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6oan火熱言情小說 無限重生成神 起點-第1092章 局中局看書-ltw6j

無限重生成神
小說推薦無限重生成神
“我发现了,你们菱角池里的菱角,是四个角的,其他地方的菱角,是两个角的~”
草根逆襲路 橘林
张玄呵呵直笑,对这个里长却打了哈哈。
“如果你发现了什么,一定要告诉我们~”
里长上前郑重道,还握了握张玄的手。
这么亲密的接触之下,张玄发现,自己的手上,被这里长给留下了一个印记。
一个浅浅的阴气烙印。
回到房间里,张玄仔细的看着手里的印记,
这个东西,张玄可以瞬间把它消除,可是这就会暴露张玄的实力。
‘嘿嘿,我这是被监视起来了,不过这也给我一个信息,这里长的阴气不重,里面没有怨气,看来他不是幕后主使~’
‘这种事情,还正是麻烦啊,这里的村民,显然是死了不知道多久,可是无法转世投胎,所以他们在寻找可以解救他们的人~’
花叢魔本色 純爺們兒
张玄心中有了思量,这些村民,虽然不是幕后主使,但也不是什么盟友,
不然,他们也不会不提前告知,这里的危险。
从怀里拿了个口香糖,张玄嚼了嚼之后,就把它拉开,将手里的阴气用口香糖给包裹起来。
‘正所谓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这点阴气,就想监视我,太小看我了吧~’
张玄解决了这团阴气,倒是依旧把他放在身上,等遇到危险的时候,再用它去声东击西。
跟男朋友一起五年了,但是,还没说结婚的事情,王思思想趁这次旅游,做最后的通牒,要么结婚,要么分手。
不过,不等王思思把事情说出来,她们就遇到了这样的怪事,这不熟悉的村落里面,遇到了失踪的事情。
尤其是这么大的雨,让王思思觉得,床底下,衣柜里,已经室外的大缸茅厕,有潜伏着危险。
尤其男朋友出去蹲坑了这么久都没有回来,更是让王思思紧张不已,
也许是错觉,王思思在大雨的天气里,可以听到一个特定的滴答之声。
这个特定的滴答之声,越来越大,而后把屋外的大雨之声也给吞没了,
天地之中,忽然只剩下了王思思,和这个滴答之声。
“呼~~”
窗外一阵大风袭来,让王思思不由自主的望过去,
这一望,王思思当即大叫起来。
“啊~~~有鬼啊~~~~”
一个湿漉漉的女人站在窗外,她的头发被打湿,连成一片,
只能看到一只白色的眼珠子,在直勾勾的看着王思思。
“呼~~”
一阵风吹过,那个女人便消失不见,王思思眼泪不停的掉落。
不过数个呼吸的时间,她的身下,就出现了一个眼泪水洼。
突然,一双手从水洼之中伸出来,王思思旋即就被拖了进去。
再一次出现了失踪者。
一对情侣消失不见了,这一切让这些乘客都难以接受。
下一个失踪者,会是谁?
而张玄,则是来到了一个让人忽略的地方,村子里的祠堂。
这是他们吃饭的地方,虽然是祠堂,但是人一多,倒是不觉得可怕。
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
张玄潜入了这祠堂之中,这地方不大,也没有密室,只是一些祖宗牌位而已。
一共七层,这说明这里已经有七代先辈。
若是加上活着的三代人,这里已经有十代人在此生活了。
“这倒是奇怪了,祠堂里面没有也没有异象,这不符合逻辑啊~”
张玄看着这些牌位却是迷惑不解。
又仔细查看,张玄这才发现,这上面的牌位之中,有一个人的牌位,不是金粉写的,而是黑笔写的。
‘贞洁烈女戚氏之位’
张玄看着这个牌位,心里若有所思,
这里是古平村,村里人只有一个姓,那就是方姓,
这祠堂上面,也有女人的牌位,一般是什么方李氏,方王氏。
而这个牌位上只有写‘戚氏’二字,显然必有怪异,这只是其中怪异之一。
张玄还发现,这祠堂里面的地砖,有些砖头颜色比较浅。
一劍傾國 一介白衣
这些地砖是青砖,日久年深,它的颜色会变成黑色,而其中几块,虽然也看起来有年头,但是颜色要浅一些。
而在这几块砖头缝里,张玄发现了一些与菱角池一样的怨气,事情似乎有恢复到了原点。
“张玄小兄弟,我说了,你要是发现了什么,不妨就告诉我们,我们一定尽力解答~”
里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张玄的身后,他看起来颇为欣喜和激动。
“是发现了一点异常,我发现你们这个祠堂之中,有个‘贞洁烈女戚氏之位’!
