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ppov熱門都市异能 重生東遊記討論-第1038章 猴子的救兵?熱推-63rh5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但这显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我的这个弟子,着实是太重情义了些。”
“她为了朋友可以两肋插刀,不惜一切,所以这也是我比较头痛的事情。“
“但话又说回来,目前还不能确定穿山甲是不是地劫之一,所以一切都为时过早。”
“咱们先不谈这事吧。”
“哦……”
既然云中子不想过多的谈论此事,妖圣青玄自然也没有理由再揪着不放。
当下微微咧了咧嘴,嘀咕道:“近来我这须弥幻境似乎感应到一些不太平和的气息出现,若我没有料错的话,应该是大巫祝和太元子已经埋伏在须弥幻境四周了。”
“接下来只需要等东来一行人从幽冥之渊中出来,他们肯定就会动手抢夺归元珠以及天文鼎。”
“目前咱们的处境非常危险。”
“一旦这件事情处理得不够妥当,那咱们几人可能都要面临死亡的危险,所以必须得好生谋划一番才行。”
“无妨。”
云中子却是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嘲讽道:“那大巫祝修为虽强,但却也并非不可战胜,我独自一人就有胜他的把握。”
“至于太元子,他早年曾是天界的太元仙人,也是泰山府君的亲弟弟,此人修为高绝,而且深谙心术,所以对付他反倒是有些困难。”
“但若是硬碰硬的话,我想这太元子也未必是青玄兄的对手,再加上又有你的须弥幻境做掩护,他们应该不敢冒然闯进来吧?”
“此言差矣……”
妖圣却是无奈的摆了摆手,苦笑道:“这须弥幻境虽然厉害,但却并不是没有破绽的。”
“据我所知,这世间有一种法宝叫做穿山铃,却是可以穿越任何的结界与幻境,可以说是通行无阻。”
“虽然这法宝早就已经消失多年了,但若是他们能得件法宝,那么在这须弥幻境之中就能来去自如。”
“若真的只有大巫祝和太元子二人,那事情反倒是好办,你我二人联手的话,大巫祝和太元子也未必能讨得了什么好处。”
“但他们肯定不会单枪匹马的闯进来,届时若是再联合一些修为强大的魔将,那么在数量方面就能碾压咱们,就算你我二人联手,也未必能护赵东来等人周全,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啊,要知道现在的魔族大营可是有三万魔将,你我二人纵天通天的本事,怕也不可能抵挡这三万魔将的攻击。”
“如此……”
“那我需要请救兵吗?”云中子神色一正,脑海中开始思忖起对策来。
对于云中子而言,他其实是一个比较一意孤行的人,尤其年青的时候,性格更是十分孤傲,从来不喜欢与人来往,更不会接受别人的帮忙。
当年他在妖界输给青玄之后,原本以他的后台,完全可以集结昆仑十二金仙一起杀进妖界来找青玄报仇啊,但他并没有这样做,而是自顾自的留在昆仑山中勤修剑诀和法术,打算凭一已之力以雪前耻,由此可见他的性格有多么的孤傲。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他自从参与了封神大战之后,就逐渐明白了团队的力量,所以听青玄说对方人多势众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思忖起请救兵的事情了。
当然这件事情对于云中子来说,也只是一件小事罢了,毕竟云中子好歹也是十二金仙之一,他如果想请救兵的话,那么十二金仙里面,有一半以上的人都会第一时间赶来助阵。
有了十二金仙的相助,还怕什么大巫祝和太元子
就算是魔君亲自前来,十二金仙也有能力将他给解决掉。
“你打算请哪些救兵?”青玄洒然一笑,饶有兴趣的询问起来。
对于青玄而言,他本人是绝对请不到救兵的,因为这些年他一直隐居在这云浮山中,与妖界早就已经断了往来。
其次,他也不想暴露自己在云浮山的踪迹,否则一旦被万妖之城知道了,肯定又会有数之不尽的麻烦到来。
所以就算强敌再多,他也打算独自一人扛下来,不是他不想请救兵,而是他真的请不到救兵。
一个堂堂的妖界之圣,沦落到今天这个局面,也确实是够悲惨的了。
但他却并不反对云中子请救兵啊,在他看来,云中子的人脉可是比他宽多了。
如果云中子能请救兵过来的话,那么事情还真就容易办多了。
“容我想想。”
云中子则是眼珠子微微一转,在脑海中思忖了起来。
片刻之后,嘀咕道:“目前太乙师弟也天界任职,最近天界的麻烦事也很多,他肯定是没有空闲过来帮忙的,所以暂时将他排除在外。”
“其次,我大师兄南极仙翁,近来为了应对魔族与通天之事,也是忙得不可开交,所以他暂时也得排除在外。”
“目前我能请得到的,也就是黄龙师弟,俱留孙师兄,广成子师兄。”
“至于玉鼎师兄,他目前也在三十三重天听元始师尊讲道,同样请不动他。”
“除了能请到黄龙,俱留孙,以及广成子三位师兄弟之外,我还有一个人选,而且还是上上之选。”
“如果有她出手相助的话,我估计一切困难都能迎刃而解。”
“哦?”
