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xh7m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我是半妖討論-第一千兩百三十二章:共印看書-xa4po

我是半妖
小說推薦我是半妖
天净绾摇了摇头,看着悬立于云幕之中的那柄古老巨剑,巨剑之上再也没有了气机的干扰,倒映出一张无声咆哮的狰狞面容。
“此番确实是我托大了,你分明强大到无需算计便可取得一切的地步,可我仍是小瞧了你。”
她扬起手指,掌心那道残留的星砂如幻影一般散去,她目光微寒,唇角却带着堪破秘密的笑影。
“可真是厉害,此处踏着无数古老氏神的白骨,自生长成灵的风神却不是风神,你不过是牺牲了一个假货,就将我逼到如此境地,险些身份暴露,真不知哪位神尊大人隐藏得如此之深,你娘亲知道你的心思如魔鬼一般吗?”
男人冷哼一声,万里重云在那双金色巨大双瞳缓缓阖上之间,飞速变幻风云。
洁白的云层色泽骤然深浓,如酝酿着一场千年魔雨,深铅色的云层以着惊人的速度变厚变黑,如同耸立于两岸的巨大古碑,带着无可匹敌的重势,将天净绾的身影镇压其中。
两扇古碑缓缓合拢,带着无与伦比的力量,似天门将倾,后土覆灭!天净绾纤细瘦弱的身躯在那黑色巨大的古碑之下,唯有被碾压粉碎的厄运。
千里云碑,无处可逃!
云气与罡风不断掀起她乌黑的秀发,笼罩护着她身体的那柄巨大血镰不断释放着赤色的强光。
只是那血生圣镰固然强大,却失了暗生的融合,只为下品圣器。
而且以天净绾当下修为境界,虽然能够成功让血生圣镰认她为主,却无法将圣镰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且血生掌杀伐,非是防御类别的生气,在那两座巍峨如雄城一般的千里长碑靠拢之下。
天净绾抬首,看到的世界。
天黑了。
血镰释放的光芒犹如万古长夜之中,将熄的烛火,摇摇欲坠,随时湮灭。
男人轻语说道:“此界无人,却有白骨万里可通天,作为你的埋骨之地,倒也不错了。”
天净绾立在长碑之下,白骨之上,她青裙古素,不染而妖。
在这一片混沌的黑暗之中招展如花翻舞,那张年轻绝美的面容忽然生笑。
那张美丽迷人的笑容有种形容不出的凄楚与压抑,乌发在云雾中飞舞,风华无双。
她薄唇染血轻动道:“我早已埋骨他方,死于蛇腹,你这一场盛世孤冢,不妨留给你自己,如何?”
大音希声,震耳欲聋的声势不知从何处传来。
男人只看到她缓缓自袖中展出一只纤细美丽的手掌,青袖寡淡,色泽如洗,被笼于袖中的那弯优美皓腕冷白如霜,却是显得大袖飘招,近乎冷情。
手掌握住巨镰,并未挥舞格挡。
万里重云嗡嗡而颤,震耳欲聋的声势之下,是那一座被强大神力凝聚而起的古大黑碑骤然碎裂。
而她唇角溢出的鲜血愈发难以止抑,如泉水般涌出,面色苍白几乎呈现一种透明淡化的模样,看着憔悴伶仃又冰冷无情。
在她脚下,有一道贯穿亘古的巨大天体神柱拔空而起,带着镇海遮天之势,直直撞上一道云碑。
毫无悬念的,云碑支离破碎,被那神柱的力量撞裂,余势未歇,将那缤纷乱舞的云气不断撕扯成絮状,最终轻若无物的漂浮在寒冷的虚空之中。
男人隐藏于云海之中的那双眸猝然大睁,映着那破云而上的天地支柱,支柱表层那古老斑驳的神文痕迹在他暗金色的双瞳不断流溢升华,他战栗的目光里仿佛有着深沉的幽火在焚烧。
金色的神袍在流风中狂舞,天空之上的云气骤然化作了漫天凝霜,他的声音比九幽的罡风还有冰冷:“支!天!神!柱!”
“咳!”
