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r2nj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遊戲王之我的怪獸是精靈笔趣-第39章荒木宏文-fctwr

遊戲王之我的怪獸是精靈
小說推薦遊戲王之我的怪獸是精靈
决斗的终点到来,而取走胜负的黑焰从身边流过,两人的目光不由对视到一起。
“既定的命运,居然没有帮我击败这个家伙,会出现平局这种结果,对他的占卜来说,可是从未出现过的失误。”
爱德平静的表面掩盖着内心的震惊,静静地看着对面的少年,暗暗自道。
相比爱德的震惊,杨成景心中更多的是压力,明明就早已知晓对方的底牌会是命运英雄,但是,决斗依然出现平局这种结果,那只能说明对方的实力在他之上。
同时,也意味着接下来要面对的存在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从原著中能够看到的大DOSS斋王琢磨,可是在原著里能够击败与现在相比,无疑是强化版之后的爱德。
现在的杨成景对上爱德都只能拼出个平局,那么,对上那样的存在,结果就完全不用言语表述。
可是,依照原著的轨迹,占领学院的白色宿舍,以及用卫星武器净化整个世界的疯狂举动,注定了在未来他们一定会对上。
“退出虚拟世界。”
决斗没有获胜只是出现平局,杨成景就没有办法收获一张新的卡片,退出虚拟世界也只能向系统提出,不过还好就是决斗没有输,杨成景也不会受到系统的奖励,电击奖励。
极昼的闪光在杨成景的身上爆发出来,将整个决斗会场都处于光亮在内,时间停顿了所有事物,而杨成景也在光亮之中回到原来的现实,回到原来的位置。
等他闭上的眼睛开始慢慢恢复亮度,耳朵开始出现声音的时候,他人已经回到原来的座位上,决斗场上也重新回到爱德对上游城十代的英雄之争中。
杨成景的回归也并不是没有对现实造成任何的影响,只是在之前的过往中造成的影响太过于细微,根本影响不了原著中的主线轨迹。
但是细微的影响终究是存在,慢慢的也会引来蝴蝶效应,最终也有可能改变原本轨迹的走向。
“由我先攻,抽牌,嗯!”
爱德抢到先攻权,利索地从决斗盘抽出一张卡牌,看了一眼之后,正准备将卡牌放到决斗盘上。
却突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精灵能量在观众席上闪过,一时之间,爱德的目光随着感知能力看了过去,入眼却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少年。
“学院里,居然还有人能拥有这样一股力量。”
爱德突然停顿的动作,也不由引起了游城十代的注意,但是当十代准备开口的时候,爱德却又反应了过来,将手中的卡片展现并说道。
“我抽的是【元素英雄·粘土侠】,守备表示召唤他,这样我的回合就结束了。”
回归现实的杨成景也没有想到,因为退出虚拟世界的细微现象会引起爱德的注意,从而被斋王琢磨盯上。
随后,展开的决斗就完全如同原著一样。
尽管十代充分将他元素英雄牌组的实力发挥出来,但是在掌握命运英雄的爱德面前是完全落入下风。
至于十代最善于翻盘的奇迹强运抽牌,也在爱德觉醒的黑色精灵能量面前失去作用,在命运的掌控下输掉了决斗。
观众席上,杨成景,万丈目,十六夜秋三人各自透过能力,可以看到在异度空间中,由黑色能量构筑的恐惧人身上缠绕着无数白色的铁链,重重地给了十代一掌。
代表着十代的所有精气神,都随着恐惧人的一掌全数被抽空,身体完全失去意识往前倒下,决斗盘的卡牌也都弹飞到天空四散落下,对此,一场英雄之争的决斗落下最后的帷幕。
——化石——翼龙——
在决斗之后,获得胜利的爱德直接乘搭直升机离开决斗学院,而晕倒在地的十代也被杨成景他们送往了医护室。
医护室内,被送过来的游城十代被安置到病床上,但是给他进行治疗检查的却不是原医护人员惠美老师,而是拥有世界名医的身份,在决斗学院进行医疗研究的荒木宏文。
“荒木医生,大哥他没事吧!”
