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br8優秀都市小说 逍遙初唐 txt-第978章 七姓靺鞨推薦-61vqh

逍遙初唐
小說推薦逍遙初唐
“我什么时候瞄她了、”李牧矢口否认,嘟哝道:“莫名其妙的,我自己的老婆一个个跟天仙似的,我都顾不过来,哪还有别人的位置。”
“那你还……”
“我这是在观察她!”李牧拉了张天爱一把,凑到她耳边小声道:“你也知道我那个兄弟,脑子笨,心眼直,我这个当大哥的,不得给他把把关么?这女人可是原本要被靺鞨嫁给葛平王做妃子的,联姻懂不?这样的女人,没有看清楚之前,我怎能让她留在我兄弟身边?”
张天爱瞅了一眼那边,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你这么看能看出什么来啊?你得跟她聊啊,这样才能试探出东西来。”
李牧瞥她一眼,道:“可算了吧,我这瞅两眼,你都拈酸吃醋起来了,我这要是跟她聊天,你还不得把我劈了?”说着他又嘚瑟起来,腆着脸道:“再说了,你也清楚你夫君我的魅力,万一多说几句话,她真喜欢上我咋办?”
张天爱直撇嘴,却也不理他。听了李牧这话,她也下意识地觉得有可能发生。家里的这些姐妹,哪个不是受了他的花言巧语?
李牧又瞥了那边几眼,小声对张天爱道:“巧巧跟她倒是很相熟的样子,你有听巧巧说起过么?”
张天爱点点头,回想道:“巧巧倒是说过几次,他说琪格妹妹也是一个苦命的人。”
“嗯——”李牧颔首,等了一会儿,不见张天爱继续说,呆问道:“就这?”
“是啊,说过这句。”张天爱眨巴眨巴眼睛,道:“其他的或许是说了,但是我没记住啊。”
“……”李牧一阵气馁,心想自己就多余一问,张天爱何时关心过这些。自打成亲之后,她每天的生活重心,就变成了练武巡逻备孕……其他的事儿,她根本就不想操心,家里人多,分工明确着呢,自有旁人去操心,做得还比她做得好,何必浪费那心力呢?
李牧倒是很羡慕张天爱活得这么简单,他也想活得简单一点,奈何事情实在是太多,什么都得操心到位了。可是转念一想,其实很多事,也未必都需要他来操心,就算他不管,也有人去管。就像这个家,他几乎啥也没管,不也挺好的么?
想到这儿,他有点动摇了。李重义这事儿,自己到底要不要管呢?也许自己不管,大个儿也能搞定?
李牧脑海中浮现出了大个儿的样子,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不行,还是不能不管,自己兄弟在这方面少根筋,让他处理这件事,肯定处理不好的。
在李牧的心中,李重义应当是一个豪杰。何为豪杰,那是做大事者,不能拘泥于小节。作为大哥,这些儿女情长之事,还是得帮兄弟多想想才是。
想到这儿,李牧打定主意,清了下嗓子,看向琪格,开口道:“妹子,你是叫琪格是么?”
琪格愣了一下,明明早就通过了姓名,怎么又特意问了?
面对李牧,她多少有点紧张,略带局促道:“回兄长的话,小妹本姓乌素,叫做乌素琪琪格,兄长可以叫我琪格,琪格换成汉话,是林中的鹿。”
“哦,鹿……”李牧看向白巧巧,满眼都是宠溺;“鹿好啊,跟你嫂子的名字,有异曲同工之妙,看了咱们注定是一家人——”他沉吟了一下,道:“妹子,我和大个儿的关系,相比你也清楚。我俩便是亲兄弟一般,我把他当做是我的亲弟弟。他拜托我照顾你,我理当早就邀请你吃这顿饭的。大哥也不是推脱啊,你也看到了,这一段时间的确是忙,抽不开身也是没有办法。这不,陛下刚走,稍稍得空了,大哥就把你找了过来。”
“一来呢,是熟悉一下。还有就是一件正事儿了——”李牧看着琪格的眼睛,道:“我那兄弟,过了年也到了可以成婚的年纪,我这个做兄长的,自然是想看到自家兄弟立业成家,有个知心的女人照顾他,这样我也能放心。在场都不是外人,大哥也就不绕弯子了。我听说了,你与我那傻兄弟是有婚约的,有道是长兄如父,今儿我就托个大,当面向你提亲了。下个月我就让他就从倭国回来,这不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么?妹子你有什么需求,或者想要什么,大哥都给你准备好了,一定让你风风光光地出嫁!”
