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wq2超棒的玄幻小說 術士百年 長弓圓旋-第三百零二章:囚魂魔看書-b4h8c

術士百年
小說推薦術士百年
阴风阵阵,冤魂哀嚎。
内城之中,以阴气迷雾为底,以亡灵攻城为景,星月惨淡,滚滚乌云直罩头,在凯尔的眼前直接勾勒出了一个阴森恐怖的画面。
视野之中,林萨·红衣者脚下的大地翻涌,原本夯实的大地如同烂泥浆池般上下滚动,好似无数冤魂被他踩在脚下,散播着无数呓语。
一只巨大的灰白色骨掌自泥下缓缓升起,随后一个巨大的、干瘪的、且丑陋的骷髅从泥浆中拔地而起,为这一方世界再填一笔惊悚!
这画面,简直就如同灾难降临般,让人心生绝望!
只是,看着眼前这惊悚的一幕,面具下的凯尔却嘴角噙着笑,眼底尽是轻蔑,使得面具上那无形却可见的嘲弄笑容变得更加的癫狂张扬。
早在先前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后,凯尔就已经开始防范着对方的暗手。
以己度人,毁了一个和自己一样的肉身傀儡,要是自己,即使不是不死不休,也绝不会轻易了事。而对方显然是对着自己的实力有着百分一百的信心,竟然直接就公然开怼,这反而让喜欢直接暴力莽的凯尔小心翼翼了起来,打起了十二分的注意力,生怕在哪里就有阴招等着自己。
而眼前的这一幕,凯尔就知道对方已经悄然开始下手了。
【暗示术】!
站在那巨大骷髅前的林萨·红衣者面带杀意,神情阴冷的如同看着死人一般看着凯尔说道:“你要帮我的忙很小,只要站在那里别动,让我杀了你就行,然后我会亲手捏碎你身上的二百零六块骨头,然后再把你拼上,将你制作成我新的肉身傀儡。”
“切!”
凯尔面带不屑的回了一声,对这种低级的威胁毫不在意。注意力全放在那个巨大的不死生物身上,仅仅是看着,就有一股强烈的邪恶气息和威胁感铺面而来,压得凯尔整个人都头晕目眩,直欲作呕。
仅仅是这么一会的功夫,那巨大的不死生物就动作灵活的从土里爬了出来,神情阴冷的站在林萨·红衣者的身后。
更让凯尔神色变冷的是,林萨·红衣者脚下的泥土再一次变成了原本的模样,先前那好似被污秽过的泥浆池模样像是幻觉般不存在一样,消失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凭借着【博闻强记】这个专长,凯尔几乎瞬间就知道了这是某种被动召唤的时空穿梭能力。
那巨大的不死生物不是早就藏在那地下,而是被林萨·红衣者直接召唤过来,换句话说,只要杀不死那个巨大不死怪物或林萨·红衣者。
下一次见面,对方还会再随时召唤出一个完整的大怪物,所以,要么一棍打死以绝后患,要么就是无止境的敌对厮杀。
凯尔仔细打量着这被林萨·红衣者从地下召唤而来的大型不死者。
若是不论它那高大的身形,看上去就像是个骨瘦嶙峋的饥民,说是骷髅,但仔细看去就会发现有一层干瘪发黑的肌肉和皮肤正紧紧的包裹在它的骨头上,看着就让人觉得心寒。
但最为诡异和恐怖的是它那被开膛破肚的胸腹处!
那被扯开的胸膛好似囚笼般囚禁着一个神色痛苦的小人,只是那个小型人类几乎要和那不死生物融为了一体,只剩下一个扭动的脑袋和半截躯体粘连在它的内脏上,唯有那不时翕合的嘴唇和翻动的眼睛证明着那胸腔里的东西是另一个还活着的生物。
凯尔仔细看去,才惊悚的发现,那怪物胸腔里扭动着,正无声哀嚎的头颅竟和先前那个在会议室里有过一面之缘的老巫师十分相似!!
囚魂魔!
这恐怖而巨大的不死生物竟然是囚~魂~魔!
凯尔在看到那怪物胸腔里疑似是老巫师的头颅后,就瞬间反应过来这究竟是个什么恐怖的不死怪物了。
这恐怖而巨大的不死生物别看看着弱不禁风的模样,但在力量属性上却完爆食人魔一个力量等级,虽然本身没有施法能力,但却可以凭借消耗被囚禁在胸腔里的那个倒霉蛋的灵魂获得类法术能力,且其施法威力等同于一个寻常不嗑药,果装的18级术士!
这个家伙还有一个超恶心的能力——【能量吸收】!
只要坚韧鉴定没过去,被其击中的生物就会降低一个职业等级!只有用指定的那几种魔法才能解除,可惜的是凯尔手里并没有这种法术!
而这个家伙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超恐怖的即死能力,也是这个家伙名字的由来——【囚禁本体】!
可以利用一个普通攻击将一个活物的灵魂本质抓到自己的胸腔里,成为它的类法术“充电器”,一旦鉴定不通过就会直接判定死亡,永世被囚禁在它的体内直到被囚禁魔驱除或耗尽。
而且寻常的囚魂魔在三米左右,可这家伙差不多身高要在四米五左右了,按照游戏的规则来说,眼前这个家伙是套着精英甚至是BOSS模板的存在!
这会让眼前的这个家伙变得更加难缠和恐怖。
面具下,凯尔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这家伙凯尔可不想硬怼。
凯尔千辛万苦才熬到现在这个等级,要是被对方一不小心摸了几下,他可就要回到解放前了。
那他还不得哭死。
所以,在认出对方是囚魂魔后,凯尔直接从空间腰包里一抖,就将那具空壳的波达尸给拽了出来,擦了擦手指上的那枚黑曜石戒指,谦虚无比的道:“麻烦您了,戴琳娜小姐。”
一缕幽魂从黑曜石戒指中缓缓飘出,直接盘旋在那具波达尸的上方,露出了戴琳娜那张娇俏的幽绿小脸。
她颇为畏惧的看着那高大的囚魂魔小声的问道:“晚,晚上好,文森斯特先生,您是,是让我对付那个大怪物吗,我怕,我,我不行。”
凯尔感忙微笑着安抚着这位幽灵小姐姐道:“放心吧,戴琳娜小姐,您只要帮我牵制住它,不让它攻击到我即可。”
戴琳娜像是下定了某种很大的决心般,像松鼠一样鼓起了腮帮子用了的点了点头道:“那,那好吧,我会,会尽力的,文森斯特先生。”
别看戴琳娜这个时候怯怯的,但凯尔知道,一旦进入到战斗状态,眼前这位就立刻会变的残忍无情,凶暴无比。
因为,无论是幽灵还是波达尸,只要是这个世界上的亡灵,都是死前含的一口怨气所化,饱含了对这个世界万物生灵的憎恶感。
胆怯,只是戴琳娜潜意识里对活着时候的自己的认知,可死灵一旦被攻击,就很容易被激起凶性,这就像是生物本能一样,根本无法抗拒,人难不成还能戒掉吃饭不成?
凯尔实际上要考虑的事情不是该如何激发戴琳娜的战斗意识,而是在战后如何消弭她心中的那股怨恨,让她重新变得清醒。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现在他要解决的是眼前这个阴冷的红袍男巫。
凯尔摊开双手,两只手掌上都燃烧着炽热的火焰,冷声道:“我既然能杀得了你第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