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6g1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一品修仙 ptt-第一零二一章 十方凡朝,還有一個建議推薦-cwiv0

一品修仙
小說推薦一品修仙
虽说现在开始笑,有点飘了,一般这个时候笑的,基本都不是笑到最后的。
但秦阳实在忍不住了,他忍了很久了,想要重新呲牙一笑,也太久了。
十万次大推演,每次三千年到五千年,甭说十方帝尊还崩溃了,要不是秦阳能斩掉他经历的那些记忆,他早就崩溃了。
本意上的确不是为了恶心人,可恶心人的效果,却是一等一的好。
秦阳自己都差点被恶心死。
但十万次大推演,他刺激着十方帝尊,仇恨拉满,让十方帝尊觉得杀了他都不足以泄愤,不足以平心意,次次大开杀戒,地图炮拉满。
如此,说实话,十万次过来,普天之下,基本可以说,没有人没有被十方帝尊干掉过。
最狠的,更是几乎次次都被杀。
哪怕在大推演之中,濒死之时,产生的剧烈心绪,本质上是比不上真实情况。
效果再差,积累了十万次之后,已经到了极限。
那个用来搜集情绪的卷轴,还没有用,便已经差点把秦阳先毒死了。
秦阳倒是想再积累个十万次。
奈何他实在承受不住了,再来几次,卷轴本身,可能就要炸开,他首当其冲,承受所有的力量,恐怕连去亡者之界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么说不太确切,应该是去了亡者之界,也会继续被毒死。
思想钢印加上恐惧卷轴,两门一字诀之间,梦幻联动。
再加上足够的积累,一次爆发,效果比秦阳想的还要好的多。
从现在开始,十方帝尊,或者太一,真正的举世皆敌。
所有的生灵,都被“污染”了。
十方界内,开始出现明显的变化,尤其是十方神朝的疆域内,大地震颤,噩兆频频,各种异象齐出。
便是戒律司主,都痛苦的捂着脑袋,精神被污染之后,陷入到自我矛盾,自我分裂的阶段。
数亿年积攒下来的力量,与秦阳的思想钢印融为一体,哪怕有所有的生灵一起来分摊,也不是任何一个人能挡得住的。
那些污染的力量,本身是剧毒,却被秦阳的思想钢印化作力量,失去了毒性,而偏偏思想钢印本身,对任何生灵都是没有伤害的。
随便一个凡人,都不会在这种力量下有任何负面的影响。
想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什么。
秦阳的思想钢印便是如此,整个神通,化作一枚固定的大印,要求非常非常低,低到所有人都会在血脉里来认同的地步。
那效果,便会同样无限度的放大。
十方帝尊的死忠不少,他们苦苦挣扎,却不知道,他们的敌人不是别人,只是他们自己。
天生的血脉,天生的种族,所有天生的,无法更改的东西,就是他们此刻的敌人。
从凡人开始,对十方帝尊的认同,开始崩塌,由下而上,如同星星之火,化作燎原之势。
在这种大势面前,越是向上,反而越是无法抵挡。
十方神朝的小吏,偏远地带的九品县令,再一路向上,裹挟有资格进入宫城的朝臣,再淹没戒律司主。
哪怕他意识依旧,自我无损,什么都跟以前一样,对十方帝尊的认同,却崩塌的干干净净。
而正巧,十方神朝的国运化身,被牧师一鞭子活活抽死之后,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再有新的国运化身了。
再也无人能挡得住这股意。
十方帝尊也挡不住。
当楼从第一层开始塌了的时候,站在顶楼的人,无论权势对大,都毫无鸟用。
秦阳已经感觉到,十方帝尊身上的天然加持,已经在飞速削减,十方神朝建立的基础。
没了。
他面带微笑,看着十方帝尊的力量不断被削弱。
然而,十方帝尊自己,却不知道要如何选择了。
最好的方法,便是趁机彻底斩断他与十方神朝的联系,粉碎了玉玺,重新融合权柄,化作太一天帝。
但他不确定了。
他现在甚至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在秦阳的局里。
但是他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一种浓烈的似曾相识感,尤其是眼前这幅画面,曾经见过的既视感,太过强烈。
强烈到他哪怕不记得,却还知道,自己曾经就不止一次,面对过眼前这幅画面。
秦阳悬立半空,他的身后,一位位死气滔天的死灵,全部都是曾经的故人,还有无数的死灵强者,密密麻麻,近乎遮蔽了秦阳身后的天空。
而他这边,只有他孤身一人。
所以,十方帝尊不知道了。
十方界与复刻十方界融为一体,再也不分彼此,除非秦阳开局,否则,便是梦师,或者秦阳自己,也无法分割出来,辨别出来二者。
真和假已经是一体。
在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已经麻木的大推演,偏偏还不记得具体细节,本身就快崩溃的情况下。
十方帝尊终于犹豫了。
因为他太懂了,懂的就像是有读心术,在秦阳出手的瞬间,就能知道,秦阳要打他左脸还是右脸。
然而,当他对这一点的感知,变成了左右横跳,互相模糊,什么都不确定了。
他反而会更加犹豫。
尤其是看着秦阳那恶劣的笑容,如同看到他遭受折磨时,幸灾乐祸的嘲笑。
秦阳让他赶紧变身太一。
这是正话还是反话?