见云中子表现得如此神秘,青玄不由得追问道:“是何人能有如此巨大的能力,可以帮助咱们转危为安?”
“云霄仙子。”云中子的嘴里缓缓吐出了这四个字。
接着他又话锋一转,沉声道:“云霄仙子乃是追月童子的师傅,如今追月有难,我想云霄仙子不可能不闻不问吧?”
“如今她已经达到了准圣的境界,所以一旦她出手的话,大巫祝和太元子都不是她的对手,何况她还有九曲黄河阵这么一个大杀阵。”
“一旦她在你的须弥幻境之中摆下九曲黄河阵,那么不管来多少魔将,都是死路一条,就算是来三万魔将,也能被九曲黄河阵给吞得一根骨头都不剩。”
“何况除了九曲黄河阵之外,云霄仙子的碣石山中,还有三大强者,修为都在万年左右,分别是银龙,白鹿,间栊等三位大妖。”
“这三位大妖虽然没有位列仙班,但却都是六界中不可多得的强者,每一个人都有独挡一面的能力。”
“其中间栊乃是上古时期的神树,更被称为万树之祖,我想青玄兄作为妖圣应该知道间栊吧?”
“当然知道。”
当听云中子提到间栊这个名字的时候,一向高冷的青玄也不由得露出了崇敬之情。
当下略一点头,沉声道:“这位间栊可是世间少有的大妖,他与我父亲是一辈的,其身份地位之高,并不在我之下。”
“若是见了这上古树妖间栊,我还得恭敬的唤他一声强辈。”
“间栊与昆仑山中的上古巴蛇,都是远古时期遗留下来的强者,早就已经超出六界之外。”
“早年我曾听说他在沿海一带生根发芽,却不想如今已经是碣石山的人?”
“对!”
云中子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分析道:“根据我的了解,如今上古树妖间栊,已经是碣石山中的守山大神,乃是云霄仙子麾下的一员大将。”
“所以如果能请得动云霄仙子,那咱们还怕什么太元子和大巫祝?”
“就算是魔君在这里又如何,以云霄仙子之能,我相信她有诛灭魔君的能力!”
“那倒也是……”
妖圣青玄淡然的应了一声,附和道:“方才你提到的白鹿,可是当然昆仑山中那一只昆仑神鹿?”
“我听闻这只神鹿也是十分有灵性,在昆仑山中修行数千年,道行也是极高。”
“不过他一向洒脱惯了,平日根本不会与外人来往,而且自视甚高,据说连昆仑十二金仙他也不放在眼里城。”
“想不到他也归顺到了碣石山中,如此来看,碣石山的势力已经极大了,也就难怪玉帝都对云霄仙子敬仰三分了……”
“至于你说的那条银龙我就不太清楚了,他是怎么回事?”
“哦……”
云中子略一思忖,随即一字一顿的回应:“那条银龙不是妖,而是属于上古神族,所以青玄兄不了解也正常。”
“他原本是天龙一族的成员,因为喜欢上了凡间的一名女子而犯了天规,所以被天龙一族赶到了凡间,还对他进行了追杀。”
“云霄仙子看不惯这样的局面,于是出手救下了银龙,并且将银龙带到了碣石山中修行。”
“那银龙的修为也很高,如今在碣石山中跟着云霄仙子修了那么多年的道法,恐怕修为也是相当了得。”
“如果能有碣石山出手,那么咱们肯定能转危为安。”
“可是……云霄仙子会出手吗?”
