天地主角,故此我人族人皇从未与天帝有什从属关系,我们还是去看一看,这天帝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吧!”
姬发听姜子牙这么说,点了点头,于是与姜子牙摆驾前往月老所在之场所,这姬发在西岐城的宫殿并不复杂,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姬发与姜子牙就来到月老所在的地方,看着被一众御林军围的水泄不通的包围圈,姬发厉声喝道:“退下,如此像什么样子!”
在一众御林军听了姬发的话,都刀枪入鞘,在三四个呼吸之间,分散在这空地的各个方位,虽然没有完全围拢,但是还是封锁这那月老的各个方位,只要这月老若有半点不轨,就会受到迎头痛击!而姜子牙和姬发则穿过御林军,来到月老对面,遥遥的站定,看着月老姜子牙先开口道。
“贫道乃是阐教姜子牙,见过道友,这位乃是我人族未来的人皇,不知道月老不在天宫纳福,来来到我们西岐这久战之地,所为何事?月老还好你没惊动我大周龙脉,要是你对我们未来人皇有歹意的话,此时你已经被我西岐的龙脉所化的巨龙攻击,以后道友来我西岐王宫还是事先通报吧!”
那月老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姜子牙也不知对方听没听进去,姜子牙也管不了那么多,毕竟自己已经给月老忠告了,可是姜子牙却是不知,月老那是福德之神,只要月老心中没有歹意,且不对人皇做出什么,那么龙脉就算再强,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
“原来阁下就是阐教高徒姜子牙呀,此次老朽来此,是特意来寻道友和武王的,老朽在天宫之中,专门负责人间姻缘的,有一件好事,想要告诉武王和姜道友!老朽先在次恭喜武王和姜道友啦!”
“嗯?道友还请名言!”
姜子牙见着月老说的模模糊糊,也不知道自己和武王有什么可恭喜的?难不成还分别给自己和武王牵红线么?其实不止姜子牙不清楚这月老要做什么,就是那武王,现在也一头雾水,按道理天帝女儿能帮助自己西岐,天庭对西岐应该无害,但是这月老来着还能做什么呢?
“老朽至此,自然是给西岐带来红事了,听说我们龙吉公主殿下擒了洪锦,那洪锦与龙吉公主乃是天作之合,老夫奉了大天尊和符元仙翁之命,前来把这件事圆了,不过这洪锦现在乃是武王和姜道友的阶下之囚,故此老朽就先来见一见武王和姜道友!”
“嗯?”
武王听了月老的话,脸色骤然一变,这洪锦如何处理乃是他西岐之事,这天帝如此插手西岐之事,这让武王自命为未来人皇的人如何能接受?武王冷哼一声,刚要开口,只觉得身边的姜子牙拉了拉自己的衣角,武王不用猜都知道,这人一定是姜子牙。
武王深吸了口气,平复一下心情,只听姜子牙开口道:“符元前辈乃是龙吉公主的师父,天帝更是龙吉公主的父亲,二人对龙吉公主做媒,我等自然管不到,但是这洪锦却是我西岐的要犯,乃是敌军之主帅,难道天帝与符元前辈要逆天而行,助那殷商么?要知道,伐纣灭商乃是圣人所定,就算天帝和符元前辈也不好阻拦吧!”
“道友是误会了,天帝和符元前辈有言,只要武王和姜道友放过洪锦,我们自然有办法劝洪锦投效西岐,不仅如此,就算龙吉公主也跟着洪锦,为西岐效力,这效力可是任凭姜道友驱策的哦!不仅如此,若武王和姜丞相答应,天帝可允诺,西岐十年无旱涝之灾,二位以为如何?”
“这……”
姜子牙一时踌躇起来,不知道天帝和那符元仙翁打的什么主意,龙吉公主的神通算是有目共睹,不仅法宝众多,且一身的神通也是不弱,若是有他作为属下,那么真是如虎添翼,不仅如此,那洪锦也是一员帅才,要是真心投靠,正合自己心意!
更重要的是西岐境内十年无旱涝之灾,这是非常诱人的条件,虽然西岐境内这几年也算是风调雨顺,但是那都是姜子牙时刻关注星象,若是有什么不对,就施法呼风唤雨,但是这会牵扯姜子牙大部分精力,若是去争殷商的路上,西岐自己不在西岐,根本无法保证西岐境内如以前一般,风调雨顺,要是有天帝承诺,自然是最好的了。
不过天帝和符元仙翁开的条件越是诱人,姜子牙心中越是忐忑,不知道这天帝和符元仙翁打的是什么主意,就在这时,一只白鹤自西边而来,来到这里,摇身一变,化成一个童子模样的人,朝着姜子牙和武王作揖之后,然后开口道。
“姜子牙师兄,掌教有法旨!”
姜子牙见此刻白鹤童子前来,很有可能就是为了跟月老一样的事情,心中虽然猜测纷纭,但是没敢怠慢,还是躬身行礼,然后恭恭敬敬的拱手道:“弟子姜尚,接法旨!”
“洪锦与龙吉乃是天作之合,子牙不要心存疑虑,此事对西岐乃是大有好处之事!吾已于大天尊以及符元商议过了,子牙同意便是!”
此事姜子牙抬头,收束心神,躬身行礼,表示接了法旨,随后与身旁的武王姬发对视一眼之后,朝白鹤童子拱拱手道:“多谢师弟专门来此,师弟稍待,在为兄解决完洪锦与龙吉公主之事,再与武王给师弟接风洗尘,如何?”
白鹤童子连忙摆手,他是来传法旨的,在之后要回去复命,可不敢在这西岐久留,于是开口道:“姜子牙师兄,不用跟白鹤客气,今日白鹤还要返回昆仑山复命,若是有机会他日白鹤下山,自然会前来叨扰姜师兄,到时候姜师兄勿要嫌弃白鹤烦就是!”
“哪里、哪里!白鹤师弟要是无事,尽管来便是!”
白鹤童子笑了笑,扭身化成一只白鹤,朝着昆仑山的方向飞去了,此时姜子牙再扭过头来之时,发现那月老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和武王,姜子牙心知这件事儿已经由不得自己和武王了,于是给武王姬发使了个眼色,然后道。
“月老不亏是主掌姻缘的正神,月老做媒,圣人、大天尊以及符元前辈都给道友背书,真是厉害,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洪锦那里是如何?是我去劝降,还是什么人去呢?”
听了姜子牙的话,月老笑了笑道:“此事不劳姜道友操心,姜道友日理万机,这等小事自然有人去做,就不劳姜道友了,若是老朽没有猜错,道友返回府中之时,洪锦和龙吉公主应该都知道此时,了解彼此的姻缘,只等成就美事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