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6l5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起點-第609章 請求非遲哥穩住!熱推-b9q1r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嘘……”柯南比划着,示意阿笠博士声音小点,“不要太大声。”
阿笠博士放轻声音,“难道把那些记录偷走的就是……”
“嗯,或许就是那些家伙干的好事,如果他们听说被那种药害死的我还活着,而且觉得毛利小五郎的推理很可疑的话,那就不难想象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了,”柯南神色沉凝,脑海中又一次浮现了琴酒和伏特加的身影,“那些黑衣男子的同伴,很容易就能猜到工藤新一在毛利小五郎背后捉刀!我销声匿迹和‘沉睡的小五郎’出现的时间,几乎就在同一时期,也难怪会惹人怀疑……”
“如果偷走毛利先生的档案是这个原因,那他们为什么要连非迟的档案也一起偷走?”阿笠博士问道。
“我一开始是猜测,对方或许是对方不确定‘沉睡的小五郎’背后的人是工藤新一,还是池哥哥,所以才把档案一起偷走,想要确认一下。”柯南道。
阿笠博士左右看了看,将声音压得更低,“如果他们觉得是非迟做的,你不会被发现,他们也不会对非迟下手,这样就安全了,对吧?”
“没错,这是最好的一种可能,不过很多地方说不通,”柯南摸着下巴思索,“‘沉睡的小五郎’出现的时候,池哥哥已经进了青山第四医院,这也是我否认自己猜测的原因,他们只要去青山第四医院调查池哥哥的入院记录,对照时间,就应该知道帮大叔推理的人不会是池哥哥,不用刻意去警视厅偷档案,那就只剩另一种可能了。”
“另一种可能?”阿笠博士疑惑。
“对方不仅在调查毛利大叔,也在调查池哥哥!”柯南判断完,又笑了起来,“当然,这件事也还不确定是那些家伙做的,看起来,更像是大叔和池哥哥一起经手的某起案子遭人记恨,而且他们应该不会想到我吃下那种药后变成了小孩,不过有人在偷偷调查确实是真的……”
说着,柯南伸手在口袋里摸索,“为了谨慎起见,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哼!搞什么嘛,每次都是有事才来拜托我!”阿笠博士故意装出冷漠脸,“如果你有事想拜托别人去做,为什么不去找一个更信得过的人?”
柯南打量着阿笠博士,“喂……该不会是因为我之前没跟你说调查记录被偷走的事,你才这么生气的吧?”
“才不是呢!”阿笠博士侧开头,持续傲娇。
“博士,别生气啦,”柯南无语解释,“我也没办法啊,当时高木警官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灰原就在你旁边,要是让她知道附近有人鬼鬼祟祟调查的话,搞不好又会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比如觉得自己身边有危险、很不安,或者又觉得自己会拖累身边的人之类的,跟在巴士上一样乱来……对了,她现在人在哪里?”
“昨晚她去非迟那里打游戏,好像打到很晚才睡觉,今天早上回来之后就去补觉了,”阿笠博士低声道,“这件事你也没告诉非迟吗?”
“还没有,”柯南迟解释道,“不是我逞强,如果有他帮忙,是能轻松一些,但我要怎么跟他解释?难道如实告诉他,我其实就是工藤新一,招惹到了一群危险的家伙,最近有人在我们周围调查,要小心一点?”
“这样不好吗?”阿笠博士问道。
“别忘了,我骗他说我是分裂症患者,”柯南半月眼,“如果他觉得这是我的妄想怎么办?就算他信了,要是他不把对方当回事,连他都会遇到危险,再说了,当初说不要再把我的真实身份告诉其他人的,可是你啊……”
阿笠博士脑补出被灌药变小的池非迟,被灌药之后没变小而是死了的池非迟,侥幸逃脱却被对方盯上、像柯南一样到处躲藏的池非迟……
瞬间被说服了。
新一也不是一般高中生,比更多成年人都要聪明,但还是栽了。
非迟在推理方面,大概比新一要强一点,性格上来说也稳重得多,但搞不好也栽了呢?
情撩:總裁的天價寵兒 廉貞卿
腹黑爹地:調教純情媽咪
“总之,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灰原,至于池哥哥那边……如果事态严重,我会想办法提醒他小心安全的,”柯南迟疑了一下,“其实还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对方为什么要把档案又原封不动地送回警视厅?”
“既然已经调查清楚,档案就没用了,当然就送回警视厅了啊。”阿笠博士理所当然道。
“笨蛋,既然没用,直接丢掉不就行了?”柯南反问一句,又推测道,“这可能是对方发出的大胆信号,告诉我们,他们对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或者是……”
“想把某个人引诱出来的圈套,”服部平次坐在桌台上,摸着下巴接过话,“这样的话,调查非迟哥说不定是一个警告,目标或许是你,或许是那位大姐……”
“没错,大概是在表达‘不想连累别人的话,就自己主动站到我面前来’这种潜台词,不过,我还有一种猜测……”柯南一愣,转头看了看身后的黑皮,惊讶退了两步,指着突然冒出来的服部平次,“服部?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这个大叔叫我来的,”服部平次笑着指了指阿笠博士,“因为知道你身份、能帮上你忙的只有我一个啊,知道你遇到麻烦,我当然要助你一臂之力啦!”