翔看着异常年轻又和自己哥哥同年的荒木医生,等轮椅上检查了游城十代的身体之后,问道。
“嗯,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突然出现身体机能急速下降导致晕倒,好好休息就能恢复。”
荒木宏文用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表情非常平静地回道。
医生的话让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杨成景。
十代对上爱德的英雄之争是必输的结局,但是,成景也明白爱德对十代来说是必须跨越的对手,只有这样,他的实力才能更进一步的成长。
荒木宏文已经确定了十代的身体状况,便推着轮椅离开了病床,来到医护室门口的办公桌,惠美老师的面前。
那张异常平静的脸上很快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对着惠美老师,说道。
“等下,我配点营养剂类的药物让人送来,老师,到时候您给他服下。”
“嗯,明明是过来做客却让你这么帮忙,实在是过意不去。”
惠美老师带着温柔的口吻,说道。
“老师,这都只是小事,不用放在心上。我先回去把药物配好让人送过来,下次再找老师好好聊聊。”
荒木宏文摇了摇头,说道。
“嗯,那就只能麻烦你了。”
在惠美老师的感谢中,荒木宏文推着轮椅离开医护室。
两人的交流并没有刻意放低声音,所以,在荒木宏文的离开之后,明日香便走上来说道。
“原来荒木学长还是惠美老师您的学生。”
惠美老师听到明日香的声音,落在刚刚闭合上的房门的目光便收了回来,应道。
“嗯,不过,我这个老师一点也不称职。”
三泽大地也跟着上来插了一句话。
“这怎么说?惠美老师您可是取得医疗保健等高级教育资格的教师,怎么会不称职呢?”
惠美老师温柔的露出一抹苦笑,说道。
“在我曾经的观念里面,医学是一门经验科学,再天才的学生也要一步一步积累经验,才能够成长起来。
可是,当我抱着这样的观念开始我的教学生涯的时候,一名非常开朗的执着少年进入我的眼里,也打破了我对天才的认知。
宏文虽然拥有几乎不输给丸腾亮的决斗天赋,但是,我更为他没能进入一所一流医疗大学感到可惜。”
惠美老师的苦笑又慢慢转换成苦恼的笑容,接着说道。
“我所懂的医疗理论,临床手术,药理搭配等多方面的知识,宏文他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将所有知识贯通领会,让我这个老师成为一个摆设。
之后,在他担任社长的园艺社团中发现新的药理搭配,直接获得世界级别的医学奖项,成为史上最年轻的获奖者。”
“世界级别的奖项,最年轻的获奖者,原来荒木学长是这么厉害。”
三泽大地发出赞叹的声音,同时,几人的对话也把其他人都吸引了过来。
而随着说话的声音继续,惠美老师那有些苦恼的笑容也转变成一声叹息。
“往后,我本以为他马上就要成为最年轻的世界名医,可万万没有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争降临到他的身上,七星……”
在场的众人包括杨成景在内,都算得上是七星事件的知情人,惠美老师便有些收不住话匣子,从去年少数知情者的角度讲述了与七星战斗中的惨烈。
断手(宫亚),断腿(宏文),毁容(火织),失踪(吹雪),能安然无事度过的只有三人。(浅间,丸藤,良彦)
这让杨成景他们不由心头一颤,为他们今年所经历的战斗感到幸运,毕竟,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出现牺牲。
“不过,荒木他还是很了不起,在失去双腿的情况下,没有选择自暴自弃,而是勇敢地走出阴影。”
惠美老师描绘的那种被黑暗夺走肢体的绝望,而相对应是,荒木宏文从绝望中走出来的勇气确实让人敬佩。
就在众人都露出敬佩的表情时,那个被他们所敬佩的人却在打着黑暗的主意。
“琦玉同学,月考马上就要到来,而我的牌组还需要补充一些强力卡片,十份卡包的钱,你肯定会借给我的吧!”
就在医护室不远处的拐角里,两位身材高大的黄宿舍学生和一位红宿舍的光头学生,正在上演一幕校园版的强行借钱事件。
被堵在角落里的光头学生,听到不良学生用类似好友的口吻却说着不容拒绝的话,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茫然的时候,一道磁性的男声在两位不良学生的身后冒出来。
“借钱这种事情,怎么可以不找我借?十份卡包的钱够不够?不够的话,一百份一千份的钱,我这里可都有哦!”
两位不良学生听到声音立刻转头过去,但看清向他们走来的人之后,敲诈勒索的念头反而在他们的脑海里面消失。
正面向他们走来的人,穿着一身黑色风衣也有着一头银色碎发,看上去显得格外的帅气,但也是格外的醒目标志,一下子就被人认了出来。
“菊地宫泽。”
“菊地财团的二少爷,惹不起,撤。”
在学校中,富家子弟总是容易成为勒索的对象,但是成绩优越又加上有钱人的身份,那就足以屏蔽所有的不良学生。
两位黄宿舍的不良学生在用常识判断,惹不起对方之后果断退走,留下角落里还处于迷茫的光头学生。
“切,这就被吓走了,我还以为需要我……,嗯!”
菊地宫泽看着快速离开的两道不良背影,嘴里念叨着。但是接下来话还没有说完,就感受到一股带有恶意的目光,从自己的身后射来。
等菊地宫泽扭头看去时,只见医护室旁边的电梯门正缓缓合上,其他地方就没有任何人存在。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