打他左脸还是右脸?
他不知道秦阳将从人族这里凝聚来的卷轴,重新还给人族,再加上那个大印,究竟有什么效果。
但他的确感觉到,十方神朝存在的根基,要崩了。
十方帝尊知道,他不能犹豫了,他必须现在就化身太一,才是最好的选择。
然而,他闪过这个念头之后,对眼前这幅世界名画,再次升起了浓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
秦阳没有动手,秦阳身后的人,也没有一个动手。
他们只是看着,似乎在等他化身太一。
就在这一瞬间,十方帝尊做出了决定,绝对不能变身太一,只要变了,他就完了。
十方神朝的力量不是最强的,但对他的重要性,却是最重要的。
他以天帝之尊,同时化身为人族的神朝大帝,是他走过最好的一步棋。
只是稍稍向下走了一步,稍稍向下看了一眼,便创造出来一个不败之地。
他不能放弃。
秦阳含笑看着十方帝尊。
现在的确是痛打落水狗的最好机会,但他就是不动。
他太了解十方帝尊了。
比十方帝尊自己还要了解。
他不是用了一生去了解,而是用了十万生去了解。
有关十方帝尊的细节,仅仅记录,就已经记录了足足四百八十八万字。
相似的细节,相互融合之后,化作分析,十方帝尊是个什么人,他最是清楚不过。
甚至于,在面对现在这种选择时,他也知道十方帝尊会怎么选。
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他陷入到无限套娃之中难以自拔,然后最终做出选择。
他必定会选择最稳妥的那个。
而对于十方帝尊来说,能舍弃十个道官的权柄,敕封给人族,按理来说,他应该最懂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他应该立刻舍弃十方神朝的力量。
这是正常的思路。
但历经十万次之后,秦阳看明白了十方帝尊的舍得,根本不是去赌,他的骨子里,依然是那个天帝。
骨子里依然是稳妥,神祇求的便是不朽,是永恒。
他的舍,是万分确认的得。
舍弃十个道官的权柄,换来不败之地,换来了一根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秦阳历经十万次大推演,每一次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差的就是这根稻草。
十方神朝才是最重要的那个。
当这个舍,不能确定得的时候。
不管十方帝尊再怎么纠结,如何犹豫,他最终的选择,一定是不舍弃。
这样,他觉得自己还有翻盘的机会。
秦阳的这招釜底抽薪,其实想要破解也容易的很。
特别容易。
废掉十方帝尊这个马甲,重新以一个全新的马甲,来一系列起义叛乱,然后问鼎大宝的戏码。
换成一个八方帝尊,或者十万帝尊什么的,就完事了
十方神朝,换个名字,随便大秦神朝什么的都行。
秦阳的釜底抽薪就算是化解了。
非常容易。
只要度过眼前的难关就行。
只有在没有翻盘机会的时候,他为了求生,为了下一次复苏,才会再去舍。
说实话,若十方帝尊从一个凡人开始,一路奋斗上来,他肯定不会有今天。
秦阳再怎么苟,该刚的时候也没软过。
十方帝尊天生神祇,永远不会变得跟人族的修士一样。
思维方式的两极化。
眼看十方帝尊到了十方神朝崩溃,还是没有舍弃,没有彻底斩断,秦阳咧着嘴笑的很开心。
这片大地没有变,原本属于十方神朝疆域的人,也都没有变,什么都没有变,唯独这个十方神朝,从神朝,变成了凡朝。
没有庇护,没有气运,没有加持,所有的特效都没了。
但他现在还是十方神朝的大帝。
秦阳拿出一颗灵果,放到嘴边,放松的啃了一口。
“诸位,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
“还有,有句话我想说很久了。”
“对于十方帝尊这种货色,没必要跟他讲道义,大家一起上吧。”
秦阳蹲在一边看热闹,这次,他没有出手,他只是看着。
乐师第一个忍不住了,他连天魔谱都诵唱了,如同入魔一般,状若癫狂,动静之间,天地之间便似奏起了激昂的乐章。
所有来到此的人,也都好似受到了影响,力量都随之攀升了一些。
秦昆扛着柴刀,哈哈大笑着走出来。
“我想这么干很久了。”
秦阳转过身,一步跨出,来到嫁衣身边,他一只手牵着嫁衣,一边拦住了要去出手的嫁衣。
“不用你出手了,你也插不了手,他历经多年,得罪的人多了去了,现在稍稍弱点的,可能连抽十方帝尊一耳光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需要你去做另外一件事,更为重要的事。
十方神朝从神朝,一口气跌落到凡朝。
再也不可能有人能挡得住大嬴神朝,我需要大嬴神朝以最快的速度,彻底掌控整个十方神朝。”
见嫁衣不说话,秦阳生怕嫁衣觉得自己是小看了她,不让她出手,立刻郑重的重复了一遍。
“这是目前最重要的事,远比此刻的战斗重要!”