“可是现在对方行踪不定,很难想出好的对策对付他们……”阿笠博士有些头疼。
“你太天真了,大叔!一直把这件事搁在心里的工藤,怎么会无缘无故跑过来告诉你这些?”服部平次摊手道,“他之所以跑过来这里,可能是已经发现了重要的线索,或者找到了对付对方的方法……”
柯南只能把自己的推测全盘托出。
在杯户城市饭店,代号皮斯克的企业家枡山宪三杀人,在接受侦询时,有同伙将自己的紫色手帕交给了他。
当时领到紫色手帕的,除了皮斯克之外,还有六个人。
“除掉池哥哥,还有五个人,”柯南压根没怀疑池非迟,神色沉凝道,“而那五个人之中,只有一个人在那件事后就宣布息影,从此销声匿迹……”
阿笠博士脸色微微变了变,“息影?那个人难道是……”
“克莉丝-温亚德!”柯南目光坚定起来,“那个美国电影明星!”
楼梯转角后,灰原哀怔了怔,脸色有些难看。
克莉丝-温亚德?
那个女明星跟非迟哥的关系好像有点不一般。
在帝丹高中的园游会上,柯南吃临时解药变回去了,她戴上口罩伪装成柯南,用柯南和工藤新一同时出现的方式,打消毛利兰‘柯南=工藤新一’的怀疑。
那个时候,她和毛利家的糊涂大叔一起去园游会、找池非迟汇合,又一起去舞台剧后台,当时那位新出智明医生还问非迟哥是不是喜欢克莉丝-温亚德。
当时新出医生说的是,克莉丝-温亚德去看病说起池非迟的时候,说池非迟体贴有风度,因为这么说的女性不多,所以新出医生才想问问池非迟是不是有好感。
特種兵亂秦漢
也难怪那个新出医生会这么想,那天在追思会上,她也觉得池非迟跟那个女明星距离太近了些,还是池非迟主动用手揽住人家肩膀,侧头跟人家说话……就她所知道的女性中,除了自家亲生老妈,克莉丝-温亚德是第一次跟池非迟长时间保持那么近距离的女人。
换了其他女性,就算不说‘我女儿都有了’这种话,把人家吓跑,池非迟也不会离对方那么近。
她在园游会上那时候,还顶着柯南的马甲跟池非迟说——人漂亮,气质好,身材也好,是挺不错的。
如果克莉丝-温亚德是那些人的同伴,那……
(゜ロ゜)
请求非迟哥稳住,那个女明星一点都不合适!
“什么?克莉丝?你是说那个二代女演员?那个性感、漂亮又聪明的女明星?!”
服部平次难以置信地朝柯南咆哮确认,却发现柯南和阿笠博士的神色都有些古怪,“呃……怎么了吗?”
阿笠博士从惊讶中回神,忍不住问柯南,“新一,你会不会弄错了?我记得你回来的时候说过,在追思会上,她是跟非迟待在一起的吧?”
“他们确实待在一起交流,不过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在一起,”柯南纠正,“转交一块手帕只需要一瞬间,不留心的话,是很难注意到的。”
“不,我的意思是……”阿笠博士一脸纠结,“你也说过,他们看起来关系很亲密吗?”
“哈?”服部平次汗了汗,“喂喂,工藤,难道非迟哥和她……”
“在小兰给我们大家送巧克力那天,我已经问过池哥哥了,”柯南道,“我问他有没有跟那个大明星再联系,他说由于发生了杀人案件,他们连联系方式都没来得及留。”
服部平次心里松了口气,“那说明他们关系也没有那么好。”
“那天我也跟池哥哥说过枡山宪三有同伙帮他应付警方的侦讯,提到克莉丝-温亚德有嫌疑,他说他跟枡山宪三以前也认识,反问我为什么不会是他……”柯南神色并没有轻松多少,摸着下巴思索,“服部,换作是你,你在我怀疑谁是罪犯同伙的情况下,会说出‘为什么不会是我’这种话来?”
服部平次想了想,“你是觉得非迟哥听到你怀疑克莉丝,有点生气了,所以才会说这种话?”
擄愛
“我当时是没看出他有生气的样子,不过那家伙就是那样啊,生气还是高兴亦或者心里有别的事,都不会写在脸上,”柯南道,“但如果他跟克莉丝-温亚德只是在追思会上见过一面的关系,他应该也会对分析克莉丝的嫌疑感兴趣,就算不感兴趣,也不会……”
超能力風雲錄 紫淵
“也不会说出这种话,”服部平次若有所思地接过话,“就好像在说‘你要怀疑她的话,也应该来怀疑一下我吧’,怎么看都有点袒护的意味耶。”
两个人都没想过池非迟是那个组织的人,就没想过池非迟是在纠正柯南的思路——别忘了还有一个嫌疑人。
抛开这一点,在小伙伴怀疑某个人的时候,说出‘为什么不会是我’这种话,就有些傲娇生气、在气小伙伴乱怀疑的感觉。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