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2muw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討論-第776章 這才幾個月展示-tpo0y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陆山君倒是觉得这北木有点犯贱,或者可能所有魔头都是犯贱的主,他从相当一段时间以来对这家伙的态度就是鄙视轻蔑,开始还掩饰一下,现在更是毫不遮掩。
可这北魔对陆山君的态度反而好了不少,哪怕陆山君知道这家伙是敬畏实力的,也不由鄙视,当然天启盟中外在的陆吾高傲冷酷甚至残酷,但这也算是一定程度上附和一些本身性格的伪装。
哪晓得现在这北魔倒是对陆山君有那么点真诚的味道起来了,虽说魔头之言不可信,但受过计缘教导,让陆山君明白这种直觉层面的东西还是很玄乎的,即便诱因是陆山君的实力。
对于北木的事情,陆山君只是随意想了想,主要思绪其实一直都在此刻天启盟要他们去天禹洲的事情上,而既然北木提到了,陆山君片刻后还是开口问了问。
“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北木乐呵呵的提了提鱼竿,看了看山崖底下才出水面的鱼钩,然后又将鱼钩甩回海中。
“不着急,等我钓完了鱼再动身,去那可是苦差事,搞不好会送命的。”
陆山君咧了咧嘴,他知道自己虽然被天启盟里的一些人看好,但知情权还是比较少。
“少在这给我卖关子,陆某自问有信心问鼎修行之巅,虽然有时候看不惯你,但你北魔确实也是魔中翘楚,既然你说将来你我二人合作成事,那你究竟知道些什么,告诉我就是了!”
听到陆吾这么说,北木眼睛一亮,转头看向这高傲的妖怪。
“不错不错,你说得对,其实去天禹洲这事,咱两也得合计合计!”
北木说着将鱼竿往地上一插,就走到更靠近陆山君身边的位置盘腿坐下。
“其实要去天禹洲的可不止我们,好多人都要去,这次的动作大得很,甚至让我觉得简直不可理喻,同时奖赏和惩罚也大得夸张,关键是,我觉得这事根本不可能做到,完全不符合我天启盟历年来的行事准则。”
“不可能做到,什么事?”
陆山君皱眉询问,北木则冷笑一下,低声回答道。
“下头的一些人不知情况,只道是要搅乱风云,而据我所知,这次的目的……”
听北木悉悉索索说了不少,陆山君心中有些惊愕,但面上只是眯眼点头。
炎護
“哦……原来如此。”
“陆吾,你反应能大点不?这次,很容易使得我天启盟元气大伤的,也可能送命的!”
“那你是更怕天启盟元气大伤,还是送命?”
北木咧了咧嘴。
“那当然是更怕送命!”
後宮之灼心蜜寵 晴有雲
“我也是!”
二人相视笑了笑,一个继续钓鱼,一个继续打坐,不过似乎都各有心思,只是直到三天后二人出发,一个始终没能够不依靠任何法术钓到鱼,一个也没法直接离开给计缘带信。
在陆山君和北木离开许久之后,才有几根毛发随风飘走。
又过去三天,正坐在寺庙僧舍门口静坐看书的计缘随便伸手一抓,就抓住了随风而来的三根毛发,似乎是三根细细的绒毛,但一入手计缘就知道这是陆山君的。
因为怕被北木发现,陆山君几乎没动用什么法力,所以毛发上信息不多,甚至显得有些零碎,但计缘本就已经有了猜测,陆山君这只是帮他印证了一些而已。
“不过,倒是没想到会是天启盟……”
计缘手指一捏,手中的三根绒毛已经化为粉尘消失,手指轻轻拍打着膝盖,视线依然看着书本,心中则思量不断。
天启盟计缘早就知道了,但没想到这次依然会是天启盟挑事,可这又违背了天启盟一贯比较小心谨慎的准则,毕竟正道势大,人道昌盛更是大势,哪怕天启盟之前设想立天宫,也没想过要灭绝人道,而是更倾向于借天势利用。
所以果然是因为那一枚棋落下,从而使得天启盟一改行事作风。
不过确切知道主要靠的是天启盟,对计缘来说还是有收获的,一来是不至于太过抓瞎,二来是虽然天启盟底蕴也很可怕,但他计某人也埋了几个卧底了的,说不定关键时刻能帮上一手。
正在这时,寺庙门前少有的变得热闹了一些,打破了这座寺庙的安静,让此刻老和尚念经声和院内院外的鸟鸣声都短暂停止。
寺院前门处,正有一些家仆模样的人走进来,中间簇拥着一个走路一蹦一跳的小孩。
“咚咚咚……庙里有人吗?咚咚……”
一个家仆上前敲门,喊了一嗓子再敲第二次的时候,门已经被他敲开了,所以干脆“吱呀”一声推开寺院的门朝里张望了一下,只见偌大的寺庙院中落叶随风卷动,各处景象也显得十分萧瑟。
“呃,少爷,是不是搞错了?”
