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qj2v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鋼鐵蘇聯 ptt-第1052章 無人生還看書-q3yny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整个车体正面投影的防护效能在122传家宝面前都形同虚设,指望用最脆弱的车体侧装甲抵挡住慈父之力加持的猛轰更是想都别想。
500米距离上仍能够确保击穿180毫米垂直均质轧制钢装甲,飞行速度超过700米一秒的122毫米风帽穿甲弹弹丸,顷刻间便一头撞在了物理厚度仅有40毫米的车体前端侧装甲之上。
弹粗力沉的122毫米弹丸带来毁灭性的破坏。
被砸碎的黑豹车体前端第一只负重轮当场拦腰折断成两截,被强大的冲击动能硬生生扯成了碎块,但这一切并未能阻止弹丸的继续前进而仅仅只是个开始。
打碎了外侧第一只负重轮的弹丸继续前进,区区40毫米的窗户纸装甲在慈父之力面前形若无物,根本起不到半点保护的效果。
伊乌什金猜对了一件事情,击穿了装甲后的炮弹的确会撕裂车里党卫军的肉体,真实上演的一幕不掺半点虚假水分。
从侧前端射入的122毫米弹丸打在了副驾驶位置上的机电员腰部位置,仅仅只是打碎了一只外侧负重轮加40毫米垂直装甲的穿甲弹丸,仍然保留着能将钢铁碾压的强大剩余动能,撕碎血肉凡胎的人类肉体更是不假丝毫悬念与疑问,一切都仅仅只发生在一瞬之间。
在人类的意识根本无法反应过来也无法意识到的那一刹那。
悲惨德军机电员的右肾、肠子、胃、脊椎骨、左肾,以及用来维持腰部运动、连接上下部分身体的所有肌肉肌腱,在顷刻一刹那间便被撕扯地血肉飞溅,血滴在毫秒流逝间几乎凝固静滞在了充斥着浑浊汽油味的空气当中,甚至于连那凝固的表情都尚未来得及感受到痛苦。
倘若穿甲延时引信失灵的话,伊乌什金的预判还会进一步得到验证。
继续前进的122毫米穿甲弹丸会紧接着打碎相伴而坐的驾驶员身体,令两团血肉模糊的碎块混杂在一起分辨不出姓名你我。然后再打穿另一层的40毫米脆皮装甲,一炮干死俩人外加洞穿黑豹那纸糊一般的车体双面侧甲,炮塔里的剩余仨人还能侥幸地捡回一条命来。
然而,军工大动脉已经在后方缓过劲儿来的苏制炮弹,现如今已经基本上摆脱了41年时穿甲延时引信经常失灵的糟糕毛病。何况供应给赫赫有名的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的炮弹,还必须是质量经过严格筛选有可靠保证的优质产品。
从车体右侧前装甲被击穿的那一刻开始起,这辆黑豹、以及全体五名车组成员的命运,俨然就已被注定。
160克的弹丸战斗部纯黑铝装药有着148%的TNT当量系数,也就是爆炸当量等效于236.8克的TNT炸药,相当于差不多两颗半德军步兵的M24进攻型手榴弹在车内引爆。
通常来说,这种级别的化学能爆炸威力,百分百是当场德意志载人航天、螺旋飞头,黑豹那本来就小一号的脑袋只会向坐火箭一样,被从炮塔座圈里顶飞出去、再无其他可能。
但上帝或者说命运女神似乎有些垂青这一车倒霉的党卫军装甲兵,足足236.8克的等效TNT爆炸威力居然没有引发猛烈的弹药殉爆,眼看着自己一炮打穿了装甲却并没有半点反应的伊乌什金猛地一拳、锤向了身旁的炮闩。
“狗屎!打的位置太靠前了!”
