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wsfh优美都市言情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起點-第一百九十五章 我們倆在跑步!-jc9fi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清晨,威廉躺在床上睡觉,然后被人弄醒了。
确实是……弄醒。
不知谁在舔他的脸颊。
湿润的小舌,带着牛奶的芬芳……香浓浓,丝般感受。
香醇柔滑的味道仿佛浸润到了心田。
等等,威廉很快反应过来,他昨晚并没有睡在有求必应屋,而是睡在自己宿舍。
波波茶是后半夜回来的,现在睡的死死的,大早晨不会干这种事。
清穿重生之伊皇後 名代江山1314
除了波波茶,宿舍只剩下四个室友……
威廉的鸡皮疙瘩,顿时都起来了。
他猛地睁开眼。
幸好,不是威廉的室友……而是波波莎。
——赫敏的那只猫。
波波莎蹲在威廉胸口,舔着他的脸,然后又很是舒服地凑在他的下巴,在那里主动蹭着。
“你怎么在这里?”威廉看了眼时间,发现才早上四点。
“喵~~~”
“是赫敏找我吗?”
“喵~~~”
“哦,我知道了。”
“喵~~~”
威廉和波波莎进行跨服聊天,居然还听懂了它的意思。
他快速起床,去盥洗室快速洗漱后,又回到了宿舍,换了身衣服。
“走吧,带我去找她。”威廉戳了戳波波莎的屁股。
但它却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心安理得的钻进了威廉的温暖被窝,在波波茶旁边躺下。
大早晨的,回笼觉睡着最舒服。如果不是赫敏让它来,它现在还在床着躺着呢!
你们俩大早上不睡觉,在这里玩情调,还让不让喵安生了?!
威廉无奈,只好独自一人,朝着公共休息室走去。
幽靈旗 那多
果然看见赫敏搬了把椅子,一个人坐在门口,闲着无聊,对着门环,在那猜谜语。
威廉施展了幻身咒,悄悄走了过去。
门环发出机械音:
“盒子没有盖子、锁孔和绞练,
但里面却藏有金黄色的宝藏。”
只听了一遍,威廉突然解除魔法,回答道:“答案是蛋。”
“回答正确。”
赫敏这才发现,威廉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咫尺的地方,惊吓得身体后仰,连人带椅子一同向后倒去。
威廉轻轻伸手一虚拉,把椅子拉回原位。
被吓到的赫敏,像一只惊慌失措的小狐,然后毫无杀伤力地瞪了他一眼。
威廉朝她做了个鬼脸,她又灿烂笑起来,眼眸眯起月牙儿,脸颊也有了酒窝。
威廉笑道:“大早晨找我干吗,睡不着觉?”
“是啊。”赫敏点点头。“我都来半个小时了。”
第三个项目的比赛,会在今天晚上开始。
冷酷總裁鬥萌娃
早上的时候,赫敏醒来的格外早。
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没有困意,想了想,便来拉文克劳找威廉,和他一块“失眠”。
波波莎是她传话的一只工具猫。
如果波波莎没有叫醒威廉,她就会放克鲁克山。
既然威廉来了,赫敏也不再猜谜语,跟着他进了休息室。
威廉在沙发上坐下,魔杖弹起,壁炉里的火焰,熊熊燃起。
赫敏坐下后,眼看休息室空无一人,便蜷缩在他怀里,掏出一个小型沙盘。
沙盘是威廉抽空制作的,是对迷宫的一个小型化。
每个角落里,还设置了神奇动物或者陷阱。
只要对着沙盘,就能找到最快抵达终点的路线,和沿途可能会碰到的各种危险。
两人玩了一会,本以为休息室不会出现其它人,没想到一只幽灵缓缓飘了进来。
——格雷女士!
她飘进了休息室,望着沙发上的威廉与赫敏,愣了愣神。
她也没想到这个点,会在休息室看见小巫师。
格雷女士皱起眉头。
大早晨不睡觉,在这里谈恋爱?!
呵,现在的学生!
在她那年代,要被扫黑除恶处理掉的!
惡人大明星
格雷女士又想起自己悲惨的一生。
风华正茂、年轻艳丽,居然没有谈过恋爱,就被血人巴罗这个追求者……给弄死了。
喜欢我,干嘛要杀我?
所以爱会消失对不对?
满腔都是心酸的格雷女士,不想再继续待在充满酸臭味的休息室,转身就要离开。
威廉望着那只幽灵,突然说道:“格雷女士,我有件事想问你。”
格雷女士停下脚步,却没有转身。
“请问,霍格沃茨有梅林时代的幽灵吗?”