“好。”嫁衣重重的点了点头,闪身消失不见。
秦阳远远的看着天际之上,神光闪耀,死气与神力交织,/b没有再过多关注了。
他已经看过好几万次了。
失去了神朝加持之后,十方帝尊不会是对手。
而且,只是杀了他,也用不着费这么大劲。
难的是,如何彻底抹杀太一。
只是杀太一一次,让其寂灭,只能等待着下一次复苏,这事人族恐怕已经干过不止一两次了。
所以,现在,这些有经验的家伙,应该都没啥问题。
秦阳找了个山巅坐下来,眼神有些放空的看着天穹上的交战。
他不想再去战斗了,任谁把一个副本刷十万次,都会想吐。
战斗还在继续,短时间内怕是解决不了了。
秦阳没理会战场,任由那些家伙去发泄。
巅峰的天帝,可不是丝血的太微和残血的太昊能比的。
战场被控制在天穹,秦阳落到十方神朝,开始帮着嫁衣,趁着十方神朝门户大开,虚弱不堪的时候,一路横推过去,以最快的速度,掌控十方神朝。
遇到的抵抗,微乎其微,从心理上,十方神朝已经灭了。
再加上以嫁衣此刻的实力,刨除了十方帝尊之后,在这里已经没有对手,一切都异常的顺利。
一晃三个月的时间过去,天际之上的交锋,也渐渐的平复。
秦阳一步跨出,出现在战场上。
十方帝尊还没死,却已经被砍成了数十段。
府君正在忙着弄出来一些盒子,将十方帝尊的一截截残躯撞进去,秦昆抱着柴刀,一脸洒家这辈子值了的表情。
余下众人,跃跃欲试,恨不得将十方帝尊打的灰飞烟灭。
“到此为止吧。”牧师摇了摇头,拦住了众人。
大家都知道,将其打的灰飞烟灭也没用。
剩下的全看秦阳怎么做了。
秦阳迈步行来,看着一个盒子里,摆着十方帝尊的头颅,有些遗憾的道。
“我都说了,让你赶紧变身太一,你怎么就是不听呢?我这人一向不喜欢说反话,真的就是你自救的方法。
我现在还有一个自救的方法,你要不要听?”
“秦阳,我真的小看你了,这一次算你赢了,我们下一个时代见,希望到时候你还在。”
十方帝尊有些遗憾,却还是很硬气。
他身为天帝,最大的金手指,便是一个时代解决不了的事,他可以将时间尺度继续拉长,拉长到两个、三个时代,甚至更多。
没人能耗的过他,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在场的所有人,都一样。
“你没有下一个时代了。”秦阳说的很平静,也很笃定。
十方帝尊亦很平静,他根本不信这种话。
“太微没有下个时代了,他的权柄,都被我利用亡者之界夺走,将其当做材料,用来修行亡者之界的法门。
太昊,被我利用亡者之界的第一真理,强行抹杀,他已经不存在了。
而你,我也有办法,让你没有下一个时代。
这个时代,就是你的终结。
三天帝的最终章。”
秦阳不紧不慢的当一个死于话多的反派,他不管十方帝尊如何想,他继续道。
“我现在,还有一个你可以翻盘的建议,我再问最后一遍,你要不要听?”
十方帝尊沉默着不说话。
秦阳点了点头,继续道。
“既然你可以将十大道官的权柄,敕封给整个人族。
同时,你还能把自身的权柄,化作神器,你本身则化为十方帝尊。
那你应该也可以将你太一天帝的权柄,敕封给整个人族。
你不是说你比我们人族还要看好我们吗?
如此人族不灭,你岂不是也不死不灭。
岁月再也对你无用,你再也不用担心三灾大劫,哪怕天地归于寂灭,重开那时,只要有人族,就会有你。
怎么样,我这次可是真心实意的建议。
跟之前建议你变身太一,一声喝令,让我人族所有道君道果崩碎时一样。
都是正面的建议,你不需要考虑一下吗?”
秦阳一字一顿,吐字清晰,很是诚恳,脸上还带着微笑。
只不过,哪怕他说的再认真,任谁来看,他都是在当一个死于话多的反派。
为了最后时刻杀人诛心。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