弹药架和油箱分布皆为靠后排列的布局扛过了这一劫,余下的三名炮塔内党卫军装甲兵的运气简直可以说是好到爆炸,足以令全世界的装甲兵同行们感到羡慕。
高速飞行的弹丸破片划开了弹药架内定装75毫米炮弹的弹壳,但却极为诡异地没有引燃发射药、也没有发生爆炸。甚至于就连习惯于一打就着的汽油油箱这次都颇为争气,鬼使神差地并未被弹片波及到、全然没有半点毛病完好无损。
坦克内部席卷了一场火焰风暴的黑豹坦克像是喝醉了酒的醉汉,未能及时刹车的剩余冲刺动能,促使着这辆已经是无人驾驶的黑豹坦克在碎了一个负重轮的情况下,又继续摇摇晃晃地前冲了二十多米距离才堪堪停下。
侧装甲上被击穿的拳头大击穿孔洞,被火焰冲击波给强行顶开的驾驶员与机电员头顶舱盖,甚至于就连受爆炸冲击波影响较小的炮塔顶盖缝隙里,都在像满恶盈罪恶黑泥的圣杯一样向外不停喷吐着浓浓的呛人黑烟。
黑豹最终停下的位置差点撞到另一辆相距不远的黑豹侧装甲上,还好这一切并未发生只是间隔了最后一米多的距离。
紧跟在另一辆黑豹后面掩护前进的党卫军步兵们被这一幕吓到了,他们甚至以为这辆挨了打还猛冲过来的黑豹是要碾压他们,直到这辆看上去完全失控的冒烟黑豹如醉汉一般堪堪停下后,才明白事情的真相可能并不是如自己所想那么一回事儿。
几名手握着各自武器弯腰前进中的党卫军步兵,盯着面前这辆不对劲的黑豹有些发愣,众人都在等待着他们的长官下达下一步的命令。
也就是在这时,炮塔歪斜到了一边、面朝着几名党卫军的后脑勺逃生舱盖忽然被打开,一名头戴着军帽与耳机、满脸是血的党卫军车长挣扎着从炮塔尾端向外探出手来,示意眼前近在咫尺的战友们赶紧过来拉自己一把。
带队的一级小队长不敢有丝毫耽搁,立刻把手中MP40的枪带往肩头一甩、箭步上前不管三七二十一,拽住这名党卫军车长的双臂当场就用力往外拽,生怕动作稍迟一步就会有不知道从哪儿飞来的子弹把自己打的脑袋开花。
脑袋不住环顾四周、提防着任何敌军有威胁目标的一级小队长是个老兵,在这片土地上战斗至今的残酷经历让他不敢对周围的作战环境有丝毫的大意,毕竟一个预先预判的提前扑倒在地动作就可能是生死两重天的天差地别、由不得人不小心。
但是只顾着环顾战场环境的一级小队长却始终忘记看一样最重要的东西:被他拽住双臂在地上快速拖到己方那辆黑豹屁股后面的车长尸体。
等到处境暂时安全、松开双手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摘下肩头武器重新握于手中之时,这名冒着生命危险前去救人的一级小队长听到的身旁战友第一句话,却着实有些令人毛骨悚然。
“克劳泽…你,你只拽回来了半个……”
映入闻言后那双惊愕双眼中的,确确实实是一具只剩下胯部以上,连鸟带盆骨都给炸飞了的血肉模糊半截尸体。
被唤做克劳泽的一级小队长下意识地扭过头去朝黑豹的后脑勺一看,一条被自己一路拖行、半道上还时不时留下几块碎肉的鲜血荆棘之路,就如同一条猩红色的地狱之路般展现在自己眼前。
方才还伸手向自己求救的尚存一息车长,眼下只是一具瞪大了无神双眼看着天空的尸体而已。
嘴里忽然间感觉到有种说不出来怪味的克劳泽,抿了抿那似乎沾染上了血腥味的干燥嘴唇,在看过自己冒着生命危险救回来的尸体最后一眼之后终于果断开口。
“他已经死了,我们继续前进!都跟紧坦克,上!”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