李牧一副大包大揽地模样,家长地派头摆了出来。他这是故意的,就像张天爱刚刚说的,这是一种试探。
在他的料想中,结果可能有以下几种。
第一种,琪格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如果是这样,琪格是必然有问题。且不说大个儿与她们家的恩怨情仇,就说她要嫁给葛平王这件事,难道不应该有个解释么?
虽说在李牧的眼中,新罗王的王妃也不算个什么。但是对于靺鞨来说,这就相当于是大唐皇帝娶了一个番邦的公主,对于这个番邦来说,肯是与有荣焉高攀了的。
李重义把她抢了出来,无疑是等同于毁了她的王妃梦,她是不满,或者是解脱,总得有个交代才是。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表示,就直接答应了下来,必然是有所企图,
第二种,则是拒绝。明确表示想要回去继续做新罗的王妃,但是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她如果不傻的话,应该能看得出来。自己这边是不会承认葛平王的,有李知恩的关系在,早晚是要打上新罗,把葛平王从王位上推下来,找回场子的。
第三种么,便是把心中的顾虑讲出来。这是李牧最想要的结果,他曾经问过李重义,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李重义说不明白,因为他当初从未过问过这件事,对他来说,每天的生活就是练武,打猎而已。直到这些事情发生了,他才莫名被迫的接受,至于原因他哪里知道?
李牧想通过琪格之口,帮助李重义了解到当年的真相。至于俩人的婚事么,其实李牧是不太看好的、李重义到现在都没有开窍,若说他多喜欢琪格,好像也未见得。想到这儿,李牧打定主意,清了下嗓子,看向琪格,开口道:“妹子,你是叫琪格是么?”
琪格愣了一下,明明早就通过了姓名,怎么又特意问了?
面对李牧,她多少有点紧张,略带局促道:“回兄长的话,小妹本姓乌素,叫做乌素琪琪格,兄长可以叫我琪格,琪格换成汉话,是林中的鹿。”
“哦,鹿……”李牧看向白巧巧,满眼都是宠溺;“鹿好啊,跟你嫂子的名字,有异曲同工之妙,看了咱们注定是一家人——”他沉吟了一下,道:“妹子,我和大个儿的关系,相比你也清楚。我俩便是亲兄弟一般,我把他当做是我的亲弟弟。他拜托我照顾你,我理当早就邀请你吃这顿饭的。大哥也不是推脱啊,你也看到了,这一段时间的确是忙,抽不开身也是没有办法。这不,陛下刚走,稍稍得空了,大哥就把你找了过来。”
“一来呢,是熟悉一下。还有就是一件正事儿了——”李牧看着琪格的眼睛,道:“我那兄弟,过了年也到了可以成婚的年纪,我这个做兄长的,自然是想看到自家兄弟立业成家,有个知心的女人照顾他,这样我也能放心。在场都不是外人,大哥也就不绕弯子了。我听说了,你与我那傻兄弟是有婚约的,有道是长兄如父,今儿我就托个大,当面向你提亲了。下个月我就让他就从倭国回来,这不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么?妹子你有什么需求,或者想要什么,大哥都给你准备好了,一定让你风风光光地出嫁!”