妖圣有些迟疑的嘀咕:“根据我的了解,云霄仙子的性格十分淡泊,封神大战时期,她就已经无心于凡间的事情,封神大战之后,她更是不理会六界中发生的那些事情。”
“而且以她现在准圣的境界,恐怕也很难请得动她这尊大佛吧?”
“那可未必。”
云中子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个得意的浅笑。
片刻之后,沉声道:“别忘了云霄仙子的弟子追月如今也遇到了危险,别人也许她未必会救,但追月却是碣石山唯一的弟子,你认为云霄仙子会不闻不问吗?”
“要知道追月将来可是要继承碣石山道法大统的。”
“所以我可以保证,云霄仙子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也罢。”
既然云中子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青玄索性点点头,提议道:“那既然如此,就由云中子道兄前往碣石山中拜见云霄仙子,并且请她来碣石山中助阵,如何?”
“没问题。”
云中子洒然一笑,便应允了下来。
之后二人又商议了一番,云中子便离开须弥幻境,独自一人朝着碣石山的方向飞去。
当云中子走出幻境的刹那,却被埋伏在幻境附近的一名魔将给看到了,而这名魔将又偏偏认识云中子。
所以魔将第一时间回到魔族大营,将云中子出入幻境的事情告诉了大巫祝和太元子。
二人一听之消息,顿时有些面色铁青,心想着事情可能要出纰漏了。
“你确定没有看错,那人当真是云中子?”大巫祝多少还算是比较谨慎,所以又强调了一次。
“绝对没有看错,一定是云中子无疑,他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得!”那名魔将信誓旦旦的回应,神情看起来十分自信,不像是在胡说八道。
“那他离开幻境之后,去往何方了?”大巫祝又神色一正,追问起来。
“不太清楚……”
魔将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道:“那云中子非等闲之辈,我手下的魔将纵然想跟踪他,也没有这个能力啊,而且一不小心,可能还会打草惊蛇,所以我没有派人去跟踪。”
“不过我看他离开的方向,好像是东面……”
“东面?”
“莫不是去东海龙宫了?”
大巫祝嘴里轻轻嘀咕一句,随即吩咐道:“你马上加派人手,将云浮山给团团围起来,不能放过任何消息。”
“不管有什么人出入云浮山,都得第一时间回来汇报情况,若是出了什么差错,我第一个要你的命!”
“遵命。”
魔将哪里敢有半点怠慢,连忙点头应允下来,然后转身离开了帐篷。
待到魔将一走,大巫祝当场眉头一皱,朝着太元子嘀咕道:“这云中子怎么跑来凑热闹了?”
“现在妖界与天庭的关系不是很差吗?”
“不知道。”
太元子也是一脸疑惑的摇了摇头,嘀咕道:“在我的印象里,云中子与青玄之间,似乎还有一些仇怨存在。”
“按理说他二人应该很难走到一起才对。”
“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蹊跷。”
“不过咱们必须得小心一点,万一他二人联手的话,那咱两可讨不到什么好处。”
“这云中子在昆仑十二金仙里面,也算是修为高强之辈,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击败他。”
“若是再加上一个青玄,一切胜负可就难料了。”
“最要命的是,云中子的背后还有昆仑十二金仙存在,如果他们联手的话,别说是咱们两了,就算是加上魔君也要吃大亏。”
“所以一定要密切监视云浮山的一举一动,一旦有什么异常,咱们马上就增兵,这回绝对不能让赵东来跑了!”
“明白。”
大巫祝成竹在胸的点了点头,复又强调道:“近日从幽冥之渊传来消息,听闻无忧城外的那只犼兽被人杀死了。”
“不过杀死犼兽的大功臣,却并不是公主殿下,而是一个神秘的书生。”
“所以我怀疑……”
说到这里大巫祝又扫视了太元子一眼,眼神里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
“你怀疑无忧城外出现的白衣男子,极有可能就是赵东来?”太元子何其聪明,怎么可能会听不懂对方的意思。
“没错。”
大巫祝略一皱眉,沉声道:“那只犼兽的修为超过万载,公主殿下自然不可能是那犼兽的对手,在整个无忧城中,能够杀死犼兽的年轻人可不多,而且还是一位白衣青年,这不得不让人怀疑赵东来。”
“而且恰恰赵东来又失去了踪影,你说这是不是太凑巧了?”
