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pkl超棒的都市小說 《人間苦》-第1189章 清理門戶分享-f9dxg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何奈子实在受不了龙少那无助的小眼神,就好像无数把利剑,在反复扎她心一样。
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行了行了,要杀要剐冲我来。
他一个白人,啥也不知道,都是我胁迫的。
糟老头子坏得很,真是算计不过你。”
佟爱家松开了掐着龙少的手,得胜一般,笑了起来。
“你其实也算不错,只是有点用力过猛。
自身安危都不顾,第一时间就想和他划清界限。
不想牵连他,欲盖弥彰之意有点太明显了。
说吧,相柳和你到底搞什么名堂?”
龙少把气捣匀以后,看着跪着的何奈子,心里五味杂陈。
原来不是因为自己不重要,而是因为自己在她心里太重要了,所以才想把自己摘出去,保自己的安慰啊。
明白了这一点,这次轮到龙少心如刀绞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上涌。
一把抓住蔡根的手,没敢说话,怕别人听到,眼神的交流却很复杂。
之所意义说是复杂,因为蔡根也没看明白,龙少这眼泪汪汪的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刚才差点被掐死吓的吗?
哎,这龙少也是不长心,自己在他旁边,能看着他被掐死吗?
轻轻的点了点头,蔡根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放心吧,有我在,没有事。”
龙少肯定不知道,蔡根想的与他不是一码事,非常安心的也跟着重重的点了点头,带着满眼的希望与庆幸,看向了何奈子。
“其实也没啥可说的,老娘今天玩现了,也不算冤。
谁能想到你们八家这么快就来啊。
但凡给我多一点时间,八家就变一家了。
当初我也觉得,这个买卖干的过。”
这算啥?
获奖感言吗?
还是在给自己心里安慰,劝说自己不要气馁?
又或者是输赢都在一念之间,愿赌服输后的自我开脱?
神道教主也算是大人物了,被一圈人围着,气度果然不凡了,只是跪着说,话再硬,也有点夹生。
“你说重点,还能等来援兵咋地?”
说着,佟爱家都没有动手,保你安然无恙大阵就再次出现了。
“实话告诉你,只要有这个大阵在,上面的下不来,下面的也上不来,双向保护,妥妥的,你就别耗时间了,没有用。”
恩,佟爱家说,比谁说可信度都高。
刚才郎敏涛可以轻易剥夺何奈子对大阵的控制权,那是因为人家郎敏涛的大拿身份,肯定要比何奈子高贵。
现在佟爱家又轻易的剥夺了郎敏涛的控制权,看样这大阵使用权限,佟爱家算是顶到头了,毕竟是自己家的东西。
从这个角度看,蔡根又发现了一点,佟爱国郁闷的理由,自己家东西,自己都无能为力,也就是老头心大,否则得气死。
何奈子确实想耗一耗时间,可是八歧确实不给力啊,怎么呼唤就是没有回应。
有一种可能就是八歧彻底放弃了自己,拿自己当炮灰,想要让自己定下所有黑锅。
按照八歧的性格秉性来看,这种可能非常大。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保你安然无恙完全隔绝了自己与八歧的念头,这比八歧不管自己更可怕。
说明八歧那边也不是,那么无所不能。
祖魂的实力,也没有那么夸张。
仅仅一个大阵都无能为力,即使出来了能无敌到什么程度?
无论哪种可能,眼前龙少在何奈子心里,肯定比八歧重要,绝对不会让龙少死在自己眼前的。
“八歧在太清沟下面,原计划是让我在这消耗天罚,然后祖魂就能出来为所欲为了。
结果那蔡根阻挠天罚,也没消耗完。
其实咱们还是一伙的,就算把祖魂放出来,又能咋地啊。
也算是我们萨满教扬眉吐气,走上历史舞台的机会。
你们这群人,跟我劲劲的干啥?
咋地,跪时间长了,站不起来啊?”
恩,也就是不能给何奈子机会,但凡有一点机会,她都想发挥点作用。
蔡根觉得,何奈子说的也没啥毛病,如果不考虑哪些憋急眼的祖魂,出来做点伤天害理的事情,对于萨满教来说,确实是个机遇。
本心想提醒一下佟爱家,可不能被忽悠,这些祖魂出来不说毁天灭地,绝对也是个灾难。
可是话没有出口,蔡根发现说啥都是多余。
在场的萨满巫师,压根没把何奈子的忽悠往心里去。
一个个目光异常坚定,好像萨满教是不是能够登上历史舞台,压根不重要。
如果说唯一变化的那点情绪,也是对何奈子小伎俩的鄙视。
“行了吧,何奈子,你说这话,本身就是大逆不道。
我们萨满教又不想天下争霸,只要能把祖宗交待的事情做好,就是最大的本分。
反正也是,尼玛察家太低级,很多事情你们都不知道…”
其他萨满巫师,没等佟爱家说完,就有点迫不及待了。
“佟老大,你还和她墨迹什么啊?”
“对啊,叨逼叨,叨逼叨的,说不到重点。”
“大老远的,我们都来了,如果只是打嘴炮,不见点血,那还不够路费的呢。”
“来吧,咱们开始吧。”
“萨满教今天就要清理门户,先处理了何奈子,再拍死那绍龙…”
蔡根听着听着就不对劲了。
你们萨满教清理门户,惩罚个叛徒啥的,自己不能插手。
但是,龙少是无辜的啊,即使卖点假鱼也没有拍死的罪过啊。
再说了,那不也是被胁迫的吗?
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拍死,自己能在旁边看着吗?
“佟大爷,这个龙少罪不至死啊,他又不是你们萨满教的人。”
龙少听到他们清理门户的时候,有点想要求蔡根帮忙说情。
只是后来听到连自己也在清理门户的范畴,都快吓哭了,借着蔡根的话头,赶紧表态。
往前一步,脱离了蔡根的庇佑,有点并肩作战的意味。
“对啊,你们清理门户,扯我干啥,我又不是你们萨满教的人。”
那天一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可是在龙少否认自己身份的时候,好像是犯了很大的忌讳。
“十九爷,这话就是你说的不对了。
咱们纳喇氏,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亡,办错事咱们得认。
不能为了活着,连祖宗都不认啊。”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