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vk0x熱門都市小說 無限之命運改寫 ptt-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浮現於水面的陰謀-tsxwo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DNF的大转移版本,无疑是让玩家们十分诟病的存在。因为其中太多吃书的地方,都被剧情策划以平行世界四个字给忽略过去。这自然,是引起了很多玩家的不满,甚至弃坑。
谢铭这个老玩家的反应,虽然没有和那些玩家一样激烈,但同样也被搞了下心态。但随即,他便投入到了新版本的剧情研究当中。
可越是研究,越是让他满头问号。其中,最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几个问题里面,就有这么一个。
大转移产生的大爆炸,为什么只波及到了贝尔玛尔公国所在的这片大陆?根据后面遇到的帝国第二王女所言,帝国好像没有受到任何因为大转移而造成的灾难危害。
甚至给人了一种,帝国貌似早就知道大转移会发生的感觉。
毕竟在大转移版本里面,帝国可是趁着贝尔玛尔公国遭到大转移重创时,直接入侵占领了贝尔玛尔公国啊。入侵一个国家,若没有提前的军事准备又怎么可能做到?
虽然那是游戏里出现的东西,和现在这个平行世界不同。但这并不代表,两者之间就没有什么关联了。
现在,我们再将魔界拥有的能量聚合魔法阵、艾丽丝的身份、帝国的商队运输、帝国和艾丽丝之间的关系联系一下,答案其实已经呼之欲出。
大转移,很可能就是赫尔德派遣艾丽丝和帝国共同谋划的阴谋。为的,就是破坏贝尔玛尔公国,破坏掉大魔法师玛尔所创造出的保护阿拉德大陆的大魔法阵。
赫尔德的确是第一个发现魔法的人,但第一个发现魔法,并不代表她使用魔法就是最强的。世界上,总会有些千年难遇的命运之子,可以后来者居上。
创建贝尔玛尔公国,拯救阿拉德大陆土地荒漠化的玛尔,无疑就是这么一个天才。
而在当初的那个年代,这样的天才还不止一位。
卡赞、奥兹玛、以及后来率领佩鲁斯帝国正统和德洛斯内战的大神官吉格,毫无疑问都是这样的天才。
只可惜,唯有玛尔逃过了赫尔德的阴谋。
“既然来了,无论如何都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道冷光和决意,谢铭平静的抬起头:“情况我大概都明白了,十分感谢。不知道,莎兰小姐是否能答应我一个不情之请。”
“请说。”
莎兰轻笑了声,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这名青年。似乎,他好像知道着很多的隐秘。而他知道的这些隐秘,通过她的回答为引子串联起来,在刚刚得出了结论。
对于他得出的是什么结论,莎兰真的是十分感兴趣。
“我希望莎兰小姐能够帮助贝尔玛尔公国,去查找帝国已经暗中布在赫顿玛尔周边的魔法阵,将其在别人无法察觉的前提下进行破坏。”
“这….还真是一个不情之请啊…..”
闻言,莎兰不禁苦笑了起来。
哪怕她在很多地方帮助贝尔玛尔公国,帮助人类。但归根到底,她是梅娅女王派遣过来的国家使者。而国家使者,是不能介入到其他国家之间的纷争当中的。
不然非常容易,引发外交问题,甚至是战争。
这恐怕也是斯卡迪女王在明知道有莎兰这么一位杰出的大魔导师在赫顿玛尔的情况下,却依旧没有请她帮忙的原因。
贝尔玛尔公国和帝国之间的问题,不能将暗精灵王国给牵扯进来。不能,把这个问题放到明面上来撕破脸皮。
只有战争,是谁都想要避免的。
“我明白自己提出的请求,会十分为难莎兰小姐。我也明白,斯卡迪女王和梅娅女王所担心的问题。但是,现在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谢铭轻声说道:“德洛斯帝国的野心和破坏欲,相信暗精灵王国比谁都要清楚。不是我们什么都不做,对方就会什么都不做。”
“我们的无作为,只是未来的灾难和侵略的温床。可凭借两国的实力,无论是哪国都不能对抗帝国。达成暗中的联盟,是如今最好的选择。”
“我也明白,暗精灵王国那边也有很多问题。所以我只希望,莎兰小姐能够先将我的意愿和想法,传达给梅娅女王。”
“……..”
莎兰有些苦恼的揉了揉眉心:“那么,原因呢?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德洛斯帝国对贝尔玛尔公国居心不良吗?单单凭借这一个魔法阵可是完全没有说服力的啊。”
“但也足以让人提起警惕,不是吗?”谢铭笑了笑:“莎兰小姐可前往不要和我说,帝国是抱着共建两国友谊的想法,所以想要默默付出,为赫顿玛尔建立能量聚合阵。”
“呵呵呵呵…”
莎兰捂嘴轻笑了起来,要是德洛斯帝国真是这样的国家,那么其他国家就不用那么苦恼了。
“至于原因,请原谅我无法说出来。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至少现在,我无法将这个原因告诉任何人。”
因为说了也没有什么用,反而会打草惊蛇,将自己暴露在明面上。
要知道,现在处于暗中还没有暴露,是谢铭目前最大的优势。在自己发展起来,找齐可以反攻魔界的战斗力之前,理由只能藏在谢铭的心中。
“…..看来其中,有很多苦衷啊。”
莎兰看着青年平静的眼眸,苦笑着摇了摇头。
“那么,能让我问最后一个问题吗?”
“请说。”
“谢铭先生你,是为了什么才要这么做呢?”莎兰紧紧盯着谢铭的眼睛:“这,对你应该没有任何好处才对吧。”
“以一己冒险家之身,参与到国与国之间的明争暗斗,甚至还要去对抗那些千百年前就已经出现的怪物,却不求任何报酬。”
“这个世界曾经有过这样的种族,但是他们最终得到的结果却是毁灭。难道你,想成为那样的殉道者吗?”
“殉道者?莎兰小姐过誉了。”
谢铭笑了起来,双眸保持着平静和坦然。
“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所以我只会去做我想做的事情。我讨厌有人哭泣,所以我会去帮助他。我讨厌恃强凌弱,所以我会去反抗。”
“若伸出这只手能够去拯救其他生命,去挽救一些东西的话,我并不介意伸出我的双手。”
“因为总要有人,去做那根点亮黑暗的火烛。”
“哪怕….这根火烛会被黑暗覆灭?哪怕可能不会有人,去感激火烛的自我燃烧?”
“不会的。”
轻轻敲了敲自己的胸口,谢铭轻声说道。
“我不相信人性,但我愿意,去相信人心。”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