“不是凑巧。”
太元子洒然一笑,朗声道:“杀死犼兽的人就是赵东来,这是不需要怀疑的,因为世间没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赵东来已经到了无忧城,接下来城中可能会有大事发生了。”
“这赵东来别看他修为不高,但鬼点子很多,而且每一步棋都是出人意表之外。”
“所以接下来,必须得通知魔君,让他做好防备赵东来偷袭的情况。”
“我怀疑他这次前往无忧城,极有可能是冲着魔君去的!”
“冲着魔君去的?”
这话一出,就更加让大巫祝有些想不明白了。
一个区区的赵东来,他有什么能力冲着魔君去找麻烦?
“难道……他还想刺杀魔君不成?”
大巫祝眼中精光一闪,不自觉的吐出了这句话。
当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之后,他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这个举动着实是太疯狂了。
“就是如此。”
太元子则是眼里闪过一丝丝得意的神情,片刻之后,解释道:“以赵东来的性格,他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不会太奇怪。”
“当初在云浮山中的时候,他就已经虐杀过五殿下一次了,这回跑到无忧城去刺杀魔君,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而且这小子法力虽然不算很高,但他每次都能逢凶化吉,所以咱们大意不得,万一真的被他成功,那可就不敢想象了!”
“不不不……”
大巫祝伸手抹了抹额角的冷汗,摆手道:“以他赵东来的能力,就算是十个赵东来联手,也未必是魔君的对手,怎么可能刺杀得了魔君,我想他可能是疯了吧?”
“但凡他敢进入无忧城一步,魔君肯定会毫不手软的宰了他。”
“所以我并不担心他敢刺杀魔君,目前最担心的是被他破坏幽冥之渊向南疆传输魔将的法阵,一旦法阵被毁,幽冥之渊与南疆的魔族就会失去联系,那么到时候咱们就等于是被孤立了。”
“一旦天庭来犯,咱们没有任何的后援力量,只有死路一条。”
“倒也是……”
太元子当然也早就料到了这一点,目前也是他比较担心的一点。
若是赵东来真的这样做的话,那么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虽然说无忧阁中有很多魔族的强者镇守,也有很多机关保护这个传输阵法,但谁能保证赵东来就闯不进去呢?
他连魔族大营都来去自如,一个无忧阁,真的能困住他吗?
显然这个问题值得思考。
“不过倒也不必太过担心,我相信魔君应该能很好的应对此事。”
“何况现在还有六大长老在魔界相助魔君,有他们在,问题应该不大。”
“目前最让人头痛的还是万妖之城的事情,如今也不知道二长老怎么样了。”
“是啊!”
一听太元子提及万妖之城的事情,大巫祝也有一些头痛不已。
原本以为这一次派二长老前往万妖之城与妖圣青冥签订盟约,那是万无一失的事情,哪里料到居然会出这么大的问题。
现在二长老是死是活不知道,就连妖圣青冥也被不明人物杀死了,那以后妖界与魔族之间,还能否签订盟约,这真的没有人能保证。
最重要的是,这件事情本来已经是快要板上钉订了,但现在却出现这样的变故,以至于魔族的计划又不得不再进行改变。
导致现在南疆的局面也是十分被动,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你说青冥妖圣不会真的死了吧?”
“如果这么容易就死了的话,那这个青冥未免也太没用了!”
大巫祝一脸不解的望着太元子,希望能从太元子的嘴里听到一些有用的解答,或者说信息。
虽然说大巫祝和太元子两个人并不属于同一阵营,大巫祝支持的大殿下,而太元子支持的则是二殿下,二人其实是表和心不和。
这一次太元子急着来凡间督战,其实也是想要制衡大巫祝,不能被他抢了先机。
但抛开这些因素不谈,大巫祝对于太元了这个人的谋略却是十分钦佩的,如果二人不是阵营不的话,其实是有机会做一个好朋友的,但现在却不得不相互设防,这也是一件令大巫祝比较苦恼的事情,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当然不可能。”
太元子不以为然的耸耸肩,淡然回应:“打从听到这个消息的刹那,我就不相信这是一个真消息。”
“或者说,那个青冥,应该不是真正的青冥。”
“你想想看,他能够在妖界那么复杂的形势下夺得妖圣的位置,你以为他会是浪得虚名吗?”
“所以我敢打赌,青冥肯定还没有死。”
“那个只不过是他的分身罢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