李牧一副大包大揽地模样,家长地派头摆了出来。他这是故意的,就像张天爱刚刚说的,这是一种试探。
在他的料想中,结果可能有以下几种。
第一种,琪格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如果是这样,琪格是必然有问题。且不说大个儿与她们家的恩怨情仇,就说她要嫁给葛平王这件事,难道不应该有个解释么?
虽说在李牧的眼中,新罗王的王妃也不算个什么。但是对于靺鞨来说,这就相当于是大唐皇帝娶了一个番邦的公主,对于这个番邦来说,肯是与有荣焉高攀了的。
李重义把她抢了出来,无疑是等同于毁了她的王妃梦,她是不满,或者是解脱,总得有个交代才是。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表示,就直接答应了下来,必然是有所企图,
第二种,则是拒绝。明确表示想要回去继续做新罗的王妃,但是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她如果不傻的话,应该能看得出来。自己这边是不会承认葛平王的,有李知恩的关系在,早晚是要打上新罗,把葛平王从王位上推下来,找回场子的。
第三种么,便是把心中的顾虑讲出来。这是李牧最想要的结果,他曾经问过李重义,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李重义说不明白,因为他当初从未过问过这件事,对他来说,每天的生活就是练武,打猎而已。直到这些事情发生了,他才莫名被迫的接受,至于原因他哪里知道?
李牧想通过琪格之口,帮助李重义了解到当年的真相。至于俩人的婚事么,其实李牧是不太看好的、李重义到现在都没有开窍,若说他多喜欢琪格,好像也未见得。想到这儿,李牧打定主意,清了下嗓子,看向琪格,开口道:“妹子,你是叫琪格是么?”
琪格愣了一下,明明早就通过了姓名,怎么又特意问了?
面对李牧,她多少有点紧张,略带局促道:“回兄长的话,小妹本姓乌素,叫做乌素琪琪格,兄长可以叫我琪格,琪格换成汉话,是林中的鹿。”
“哦,鹿……”李牧看向白巧巧,满眼都是宠溺;“鹿好啊,跟你嫂子的名字,有异曲同工之妙,看了咱们注定是一家人——”他沉吟了一下,道:“妹子,我和大个儿的关系,相比你也清楚。我俩便是亲兄弟一般,我把他当做是我的亲弟弟。他拜托我照顾你,我理当早就邀请你吃这顿饭的。大哥也不是推脱啊,你也看到了,这一段时间的确是忙,抽不开身也是没有办法。这不,陛下刚走,稍稍得空了,大哥就把你找了过来。”
“一来呢,是熟悉一下。还有就是一件正事儿了——”李牧看着琪格的眼睛,道:“我那兄弟,过了年也到了可以成婚的年纪,我这个做兄长的,自然是想看到自家兄弟立业成家,有个知心的女人照顾他,这样我也能放心。在场都不是外人,大哥也就不绕弯子了。我听说了,你与我那傻兄弟是有婚约的,有道是长兄如父,今儿我就托个大,当面向你提亲了。下个月我就让他就从倭国回来,这不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么?妹子你有什么需求,或者想要什么,大哥都给你准备好了,一定让你风风光光地出嫁!”
李牧一副大包大揽地模样,家长地派头摆了出来。他这是故意的,就像张天爱刚刚说的,这是一种试探。
在他的料想中,结果可能有以下几种。
第一种,琪格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如果是这样,琪格是必然有问题。且不说大个儿与她们家的恩怨情仇,就说她要嫁给葛平王这件事,难道不应该有个解释么?
虽说在李牧的眼中,新罗王的王妃也不算个什么。但是对于靺鞨来说,这就相当于是大唐皇帝娶了一个番邦的公主,对于这个番邦来说,肯是与有荣焉高攀了的。
李重义把她抢了出来,无疑是等同于毁了她的王妃梦,她是不满,或者是解脱,总得有个交代才是。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表示,就直接答应了下来,必然是有所企图,就直接答应了下来,必然是有所企图,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