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btb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非語逐魂-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軟硬兼施熱推-n0shr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慕容复刚刚返回吕府小院,公孙止已经在此焦急等待,“公子,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慢慢说。”慕容复不慌不忙的坐下,倒了杯茶给他。
公孙止接过茶杯却不喝,迫不及待的说道,“方才吕将军回府,我听说他已经下令今夜子时要将慕容家的人推出辕门斩首。”
“此言当真?”
“千真万确。”
慕容复稍稍错愕了一下,脸色完全阴沉下来,“我还真有点高估他了,哼,敢动我慕容家的人,看来先前的教训还不够,必须让他知道疼才行。”
公孙止瞬间明白了他的打算,急忙劝道,“公子,万万不可冲动啊!”
“哦?”慕容复好笑的望着他,“你是想替慕容家说话,还是想替吕文焕说话?”
公孙止心中一凛,“公子千万不要误会,属下已经认公子为主,此生此世唯公子之命是从,又岂会替吕文焕说话,属下之言,完全是为了慕容家考虑。”
慕容复不置可否,“你且说说。”
“是,公子想必应该知道,现今襄阳城的军政大权都在吕文焕手上,他在襄阳城可以说一手遮天,如果跟他硬碰硬,纵使慕容家实力雄厚,也绝对讨不了好的,公子若要救人,只能智取,不能争一时之气。”
慕容复微微点头,“你说的倒是实情,那你觉得应该如何智取?”
“这个……”公孙止迟疑了下,“属下有一拙见,公子可以利用武林人士来施压,让吕文焕放人。”
“怎么说?”慕容复还真想不到他会出这样一个计策,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襄阳城的武林人士跟吕文焕本就不和,利用他们来施压,不是嫌死的太慢么。
公孙止解释道,“慕容家不管怎么说也是武林的一份子,公子如今在江湖上的声望更是如日中天,只要公子显露真身,定能号召起一部分人来反对吕文焕,到时候为了稳定襄阳城,吕文焕一定会放了慕容家的人。”
慕容复听完后幽幽望着他,“你觉得等你这个计策成功,慕容家的人还活着么?”
公孙止闻言面色微窒,吕文焕下令子时斩首,距离此刻不过四五个时辰,这么短的时间内又能号召多少人起来。
不过他的意见也不是全无是处,经他提醒,慕容复立刻想到了其他主意,目光微闪,他问道,“你在襄阳城混了这么久,对襄阳城守军的各级将官应该很熟悉吧?”
“知道一些。”公孙止如实答了一句,却不明白他问这个做什么。
慕容复冷冷一笑,“你把你所知道的将官名单抄一份给我,包括他们的住处,最好是襄阳城本地的将官。”
“公子,您……”公孙止瞬间想到了什么,心中一寒,欲言又止。
慕容复当即拍板道,“不必多说,马上去办。”
“是!”公孙止无奈,只得躬身告退,走到门口时,慕容复忽然叫住他,淡淡道,“公孙先生,我这个人能够容忍别人背叛我一次,已经是极限,希望你不要误入歧途,否则我会很难做。”
公孙止心头大凛,张口想要解释什么,慕容复挥了挥手,“去吧。”
公孙止一走,慕容复立刻叫来阿紫,“阿紫,你马上潜出城去,让慕容雪率部进城,给将军府发血影追魂令,限吕文焕子时之前放人,否则杀无赦。”
“好的。”阿紫见他神情凝重,没有半分迟疑的答应下来。
慕容复想了想,喉咙轻轻耸动,发出一声长啸,啸声并不如何震耳,却带着一股奇异波动,悠远绵长,不一会儿,一只白色大雕滑翔而下,落在厅前,咕咕咕的叫个不停。
阿紫小脸一喜,“姐夫,你要我坐着这只大鸟出城?”
慕容复微微点头,“不错,以你的武功,孤身出城我不放心,还是坐着它去吧。”
随后来到白雕身前,摸了摸它的脖颈,“带着她,去找慕容雪。”
白雕咕咕叫了两声,表示明白,现在的它已经完全被慕容复驯服,在来襄阳城的路上又进行了一番特别训练,能够听懂一些简单的指令,找到慕容雪不是难事。
阿紫兴高采烈的乘上白雕,无声无息的离开了将军府。
当然,慕容复其实是可以亲自出手救人的,但那样会冒一定的风险,而且不能保证万无一失,很可能最后救出来只剩王语嫣一个,那三十多名凌霄阁精英就这样葬送掉。
别看他装x不断,强势无比,实际上并没打算真个硬来,公孙止有句话说得很对,吕文焕手握襄阳城近十万兵马,凭借凌霄阁那点人马是不可能硬刚的,更何况后面他还有更重要的棋要走,不可能为了一点面子就打乱全盘计划,最好的办法就是软硬兼施。
思绪间,正好郭芙走了进来,他心念一动,“芙儿,你娘现在何处?”
