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2vq4精彩都市言情 唐朝第一道士笔趣-第八百一十二章 神傷憤離揍小花-56t9r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屋中。
低声哭泣的曼清,越想越是神伤,越恐惧。
她知道。
她的师傅。
也就是现任的慈航殿殿主,曾经就因为与男子有情,后来毁了清白之身之后,被上上任的殿主给打进了苦寒之地。
要不是因为上一界慈航殿实在找不到人代替她,说不定此时的殿主,估计还在那苦寒之地思过呢。
曼清深知自己的未来会如何。
苦寒之地,对于她来说,本不该出现的。
可眼下。
上一任圣女的经历,估计又要在她的身上重现了。
苦寒之地是什么地方?
黑翼大君 秋漠狐
除了慈航殿人之外,没有人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但曼清却是知道,那是一个可怕的地方。
没有亮光,没有声音,也没有任何的东西。
有的是无尽的狐独与寒冷。
只要进入苦寒之地的人,穷其一生,都不可能出得来。
除非慈航殿殿主大发慈悲,或者突破到武道之境,那才有可能从苦寒之地出来。
这是曼清恐惧的原因之一。
至于神伤。
说来曼清对于当下这样的一个结果。
心中还带着一丝的欣喜。
只不过这一丝丝的欣喜,也只是片刻之间罢了。
如放在现代来讲。
与自己喜欢的人有了肌肤之亲,本是一件高兴之事。
但曼清却是知道。
身为慈航殿的圣女,这是不允许的。
同样。
放在当下这个时代,不管是江湖儿女,还是普通女子。
在没有明媒正娶之下,就发生了关系,这是要被世人所谩骂的。
甚至。
从此往后,连头都抬不起来。
除非去到某些青楼,成为青楼中的风尘女子。
更或者成为一些富贵之人的玩物,更或者远走他乡,孤独终老。
这是曼清此时神伤的原因。
神伤的曼清,掀开被褥。
瞧见床榻之上片片红色,先是一愣之后,又是低声哭泣。
许久之后。
曼清这才捡起地上早已被撕破的衣裳,随之裹在身上,忍着体内那片疼痛打开了屋门。
“曼清,我……”站在屋外一直等候着的钟文,瞧见曼清出来后,都不知道该如何说话了。
曼清看了看钟文,眼神之中带着一丝的愤恨。
随即转头快速走向她的屋子而去。
好在此时观中绝大部分的人都在后面的空地,要不然被人撞见了,也不知道会不会闹出一场大尴尬来。
钟文愣愣的站在那儿。
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心中已是没了主意。
着实。
遇上这样的事情。
钟文根本没有任何的想法了。
脑袋里面一阵空。
不久后。
后面空地的所有人已是结束了习武的时间,即便李道陵再三阻止,也是阻止不了了。
毕竟太阳都高升了,都快到吃早饭的时间了。
而且。
连理竺和伯溪二人都起了身了。
其实。
哪怕时间再久,这些道人弟子们也不敢离开。
但理竺与伯溪起了身,李道陵也知道,这代表着事情冒似已是结束了。
一直被压着动弹不得的龙玉。
终于是舒缓了一口气,起身后害怕的看了看理竺二人一眼后,急奔了回去。
“师姐,刚才你怎么了?为何会尖叫?”冲回到屋中的龙玉,瞧见曼清独自一人背对着屋门后,大声的询问道。
曼清见龙玉回来了,赶紧抹去脸上的泪水,正了正神,“龙玉,收拾东西,我们走!”