家仆口中的少爷,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看起来不过两三岁大,走路却十分稳健,甚至能蹦得老高,且平衡极佳不见摔倒,胖乎乎的身子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衣裳,脖子上肚兜的红线露得十分明显。
“没搞错,就是这!”
小孩声音稚嫩,指了指寺庙内,然后率先向里头走去,边上的六个家仆则赶紧跟上,不过这些家仆虽然唯这孩子马首是瞻,却都和孩子保持了两步距离,似乎也不想太过接近,更不用说谁来抱他了。
六个家仆前后各两人,左右各一人,始终围在孩子身边,这么一群人进了庙之后,一个年轻和尚才从里头小跑着出来,看到这群人也挠了挠头。
盛寵毒後:殘暴帝君請自重
“各位施主,来我泥尘寺所为何事?”
中间那小孩盯着这年轻和尚看了一会,不知为何,和尚被瞧得有些起鸡皮,这孩子的眼神太过锐利了,加上这么个身体,这反差显得有些诡异。
“这里是寺庙,我听说寺庙都是喜欢让人上香的,我们来上香不行么?”
听到这么个幼儿说话而其家仆全都没吱声,和尚心里嘀咕一句奇怪,然后双手合十行佛礼。
輪回密碼之神秘戰隊 taohuayuanji
“善哉大明王佛,诸位并没有带香烛过来,如何上香呢?我泥尘寺可不售卖这些。”
孩童当即看向其中一个家仆。
“你去外头买一些。”
“是是!”
家仆立刻转身离去,而孩子则对着和尚笑了笑。
“这下行了吧?现在没有香烛,我在庙里转转可以吗?”
最後一個流氓
“呃……”
和尚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便只好依了。
“几位若是想逛,自然是可以的,就由小僧随同吧。”
“你还怕我们偷东西啊?”
“呃呵呵,自然不是!”
小孩“哼”了一声,自顾自在庙中到处逛了起来,首先就是到了一座大佛堂前,见到了一个老和尚和另外一个年轻和尚坐在蒲团上,年轻和尚好奇站起来询问自己师弟,老和尚则自始至终都没起身没开眼,一直默默念经。
小孩主动跨入大殿,没理会两个说话的年轻和尚,视线在大殿中游曳了一番,扫过陈旧的明王大佛雕塑,扫过各个角落,最后在老和尚油光的脑袋上停留了一会,才走出了佛堂,家仆和两个和尚都一起跟了出去。
老和尚在他们走后才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那个离去的孩子,默念一句佛号。
“善哉大明王佛!”
小孩带着人在寺庙里绕来绕去,越看他这样,两个和尚就觉得这孩子根本就是在找东西,不是来上香的。
走到种着几颗老树的后院的时候,孩子正盯着树梢看来看去,刚刚去买香烛的家仆回来了。
都市頂級保鏢 江城郎
“少爷~少爷~香烛买来了,香烛买来了!”
家仆气喘吁吁地回来,显然路上不敢耽误事,这地方偏,没什么香烛店,也亏得他回来这么快。
“小施主,既然有香烛了,该去上香了吧?”
“哼!”
孩童冷眼看向那个买回来香烛的家仆,后者接触到这视线,面色一下惨白,身子都哆嗦了一下,手上一抖,提着的香烛篮就掉到了地上,里头的一把香和几根蜡烛也摔了出来。
“哎呀,落地香烛染尘埃,夫子说此为不敬,不能用来上香,再去买。”
“啊?”
“还不快去。”
奮鬥在盛唐 牛凳
“是,是是!”
家仆挥袖抹了把汗,不敢多说什么,怎么来的就怎么往回跑,连地上的篮子都不捡起来。
两个和尚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个师兄正要开口讲点什么,那孩童却忽然指着稍远处道。
“那边是哪?我再去那边看看!”
命定終笙
“不可!”
醫女手劄
两个和尚异口同声,然后还是那师兄道。
“小施主,我寺中各处都可由你随意参观,但那一处是客舍,住着寺中客人,师父说了,不可扰人清静。”
寶貝,你被包圍了 雨久花
小孩咧了咧嘴,直径就往那边走。
“你们师父和你们说的,没和我说。”
“哎小施主。”
两个和尚想要阻拦,却被边上几个仆从格开。
那一处院内僧舍门前,计缘伸手轻抚肩头小纸鹤,后者在那伸展翅膀又啄弄羽毛。
“他看得到你?还想追你抓你?”
小纸鹤将其中一只展开的翅膀收起来,对着计缘点了点头,然后另一只翅膀指向院门方向。
计缘早已经听到了那孩童的声音,更是知道对方是谁。
“这才几个月啊……”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