威廉也是看见格雷,突然灵机一动,想起了这件事。
梅林距离这个时代太遥远,书籍记载的内容,很多都像是谣言。
哪有那个时代的幽灵知道的清楚。
格雷女士冷淡道:“没有。”
好吧,威廉就是随口一问,也没指望真的有。
“不过,有梅林时代的画像。”
“嗯?”威廉打起精神。
“卡多根爵士,他是亚瑟王的圆桌骑士之一。”
威廉眯起眼睛,这真是意外之喜。
……
……
虽然知道了卡多根爵士,是亚瑟王的圆桌骑士之一,威廉并没有急着去找他。
今天的主要任务是陪赫敏,帮她缓解紧张的心情。
缓解压力的最好方式,肯定是按摩。
威廉前世的时候,在按摩店兼职过一点时间,在这方面是专业的。
肯定不是白马会所,威廉是正经人,找到也是正经按摩店。
两人并没有在休息室待太久,威廉就陪着她,去了有求必应屋按摩。
没人打扰不说,累了还能睡个回笼觉。
多好!
于是,两人毫无疑问地错过了早餐。
错过不要紧,却惹来了大麻烦。
“你们俩早上去哪里了!”
上午,礼堂旁边的会议室里,莱安娜掐着腰,这样审视着威廉。
“我们去黑湖边晨跑了。”威廉撒谎也不脸红。
“一天之际在于晨嘛,多锻炼身体有好处。”
赫敏也使劲点点头,似乎威廉说的是实话。
莱安娜一脸地不信。
她信你个鬼。
赫敏的爸爸伊里斯,也在望着威廉。
半坡亭
似乎随时准备,把这个拐走自家女儿的小坏蛋,三条腿都给打断。
“只是跑步而已,没事的。”罗伊冲着威廉眨眨眼,打着圆场道:
“走吧,威廉,带我们去霍格沃茨逛一逛。
我们还是第一次来呢。
顺便去看看海格,我给他带了礼物。”
含笑關山月
威廉立刻会意,连忙道:“走吧,我先带你们去礼堂。”
在比赛开始前,学校组织勇士的家长来霍格沃茨,看望学生。
赫敏的父母都来了。
但他们是麻瓜,从来没有来过霍格沃茨。
于是,伊里斯就拉着自己的好哥们——罗伊一块来了。
顺便还能看看威廉与安妮。
但问题是,他们一群人抵达后,没有找到威廉与赫敏。
两人大早晨就失踪了,这就很尴尬了。
给人一种……昨晚夜不归宿的感觉。
所以才出现刚刚那一幕。
老公大人有點萌
赫敏被莱安娜拉去了,连着安妮还有赫敏妈妈,三人在那嘀嘀咕咕。
安妮时不时指着威廉,似乎在告哥哥的‘好’状。
罗伊则按着威廉肩膀,趁着伊里斯在看雕像,压低声音道:
“好小子,你这太过分了,都夜不归宿了!要注意安全,不然出了事,你与赫敏就得立马订婚!”
英国法定结婚年龄是16岁。威廉都五年级快结束了,已经满十六岁了。
重生之淪陷 風鳥乘風
赫敏还差几个月。
不过,如果算上时间转换器里的时间,两人其实都快满十七岁了。
“我们没有夜不归宿。”威廉无奈道。“只是早上起得早了一些。”
“不会吧,你真的大早晨带着姑娘去跑步?!”
罗伊露出一副离谱表情,看着威廉,似乎没想到自己儿子这么直男!
一群人离开会议室,临走前,威廉与老迪戈里打了招呼。
塞德里克站在他父母旁边有些尴尬,老迪戈里又开始花式炫儿了。
克鲁姆在屋子里一角,和他黑头发的父母说着保加利亚语。
他的父亲遗传了他的大鹰钩鼻。
另一边,芙蓉在用法语,和她母亲说个不停。
她母亲的外貌,也是惊人的美丽。
加布丽牵着她母亲的手,朝着威廉挥了挥手,威廉也挥挥手,咧嘴一笑。
乔治和罗恩正在和韦斯莱先生聊天,韦斯莱夫人满脸担忧地望着罗恩。
那表情仿佛……罗恩晚上就会死去。
还有德拉科,被他妈妈抱在怀里,老马尔福则是盯着威廉。
仿佛威廉欠他一个亿。
纳西莎似乎在控诉邓布利多,认为学校没有保护好自己儿子。
好家伙,原来马尔福才是霍格沃茨第一妈宝男。
……
……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