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kf0精彩都市言情 天行緣記 楚楓楠-第一千九百零三章 歸程 一-jfne8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虽然自家师傅都这么说了可易天心中还是颇有些放心不下,毕竟这次是前往离火宫干架的,不是去赴宴的。到时候自己都未必能够全身而退,耳边带着个小丫头还不知道能不能照应的过来。
当下暗暗回复了下示意此事可以容后再议,待到离火宫的事情系数搞定后再接花玉芯前往也不迟。倒是无烨祖师听罢脸上却是露出大有深意的笑容来,随后只是简单的回了句:“事在人为,既然秦怀歌的卜筮之言说她将会入主离火宫那就不会错了。而且你不觉得她可能是你接下来一个必不可少的助力么?虽然实力不强可要看的是在关键的时候起到的作用。”
对此易天也是无言以对,思量了再三后还是坚持自己的原来的意见。暂时不想将花玉芯牵扯到这场宗门纷争之中来。
很快三人便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起了近年来的情形,其中多半也都是二人在宗门内的情形。易天则是有一出没一出的聊了下自己在异界的所见所闻。
很快只觉得运输船剧烈的震得缓和了下来,料想是穿过了界门通道,此时应该已经抵达了灵界。
花玉芯突然脸色一黯道:“不知夫君返回灵界后是不是直接去宗门复命,请恕妾身有宗门任务在身不能陪伴左右。”
原来她是在考虑这般琐事,不过想想也简单自己外出将近千年未归,今日里突然撞见了这小妮子当然是心里有点想法的。
不过易天也不便道出自己的去处,只能简单的敷衍了几句。
稍迟突然察觉到运输船又有了剧烈的震动,起出只有三两下这般感觉,可十息后整个船体就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
船舱门禁处则是传来船长的声音道:“各位我们刚进入灵界范围,可在界门处有数道强烈的灵压波动,似乎是有高阶修士正在交手。现将船舱各出口都打开,各位乘客自便吧。船上的各巡查队都各就各位,我们尽快离开此处至最近灵修城镇修整。”
听到这里花玉芯面色微变道:“最近的灵修城镇是距离此处八千里开外散修联盟的重镇‘苍龙堡’,夫君可以随我们一同前往暂避下风头。”
易天闻言却是沉默不语,实则神念早就延伸出去将方圆万里内的情形都掠过一遍。那散修联盟的重镇‘苍龙堡’此时早已沦陷了,从哪个方向可以察觉到有数道分神期魔修的气息正朝着界门这边赶来。
而此时在界门四周正有两个合体中期修士在大打出手,神通法术波及到刚从界门通道内飞出的运输船来。
料想这二人之中有一个正是绝刀宋利,但能够和他打的不相上下的人实力自然是不容小视。易天很快就发觉出手的魔修正是天魔族的独孤成龙,此獠实力不弱单对单之下施展出天魔真身竟然可以与绝刀宋利打得难解难分。
瞬间易天便知道魔族的打算了,这处界门乃是关乎到两界通道的关键所在,如果能够打通界门便可以源源不断的引魔族大军长驱直入了。
而魔族先遣队中尤以天魔族的独孤成龙实力最强,他出面亲自过问此事也看得出必定是上面两位大乘期修士的意思。
随着两道法术激烈的碰撞过后,激起的气浪朝着运输船直接扫来。好似在狂风暴雨中的孤舟被巨浪迎头盖下,好在运输船上灵力储存不少,祭起的灵光飞快将防御罩打开至最大,同时运输船在空中调转方向朝着苍龙堡径直飞去。
独孤成龙和绝刀宋利的交手没点时间是分不出胜负的,但迎面而来的那些魔族分神期修士可是个大麻烦。明显他们是冲着界门这边而来的,多半还是为助战的。
易天心中斟酌了下悄悄传音给师傅无烨道:“看来这次魔族的目的也是非常明确,仗着人多势众率先突袭界门将两界的通道打开。”
“那你想如何出手呢?”无烨问道。
“如果坐视不理将来必定会被通道所诟病,”易天说道:“可如果大打出手的话又怕惊动了魔族,届时会对师尊的事产生不利的影响。”
“那合体期魔头可以交给宋利处理,料想以他的实力即便不敌也能固守待援,你去将援兵打发了,而后我们便直接坐船前往离火宫吧,”无烨祖师说罢又闭上了眼至入定状态。
听罢易天则是无奈的摇摇头,师傅的话语之中也说到了要坐船前往离火宫。那不成自己要劫持这艘运输船才行。如此一来船上的这些修士都要妥善处理下才行。
收回神念将整艘船都扫了一遍后才发现,如今船上大致有百来位修士如果将他们都带至离火宫那保不准在那炸开锅了。
低头沉声问了句:“灵界宗门在船上留守的修士有多少?”
“大约有十五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太清阁的弟子还有小宗门凑来的人员,”花玉芯见自己面色肃然知道事出有变急忙将情况全盘道出。
“为何船长是个妖修?”易天又问道。
“他是临时征调过来的,原本就属于散修联盟的,我们也是受了宗门之命前来协助的,”花玉芯解释道。
“既然如此那倒好办了,”说罢易天想了下道:“大约有十个分神期的魔族正从散修苍龙堡超界门方向飞来,估计苍龙堡此刻已经沦陷了,你去让那些散修及早脱离,否则被魔修盯上多半是生不如死了。”
“那夫君你怎么办?”花玉芯面色一紧问道。
“放心我自有主张,”易天淡淡地说道:“你去与那船长言明,太清阁现在要征用这艘运输船,让他速速离去便可。至于你们则带领宗门弟子先行离去便可。”
“不可,夫君是想以一抵十挡住这些魔修好为界门守卫争取待援的时间吧,”花玉芯眼中闪过一丝晶莹叫道:“这是个有去无回之举,以你的实力对上一两个同阶修士还行,要是十倍以上定是无法逃脱得了。”
轻轻刮了下花玉芯的鼻子,易天却是镇定自若的道:“放心我心中自有分寸,你且按照我的话去做便可。”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