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94xh人氣玄幻小說 太平客棧 ptt-第三十二章 權勢展示-0k2xa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
李玄都身居高位之后,很少因为自己的喜好和一己之得失恩怨去杀人,他一直秉持了能不杀人就不杀人的想法,当他决定杀人的时候,通常都是因为局势的原因而不得不杀。
李玄都对极天王动了杀机,不是因为极天王欺压天乐宗,也不是因为极天王在金帐汗国得罪过他,而是因为七月十五的玉虚斗剑,以极天王的境界修为和身份地位,无论他愿意与否,都极有可能受到地师或者宋政的逼迫,出现在玉虚峰上参加玉虚斗剑,这是李玄都不愿意看到的,如果能提前除掉一个大敌,李玄都便不会心慈手软。
除此之外,极天王去天乐宗讨要秘籍,不可能告知澹台云、宋政、徐无鬼,应该是他个人所为,与西北五宗、儒门无关,那么就不必担心有什么陷阱,甚至不必担心有援军接应,这无疑是一个绝佳的袭杀的机会,无论成与不成,都要试上一试。
在转念之间,李玄都已经有了决断。
对于李玄都来说,这是一次为了玉虚斗剑的冒险行动,可在百媚娘看来,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这是李先生彰显权势的立威之举。遍观道门的诸位实权人物,无一不是享誉威名多年,唯有李玄都是刚刚跻身此列之人,必须要进行一次立威来震慑旁人,确保自己的地位。换而言之,这是一位新的实权人物在彰显自己的威严,要用一个足够分量的老辈人来做踏脚石。
如果是李玄都亲自出手,百媚娘还不会如此震惊,因为李玄都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武力,就算他能击杀极天王,不过是再一次证明了自己的武力,而不是手中可以动用的权势,这也是江湖散人和一宗之主的最大区别所在。可是李玄都说的是由别人出手来除掉极天王,这可就是切切实实的权势了。
百媚娘在震惊之余,又生出极大喜悦,对于她来说,一个宗门的负担实在是太重了,寻找靠山也是必然之事。既然要找一个靠山,那么靠山越高越好。李玄都的地位越高,权势越大,那么托庇于李玄都的她和她身后的天乐宗也就越发安稳。
同乘一船,风浪一起,船只倾覆,谁先落水,谁后落水,都不能幸免,所以船越坚固越好。如果不是清平会将近,百媚娘会直接传信给李玄都。
两人的想法不同,不过指向了同一个结果。
极天王必须死。
百媚娘压下心中的兴奋喜悦之情,小心问道:“不知我要准备些什么?”
李玄都道:“保护好自身的安全,也尽力保护好天乐宗的安全,其他的事情,交给别人去做。”
“是。”百媚娘心中感动,以至于声音有些发颤,“多谢先生。”
李玄都示意她不必如此,又道:“不要让极天王看出什么破绽,此人走的是鬼仙一途,擅于窥视人心。骗过别人的最好办法是先骗过自己,你自己好好准备一下。”
百媚娘脸色一肃,“多谢先生提醒,我记下了。”
李玄都问道:“还有其他事情吗?”
百媚娘摇头道:“没有了。”
李玄都说道:“我倒是还有一件事要托付给你。”
百媚娘脸色一正,“先生请说。”
李玄都道:“天乐宗经营行院的生意,除了‘天乐桃源’之外,还有分布在中州各地的零散生意。”
“是。”百媚娘点头应道。
李玄都道:“动用你手中的各大行院,关注儒门近况,不要招惹儒门中的大人物,只要留意那些普通的儒门中人,也不必从他们口中探听什么,只要判断儒门最近有没有什么大规模的举动就可以了,比如说大批儒门中人离开中州,或者外地的儒门中人进入中州。”
“这不是什么难事。”百媚娘道,“穷苦百姓可进不了行院,在行院中花钱的主要就是这些读书人,还有江湖人,探听这些,轻而易举。”
李玄都“嗯”了一声,道:“我已经在太平宗中交代好了,天乐宗可以通过太平宗的太平钱庄和太平钱庄来传递消息,你也可以与太平宗的陆夫人直接联系,如今两宗是亲如一家了。”
百媚娘的脸上有了笑意,“多谢先生。”
同时百媚娘也在心中思量着李玄都此举的用意,在她看来,李玄都已经开始布局了,要把手上掌握的几个宗门整合一处,就像李道虚的四宗联盟或者张静修的六宗联盟一般,形成更为强大的力量。对于天乐宗来说,自然是一件好事。
同时,百媚娘的思绪也不可避免地发散开来:“李先生此举不仅仅是在道门上层有一块立足之地那么简单,而是有希望成为真正执掌道门的大人物。说不定这正是天乐宗重新崛起的契机,如果有朝一日,李先生能够击败地师等人,一统道门,成为真正的道门大掌教,那么我们这些早早追随之人就是从龙之人,其地位自然也会水涨船高。”
“醉春风想要在西北和辽东之间左右逢源,可谁也容不得他。而且他从未真正接触到可以在棋盘上落子的大人物,他见到的只是宫官、陆雁冰等人,甚至没有见过圣君和地师,这就是天乐宗的地位。可是现在,我却追随了一位未来有望执掌道门的大人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在道门中的地位是随着李先生的地位而变化,当李先生能与地师比肩时,那么我们也会……我想这一天不会太远了。”
百媚娘收敛思绪,起身向李玄都告别。
李玄都坐在原地未动,然后给今天没有参加清平会的几人再次发去了参会的邀请,这是他们的默契,第一次邀请是每月清平会的例行公事,第二次邀请则是表明李玄都有事相商。
很快,几个身影出现在李玄都的面前,分别是“剑器近”李非烟、“醉太平”宁忆、“如梦令”石无月,还有长期缺席的“临江仙”张海石。
四人现身之后,因为都是自己人,而且还是最为亲近之人,所以都没有遮掩相貌,李玄都直接开口道:“之所以请四位过来,是有个不情之请。”
张海石和李非烟都没有说话,两人身上还是秉持了清微宗的习惯,只要不开口反对,或是直接出言讥讽,就是默许了。
宁忆和石无月对视一眼,由宁忆开口道:“紫府请讲。”
李玄都也不绕弯子,道:“我要对付一个人,不过我如今在龙门府中,暂时不方便出手,所以我要烦请四位代为出手。”
宁忆迟疑了一下,问道:“是儒门中人?”
