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6dhd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導演時代-第400章沒教養的傢伙熱推-ilqne

我的導演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導演時代
首都机场。
郭凡正和李谦他们满脸深情地告别。
“我走了!”
“保重!”
“两年之后咱们再见!”
“嗯,去吧。”
“我真走了!”
“麻利点,赶紧去吧。”
“你们怎么好像巴不得我走啊,一点表示都没有!”
“再不走,还在这磨磨唧唧的,飞机都飞到太平洋上空了,赶紧的。”
“我可要去两年啊,你们就没有舍不得我?”
“要我哭给你看吗?”
“…那也行,哭的深情点。”
“哭丧我会,要来一个吗?”
“行啊!”
“滚犊子!”
…….
几个人在那装模作样的笑骂了好一会,郭凡才握住行李箱的,一脸豪情壮志地对李谦他们道,“你们就瞧好吧,两年之后等我回来,一定拍出一部亮瞎你们眼睛的科幻大片!”
说完,颇为潇洒地转身就走了。
“咱们也走吧。”
李谦招呼众人也离开机场,上了自己的商务车。
一上车,齐玉昆就感慨不已,“老郭之前天天嚷嚷着要拍科幻大片,没想到真有一天要动手了。”
苏仑笑道,“去好莱坞学习两年,有这个毅力,我怎么有点相信他真能拍出来了?”
文幕野道,“虽然老郭有时候没个正行,不过看得出来他是真心喜欢科幻,想拍出一部好的科幻大片。”
李谦笑道,“他拍不好的话,我皮都给他扒了,四个亿的成本,把他卖了都不值这么多。”
“哈哈…..”众人哄笑不已。
…….
送走了郭凡,华纳那边会安排他去大制作剧组学习。
《流浪地球》虽说成本怎么着也得要四个亿左右,不过那是两年后等郭凡回来再开始筹备。
收购数字领域的钱,基本上从《大白鲨3》的改编权就收回来了,资金还是充裕的。
数字领域被收购了,也就要加入到徐客的《鬼吹灯》的创作中来了。
不过还不是现在,钟莉芳正在着手分割数字领域,把很多业务都拿到国内的分公司来做。
有一批愿意来国内特效工程师,国内分公司本身就是收购了一家特效公司,再加上另外在国内返聘了几位接近退休的技术大牛,足够支持《鬼吹灯》的特效了。
其实国内也有特效大牛,北师大还是那个学校一位教授就在工业光魔担任过总监。
不过这些大牛,基本上都是以美术为主,不像好莱坞工科为主。
《鬼吹灯》的大部分镜头,数字领域在国内的分公司就可以做了,技术上完全足够,需要拿去北美数字领域的的镜头也不会多,两个亿的成本应该是够用的。
反正徐客本身就是那种天马行空的技术控,这方面他自己去和特效公司琢磨,李谦也不插手。
其他项目也都不是新人导演了,不管徐征的《人在囧途》续集,还是吴经的《战狼》,都是比较成熟的导演,李谦不用过问什么。
……
国庆节来临之前,《楚门的世界》7天点映甚至一度盖过了国庆档多部电影的风头。
也实在是国庆档的电影每一个能打的,最先上映的《铜雀台》打响了国庆档的第一枪。
不过,周闰发和刘雨菲主演的这部大片,首日却只拿到了600多万票房。
当然,在新闻中,《铜雀台》成了首日破千万。
但凡这种新闻,又没有任何一条报道票房的新闻中有一个确切数字的,基本上都是注水的。
排片最够,没什么对手,首日只拿到600万,简直扑到姥姥家了。
整部电影大体就是天象异变,四星合一,于是曹操的儿子和部下打算借着这个机会推动汉献帝禅让、曹操登记。
然后其他诸侯也在行动,刘雨菲扮演的女主角被军队掳走,被训练成杀手去刺杀曹操,后面就是一些列的围杀和爱恨情仇了。
其他诸侯要杀曹操,刘协想杀曹操,伏皇后想杀曹操,连曹丕都等不及了,想沙雕曹操取而代之,还把皇后给霸占了。
电影幕后阵容很强大,张一谋御用摄影师赵晓丁、国内第一录音师陶京、十获金像奖最佳造型奖的奚仲闻、日苯殿堂级配乐大师梅林贸、电影美术之神种田阳平,非顶级大导演凑不齐这个幕后阵容。
但是,配上第一次拍电影的广告导演赵林汕,弄出来的就是大烂片。
电影的灵感还是来自于曹操墓,当时挖出来的时候,棺材里有一具年轻女性的骸骨,于是导演就专门针对曹操墓穴,拍了这部描写老年的曹操在权谋、军事、爱情以及他的诗方面的故事。
