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rwvr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唐朝貴公子 起點-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熱推-jpqji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李世民听了长孙无忌的话,不禁用狐疑的眼神看了长孙无忌一眼。
长孙无忌见陛下的脸色有些奇怪,他毕竟是李世民的发小,根据他多年陪伴李世民的经验,总觉得陛下此时……好像有些反常。
他哪里知道,此时的李世民,心里已经惊涛骇浪。
铁勒九姓大败,多数的铁勒人纷纷向吐谷浑人投降,只有少数残部坚持抵抗,却大多被合围诛杀殆尽。
这一战……吐谷浑区区三万铁骑,只花了十几天的时间,便将这看似强大的铁勒部杀了个血流成河。
李世民深吸了一口气,连续看了两遍奏报,他方才确信了消息。
而后,李世民抬头,用一种极奇怪的眼神看着长孙无忌。
紧接着,他的目光又落在了陈正泰的身上。
“陛下……”长孙无忌低声道:“夏州发生了什么事?”
“先议一议陈正泰私通铁勒部吧。”李世民居然主动提出了这个要求。
随即他又道:“诸卿今日义愤填膺,到底想要让朕怎么做?”
殿中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大家看着李世民,一时猜不透陛下的意思。
长孙无忌此时已感觉有一些不对了。
他是个擅长掌控局势的人,所谓料敌先机,今日殿中每一个人的反应,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包括了陛下对于处置陈正泰所表现出来的犹豫。
可是现在……
陛下的表现,让长孙无忌有一种失去了控制的感觉。
于是……他变得谨慎了许多:“陛下,这是大事,自是陛下圣裁。”
可是那刘峰等人却是不依了。
都到了这个份上,该说的都说了,陈家这么好得罪吗?现在既然得罪了,当然是往死里整了。
在大唐,御史是十分强悍的,他们名声好,又负有监督的职责,上骂皇帝,下骂百官,惹得人越厉害,就越显出他们的风骨。
刘峰凛然正气地道:“臣说过,请求彻查陈正泰私通铁勒人。从陈正泰开始,还有他的亲族,以及陈氏的所有产业……所谓清者自清,陈詹事乃是朝廷命官,又受陛下厚恩,现在外头风言风语,自要一查到底!”
李世民突然叹了口气。
此时……李世民居然开始反省自己起来。
只是这个反省,不是针对陈正泰,而是对着刘峰……
此时,他心里在想,朕相信有人能够随时谏言,认为这样做,方才可以让朕和百官能够随时保持着清醒。
可是……这样真的是对的吗?
若是这些御史也怀有私心呢?
李世民凝视着刘峰,突然一字一句道:“假若朕不愿彻查呢?”
“陛下乃是圣君。”刘峰理直气壮地道:“若是陛下不肯彻查,臣已说过了,臣愿在太极门外……跪死!直接陛下接受臣的谏言为止。”
这是死谏。
根据刘峰多年做御史的经验,李世民这个时候一定要站起来,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且采纳他的建议。
李世民随即淡淡一笑:“这样吗?只你一人愿意死谏吗?”
刘峰身后的人鸦雀无声,虽然不少人跟着刘峰起哄,可是他们却也察觉到,陛下好像有些不同了。
而且……死谏是不能随便玩的,哪怕陛下最后做出了妥协,这很容易在陛下眼里留下一个坏印象。
陛下现在可能会忍气吞声,谁晓得几十年后,突然记起了这一茬事,收拾你的儿孙,或者把你的坟墓给挖了,来个鞭尸。
当然,好处不是没有,此举可能获得吏部尚书长孙无忌的垂青,至少在生前,或许有平步青云的机会。
见众臣都是沉默。
李世民随即看向刘峰,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么……刘卿家,就请去太极门吧。”
刘峰:“……”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对呀,陛下不该是这样的啊。
他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陛下这是何意?”
李世民冷淡地道:“你是大臣,说话就要算数,现在立即去太极门,给朕跪好了,只要还有一口气,就绝不允许站起来!”
刘峰一愣……本来这个时候,人下意识之下,应该求饶的,可是刘峰不一样,他是御史,听了陛下这薄情的话,他心里立马就大怒了,他义正言辞地道:“陛下这是要做昏君吗?”
