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kl7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笔趣-第三百七十七章 不死者的家鄉鑒賞-99etp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啪嗒……”
“啪嗒……”
某种湿润的、阴冷的感觉,将鱼溥心从昏迷中苏醒。
她抿了抿有些开裂的嘴唇,喉咙有某种火燎般的刺痛。
“啊…”
她有气无力地呼了一口气,想要挣扎起身。
混乱的记忆,开始追溯最为清醒的源头。
她好像还在加班来着?
但现在,她究竟在哪里?
鱼溥心呆呆地看着头顶。
那里并没有天花板,而是宛如蚊帐一般的事物。
这玩意儿在她幼时的记忆里,并不算多少罕见。
只是当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后,即便是农村也很少看到了。
周围的气息显得有些沉闷,空气里弥漫着某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然后,她看到了视网膜上突然呈现的骷髅以及随后出现的个人信息。
“艹……”
这是她内心的第一想法。
曾经,由于某个男性死党的推荐,她得以了解与严肃传统文学全然不同的新世界……
所以,她自然知晓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这是什么。
“好在不是主神……”
鱼溥心在心里默默说道。
“不过综网又是什么玩意儿?”
鱼溥心尝试着从自己视网膜上看到的信息,分辨出更多的东西。
但除了宛如游戏面板一般的个人属性,她只看到了一个大概是任务的东西:
“不死者的归来?”
“初始任务的画风都这么邪门的吗?”
鱼溥心瘫在床上如是想道。
随后,她身体猛然一僵,她想起了某些遗忘的记忆。
突如其来的休克、听不清内容的呓语、恍惚中亲人的呼唤……
獵罪者
我死了?
名門棄婦:首席的天價逃妻
鱼溥心猛地意识到这个可能。
随后,她颤抖着伸出自己的双手。
那是一双惨败的、仿佛失去了所有血色的手臂……
…………
…………
“为什么我们要到这种鬼地方来招募新人?”
2号有些不解地看着身边的1号问道。
他们来自一个跨位面的综网冒险小公会。
由于最近公会里的死灵法师4号,因为结婚退役了。
他们的冒险,暂时缺乏了作为辅助和召唤的队员。
出于新鲜血液的考虑,作为会长的1号作出了进行招募的决定。
在经历了几个跨位面交易平台的招募失败后,1号给出了一个新的建议:
“从娃娃抓起……”
于是,他们来到了这个死灵法师相关职业诞生最多的位面。
而且,这里诞生的综网玩家大多都是不死者。
这意味着一个好消息:
如果是男性玩家的话,他没有繁衍相关的需求。
也不会像公会曾经的名法师一样,在冒险中途和原住民情投意合,并决定留在该位面。
最终,导致冒险的无奈终止。
而如果是女性玩家的话,更不会存在产假、结婚、照顾崽子之类的情况。
可以说,是完美的工具……队员了……
只是这鬼地方,一直处于战乱状态。
所谓的不死者,即是从其他位面脱离的灵魂。
在幸运地避开了阴魂的猎杀、深渊的吸引以及其他某些邪恶存在的觊觎之后。
其中的幸运儿,如果侥幸遇到新死的生命。
那么,在某种禁忌的本能下,一个新的不死者便会得以诞生。
从这方面可以看出,这个位面当前处于的境况了。
连无意识的灵魂都能够来去自如,更不用说其他乱七八糟的事物了。
事实上在很早以前,就有相关的势力看上这里的“潜质”。
准备将其开发成为,一个联通多位面的交易位面。
但由于数个链接到该位面的下层位面以及一些其他的原因,导致这种开发失败了。
随后,便是连绵的纷争与杀戮……
1号其实并不喜欢这里,他是一个颇为传统的骑士。
甚至在许久以前,他还有一匹有些许龙类血脉的坐骑。
不过由于后来,该坐骑的体型逐渐膨胀到他无法驾驭的程度。
而且日益增加的喂养成本,让本就不怎么富裕的公会财政雪上加霜。
所以,他最终忍痛将其放生了。
“我看过之前的平台预警了,按照那些闲的蛋疼家伙的推测,这里很可能又要爆发烈度至少10级的大型战争。”
英雄聯盟之抗韓先鋒
2号看着脚底下有些粘稠的泥土,有些闷闷地说道。
这鬼地方阴雨连绵的,大路上都满是泥泞。
“不慌,等糊弄一个新人后再溜也不迟。”
1号抬头看了看晦暗的天空,然后如是说道。
而很快,一个看起来散发着些许血腥味的村庄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
王的現代迷糊妻
…………
…………
“意料之外的迅捷……”
易春颇为好奇地看了看周围。
就在他准备再找几个位面逛逛,将最后15点无尽野性点补齐后,他便开启了综网传送。
可能是将筛选条件下调了许多,这次的位面锁定意外地顺利。
不过,作为位面穿梭的老司机了。
易春对于位面传送,算是足够了解了。
尽管由于综网对于位面穿越的便利渠道。
导致综网玩家位面传送的门槛异常之低。
但不是每个位面,都能够容忍一些“异界生物”随意地进进出出。
这其中必然会存在一些阻碍。
而且由于位面时间线的差异,不同位面在位面穿越方面所需要的时间都有所不同。
家有仙師太妖嬈 漓雲
除了副本位面之外,易春并未遇到过传送这般顺畅的位面穿越。
即便是沉浸到更为深邃的梦境世界,也需要逐渐加速的梦境坠落过程。
这倒是让易春想起来了另外一种概念:星界。
只是,易春嗅了嗅周围空气里的臭味。
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星界不大可能有这么“新鲜”的空气。
众所周知,生物的臭味往往与富集的微生物活动有某些联系。
錦繡良緣之繡娘王妃 懶語
腐烂、繁衍、枯萎……
易春摇了摇头,这里是微生物派系德鲁伊的天堂。
事实上,这个派系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的名讳。
但易春并不愿意将自己的记忆空间,分出哪怕一丝给他们。
老公太放肆:嬌妻要造反
毕竟那些家伙,大多自带传奇级别的食欲遏制效果……
他只是一个在他们看来鲁莽的野性德鲁伊,并不愿意纠结那些蠕动的真相……
目光未曾触及,但夹杂着某些腥臭的风,已然带来了些许讯息。
紅警帝國時代
易春听到了这个世界自然的低语。
絮絮叨叨的,仿佛在抱怨着什么……
易春只是听了一会儿,便觉得有些烦了。
“你该用咆哮的山火和震怒的雷霆,让它们知晓你的威严。”
“喋喋不休只会暴露你的脆弱。”
易春化身的佝偻老者杵着无量劫砸了砸地面,然后抬头望着天空说道……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