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4t4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天唐錦繡》-第九百一十九章 敲一扛子看書-srzb9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向房俊讨人情这种事,李崇义不敢打包票。
那家伙棒槌脾气一旦发作,那可是连长孙无忌都敢硬怼,他李崇义在人家眼里还真就没什么份量,若是李孝恭说句话,那或许可以稳妥一些。
不过李孝恭如今远在西域,鞭长莫及。
韦挺感激道:“无论如何,京兆韦氏都承下世子这份人情。”
他又岂能不知房俊这厮是个棒槌,一张脸说翻就翻?更何况这里头还牵扯到会否打压京兆韦氏的问题,房俊与韦正矩的私事加上太子一系的公事搅合在一起,谁也不敢担保就一定能让房俊退一步。
李崇义起身道:“事不宜迟,那晚辈就陪同太常卿去房府走一趟吧。还请太常卿与韦世兄稍后,待吾去换件衣裳。”
韦挺与韦弘表忙道:“不急不急,世子且去便是。”
待到李崇义步入后堂,韦挺与韦弘表熟知两个对视一眼,皆看出对方眼中的郁闷与无奈。
若非迫不得已,谁愿意这般弯着腰腆着脸苦苦求人?
京兆韦氏的确是关中豪门,底蕴深厚根脉深远,然而最大的短处便是没有上得了场面的强势人物,可以在各方博弈当中占据主导。
韦妃的确受到李二陛下宠爱,在宫里的地位也很高,可毕竟是女流之辈,话语还传不到朝堂上来。
必须得倾家族之力,培养一个能够站在朝堂上发声的人物才行……
叔侄两个各怀心思,坐在堂中,周围都是郡王府的侍女,也不敢多说话,气氛很是沉闷。所幸李崇义是个讲究人,既然下了决定帮忙说情,那就不会将人晾在堂中,很快换好衣裳,出来招呼两人,一起出了郡王府,前往崇仁坊房家。
房家的门子见到韦挺去而复返,且这回还有李崇义陪同,心里狐疑,却不敢耽搁,小跑着上前。
这回没用韦挺出声,李崇义已经拿出名刺,道:“烦请入内通禀一声,在下拜会越国公。”
那门子不敢接名刺,答道:“好教世子知晓,二郎今日早晨出府,直至眼下依旧未回。”
嘴里说着话,抬眼瞅了李崇义身后的韦挺一眼,心想原来这位以为刚才前来拜访,二郎故意避而不见,所以将李崇义搬了出来。这可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李崇义楞了一下,瞅了韦挺一眼,心说你不是说房俊避而不见吗?现在我来了,只要房俊在家,定然不会不见,看来果真不在家啊。
韦挺心说难道自己误会房俊了?
便说道:“不知房相是否安寝?若是尚未安寝,可否拜见一下。”
那门子脸色一黑,和着咱只是区区一个门子,豚犬一般的东西,还敢胡说八道妄称家主不在?
不过房家的门子还是相当有素质的,虽然房家父子两代爵高权重,但是府中上下却没人敢依仗威势狗眼看人低,所以即便心中不爽,依旧耐心回道:“太常卿明鉴,家主的确与数日前去往江南游玩,奴婢不过是一个门子,万万不敢有半句妄言。咱们房府诗书传家、仁义为本,讲究的就是忠孝仁义礼智信,即便是奴婢这样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也不敢违背家规。”
这话说得的确很是工整,但若是深究其中之意味……
韦挺有些脸红。
“信”之一字,不仅仅是要自己做到诚信为本不加妄言,更要以宽厚之心胸去信任别人,如此方为君子。
自己好像被一个门子给教训了啊……
李崇义干咳一声,问道:“不知府上谁主事?”