異界機器人軍隊 風中淚
龙玉不明所以。
着实。
刚才尖叫的事情还没搞清楚呢,而且她还有话要对曼清说呢,曼清突然说要离开,这着实让龙玉越发的不明了,“师姐,为何啊?难道刚才你尖叫是因为被欺负了吗?也是,刚才我在后面空地的时候,九首的那两个师长,也不知道是谁用内气把压得动弹不得,哼,要是我以后突破到了武道之境,我非得给他们好看不可。”
曼清无神的看着墙壁。
龙玉所说的这些话却是未入她的耳朵。
随即起了身的曼清,收拾起了东西来。
龙玉见状,虽不明所以。
但自己师姐发了话,她必然是要遵循的,况且曼清都在收拾东西了。
没过多久。
二人各自背着包袱从屋中走了出来。
而不远处的钟文瞧见二人此时的状态,就已是明白曼清这是要离开了。
“曼清,我……”钟文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又要说什么,心里想说的话,在此时却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試婚99天
曼清恨恨的看了看钟文一眼。
什么话也不说,从钟文身边擦身而过。
“九首,我师姐到底怎么了?是不是你欺负她了?我可告诉你,要是你欺我师姐,我绝不会放过你的!”龙玉从钟文身边走过之时,也是恨恨的瞪了一眼钟文,放下话来。
二人就这么从钟文的身边擦肩而过。
而钟文却是愣在了那里,不知道是追好,还是不追的好。
就当下这么一个情况。
即便钟文见识颇多,可也一样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在前世,什么清白之身,什么明媒正娶等等,皆只是一个笑话。
可放在当下。
钟文深知这个道理。
毁了一个女子的清白之身,自己已是属于罪大恶极之人了。
中國對外關系:形勢與戰略報告2014年
这要是放在一个普通人身上,被人告发了,那必然是要被问罪的。
深知这些的钟文。
知道自己铸就了大错。
可这个错,钟文却是不知道怎么去补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补救。
“九首,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去追,难道你想看着曼清就这么回慈航殿吗?难道你忘了慈航殿的规矩吗?”走了过来的李道陵,瞧见这一幕后,对自己这个弟子真是有些无语了。
事情都到这个份上了。
如果再不把曼清追回来,他这个做师傅的都不会放过钟文。
反应过来的钟文,听到自己师傅的话后,赶紧转身追了过去。
而此时。
曼清他们已是到了龙泉观的观门处。
“曼清,别走!”钟文冲着曼清的背影,大声喊道。
此刻。
曼清见钟文追了过来,本来伤心欲绝的她,顿时心中又软了一些。
从醒来到现在。
曼清已是想明白了这件事情的始末。
在曼清的想法中。
此事怪不了钟文,但也要怪钟文。
要不是昨夜钟文的小妹小花捧来的那陶罐清汤,她也不至于毁了清白之身。
她喜欢钟文。
曼清心中很清楚这一点。
可在不明不白之中,就失了身,这对于她曼清来说,绝不可接受的。
况且。
她还是慈航殿的圣女。
曼清止住了离去的步伐,头也未回道:“从今往后,你我绝不再见,你做你的道士,我回我的慈航殿。”
丢下这句话的曼清,直接一个纵身,就离开了龙泉观,往着山林之中而去了。
龙玉听着自己师姐所言之语,虽不解,到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随之也纵身离去。
钟文闻言后。
再一次的愣在了那儿,不知所以了。
片刻之后。
曼清她们二人的身影已是消失在了钟文的眼前。
紧随而来的李道陵他们,瞧见后,无声的叹了叹气。
他们也知道。
此事已经没了回头之路了。
“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而此时,小花跑了过来,拉了拉她愣神的哥哥。
钟文瞧着远处的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脑海之中,开始回想着从昨夜到今日清晨的一切事情。
随之。
钟文想到了自己小妹昨夜给自己端过来的那陶罐清汤,越想越是不明。
对于自家小妹,钟文还是了解的。
可再了解,当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钟文必然是要问清楚的,“小花,你老实告诉我,昨晚你给我煮的那碗清汤当中,你放了什么东西!”
此时的钟文,脸上挂着一副从未有过的怒容。
即便熟知自己哥哥的小花,也被自己哥哥此刻的表情给惊着了。
“我,我,我没放什么东西。”小花害怕的退了退几步,有些惊惧于自己哥哥。
“没放东西?你想骗我到什么时候?老实交待,不要以为你师傅会帮你,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老实交待,我非得打得你屁股开花不可。”钟文往前踏了一步,狠戾的喝道。
小花害怕的再次往后退了几步,“哥,我真没有放什么东西,那是墨离姐姐煮的汤,说是让我端给你喝的。”
听到此间。
钟文终于是明白了这件事情的幕后凶手了。
随即。
修真就聽收音機
钟文一个纵身,就到了墨离的屋子门口。
可当钟文入了屋内后,并没有发现墨离的身影。
随后,又是满道观寻找着墨离。
可这一通的寻找之下,愣是没有寻到墨离的身影。
没了墨离,钟文只得回到墨离的屋中,开始翻看起墨离那个大包袱来。
可当钟文看到不少的药材之后,钟文越发的明白了。
诸多药材之中,其中就有一种药材,食用后,会让人欲望增长,且此药材加入水中之后,会变得无色无味,即便医道高手都难已分辨得出来。
“说,你昨天为何要骗我?那清汤乃是墨离所制,你为何要说是你所煮的?”即然找不到主谋,小花这个帮凶,钟文此时可没有放过。
一絲不掛 瓜
此时的小花,即紧张,又害怕。
他从未见到地过自己的哥哥会如此的凶悍。
“哥,墨离姐姐说让我端给你喝的,还说不让我告诉你。”小花害怕,只得老实交待了。
钟文听后眼神越发的不对了。
随即捞了一根荆条在手。
“啪”的一声。
钟文手中的荆条就往着小花抽去。
片刻之后,龙泉观中小花的哭声渐起,使得众道人更是不明所以,纷纷跑过来劝阻。
而身为小花的师傅伯溪。
见自己的弟子被钟文拿着荆条在教训着,却是无动于衷,站在远处看着。
伯溪此时真不好出手劝阻。
即便是弟子,他这个师傅也只能干看着。
哥哥教训做了坏事的妹妹,他又如何去干预呢?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