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33ux引人入胜的小說 當醫生開了外掛笔趣-第1739章:最難治的,是人心,也是病!鑒賞-i2mnf

當醫生開了外掛
小說推薦當醫生開了外掛
这句话简直如同醍醐灌顶一样!
在陈沧的脑海里久久不能散去!
对啊!
乙醇是良好的有机溶剂。
就连常见的502胶水也可能用酒精溶解开。
正如王秀玲说的那样,酒精和胶水混匀之后,粘连度高,性质稳定,抗污染,对皮肤也没有那么多损伤!
所以,工业上,经常把乙醇和胶水混匀进行使用。
但是!
这就出现了问题!
王秀玲怎么能确定,被混匀的就是乙醇呢?
乙醇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
会不会是甲醇呢?
要知道,甲醇和乙醇同为醇类,但是价格差了很多的。
乙醇比较贵!
而甲醇相对来说便宜了很多。
会不会是工厂的管理为了降低成本,把乙醇换成了甲醇呢?
想到这里!
陈沧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
因为这损伤的,可能是一群人的身体!
想到这里,陈沧的心都在颤抖!
陈沧忍不住问道:“大姐……你们有多少人负责粘合这些金属粉末?”
女人忍不住说道:“有四十多个人吧,毕竟这是一个体力活,机器也做不了。”
听见这句话,陈沧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啊!
四十多个人,正在进行这样的工作。
这都是人命啊!
想到这,陈沧感觉一种愤怒从心中升起来。
这群可恶的人,根本不把工人的命都成人命!
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努力平静下来。
周围的工作人员已经发现了陈沧的脸色一下子变黑,变冷!
他们很久没有见过陈沧生气了。
但是这一次,陈沧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这已经属于故意犯罪了。
甚至损伤他人的健康。
当然了,这一切,还只是猜测。
一切需要等待检验结果出来,证明患者是不是甲醇中毒。
想到这里,陈沧不再言语。
说实话,如果真的是甲醇中毒导致的话……
后果真的不好说,能不能救过来还说不定呢。
因为这是一种不可逆的损伤。
陈沧真的不希望这是真的。
甚至他希望这是自己的误诊。
可惜……
患者没有任何原始疾病。
终于,秦雅丽急急忙忙的跑进监护室,手里拿着打印出来的检测结果。
“陈教授,没有!甲醇检测是阴性的!”
听见这句话!
陈沧忽然之间松了口气,甚至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但是……
却又再次皱眉了。
如果不是甲醇中毒的话,会是什么呢?
陈沧闭着眼睛,开始认真思考起来!
这就是医学的复杂性。
你需要做的不仅仅是了解疾病,还需要了解致病原。
就比如甲醇!
陈沧能想到的,还是甲醇中毒。
沉吟片刻,陈沧忽然说道:“对了,我知道为什么了!”
“甲醇在体内的代谢产物是甲醛和甲酸!
甲醛在体内代谢很快,鲜有堆积。
但是甲酸不一样,甲酸的代谢半衰期长,容易在体内蓄积。
这样一来的话,甲酸堆积一方面造成酸中毒,一方面破坏线粒体!
线粒体破坏的话,是很有可能回影响神经元供能的。
从而,就会导致眼盲!
患者发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甲醇已很难测出,赶紧去试试测测甲酸。”
听见陈沧的这一番话。
整个办公室都愣住了!
这……真的有些怪异了。
陈教授这……简直神了。
什么都懂?
就连甲醇在身体代谢的过程都能搞清楚吗?
想到这里,众人甚至感觉有些恐怖。
学医……这也太难了吧?
不仅得学好内科,还得学好生物化学啊!
要不然,临床这疾病都做不好诊断。
一时间!
所有人开始翘首等待起来!
而陈沧,却有些担心了。
他忍不住拍了拍女人的手背,有些自责,有些惋惜!
他不知道应该不应该告诉女人,她……可能一辈子都看不见了。
甲酸堆积导致的线粒体损伤带来的神经元功能损伤,是……不可逆的!
也就是说……是救不活的!
患者的眼盲可能是救不好了。
女人忍不住叹了口气:“哎,陈主任,你们都是厉害的人!”
“我们这些普通人,真的不敢生病啊!”
“四十岁,上有老下有小的。”
“一个搞不好,就是要出问题的!”
“这个家里啊,就跟一个传输带一样,那个地方卡住了,都走不动。”
“孩子的奶奶,今年81岁了,去年刚刚得了癌症,每个月还得化疗……”
“哎,我不是想哭,我是看不见了以后,我感觉很焦虑……”
女人感觉陈沧站在身旁,忍不住诉说着。
而听见女人的话,陈沧的内心也不好过。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
检验结果回来了。
秦晓丽对着陈沧说道:“陈教授,补测甲酸结果显示:阳性!而且……含量比较高。”
陈沧闻声百感交集!
做医生有一种什么样的无奈呢?
就是面对患者的时候,你很想救他,却又无能为力。
陈沧的确已经很厉害了。
年轻人里,甚至老中青三代人里,能比得上陈沧的寥寥无几!
但是!
这又怎么样?
你解决不了的问题还很多!
你无法攻克的疾病也有很多!
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女人。
难道……
自己应该告诉她:“你的眼睛,再也没有机会睁开了!”
因为……中毒时间有点长了!
接下来,陈沧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安顿了医生用甲醇中毒的方案进行治疗。
而另外一边,陈沧直接拨通了孔祥民的电话。
“孔伯伯,我有个事情想向你汇报一下。”
孔祥民很少接到陈沧的电话,连忙问道:“什么事情?”
陈沧深吸一口气:“铵阳烟花厂,存在把甲醇取代乙醇,造成工作人员中毒致盲的事情发生!”
“而这不是最关键的!”
“工程内,有四十多名进行类似工作的工人,也有几百名在那个环境里工作的工人!”
“现在,我怀疑他们的身体或多或少都会受到严重的损伤!”
“我希望,您能对这件事情稍微重视起来。”
“当然了,您可以尽快完成取证,这只是我的推测罢了!”
听见这句话,孔祥民的脸都绿了!
真要是四十多名患者致盲,只可就是大事儿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