以前大家批评国内的古装片大片,就说古装片就是一群古人打架,结果这部片子里好了,通篇都是在絮絮叨叨地说曹操本来是个好人。
刘雨菲那个刺客,也被曹操折服了,她一大半的戏份都在期期艾艾地说着曹操多么多么伟大。
以前骂香江导演瞎吉尔拍古装片,一点历史常识都没有,可这回这个导演,还不如香江导演拍的。
国庆档第一部大片扑街了,27号上映的《太极1》也差不多,首日800万。
这片子套路挺老的,就是个傻子变成宗师的故事,整体不伦不类的,把功夫、蒸汽朋克、电子游戏、漫画等等元素糅杂在一起,结果成了四不像。
喜欢武侠RPG的玩家估计会感兴趣,这片子每次去一处新场景,就会跳出来村门、药房、祠堂、某某山这种游戏式的字幕,跟游戏地图一样。
这个系列两部曲,一共两亿多投资,第一部首日800万票房,已经是扑街了。
国庆档全军覆没,还有章紫仪、范彬彬主演的两部爱情片,票房等候差不多,最终也就是勉强破亿罢了。
……
9月29号,今年的百花奖颁奖典礼也在绍兴举办,李谦也带着一大群人出场了。
《我不是药神》除了最佳新人,最佳女演员之外,基本上所有奖项都提名了。
其他几部电影也都有提名,不过只有《失恋三十三天》提名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演员和最佳女演员四项大奖。
红毯等候处,星味暗淡,只有李谦这边几个剧组人多点,都没几个一线明星来。
看着周围就没几个有名气的演员、导演,李谦摇摇头,“这次百花奖可算是玩脱了。”
邓朝半开玩笑道,“文联高高在上太久了,其实他们也不在乎行业里这些演员和导演。”
“如果想保持他们的地位和权威,以后想不重视都不行了。”
李谦嗤之以鼻,这几年的金鸡百花,争议太多,不光观众不满意,业内的演员、导演们也很不高兴。
今年倒好,大家干脆都不来了。
前几天的开幕式上,到场的一线演员,只有谢听风一个,其他的一线明星,就剩下当红歌手潘伟柏了。
就两个一线明星来捧场,直接迫使组委会取消了开幕式的红毯,闹了个大笑柄。
四面大方的质疑铺天盖地而来,结果组委会的副主席说,百花奖开幕式本来就没有红毯。
之前每一届的开幕式都有,难不成是自发地?
组委会倒也硬气,直接说大牌明星是怕没拿奖丢脸,才没来参加的。
还表示明星大腕都是电影节捧出来的,他们得了奖,就不来参加电影节了,他们也很郁闷。
各路明星确实不给面子,一个都不来,《铜雀台》的导演更是直接对金鸡百花出言不逊,“我3天前才听说有这个电影节!”
刚的很,不过他一个广告导演,倒也能圆的过去。
有背景就是硬气。
各路大明星、导演都比以往硬气了,其实还是现在赚得多了,影响力大了,社会地位高了,都不想受那个气,干脆不来了。
不过,星光暗淡的百花奖,丝毫不耽误人家捞钱。
以往金鸡百花的票价,最高纪录是1880块,今年最低的座位都1680块,最高的甚至达到了5680块。
这要是一家公司的话,早就倒闭了,也就是官方有这个底气。
就算这样,票也依然不愁卖,闭幕式还算是热闹的,毕竟要颁奖了。
不过,到场的一线演员,李谦这边就占了一半。
枯燥乏味地走个红毯,在柯桥轻纺城国际会展中心就坐,等着闭幕式的开始了。
其实这种电影节,参加多了就没意思了,每年都是一成不变。
各路官方挨个个地讲话,然后是表演节目。
节目也没什么看点,就是表演者咖位大,今年程龙压轴献唱。
颁奖典礼几乎没有任何悬念,《辛亥革命》里的宁静、孙醇包揽了最佳男女配角。
同时《辛亥革命》和《唐汕大地震》共同拿下优秀故事片,《失恋三十三天》有点遗憾。
没办法,今年辛亥革命100周年,就算《我不是药神》剧组颗粒无收,《辛亥革命》也必须有奖拿。
前者最多组委会挨喷,装鸵鸟就过去了。
要是后者的话,文联内部就该被清洗了。
佟莉雅凭借《失恋三十三天》顺利拿下第一个百花影后,也没多大意外,《暖暖内含光》就该拿了。
徐征实现了内地电影节大满贯,将百花影帝收入囊中。
后面的最佳编剧、最佳导演、最佳影片,也都是《我不是药神》的,同样实现了内地电影节大满贯。
最佳影片一般是出品人领奖的,可出品人也是李谦,只剩再度上台了。
三次上台,李谦也只能再次感谢一通了。
为了显得不那么单调,主持人没那么快让李谦下去,问起了冲奥一事。
“李导,《楚门的世界》明年将要地标内地电影征战奥斯卡了,你对此次冲奥有信心吗?”
这不白问嘛,难道还说没信心?
