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s5o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氪金飛仙 txt-第八百九十八章 糟心的戲碼相伴-lzmoa

氪金飛仙
小說推薦氪金飛仙
“清虚,节哀!”
一个老者,站了出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对着上首位的魁伟中年人,说了一句。
“发生这种事情,大家都不想的。不过,这都是命啊!”
清虚神情阴沉,端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
此时,一个脾气火爆的年轻人,忍不住站了出来,大声嚷嚷道。
“清虚大首领,我平时最敬重你的为人。但是,我希望这一次,不要再发生七年前的那种事情。”
此言一出,众首领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古怪。
七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时候,清虚大首领的妻子,刚生下一个女儿,结果被妖族特使看中,要当成供品进贡。
谁知道,当天夜里,清虚大首领的妻子和女儿,竟然全部消失了。
清虚大首领给出的说法是,她们母女两人逃了,不知逃到何处去了?
对于这个说法,众首领都不相信。
开什么玩笑!
一个刚生下孩子的产妇,还是那么的虚弱,怎么可能带着孩子逃走?
就算她想逃,她又能逃到哪里去?
要知道,众首领知道此事后,立刻派出大量人手出去寻找,结果什么也没找到。
事情很明显了,一定是清虚大首领,安排了人手,将他的妻子和小女儿,送了出去。
最后,为了这件事情,三十三部联盟,付出了无比惨痛的代价!
妖族蛮横,从不讲理,它们才不管,你们人族幼儿是逃走了,还是被人送走了,反正妖族只知道,他们没收到,他们想要的美味血食。
于是,妖族大发雷霆,将当年上供童男童女的数量,增加了一倍,变成了两万对童男童女。
又有无数家庭,为此遭了殃!
清虚大首领,险些为此丢了首领之位。
后来,还是一些德高望重的人族首领,感念清虚大首领的劳苦功高,出面死保他,才让清虚顺利地保住了大首领之位。
如今,这个年轻首领,在议事厅内,提及了当年那件难堪的事情,顿时现场的气氛,变得无比凝重。
所有人,都各怀心思,谁也没说话。
现场一片沉默,气氛压抑无比。
不知过了多久,清虚大首领眼中异芒一闪,冷冷地开口,打破了沉默。
“诸位放心,这一次我以性命担保,我的小女儿,绝不会再消失!”
说这番话的时候,清虚大首领的语气,冰冷地可怕,仿佛是在压抑着极度的愤怒和痛苦。
一众年纪较长的首领闻言,心中都是暗暗叹息。
他们都能理解,此时清虚大首领心中的痛苦。
因为,他们这些人,都经历过,被迫献出自己子女的事情。
这种事情,太残忍,太痛苦了!
每次回想起来,他们都忍不住,心悸剧痛!
唉!
人族啊人族,不知何时,他们才能摆脱如此凄惨的命运?
整个议事大厅,被一片愁云惨雾笼罩住。
然而此时,那个年轻的首领,却依然是不依不饶,不合时宜地道。
“清虚大首领,我很尊重你的人品!但是,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为了杜绝之前那种惨剧发生,我建议,不如让我的人,接手看管你的小女儿……”
“放肆!”
那年轻首领话音未落,就有一个年长的首领,怒气腾腾站起起来,怒视着他。
“小子,你别太过分了,清虚大首领都说了,这次绝对不会再出意外,你还在这里咄咄逼人,想做什么?造反吗!信不信,老夫我现在就宰了你!”
年长首领大发雷霆,怒吼连连,犹如一头暴怒的老狮。
那年轻首领却是夷然不惧,梗着脖子,眼中满是坚毅的之色,沉声开口道。
“您老有本事,现在就杀了我!”
“你……”年长首领气急败坏,伸手指着那年轻首领,怒目圆瞪。
“你真当老夫你不敢杀你!”
那年轻首领寸步不让,嚷嚷道:“就算您老要杀我,我也要说。当年清虚大首领也保证过,结果呢,结果怎么样?他的女儿,还不是一夜之间消失了,我们三十三部联盟,却被妖族逼着,多交出一万对童男童女。”
那年轻首领,上前一步,虎目含泪,怒吼道:“一万对童男童女,整整两万孩子,他们没有父亲母亲吗,他们没有家人亲戚吗?清虚大首领的女儿逃过一劫。你们有没有想过,那些孩子的父母亲,他们有多可怜?他们遭受了,本来不应该发生的劫数,他们才是受害者!我只是不希望,这样的惨剧,再次发生!”
说到最后,年轻首领,愤怒地咆哮了起来。
他的声音,充斥着着悲伤,在整个议事大厅中,久久的回荡!
众首领的脸色都变了,他们纷纷低下头,眼中满是同情哀伤。
是啊,那些孩子,那些父母,才是可怜的受害者,他们遭受了无妄之灾!
本来,这些灾难,是可以避免的!
最后,全都是因为某些人的一己之私,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
这种惨剧,已经发生了一次,不能再发生第二次。
众人的目光,全部汇聚到了清虚大首领身上。
他们的目光,无比复杂。
不过,众人眼神中,都代表着同一个意思。
大首领,您应该,同意那年轻首领的意见!
众位首领的目光,仿佛一道道利箭,射在了清虚大首领身上。
此时,那年长首领实在看不过去了。
他站了出来,站在清虚大首领面前,挡住了众人的目光,沉声开口道。
“你们想干什么?你们别太过分了!这件事情,清虚自有主张,不用你们在这里说三道四,谁在敢多废话,别怪老夫不讲情面。”
“唉,我们都很尊重清虚大首领,也不想逼迫他!”几个平素德高望重的首领站了出来,叹了一口气,缓缓地开口道。
“我们只是想,杜绝七年前的惨剧发生,仅此而已!”
年长首领见状,顿时大怒,“你,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是在逼迫清虚,太过分了……”
年长首领还要发作,清虚大首领却站了起来,伸手在他身上,轻轻拍了拍。
“别说了,你们要的,无非是我的小女儿,我会把她交给你们,你们派人去接她吧!”
说着,清虚大首领便转身离开了。
只是,他离开的时候,原本昂藏魁伟的身形,似乎变得佝偻了一些。
清虚大首领身形萧瑟,一个人,慢慢地离开了议事大厅。
等到他完全离开,众首领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都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唉!
今日的这场戏,虽然他们赢了,却真是让人糟心!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