似乎不是你们的族人,不知里长可否为我们解答一二~”张玄笑道,
“这个,请看我们的族谱大事记表~”
这里长从身后一掏,掏出了一本半米高的典籍,而后准确的找到了戚氏的章节。
张玄对此异状,也不以为意,上前观看起来,一同诵读之后,他这才大致了解这个戚氏的事情。
这戚氏是个逃难而来的寡妇,后来被古平村收留定居下来。
虽然寡妇门前是非多,但她读过诗书,便做了个先生,性情颇为刚烈。
后来有官家子弟看中了她,她誓死不从。
本来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但那个男人杀了戚氏的儿子。
她苦苦哀求村人,可惜方氏虽然是个大族,但也不敢为她出头,这戚氏在祠堂里泣血怒骂,而后不知所终。
事情就记录到这了,但是戚氏不知所终,那么为什么方家的祠堂里,要供奉她呢?
仅仅是她给村里的孩子教书?
不过,对于这些,张玄已经心里有谱了,便笑道:
“多谢里长,接下来我会继续进行调查,希望可以用帮到你!”
“那就多谢你了!”
里长笑道,旋即转身离去,
只是他的背后,却是被打烂了。
这种伤口,张玄从来没有见过。
“奇哉怪也!这些鬼魂,竟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心中没有一点仇恨,死的这么惨,也不想给自己报仇~”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去那个戚氏的房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但张玄见到的,只是一个倒塌的废墟而已。
“看来这地方,怎么像是被炸过的一样?”
张玄看着这些断壁残垣,心中奇怪,他是生在和平时代之下,对于战争没有了解。
不过,他倒是认识那镶嵌在墙壁之上的铁片,莫非这里是被炸过?
那个里长,似乎就是被炸死的啊!
张玄从这废墟而去,前往那菱角池而去,不过这一次,周围的环境又变得不一样了。
秀丽的田野之中,油菜花盛开起来。
浓郁的花香之中,金色的花朵随风欺负,如同海浪一般。
这些花海之中,飞舞着的,是那蓝色的飞蛾。
烟水蒙蒙,四周一片静默,张玄就这样走在山间的小路之上。
忽然,周围出现了一个冷峻的男子,拖着一个孩子就把他扔进了水池之中。
及至傍晚,一群村民出现,把孩子捞起来,其中一个绝望的女子冲了进来,抱着孩子痛哭不已。
‘看来,这就是那个戚氏了,这是情景再现吗?看来这个女鬼,是要和我聊聊了~’
张玄心中恍然,一个人心里的秘密藏了太久,必然想找人倾诉,这说明这个鬼,还有些理智。
女人寻求帮助,但是没有人愿意出手。
他们只是普通人,在乱世之中,自保都很吃力了,为别人报仇,实在是无能为力。
戚氏无力回天,但也只能回去,不过三天之后的夜晚,这村子就被轰炸了一遍,大部分村民都死在了睡梦之中。
这剩下的几个,在戚氏的带领下去报仇。
古法的水淹。
在大雨的天气里,泄开了山上的水池,在巨大的泥石流之下,所有人同归于尽。
事情就么结束了,戚氏也上了方氏的祠堂,这之后倒也安然无事。
看完了这些,张玄以为那个女鬼戚氏要现身,但他的眼前景色,再次变化,又是一片油菜花田出现。
“这是重复的鬼打墙吗?是我没有见到这些事情的真相?”
“还是这些幻象,只是重复出现而已?”
张玄看着这周围的景色,有点不耐烦了,运起六甲天书,身上金甲出现,那一层阴气幻象,顿时就被打破了。
大雨骤然而至,张玄便回去修整一番,但是没多久,张玄便感到一股强大的阴气袭来。
“看来是忍不住要动手了!”