门子答道:“殿下在府中。”
李崇义想了想,道:“既然如此,那就烦请入内通秉,说是微臣拜见殿下,有事相求。”
他将姿态摆得很低。
如今房家父子尽皆不在,不管是不是故意躲开,想要找到人去求情,恐怕都有些来不及。高阳公主平素虽然不大管事,但在府中地位却很是稳固,房玄龄忠君爱国、温润君子,自然不会摆什么公爹的架子,房俊虽然三妻四妾,却也与高阳公主相敬如宾,从不红脸。
若是能够得到高阳公主之许诺,也就等于房俊答允了此事。
尤为重要的是,高阳公主身份尊贵,但性情有些娇憨,可比房俊好对付多了……
门子答道:“那还请世子入门房稍候片刻,容奴婢入内通秉。”
李崇义拱手道:“请。”
房家门前,他可不敢倨傲,即便是面对一个门子也礼数周到,不让人挑出半点毛病。
门子将李崇义与韦家叔侄请入门房,便快速入内通秉。
少顷返回,道:“殿下于正堂之内召见,还请世子与太常卿前去。”
李崇义起身,与韦挺叔侄跟着门子到了房府正堂,但见府内处处雕梁画栋、奢华非凡,一排排红灯笼高高挂起,尽显仕宦名门之风流。
正堂内,李崇义与韦家叔侄入内见礼,只不过看到一身宫装俏丽非常的高阳公主身边坐着的那个俏媚如烟的美人,顿时心里咯噔一下,有些头疼。
高阳公主的确娇憨一些,对于俗务也不大上心,比较好“忽悠”,可是这武娘子却是粘上毛儿比猴儿都精,他若是想着“忽悠”高阳公主,最后指不定谁忽悠谁呢……
“微臣见过殿下。”
三人见礼,高阳公主身姿端正的坐着,伸手虚扶,温言道:“都是自家人,何必这般客气?三位快快请坐。”
三人落座,侍女奉上香茗,高阳公主这才笑吟吟问道:“世子与太常卿联袂前来,可是有何要事?只是可惜啊,父亲与郎君尽皆不在,有些事情本宫怕是做不得主,倒是叫您三位白跑一趟。”
瞧瞧这话说的,公主殿下料定了没好事,先将责任推了,待会儿若是李崇义等人道明来意,觉得不好办,那就一推二五六,有事儿您去找房玄龄,或者房俊,但就是别找我……
李崇义刚刚拿起茶杯,闻言赶紧放下,肃容道:“若非十万火急之事,微臣岂敢前来叨扰殿下?事情是这样……”
他根本不敢给高阳公主拒绝的机会,口齿便利的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末了说道:“韦正矩挑衅在先,确实有错。不过年轻人有些血气方刚,亦能理解。二郎如今位高权重,威望冠盖朝野,乃帝国之柱石,不宜与小辈一般见识,否则只会折损二郎之威望。还不如大度一些,展示宽广之胸怀,亦能让关中内外见识到二郎之气度。”
高阳公主一听,原来韦正矩因为嫉恨之心挑衅郎君,心里便有气。
长乐姐姐那也是你韦正矩能够觊觎的?更何况如今宫中正传扬着韦妃撮合晋阳公主下嫁韦正矩这个娘家的“麒麟儿”,你一边想要尚晋阳公主,一边还因为爱慕长乐姐姐挑衅郎君,你以为你是谁呀?
若非有李崇义一同前来,她差点都想赶人……
不过此事不仅牵扯到长乐姐姐,更有韦弘光于京兆府大堂自尽一事,方方面面牵扯太多,她这个公主无论如何都不方便表态。
而且郎君到现在尚未回府,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想要教训韦正矩一顿便罢,还是打着借机打压京兆韦氏的主意。对于这等政治上的谋略,高阳公主自知天分有限,也不强出头,便看了身边的武媚娘一眼。
放着这样一个在政治谋略上天赋卓绝的人不用,岂非暴殄天物?
而且武媚娘再是能干,说到底也不过是郎君的小妾,若是郎君回府之后觉得武媚娘做得不好,大可以翻脸不认账。
可她乃是堂堂公主之尊,若是这会儿答应下来,那无论如何也不能反悔了……
武媚娘受到高阳公主的目光的,登时心领神会。
俏脸上笑容嫣然妩媚,容光焕发,眼眸流转,看向韦挺问道:“听闻京兆韦氏东眷房的郧公房子弟韦爽,如今担任太仆卿?”
李崇义登时苦笑不已,果不其然,这位武娘子精明得厉害,纵然有心放过韦家一马,却也得赚取足够的好处才行……
太仆寺那是什么地方?掌全国之马政、厩牧之令,素闻房家的马场如今日益兴隆,豢养无数域外名马,却苦于缺少精通良驹配种之人才,致使规模难以扩大,如今却是打上了太仆寺的主意。
隋唐两代之马政与以往不同,太仆寺虽然掌管马政,自身的马场也众多,但是更多的马匹却豢养在民间。
而朝廷向民间征收马匹,是要付钱的……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