郭芙一愣,“与我爹爹出城巡视去啦。”
“什么?”慕容复悚然一惊,“他们不要命了,现在契丹大军虎视眈眈的盯着襄阳城,他们出去找死么?”
心里暗自补充了一句,你爹死了也就算了,怎么还把你娘带上?
郭芙倒不怎么担忧,“你放心啦,爹爹和娘亲身边跟着几个丐帮长老,还有好些武林高手,另外武当张真人也在,不会有事的。”
慕容复听到这微微松了口气,面色微动,“他们出去做什么?”
郭芙摇摇头,“具体的我不大清楚,听爹爹说,好像是要趁大元收缩兵力,重新夺回什么视听来着,好让襄阳城占据主动。”
“夺回视听?占据主动?”慕容复喃喃一句,猛地明白过来,“是恢复视听,重掌耳目吧?”
“对对对,就是这个。”
慕容复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些人倒也不是一无是处,如今襄阳城最大的问题就是没了眼睛和耳朵,粮草军械什么的完全运不进来,如果能够趁着蒙古退兵这段时间,重新布置暗哨据点,随时掌握蒙古大军的动向,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个问题。
“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郭芙摊了摊手,“这我哪知道啊。”
慕容复神色变幻,却是说道,“芙儿,我有一件急事需要跟你娘商量,你有没有办法把她叫回来。”
“这个……”郭芙眼珠子转了转,“慕容大哥,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事?”
慕容复想了想,似乎也没有瞒她的必要了,“刚刚吕文焕下令,要将我慕容家的运粮队处死。”
“为什么啊?”郭芙不解,声音一下拔高了几分。
慕容复脸上故意露出一丝无奈,“还能为什么,清酒红人面,黄金动道心,那吕文焕想要我慕容家的粮草,又舍不得花银子,只能使出这种下三滥招数了,他在抓人之前还使了个拙劣的计策,陷害我慕容家劫夺襄阳城粮草。”
郭芙听后小脸愤愤不平,“真是个卑鄙小人,襄阳城迟早毁在他手里!”
慕容复目光微闪,“好了,不管襄阳城如何,我慕容家的人可是活不过今晚子时了,你到底有没有办法把你娘叫回来?”
郭芙果断道,“有,只要让我的雕儿给她传信,可以马上把她叫回来。”
“如此甚好,你快去办吧。”慕容复微笑道。
郭芙走后,慕容复双目微闭,一手轻轻敲击着桌面,良久幽幽叹了口气,喃喃道,“不知道临安那边进行的如何,实在不行,也只能提前实施计划了,不过这样一来,终究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郭芙的效率果然很快,才小半个时辰不到,便兴冲冲的跑了回来,身后跟着黄蓉。
黄蓉一进客厅就略带冷嘲的说道,“你慕容家不是手段通天么,怎么还有求到妾身的时候?”
慕容复白了她一眼,“就因为手段通天,我怕把天捅破了,才叫你回来商量一下,免得到时候你又怪我。”
说完话锋一转,“芙儿,我与你娘有些机密要事相谈,你先回去吧。”
此言一出,黄蓉心头一跳,急忙说道,“芙儿,你年纪也不小了,该为襄阳城出份力,一起听听慕容公子的‘机密要事’吧。”
慕容复心中苦笑连连,反正他也不是要对她如何,索性说道,“你知道吕文焕抓了我的人么?”
“吕大人抓了你的人?”黄蓉怔了一怔,显然郭芙还没来得及跟她说。
慕容复神色渐渐冷了下来,“不错,他设计陷害慕容家的运粮队,把他们抓起来不说,还下令今夜子时砍头,黄帮主,你觉得这件事我该如何应对?”
“这……”黄蓉语气微滞,顿时明白他那句“把天捅破”的意思,以她对这个人的了解,还真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想了想,她试探道,“那你找我来……”
慕容复开门见山道,“我要你率领你府中的各派武林人士,好好劝劝那位吕大人,让他不要冲动。”
黄蓉听后脸上没有半分意外,为今之计,她能做的也只有这样,而且还要尽可能保证成功,别人只当慕容家是个武林世家,但她却清楚得很,这个野心勃勃的无耻坏蛋暗中蓄养了三十万大军,现就埋伏在襄阳城不远的武靖关,一旦吕文焕逼急了他,事情就大条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