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z6f2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AR女神-第921章-td02t

我的AR女神
小說推薦我的AR女神
921
一开始这位母亲还真的是无法适应自己儿子居然。能够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惊喜,已经在他的印象中自己的儿子就和自己的丈夫一样,只是会老实巴焦的低头做事,连多说一句话的可能性都没有,甚至于在他看来儿子比他老子还要更美目呢。
也许是因为人生阅历的不同,或者说是经历的苦难不同,反正在这位母亲看来,也许他们的确是把儿子保护得太好,或者从小教育得太好了,以至于着儿子在性格方面完全复制了他父亲那种逆来顺受的模样,但同时又把这一方面发扬光大,他父亲偶尔的时候还能说上一两句话,跟人打个招呼,或者是仔细攀谈上去去搞好一些基本的人情往来,但是到了儿子这里,连这点基本的人情往来都省了,儿子到哪里都是只会干活不会说话,基本上你不问他问题,他绝对是不会主动说起任何的一句话就是这样的,一个性格也是让他这个当母亲的操作的心,毕竟儿子教的时候还好,毕竟大家都说能干活少说话,不管怎样都能够让主人更为放心一些。
但是这只不过是对于主人对仆人的一个要求,但是身为同样都是仆人的境况,同等的条件下,两个家庭当然不愿意自己女儿有嫁的人是这样一个没有嘴的葫芦,这样怎么过日子呀,不说吃亏这件事情了,就连平时交流都很少,这样子的话估计。
这要是以后成了家,自己女儿在外面受了别人的委屈,没有办法给自己出头,不说会在家中还要面对一个像哑巴似的男人,这样的日子是没法过下去的,所以对于这位母亲来说,在他儿子很小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出性格以后的成长方向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为儿子的终身大事开始操起心来了,毕竟在他看来儿子以后娶妻的问题绝对是个大问题。
也多亏了儿子还有这样一番人生的境遇。能够被贾大人挑中,让他做了切身策略的小四这件事情,绝对对他儿子,对他们全家可以说是一次重大意义的改善。不管怎样,即使儿子的性格已经定了,即使所有人都知道他儿子是属于那种诗句,你跟他说10句,他有可能回你一句的性子,但是所有人只要看在他的当差的执委,主要看着他是伺候咱家大人身边,处于权力之前窝的最前沿,就这一点来说,就会有不少人家愿意把姑娘嫁给他们家,这也是解决了这个母亲一直以来所担忧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让儿子能够娶到一个好媳妇,让这个家以后出生的下一代能够改变他们家一直以来的这种性格和脾气,他觉得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啊,而且是有关于他们家庭命运的至关重要一点。
以前这种事情这位母亲是连想都不敢想的,必定在他看来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子,他是非常清楚的,更何况仆人之间这种事情是根本瞒不住的。
如果说是住在外面的人家人人是正经的,平民百姓这样的人家到了社清的年纪,媒婆上门给他说起一门心事,对于给儿女说起一门心事这件事情,有可能他们还会不了解对方,还要去特意去打听,没法所说的对象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品啊,但是这种情况在于这些伺候在主人身边的仆人们之中却是完全不可能存在的。
这些仆人们多多少少都会相互有着各种各样的联系,有可能你能够知道有可能是非安全隐蔽的,你完全不可能在表面上看出来,也不过是因为这些仆人平时做事情的时候,虽说是固定场合,但是你逢年过节或者说一些特定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家里会把所有仆人集中在一起,然后重新任命他们的工作在那个时候多多少少都会有所接触,从那个时候发展出来的交情或者是友谊,那是一般人都不知道存在的事情,这也不是明面上那些亲戚关系所能够哦,那么显眼的被人所察觉的,所以对于普通人来说并不存在着什么特殊的秘密,谁家的孩子是什么样子,谁家的家境是怎样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品这些都是一目了然,很轻易的就能够打听出来的信息,所以在婚姻情况的时候,不可能存在着任何的隐瞒。
当然仆人们之间的婚姻也不可能是存在着媒婆这种神兽存在毕竟他们之间除了主子指婚以外,私底下是很少有能够自己产生感情的,不过是因为主子命令,或者说是父母到了年纪差不多的时候去主子面前求个恩典,所以如果主子没有随意指派对象的话,那那他们自己私底下商量商量,给找个年纪家境都差不多的对象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而富人们的婚姻大部分都是如此的。
只有极少数就是那些伺候在组织身边有头有脸的人物啊,这时候这种人物的这种仆人的婚姻才是比较特殊的,一方面组织可能会专门为他们准备对向,另外一方面则是很多的夫人之间会非常期待着能够与这样能够伺候在主子身边随身伺候的人相处。
当然这主要笨的也并不仅仅是人品,人品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则是这些朋友们在主子身边所处的地位,以及在主子生命中心中的那种分量,就像是这位母亲那个能够瘦后在家大人身边当随身伺候小斯的儿子来说,就属于这种情况之前他是什么情况大家也是非常清楚的,那个时候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人加,我愿意把姑娘嫁给这样一个憨直的小子的。
但是等这个憨小子一旦当上了贾大人身边随身伺候的小厮之后,这个一成不变根本没有任何改变的憨小子,就直接被肚子上的一层金光成为了大家都非常想要招为女婿的抢手货。而这个小子身上所谓的被褥上的精光,那就是能够随时伺候在主子身边,这一点毕竟能够随时跟在主子身边,能够直接向主子进言的奴才,本身就是拥有着某种特权。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