这话似乎给了李世民很大的刺激,李世民突然怒吼:“来人,送刘卿家上路。”
刘峰本来大义凛然的痛斥李世民为昏君,其实他这是最后的手段,目的是提醒李世民,要以史为鉴。
可哪里晓得……李世民一句来人,他心都凉了,却也还有点回味不过来。
几个禁卫已如狼似虎的进来,刘峰不肯走,忙道:“臣想说个明白……”
李世民不为所动,甚至眼中神色越加冷淡。
几个禁卫自是听命行事的,好不迟疑的,已拉扯着他,拽着他的胳膊往外拖。
刘峰有些慌了。
作为御史,他唯一的筹码就是当今皇帝他要脸。
因为皇帝要脸,所以我引经据典,大骂一通之后,你不但不能生气,还要做出一副感谢你骂我的样子。
可他架不住李世民现在撕破了脸皮,连做不做昏君都不在乎了啊。
刘峰有些慌了手脚,于是……他下意识地看向长孙无忌。
长孙相公,你别闲坐着啊,晚上我家还烧了一只鸡没有吃呢。
长孙无忌见他将目光朝自己看来,而后朝他点点头,给了他一个眼神。
这眼神仿佛是在说,放心,有老夫在,定能保你。
这一下子……刘峰总算是心定下来了,长孙相公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宠臣,有他点这个头,看来自己晚上还是能回家吃饭的。
于是,他大喝道:“你们休要拖拽老夫,老夫自己会走。
殿中……又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没想到,陛下会突然来这么一下。
只是……言官因言获罪,这实在有些过了头。
长孙无忌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他不吭声,因为这事很严重,不需要自己开口,自然有人为刘峰求情。
果然……有人说话了。
只是说话的人乃是房玄龄。
房玄龄其实不愿牵涉进这场无休止的争议中去,可是陛下此举,他觉得坏了君臣之间的规矩。
于是房玄龄语重心长地道:“陛下,刘峰乃是御史,岂可因言治罪呢?陛下要大治天下,这御史之言,若是可听则听,不可听……不听便是,何须……”
李世民却是理直气壮地道:“朕有治刘峰的罪吗?是他自己要跪死在太极门,朕不过是满足他的要求而已,朕如何治了他的罪?”
一句话就顶了回去,而且这话没毛病,可是不是这么回事啊!
房玄龄:“……”
房玄龄感觉自己找不到话说了,再说就是跟陛下斗到底的意思了!
此时倒是有人嚎哭道:“陛下……陛下啊,陈正泰罪孽深重,勾结铁勒,陛下尚且不治他的罪。而刘御史仗义执言,陛下怎么忍心让他在太极门外日晒雨淋至死呢,刘御史身体孱弱,只不过是尽了人臣的本份而已……”
李世民看着此人,突然冷冰冰地道:“陈正泰即便是勾结了铁勒,朕也绝不加罪。”
这番话出来,就直接给人一种隋炀帝的既视感了。
满殿都惊了。
陈正泰倒是不觉得意外,他只乐呵呵地看着殿中的发生的事,作壁上观。
此时……又有不少人想要跃跃欲试,批评陛下如此恩宠陈正泰……非圣君所为。
可李世民再没有给他们机会,他一字一句地道:“因为……铁勒部已经烟消云散,夏州来了奏报,铁勒部覆灭,吐谷浑吞并铁勒,声势浩大,吞并了铁勒之后,吐谷浑现已有铁骑十万,牧人二十万余,更有奴隶和牛马无以计数!”
“好,你们来告诉朕,朕的门生,是如何勾结了铁勒。朕告诉你们,恰恰相反……”
李世民厉声道:“恰恰相反的是,当初陈正泰就对朕上言,说是需要支持铁勒部,铁勒部内部不稳,十三姓的铁勒部松散,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吐谷浑虽是兵少,可是大量的吸收了汉人的官吏以及匠人,懂得冶炼钢铁,将来迟早要成为我大唐的心腹大患。可是诸卿呢,诸卿却以这番话为由,指摘朕的门生勾结铁勒。”
“朕悔不听陈正泰之言啊,哪里想到……这铁勒部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现在铁勒已被吞灭,已是后悔不及,自此之后,这吐谷浑的实力壮大了数倍,他们若是继续蚕食其他的草场,用不了多久,我大唐将面对的是比突厥人更加强大的敌人,而你们……你们便是千秋罪人!”
铁勒部……覆灭了?
刹那时间,所有人色变,都给惊到了!
谁也没有料到……大家争执了这么久,结果却是这么一个结局。
这看上去强大无比的铁勒部,转瞬间就被吐谷浑摧枯拉朽,是所有人都不曾预料到的。
长孙无忌听到这番话,顿时就如遭雷击,身体竟是僵住。
他无法想象,那些对自己哭诉着自己如何孱弱的吐谷浑使节,居然暗藏了这么强大的实力。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