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rhw火熱小說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txt-2349-祖安文科小狀元分享-0mtjb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姬焕收拢队伍死守连峰郡的行为让列山回过来了味。
他心说不对劲啊,姬贼都过来了,漓火怎么还采取守势?难道就不应该进攻么?
他们是对姬贼没信心还是对自己过于高估了?
列山心里头忐忑,就没敢随便出手,又耽误了半个月,中间列山倒是有几次忍不住派遣刑天望舒去试探。
除了第一次刑天上头和阿晃在连峰郡关外大战一天之后,后面望舒几次试探都点到为止,撤了回来。
半个月来的试探,让列山隐隐约约的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上当了,姬贼并不在连峰郡。
甚至于,姬贼根本就没有回来,自己让小姬焕给骗了。
当即列山恼怒异常,不顾赤松建议去打其余州郡,把所有人全都调过来压进连峰郡来收拾小姬焕。
列山的话也有他的道理,那就是打其他州郡的时候小姬焕从后面钻出来偷袭怎么办?
不如先收拾了小姬焕,反正漓火超过九成的战力都在这里,只要收拾了小姬焕这三万人,那漓火部落就算是空了,随便自己怎么打。
赤松闻言很是为难,有些举棋不定,是继续建议列山打其他州郡,还是跟着列山打小姬焕?
两个选择不管是哪一个都有道理,打小姬焕,啃下来之后就是一马平川,漓火部落再也没有阻挡己方的战力。
打其他州郡的话,要面对小姬焕的骚扰不说,还把手上力量都给分散开了,这一来,会容易造成被各个击破的下场。
最后,赤松做了决定,跟着列山打小姬焕。
双方加在一起七万人,在连峰郡展开数次大战。
基本打到这里,双方都开始了肉搏战。
开战一年,列山的底子让打空了,弩箭投石什么的,包括赝品都告竭了。终究起步的晚,发展又太快,搞得底蕴不足,拖不起长久战。
漓火虽然底蕴足,但小姬焕他们手里除了弓弩没有其他远程打击武器,就算是送过来资源,怕也是不成。
小姬焕靠着金雕和神都联系,得知小姬焕困守孤城的消息,所有人都很着急,但只有雪稳得住,愿意继续相信自己的儿子,她一边安排资源送往前线,一边让乌斯玛加紧赶制床弩和投石机。
二十天后,时间来到了来年一月上旬,按照时间来算,这会姬贼应该回来了。
可是雪他们站在海边眺望等了半个月,也不见姬贼船队归来。
心里着急之下,雪送金雕到海面之上寻找姬贼下落,同时,写信给小姬焕撒谎说姬贼马上回来,用来提升士气。
有雪这个当妈的帮忙扯谎,连峰郡内三万族人倒也是士气不丢,你别管和列山打的有多惨烈吧,但大家就是死战不退。
都想好了,陛下马上就回来了,就是死了,也不能给陛下丢人。
本来列山以四万混杂队伍打小姬焕就不好打,赶上小姬焕所部士气还这么高,列山死的心都有了。
他不是没有想过放弃小姬焕照着赤松吩咐打其他州郡,但小姬焕嘲讽人的本事有一手,赶上还有火石这么一个老祖安状元在,把列山仇恨牢牢吸引在连峰郡。
双方红了眼的厮杀,列山施计谋抢走了连峰郡的外关占据了进入连峰郡的大门,但还没等缓一口气,小姬焕骑虎亲自督战,阿晃应龙先登上关,又把关卡给抢回去来。
双方就这么拉锯战打了三四个月,死伤累累。
眼瞅着天进入五月份,双方都疲惫不堪,都很有默契的同时修整半个月的时间,谁也不说动手了,撑死了,也就是在各自的守地前面嘴炮大骂。
漓火这边有姬贼的熏陶,那都是骂阵行家,经常性的,都是列山那边先忍不住,冲一阵折损不少又给退了回去。
