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n4ba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奶爸戲精討論-第兩千九百七十三章 三大王的小金庫分享-ryy46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关荫吃了两包海带丝,看着娃儿妈往百宝箱里装了点刚买的小零食,又把有可能划伤小可爱稚嫩的小手的东西收走,心里计算下,决定买点玩具给小可爱带回来。
“你们也真是,现在手机转账多方便啊,就要跑去银行。”景姐姐埋怨。
关荫每个月这几天都要抽空去银行转点钱。
这钱是赚回到老妈银行卡上的,他跟关二关三约好的。
以前家里生活紧张,老妈为了节约开支,舍不得吃喝,舍不得买啥,关荫上大学以后,就能打零工供应自己之余,每个月别人家的孩子伸手问家里要钱,他就给妈妈卡上转一点钱。
刚开始,关荫能力太小,每个月就转三百,后来兼职多,就到五百,渐渐增加到一千。
那钱转回去老妈也会给他们兄妹三个存起来。
但有个问题首先需要考虑到。
全家进城了,老妈一直打零工,后来三兄妹担心身体吃不消就劝回家,家里的经济压力,经常会造成老妈特别焦虑,每个月别人领工资的时候,她就跑到外头去转悠,算一下家里的开支,再算一下家里的收入,为难。
关荫能挣钱,每个月往卡上转一点。
这样,每个月能听到一次手机提醒有一笔钱转入老妈心里才轻松一点。
再后来,关圃关苗上大学了也攒点钱打在那张卡。
渐渐的,老妈才习惯了照顾家的生活。
现在家里是开个商店,关荫却形成每个月不转一次账就浑身不自在的习惯。
那得赚。
要不然他坐下吃口饭都不自在。
“今天得找银行办一下,我这张老卡一直在用呢,没绑定手机,科技提供的方便是不能拒绝。”关荫念叨着。
这让景姐姐很奇怪,现在日子过好了还用坚持吗?
关荫很严肃:“必须要坚持。这是我带小弟小妹给家减轻压力的第一个约定,家,和咱们的民族,和咱们国家一个道理,就是千百年来各种看起来可笑的约束,逐渐让大家产生一种向心作用的力,没有这些程序性的仪式,看起来方便了,但就跟吃冰淇淋一个理,吃过什么都不记得。心里老惦记着这件事本身就是对自己的提醒。”
好吧。
“快去快回啊。”景姐姐叮嘱。
关荫拿出手机开始算,你们都要买什么我顺便买回来。
“没事,你人带着贞洁回来就行。”仙儿道。
关荫很生气:“你这话很奇怪!”
“就是让你出门别沾荤腥。”仙儿这几天脾气大必须理解。
关荫大怒道:“敢问荤腥的荤说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仙儿一点头:“劳资不知道!”
啥?
“劳资不知道!”仙儿很倨傲。
你不知道还敢这么嚣张?
“嗯,知道要谦虚,不知道要嚣张,这你惯的啊。”仙儿的理论始终都是那么充足。
关荫只好举手投降,对这孩子纯粹没一点办法的。
赵姐姐拉了下,大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小师弟无声问。
要告叙人家嘛?
作怪!
你们能不知道这么简单的知识?
“不叽道。”二小姐从后头跳了上来。
景姐姐奇道:“荤腥人家也知道,应该是说肉类吧?”
想想又否定:“腥才是肉类,荤,应该是葱蒜之类的吧?”
“对头了。”关荫道,“荤腥现在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一个名词,但其实最早出现的时代在唐朝,白居易《斋戒》一诗,有‘每因斋戒断荤腥,渐觉尘劳染爱轻’。但荤在更早之前就有,音‘熏’,听音也知道是跟气味有关,也就是气味浓烈的菜蔬之类的。葱,蒜,韭菜,这些都算荤。”
仙儿奇怪道:“那就有问题了啊,既然荤是气味浓烈,腥也不是什么好词儿,为啥人放着老公老婆不爱,跑出去胡搞,就叫偷吃荤腥了?难道第一个这么做的人,有严重的体味?”
你这脑洞不去写小说太可惜了。
“你就胡说吧。”关荫揉揉小师妹的头发。
“是吧?我就说提起这些我就露怯呢,还得是你来。”仙儿道,“研究学问可以的,但不准切身体验!”
是是是。
这小醋坛子。
但是这知识点你记住了吗?
“说不准,心情好,想起来会回答,心情差,我管它什么素的荤的呢,反正吃饱就行了。”仙儿提醒道,“记着给我买点护理用品啊。”
行。
那还需要啥?
关荫感觉自己就跟进城的老农民一样,得划拉出一张单子才能出门。
这事儿还不能让人提前知道。
不一会,收拾好买货单。
关荫算了下小金库,还专门检查了一下身份证。
得把老卡绑定一下,转账方便也更安全。
“跑快点,小可爱醒了发现百宝箱没装满肯定会生气。”景姐姐叮嘱。
这就是普通人家过日子的方式。
要不然谁家一天到晚家国天下?
哦,倒是有花前月下的。
这不,关荫刚开车出门又有什么编剧导演找上门来。
干嘛?
求提携。
“这有个剧本,是特别甜的那种,古装剧,的确是大投资,我们的账务可以公开嘛。但是想请关老师主演,虽说是男二号,但戏份比男一号多得多,最主要的是,也不用负责别的戏,就只要维护好女主角的安全,哄好女二号就行。”女编剧觉着这事儿可行。
哦,她知道资本方是想捧戏份少但名为男一号的小白脸。
这有什么啊。
关老师不是出了名的爱挣钱吗?
……
关键是,这孩子你还不能打出去。
“这样吧,你先在剧组住着,也完善一下你的剧本,至于多余的事情等关老师回来再定好不好?”景姐姐先把人安排着住下来。
头疼啊。
对这种小姑娘太头疼。
没法跟她讲道理,她家境优越学习成绩还好所以一天到晚就琢磨着啥啥甜——关键这还真是个有才的小丫头。
谁啊?
景姐姐一表妹,老太太的娘家孙女。
这得带头大哥教育她。
小姑娘想了下,有点天然萌。
她还想这剧本要是能被表姐收购了,既能证明她养活得起自己也证明本事还算不小的。
可目前看来……
“大魔头估计会挑刺儿。”小姑娘抓一下脸蛋,一时很斗志昂扬。
可她有个缺点是景姐姐知道的。
这孩子最讨厌被人利用,傻白甜一个总觉着自己是凭本事吃饭的。
那就得不留情的大魔头收拾她,别人说啥她不肯相信啊。
关荫哪来那时间,他今儿出门真遇到事儿了。
而且是搞笑又悲哀的事情。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