李谦看着台下充满期待的上千名电影人和观众,想了想,点头道,“我对自己的电影有信心,不过毕竟是好莱坞的奖项,我只能说尽量不让大家失望。”
其实冲奥这个事,老一辈电影人看的最重,台下绝大部分五六十岁的老一辈电影人,还是对李谦报以很大的期待的。
虽然商业片不符合他们的胃口,但是《我不是药神》这种现实题材的电影,还是入得了他们的眼,对李谦倒不像其他的商业片导演那样,感官还是不错的。
随便讲了两句,李谦也就下台了,接着组委会副主席上台讲话。
拿着奖杯回到位置上,以示尊敬还是抱在怀里。
虽然李谦不怎么在意,不过不管是最佳导演还是最佳影片,对于其他人来说,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刚拿了影帝的徐征就一脸热切地盯着李谦手里最佳导演的奖杯,他不光是个演员,也是导演,票房上已经证明了自己,处女作都破两亿了,奖项也要追求了。
另一个眼热的就是滕华涛了,一边眼热,一边心里暗道可惜,今年百花碰到了李谦的《我不是药神》,要不然自己也有机会的。
不过李谦下一部电影是喜剧,不再是这种题材,自己的新片还是有机会的。
他的新片已经在筹备剧本了,这次还是包晶晶小说改编的,也是爱情题材,不过在票房上大获成功之后,腾华滔的野心更大了。
单纯的票房他已经不满足了,打算在电影中加入一下更深层次的东西,兼具商业和艺术!
李谦抱着奖杯倒是有点累了,抱了这么久也算是很尊敬电影节了,索性给旁边空着手的邓朝、王保墙手里各塞了一个,分担一下。
好久没见王保墙了,这一年多来,公司也没有合适他的片子,倒是有点亏待他了,李谦想了想,对他笑道,“保墙,我最近有个点子,过段时间给你量身打造一部电影。”
但是,出乎李谦意料的是,王保墙听到这话一点都没有很高兴的样子,反而一脸幽怨地盯着李谦,张了张嘴,也没说什么。
“???”
这是什么表情,不应该高兴的吗?
还是说,给他量身定做的电影没有吸引力?
不应该啊!
这时,邓朝突然忍不住笑出声来,拍了下大腿,乐不可支地大笑道,“这话一年半之前你就给保墙说过了,他都等你一年多了。”
“有这回事?”李谦愣住了。
“就那次咱们公司刚成立,我和保墙来公司你说的。”邓朝提醒道。
一般当着老板说这种事是不合适的,不过大家都是朋友,李谦的性格邓朝也知道,对自己人那没的说,肯定是太忙给忘了。
而且,虽说他和王保墙是公司唯二的两个一线男演员,但是完全没有竞争关系,刚何况刚刚演了《楚门的世界》,还有一部《当幸福来敲门》等着他。
这么一说,李谦倒是想起来了,好像自己真的说过,难怪王保墙那一脸幽怨的表情了。
李谦抱歉地笑笑,“还真是忘了,对不住啊保墙,等忙完贺岁档我就找个合适的导演来筹备。”
“没事老大,我现在有戏接。”
王保墙还能怎么样,只能摸摸头,憨憨地笑着,连连表示自己没事。
一年又一年的,要是李谦明天等下又忘了,他也没办法。
“李导,你给保墙量身定做的是喜剧吗?”倒是徐征好奇地问了句。
“对,主要是喜剧,还有些其他的元素。”李谦点点头。
徐征心里立马有了些紧张感,原本周星池不出山,马小刚转行,国内喜剧片市场就剩宁昊和黄博了。
他自己有破两亿的《人在囧途》,在喜剧片这块可以说有巨大的优势。
可是周星池新片上映了,李谦又拍了喜剧,这下还要给王保墙量身打造一部喜剧,喜剧领域的竞争一下子就上来了。
不过更多的还是为王保墙高兴,一介草根能走到这个地步,除非心里阴暗巴不得别人好的,都会祝福、鼓励他,毕竟太不容易了。
……
百花奖结束了,李谦也带着众人离开会场。
在会场门口和其他同行们打了个招呼,也碰到了黄忠磊,他带着《唐汕大地震》剧组来的,马小刚没来,他就得来了。
看着和李谦走在一起的腾华滔,再加上暑期档失利,国庆档的《太极1》票房不佳,下半年就没遇到过舒心事的黄忠磊眼里都快冒火了。
“嗨,黄总,好久不见了。”
心情不错的李谦挥挥手,笑着冲黄忠军打了个招呼。
这一幕落在黄忠磊眼里,更像是讽刺和炫耀,他冷冷地盯着李谦一眼,嘴里微不可查地吐出一个“呸”,转身就走了。
“没教养的家伙,一点礼貌都不懂。”
李谦摊摊手,大感无趣。
众人忍不住笑了,这李谦有时候还挺损的。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