局势一时间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这时候,列山派手下不怕死的勇士给小姬焕送信,让小姬焕出来谈谈。
开始小姬焕拿当初列山在向阳郡埋伏的事情来挖苦列山,说自己不敢去了,这列山倒也是不生气,表示小姬焕如果担心的话,双方可以在关下会面。
这一来,小姬焕同意了,炎黄二帝关下会晤,聊起来战争,列山还是那个意思,他只要曾经太阳部落那十一块领地,只要小姬焕愿意给自己,他立刻就放开包围圈,让小姬焕出来。
小姬焕也的确有种,丝毫不让,现年十三岁的他,表示你想要,就打过来,联邦虽然大,但还没有奢侈到把辛苦打来领地让出去的道理。
双方谈了好几次,都是以两人对骂为终结。
而且列山不会骂人,每次都让小姬焕骂的狗血临头的,气的他当场强攻连峰郡关卡,每次都是吃了个大亏。
小姬焕原先开始也不会骂阵,那不是这几个月来,跟着火石,跟着骂阵的队伍学了一招么,诶,这一下,小姬焕算是把姬贼会的本事都学到手里了,虽然还不咋精通,不过祖安文科小状元,也算是坐实了名分。
就这么耗下去吧,再双方没有找到机会之前,似乎就这么僵持住了。
···
一望无际的蔚蓝海面之上,姬贼站在甲板上眺望着远方若隐若现的陆地,歪着头,似乎是在思考问题的样子。
狩走过来,深吸一口气,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出海这么多天,终于要回到家了,这一年半了都,也不知道部落里变成什么样子了。”
姬贼闻声抬头笑了笑:“能咋样,有易在,有乌斯玛在,还是老样子呗,易还成,没人督促着也不会偷懒,乌斯玛就不一样了,这货只要我不在,就不知道干活。”
狩嘿嘿笑,不置可否,因为姬贼说的没错,乌斯玛就是一个需要督促着才知道工作的人。
“话说陛下,先前咱们那一把火,岛上七八万的野人全都烧死了吧?”
姬贼一愣,点了点头:“怎么了?”
狩一声叹息:“可惜啊,这么多的人都给烧死,有点残忍了。”
姬贼抿嘴不言语,心说残忍么?等他们像是梦中那样覆灭了联邦,把联邦族人当成食物吃的时候会更加残忍,我只不过提前挖断了这个祸根罢了。
狩话出口就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连忙和姬贼道歉,姬贼则摆了摆手示意无事,而后,让黑藤加快速度向前行,争取早些回到部落。
黑藤这边答应一声,倒也是兴奋无比。
船队加快速度,没多大功夫,就已经回来到了码头上。
对比先前码头人来人往,这么会,码头几乎就没啥人。
这一下姬贼纳闷了,回头来问狩:“人都哪去了?”
狩也很纳闷:“不知道啊,之前码头每天多的都是帮忙卸船的人啊,这是咋回事?”
正纳闷呢,码头上站岗留守的负责人听到动静出来了,他走出来,一看到熟悉的船只,当场愣住。
随即,目光一扫看到了甲板上站着的姬贼,狩,黑藤,泰,阿观等人,欢喜的一声叫,蹭蹭蹭几步小跑上来,跪在码头上,口中激动的大声喊:“陛下,您可回来了!”
有族人旁边递过来木板姬贼下了船,脚踩在地面上之后,姬贼不由得内心各种的宽慰,跟着示意码头负责人站起来,笑着问道:“你这怎么这么冷清,怎么,今天都放假了?”
姬贼不说还好,一说这个,那码头负责人无语泪双抛:“陛下,别提了,您不在的这些日子,出大事了。”
闻言姬贼一愣,要问还没问,旁边狩一把就提过来了那码头负责人:“出什么大事了,赶快说!”
码头负责人被狩揪住脖子一张脸憋得通红。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