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9y5優秀言情小說 原始文明成長記 起點-第925章 這樣會把他們累死的熱推-p7xtt

原始文明成長記
小說推薦原始文明成長記
新卫线的修建还是比较容易的,尤其是用来垫路基用的土方,周围到处都是矮小的丘陵,那些小土包随意在附近挑选一个,铲平了就行。
有的管教带着自己的屯专门去周围挖土,然后再用马车运到工地上,拿来垫地基,路基两旁挖掘的排水沟里的土,也可以就近垫在地基上。
由于参与的人多,足足有三十二个屯,分别部署在不同的工序,第一天上午所有的人全都去铺地基,就修出了两公里的路程,这还只是他们刚开始不熟悉的原因,所以显得有些慢。
再加上机车厂门口那片空地延伸出来的路段,等到傍晚天黑要收工的时候,整个工程队已经铺好了十公里的路基。
毕竟只是一条简易的黄土路基,而且还是单车道的,轨道宽度才七十五厘米,枕木的宽度一米出头,下面的路基再一边宽出来一些,总共修两米宽就足够了,而且也不用修多余的宽度出来,毕竟这不是跑马车,火车只能沿着轨道走,不可能来回晃悠。
到了晚上,工地旁边的旷野中已经搭好了一片帐篷,有的帐篷都没有,就直接扎堆铺上草席,找个小土包后面一躺,工人们就呼呼大睡了。
修铁路的工人从来都是最苦的,这还只是平地上的铁路,最多风餐露宿而已,要是山区的铁路,开凿隧道,架设桥梁的话,不光苦,而且还危险,搞不好因为什么就会死人。
等到第二天工人上工以后,工程队就被分为了四部分,一部分继续去周围挖土,一部分铺地基,一部分打夯,最后一部分就开始铺设钢轨了。
铺钢轨的这一队一共有六个屯,一个屯负责摆放枕木,两个屯负责钉道钉,剩下三个屯负责运钢轨。
因为钢轨足足有一百米长,而且距离轧钢厂也不是很远的原因,所以林飞直接让那些工人用人力把钢轨挑过去。
几个管教领着那三个屯的人到了轧钢厂门口,然后看到里面的场景之后,瞬间把他们惊的目瞪口呆。
只见轧钢厂的门口处,上万根铁轨整齐的堆放在车间里,那些钢铁堆得像是小山一样高,原本在他们印象中应该很贵的铁,在这里却好像地上的泥巴一样不值钱。
“我滴乖乖,这些都是铁吗?难道这个城池就是汉部落专门炼铁的地方?咱们之前挖的那些黑石头都是这里炼铁用的啊?!”有个十几岁的少年惊讶的叹道。
一旁年龄稍大的工人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他们要是知道汉部落有这么多的钢铁,当初说什么也不会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跑来打汉部落,这么多的铁,要是全都做成武器和铁甲,恐怕全汉部落每人一套都还富余吧?就这样的一个部落,他们拿什么打?
要是用这些钢铁做成农具,汉部落又能开垦出多少农田,种出多少粮食?能养活多少人?
请问一个不愁粮食,能养活无数人,还能给无数人装备铁甲钢刀的部落,究竟该怎么打?
对不起,打扰了,这还打个屁啊!就算他们人人头铁,恐怕也没汉部落铁多。
工厂里不停的传出机器轰鸣的噪音,蒸汽机的转动声,橙红色的钢锭被挤压的声音,赤红色的铁轨被挤压成型,然后滚落到一旁的架子上自然降温。
看着一根根不停产出的钢轨,这一百五十个奴隶工人只觉得震撼莫名。
“咱们不会就是要用这些铁铺路吧?汉部落的铁多的已经用不完了,都要拿来铺路了吗?”人群中还是有人忍不住的吐槽道。
“好了,都别说话了,都排好队站过来,咱们看看怎么把这东西弄到工地上去。”有带队的工头拍了拍手,然后指挥奴隶们前去抬钢轨。
一开始他们的想法是五十人一对,将铁轨放在两边,然后用绳子绑好跨在扁担上,然后五十个人排成一个纵队,大家一起用扁担同时挑起两根钢轨。
但是等他们抬起来的时候,才知道究竟有多么吃力,一百米的距离上,平均每个人之间只有一米多的前后距离,两根钢轨就是七千斤重,分担在这五十个人的肩膀上,平均每人就要负担一百多斤的重量。
这其实就相当于每人用扁担挑起两个箩筐的粮食,然后排成一个纵队向前前进,虽然比较吃力,但对于这些经常干重活的人来说,还是能挑起来的。
而且钢轨足够长之后,转弯也不存在什么问题,因为只要够长,即使是钢轨也能任意弯曲,只是拐个弯问题不大。
等第一个屯挑着两根一组的钢轨前往工地之后,第二组又赶紧的跟上,然后是第三组,一百五十人同时运送六根钢轨走向工地,全都被扁担压的龇牙咧嘴。
几个工头和管教看到这情况之后,忍不住讨论起来。
“我说,这样用扁担一次挑两根,是不是有些太重了,可别把人给累死了。”
“不会的,其实算下来并没有多重,就算是村里的农人挑两筐粮食,差不多也是这个重量,只不过钢轨太长,所有人步伐必须保持基本一致,要不然有些不好走,单论重量是没什么问题的,你别忘了有那么多人呢!”