张玄心中一动,便凝神戒备起来。
“啪嗒~啪嗒~”
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但是却没有什么人,看来是隐形了。
“兹滋滋~兹啦~”
电灯也闪烁不定,黑暗向张玄涌动,要将张玄吞没。
张玄暗中运起六甲天书,金色的铠甲浓缩与肌肤之下,
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是却已经是刀剑难伤了。
“滴答~滴答~”
水滴落地,不多时就形成了一个水洼。
这水洼里面,有一些水草在飘动。
张玄定睛一看,这哪里是什么水草,而是黑色细长的头发!
“噗~”
一个女人从这水洼之中跳了出来,只见她头发很长,一身蓝色的衣服,泡的发白。
头发紧紧贴在头皮之上,看得出她的头型很圆,不是那种平脑袋。
她的肩膀消瘦,身形苗条,但是很丰满,是那种生育过的女人,所特有的身材。
“咕嘟~”
怪不得会引起是非。
“你看到我的孩子了吗?”
这个女人一开口,却是扬州方言,的确是逃难来的女人。
“你是谁?”张玄笑问道。
“你看到我的孩子了吗?”
这个女人再次问道。
“你听不懂人话?”
张玄再次问道。
“你看到我的孩子了吗?”
神偷化身 蠶繭裏的牛
这个女人锲而不舍。
“MYNAMEISZHANGXUAN~”
张玄来了兴致。
“你看到我的孩子了吗?”
女人依旧平静。
“你家瓜娃末事?”
张玄用方言反问。
“你看到我的孩子了吗?”
女人再次发问。
“你家小嗨这么回事啊~?”
张玄用扬州话回答。
“我儿子不见了~”
这女人听到张玄的扬州方言,终于出现了第二句话,眼泪也是刷刷的直流。
皇裔偶像女王 夏七夜
久违的听到乡音,这女人内心的委屈,一下子找到了宣泄口,哇哇哇的就哭了起来。
前妻的春天
“没事的,他还活着,他转世投胎去了,过得很好~”
张玄拍了拍这个女人的肩膀道,说的却是假话。
这个女人这才抬起头来,张玄把她的头发拨开。
露出了她被泥石流,冲刷的面目全非的脸庞来。
她的眼睛很明亮。
“事情已经结束了,你为什么还放不下?百多年过去,你不去转世投胎?”
张玄拍着她的肩膀,把她脸上的泥沙清理干净。
“因为老子还在~”
黑暗之中,一个男鬼出现、
他一身中山装,戴着眼镜,鬼体约有一丈,而他的身后,则是被泥石流冲死的扛枪的小鬼。
“原来是你!”
张玄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这个少帅男鬼,就是害死戚氏儿子,杀死村民的凶手。
“本来想细细品尝这群活人的滋味,没想到,还出现了你这样的修行者,倒是大补啊!”
“回来吧,戚寡妇!”
那少帅男鬼左手一抖,一道链子就摇动起来,另一头栓着的戚氏,当即就被拽了回去。
“怪不得我老是觉得不对劲,原来还有另外一伙鬼~”
张玄笑道:“可怕的东西,是不露面的未知,就像是暗处的蜈蚣毒蛇一样,要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也不过是一锄头的事情而已。”
“李副官,打断他的右手,我要喝他的血!”这少帅男鬼吩咐道。
“是!少帅!”
那李副官带着几个鬼兵便上前来,要把张玄给抓起来。
“你们都快把我吓尿了~你们等一下,我先放个水啊`”
张玄打了个激灵,旋即便自顾自的小便起来。
“不好了,这个人是童子之身~”
“完蛋了,我被这阳气灼伤了眼睛啦~”
“啊~我的伤口隐隐作痛啦~我不行了~”
一泡纯阳童子尿出现,这些小鬼当即就嚎叫起来,
张玄一脚把这些湿润的土壤踢飞,天女散花一样,砸向了那些鬼兵。
“兹啦~滋啦~~滋啦~”
这些土壤瞬间把那些小鬼的身上打得焦黑一片,那李副官拿着鞭子狠狠的抽过去道:
“都给我把队伍列起来,这点童子尿死不了的,快开枪!”
这只队伍乱糟糟的排列起来,而后拿着枪朝张玄射击起来。
“啪~啪~~”
五十几个鬼兵,但是开枪的只有十几个枪声响起,
有几个小鬼兵,还用嘴巴模拟枪声,
“叭~~叭~叭~~”
这些子弹打在张玄身上,却是连皮肤都没打破,
原来这些子弹,都是这些小鬼的阴气所化,子弹硬度完全不够,和果冻差不多。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