毕竟宁忆出身于宁家,早年也曾经是儒门弟子,如果让他对儒门中人出手,他还是会心生迟疑。
李玄都摇头道:“与儒门无关,是处置道门内部的人。”
听到这个回答,宁忆明显松了一口气,能不遇到故人是最好。
“紫府请了我们四人,想来是个很棘手的对手,是太玄榜上有名之人吗?”李非烟颇感兴趣地问道。
李玄都轻声道:“极天王。”
张海石笑了一声,“原来如此,是极天王这个老家伙,我一个人可以胜过他,却未必能留住他,所以紫府又请了三位帮手,要彻底杀了极天王。”
李玄都并不隐瞒他的意图,“极天王是随风摇摆的墙头草,我曾经想过争取他,不过时间太少了,现在看来,只能除掉他。就算不能除掉他,也要让他重伤,在七月十五之前没有出手的可能。”
不等旁人发问,李玄都已经解释道:“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道门和儒门已经正式缔结血誓,要在七月十五中元节举行玉虚斗剑,具体的立约过程,你们事后会知道的。”
四人脸色一肃,除了宁忆之外,张海石、李非烟、石无月都参加过上一次的玉虚斗剑,虽然没有出手,但也知道玉虚斗剑的象征和意义所在。石无月用梦呓一般的口吻说道:“局势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李非烟看了她一眼,“这是必然,事情到了如今这一步,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只能一条路走到底,撞了南墙也不能回头,而是要把南墙撞破。”
石无月小声道:“那你的头可真铁。”
李非烟下意识地想要对石无月做些霸凌举动,不过随即就意识到这里是“小紫府”,并不能动手,只能轻哼一声。
石无月笑道:“烟烟,这里不能动手的,我不怕你。”
“早晚有出去的时候,我们很快就要见面了,见面后,我们姐妹二人可要好好亲热亲热。”李非烟面无表情道。
便在这时,张海石开口了,“说正事,怎么围杀极天王?”
李玄都说道:“我曾与极天王交手,他是鬼仙一途的纯粹方士,虽然体魄脆弱,但是神魂强大,而且他年岁极大,除了三门大成之法之外,还身怀多种秘术,想要杀他,很不容易。不过他也有一个很大的弱点,那就是他为了返老还童而损失了很大一部分修为,若论修为,已经在二师兄之下。按照三三之数,三位天人无量境的高手已经与他不相上下,再加上二师兄,杀他并不难,关键是如何找到他。”
张海石道:“按照道理来说,极天王此时应该继续蛰伏,等待修为恢复,并且冲击长生境界。”
“其实他的确是这样做的。”李玄都道,“过去多年,他对外宣称闭关,实则藏在金帐汗国,只是因为金帐生出大变,地师和澹台云在金帐斗法,他这才返回中原,并四处寻觅大成之法,以求长生。”
李玄都望向石无月,“觞咏,你还记得我给你的那部《大欢喜禅》吗?”
石无月立刻明白过来,“天乐宗?”
李玄都点头道:“要劳烦诸位在一天之内赶到中州石安县,虽然极天王说他会在一天后登门,但我觉得此话不可轻信,极天王很有可能就藏在‘天乐桃源’附近窥伺天乐宗,所以诸位不能直接前往‘天乐桃源’。”
四人都是多年的老江湖,经验丰富,不必李玄都说得太细,他们自会见机行事。
张海石点头道:“我明白了,紫府放心就是。”
李玄都抱拳道:“有劳诸位。”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