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fta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影帝重回十八歲 愛下-508、有了靈魂熱推-7m2w0

影帝重回十八歲
小說推薦影帝重回十八歲
拍摄这段戏的时候,宁远忽然想起前世电影上映的时候,还有不少人说这个电影挺有意思的,打架还玩跷跷板。
跷跷板,说的就是那辆板车,造型跟华夏前些年的架子车差不多,只不过这时候还没有轮胎,双轮是木质的,而且比近现代的车轮大了太多。
换装、化妆。
值得一提的还是妆容,从德普那里来的成功经验,宁远自然不会扔掉。
浓浓的烟熏妆,还有金牙。
不过也不是把牙打掉再镶,而是包边。
至于德普,那是因为他抽烟喝酒样样凶,就差不烫头了,那时候他的牙已经坏掉,所以才直接镶的牙。
既然包牙和镶牙的效果一样,宁远也没必要把自己一口好牙拔掉,为艺术献身也不是这么个做法。
包括后来,德普演《查理和巧克力工厂》的时候,又换了一口整齐的小白牙。
那时候宁远就在想,当德普的牙齿,也挺遭罪的。
从前世宁大强的遭遇,宁远就发现,很多坏习惯可能当时不觉得有什么,毕竟都是年轻时候养成的,那时候身体好不觉得,但年龄稍微大一点,就知道一个好身体的重要性。
很多人六七十岁就一身毛病,但坚持锻炼,比如钟南山,八十多岁依然身体硬朗,袁隆平也同样,坚持锻炼。
可能当时效果不明显,但保持下去,跟同龄人就会有对比。
当然,也有一些人狡辩的说谁谁抽烟喝酒活到八九十,有的人不抽烟不喝酒五六十就得了绝症,但这是一个概率性的事情,谁能保证自己不是倒霉的那个?
宁远以前跟同学说起另外一个同学:“不是说打篮球能长高,那谁谁从初中开始整天打篮球,为什么还不到一米七?”
那个同学想了想道:“你应该这么想,如果他不打篮球,可能还长不到这么高。”
宁远当时愣了一下,觉得这话似乎很有道理。
后来宁远看到那个同学的父母,父亲一米六出头,母亲一米五,于是觉得就是这样——
对比不能单纯看结果,更要综合他的自身情况,就像蚂蚱能跳一米,对比人来说不值一提,但这个一米,可是蚂蚱体长的三十倍。
坚持锻炼不一定让每个人长寿并身体硬朗,但就每一个个体来说,锻炼和不锻炼,肯定是有区别的,除非……有某种疾病不适合。
而德普,虽然片酬位列好莱坞前十,但十来年后,他就跟他的财务管理公司打了一场官司,因为他认为自己这么有钱,为什么到头来存款越来越少。
而财务管理公司出示的数据表明,如果没有他们管理,可能德普早就破产了。
单单买酒这一项,德普一年就得花掉百万,还是美金。
除此之外,一艘游艇就将近两千万,而且这并不是一次性的,买了之后停放得交钱,保养、油耗等等,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而且为了保持派头,他出行都乘坐私人飞机,而且对型号、等级都有要求,一年又得几百万。
另外他还有一个40人组成的保镖助理团队,一年又得几百万的薪酬支出。
至于买寓所……就更贵,当然,这是不动产,但交税和保养又是一大笔开销,单单后来重整这14个寓所,他就花了7500万,依然是美元。
他还有一个爱好……收藏,这方面不用说都知道,会耗费多少。
面对这些花销,即使他一部电影挣几千万美金,也架不住。毕竟收益最高的海盗系列,从03年到打官司的17年,也不过五部,其他的电影都没有这么高的收益。
跟身体一样,无节制的挥霍,终有一天吃到苦头。加勒比五的时候,德普已经五十多岁了,虽然程龙也打不动了,但他不会这么挥霍,同时还有很多方面的投资。
而德普,唯一的投资就是对他好朋友的唱片公司,直到七年后,财务管理公司告诉他已经花了四百万而且没有丁点盈利,他才停止赞助,而这时候,花的钱全都打了水漂。
按照财务公司的统计,德普平均每月需要挣200万,才能收支平衡,所以在拿出花费记录后,有媒体评价他的奢侈生活堪比国王——英女王一年公务开支四千万,而德普一人平均一年就得花两千四百万。
他的表演很精湛,独树一帜的风格让无数人着迷,但在生活上,却有点迷失。就像他花费千万美元购来的藏品,很多都在仓库里蒙尘,似乎他只是享受那种买买买的乐趣。
但福布斯评价了好莱坞票房虚高的明星,德普位列第一,因为综合起来,他1美元的片酬只带来1.2美元的票房,而阿汤哥的数据,是13.6美元。
宁远以前就感叹过,没有节制的生活,终究会让自己陷入泥潭,所以他一直通过这些事情警醒自己。
而在影棚里,宁远和奥兰多也开始了他俩的第一场对手戏。
实际上,也是他俩在戏里的第一次相见。
不过这次依然不是按照叙事时间来拍,而是先拍这场拼斗的戏份。
当奥兰多饰演的威尔发现铁匠铺里放着的一顶陌生帽子,准备伸手去拿的时候,一柄剑搭在他手上,随后露出宁远那张脸。
或者说,是杰克船长那张标志性的脸,虽然相貌跟德普有了区别,但气质一般无二。
在摄像机镜头从下往上移动的时候,宁远那拉胯的站姿,略带审视和轻慢的神色,斜瞥着威尔。
这个镜头就拍完了。
戈尔觉得ok后,就继续下一个镜头,只不过摄像机位调整为中镜头,就像旁观一样,随着杰克拿剑指着威尔脖子,让威尔一步步后退,镜头也一点点从右向左移动。
“你是他们要找的人。”
“海盗。”
在后退的过程中,威尔脖子微微后仰,警惕的盯着杰克船长,缓缓道。
再次调整镜头,以威尔的视角来拍杰克船长,他上下打量了威尔一番,有些狐疑的道:
“你看起来很面熟,我曾经威胁过你吗?”
这种对话,基本是一句一个镜头,再次拍摄,就到了杰克船长的角度,看着威尔神色冷峻,甚至有些仇视的盯着摄像机:
“我只是不想跟海盗搭上关系。”
“哦~”
杰克船长有些夸张的后仰了一下,又带着调侃的语气,似笑非笑的耸了耸肩:“对于玷污你的话感到抱歉~”
看到这一幕,海默他们眼神一亮,就觉得……杰克船长似乎一瞬间有了灵魂。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