“别别别,我看着是挺玄,这一趟两趟的还不显,可是等时间长了就不行了,咱们今天的任务是运多少根?
昨天的路基铺的有十公里,一公里就是二十根,十公里二百根,就这么不停的挑过去,能把他们累吐血。
而且你们别忘了,这可是越走越远啊,真把人累死了那么多,咱们受处罚是小事,耽误了工程的进度,咱们都没好果子吃。”
“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让他们两个屯抬一根吧?这样太浪费人力了,而且得抬到什么时候去?”又有一个工头反驳着说道。
“要我看,这一趟就算了,反正就是抬到机车厂门口,总共就没几百米,下一趟就一个屯抬一根,一百米的铁轨,两米一个人,一边站一半,这样连扁担都不用了,而且还能保持平衡。
等铺出去一公里之后,咱们就找林所长问问,看看能不能直接把火车开出去,用火车拉着铁轨和枕木,咱们一边往前铺,一边往前运,你们说怎么样?
你们不会真想靠着这几百人,把几千斤重的铁轨挑到一百公里外吧?那样真的会累死人的。”
几个人想了想,便一起点头同意了下来,这是个好办法,也省得来回跑了,就是不知道那辆用来实验的样品车究竟行不行,能不能担起这个运输建材的任务。
工头和管教们合计了一下,留下管教在这里负责接下来的钢轨运输,工头们则是一起去找项目的负责人林飞了,也就是动力研究所的所长。
另一边,机车厂门口的铁轨断口处,负责铺枕木的工人也在忙碌着,他们牵着马车从附近的仓库里拉来了一车车黑漆漆的枕木。
这些枕木全是之前就开始从浏阳郡的造船场运来的,木头用的是周围几个郡县采伐的松木,然后使用造船场的设备将木材截成段,再剥掉树皮进行烘干,等烘干之后再用蒸汽台锯将其按照枕木的规格切成木方,最后再将这些枕木统一进行热处理。
也就是把枕木的表面烧黑,烧到表面碳化的程度,基本上用火烤一烤就差不多了,这样处理之后的枕木不容易发霉变质,可以在一定的程度内防腐,而且可以防虫蛀。
其实真正的枕木,最好是在表面用沥青刷上一遍用来做防腐处理,只不过汉部落现有的沥青,都是从炼焦厂的煤焦油里作为副产品提炼的,本来产量就不大,现在又直接用在了造船的防水上,基本没有多余的沥青可以供汉部落奢侈的刷枕木,所以只好用表面碳化这种方法来做防腐处理了。
经过火烧的木头耐久度还是挺高的,就像小时候街边的木头电线杆,基本就是黑漆漆的被烧过那种,戳在路边风吹雨打几十年,长了不敢说,二三十年还是有保证的。
这些已经表面烧黑的枕木,按照轨距的1.6倍来算,每根长一米二,宽二十厘米,高十六厘米,两端距离边缘十公分处,用铁丝缠绕两圈拧紧进行捆扎,防止因为钉入道钉而使枕木开裂。
铺设的时候,站点与站点之间的长距离路线,因为火车运行的速度快,所以枕木的密度要大一些,间隔要小一些,每隔三十五厘米摆放一根,如果是站点内部,就可以将这个间距扩大到四十厘米一根,反正火车进站的时候都要减速,枕木稀疏一点也没关系。
按照这样的密度进行铺设,每公里的正线就需要1818根枕木,数量虽多,但铺设起来并没有多难,这个没有技术难度,只需要整体的摆好就行,无非就是来回装车卸车比较累一点。
等到挑钢轨的三个屯将六根铁轨挑过来的时候,负责铺设枕木的一个屯的人,也已经把最近一公里内的枕木都排列好了。
.
.
.
(2/3)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