仅凭一道气息是绝然无法召唤出封印在大轮明宫之中的神柱,她的本体绝对不可暴露在此人眼前。
故而,这一道气息分身,是顶着莫大的反噬力量,硬生生破域召唤,将那神柱召唤到此。
那可怕的反噬力量,则是尽数回馈至本体之中。
碎裂一碑,本体被招魂引归的速度也大大降低,可是她的危机尚未解除!
千山万水,遥遥乾坤之下,海天茫茫里,陵天苏缓缓睁眸,手指轻轻抹过眉间星砂。
一抹殷红的鲜血自眉心淌落,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天空,晨光熹微,在那遥远的东方,天空叠宙,蕴含着他难以窥视的杀机与阴谋。
他敛去许久不用的召引咒术,喃喃自语道:“果然,还是无法召唤回来了吗?”
面颊上银白色的龙印散发出淡淡的光辉,海面之上浮现出一道远古盘龙的巨大圣门。
一只守境蛟龙破海而出,漆黑的玄鳞被海水洗刷得熠熠发光,一对巨大的龙角之上刻印着古老的神纹。
冰冷无情的竖瞳在看向眼前这道渺小身影时,眼底漠然的情绪却是被恭敬所代替。
蛟龙仰天长吟。
陵天苏听懂了龙语,淡淡说道:“雪山之巅,魁怀神木,我要了。”
魁怀神木为北冥海域之中不可多得的神物,生于雪山极寒之地,却木精生火,千年不灭,可护一方龙域免遭海水冻结的苦寒之痛。
若是换做旁人前来,但凡露出一抹觊觎之心,都会被龙族视为莫大敌人。
可是此刻陵天苏身含龙印,而且绝非普通龙印,而是银龙王族血脉所留之龙印。
龙印共分三种。
一为主印,意为龙族认主,甘愿臣服,被其驯化。
二为共印,意为龙族认可,结为同袍,表示交好。
三为奴印,意为龙族恩赐,收为龙奴,可称之为龙族的附属品。
三种龙印之间的差距极大,第一种情况在龙族创世以来,开启的先例也不过唯一,龙族生来高贵,绝不会甘心区居人下,认主一事,被它们视为屈辱。
第二种情况亦是罕见,龙族乃为独来独往的高傲生灵,哪怕是同族之间,也是以绝对的力量来取决于地位与态度,能够让龙族认可共印心心相惜着,也是许多年未见的了。
第三种相交前两种龙印而言,在世间较为广泛,却也并不常见,即便是奴印,也需入得高傲龙族之眼,方可成其奴仆,在被奴役的同时,亦是会受到龙族莫大无法想象的好处。
而云海碧生阁,几乎人人体内都存在着这一道龙印。
龙印难得,故而想要加入云海碧生阁,须得通过极难的考验,方可入阁,受到龙族庇佑。
可即便如此,云海碧生阁内,所受龙族奴印,却也不过是海神界内,下等或是中等的龙族授印。
像陵天苏身上这道银白龙印,已经有万年没有出现在这世间过了。
光是凭借这一道奴印,他便可以畅通无阻的进入海神界。
更有意思的是,他可非是单方面授印者,在那位高贵无双的龙族小公主的屁股蛋上,可是印有他的狐狸妖印。
九尾天狐的血脉并不弱于龙族,他身负南族妖腾,所授奴印亦非同寻常。
两者消长,相护制衡,陷入一种极度平衡的状态。
也就是共印。
拥有者银龙王族的共印,如见那位拥有者十方神海龙域,高贵无双的公主殿下一般。
守境蛟龙虽然心中存惑,却也不敢有着丝毫的不恭,它缓缓低下龙首,恭敬示意让陵天苏踏足上来。
陵天苏十分自然地飘然落在龙首之上,淡淡说道:“走吧?”
看到这少年如此淡然流水一般的姿态,蛟龙心中对于他共印的身份愈发加深笃定。
寻常人类或是妖族鬼物,若没有点本事的,可不敢在这龙门之前,如此自然地坐落于龙首之上。
那番姿态,简直就是常年御龙而行的上位者,更让它感受不到他有半分心理压抑。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