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s4gq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大周仙吏 ptt-第127章 符道試煉讀書-4l22p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上次和李清分离的时候,李慕就觉得,她似乎有什么心事。
得知她退出符箓派后,李慕更加笃定了这个想法。
虽然符箓派有七峰,七脉弟子,但从某种程度上说,符箓派的弟子只有两种,核心弟子,以及非核心弟子。
核心弟子,即可以接触到符箓派核心机密的弟子,这些核心机密,或是不外传的符箓之法,或是非核心弟子不传的道术,这些弟子,是不能随便退出符箓派的。
國術武館
即便是要退,也会被抹去关于门派机密的记忆。
非核心弟子,接触不到这些机密,他们修习的,不过是普通的功法,学习的符箓之道,也是对外公开的,和外人不同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完成宗门的任务,从宗门获取一定的修行资源,比如以前的李清,她在阳丘县衙做一年的捕头,回到宗门后,便能换取灵玉,法宝等物,用于修行。
非核心弟子,可以退出门派,但很少有人这么做。
毕竟,大周古来注重礼法,尊师重道,是刻在每一个大周人骨子里的传统。
对修行者而言,宗门就是他们的家,几乎每一个修行者,对于自己的宗门,都有极强的归属感。
修行者退出宗门,无异于凡人和父母断绝关系。
在一些极端的人眼中,无故退出宗门,无异于叛教。
李慕很了解李清,她重情重义,对于一个与她毫不相干的下属,也能做到不离不弃,怎么可能会忽然离开她生活了十年的宗门?
联想到和李清分离之前,她似乎也有些难言之隐,李慕可以确定,她离开宗门,必然有什么隐情。
想到这里,他便有些坐不住了。
他迫切的想要查清李清厉害符箓派的原因。
李慕站起身,转身向外面走去时,韩哲诧异问道:“你去哪里?”
李慕头也没回,说道:“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让秦师妹陪你喝几杯吧。”
韩哲看着向他走过来的秦师妹,摇头道:“秦师妹能喝几杯……”
情鎖冰山總裁 陌尛七
片刻后,秦师妹背起已经醉倒的韩哲,回头对晚晚和小白挥了挥手,说道:“等李大哥回来的时候,告诉他一声,我们先回去了……”
小白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单手托腮,望着主峰的方向,喃喃道:“恩公去哪里了,李师妹又是谁啊……”
“嘘……”晚晚对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说道:“以后千万不能提这个名字,尤其是在小姐面前,一次也不能提……”
……
白云山,主峰。
李慕来到主峰之后,道钟便感应到了他,撒着欢的飞过来,李慕拍了拍它,说道:“我这次来是有事情要找徐长老,你帮我叫一下他。”
道钟“嗖”的一声飞走,很快又飞回来,钟里还罩着一个人。
李慕扶了扶额头,道钟似乎还没有搞清楚,“叫”是什么意思。
徐长老被从道钟里甩出来,身体打了个趔趄,好不容易站稳,便看到了眼前的李慕。
道钟变小飞到李慕肩膀,嗡鸣不停,像是在邀功一样。
李慕看着徐长老,歉意道:“徐长老,真是抱歉,我只是让道钟通知一下你,它好像误解了我的意思。”
徐长老本来正在书符,刚刚画到一半,就被道钟冲进来,罩在头顶卷走,他有些心疼书符材料,但对道钟,却又不敢有任何脾气。
这位祖宗脾性古怪,喜怒无常,若是惹恼了它,将它气跑了,他万死难辞其罪。
当然他也不能怪李慕,作为符箓派的贵客,又是加快道钟修复的唯一希望,他对李慕也得客客气气的。
“不碍事。”他对李慕笑了笑,问道:“李大人找老夫有什么事情?”
李慕道:“我有个朋友,以前是紫云峰子弟,不知道因何原因,退出了符箓派,我想去紫云峰了解一下关于她的情况,但我在紫云峰又不认识什么人,只好来麻烦徐长老了。”
“原来如此。”徐长老微微一笑,说道:“这是小事一桩,我这就随李大人去紫云峰。”
紫云峰是符箓派第七峰,首座玉泉子,李慕其实见过玉泉子一面,当日玉真子带着柳含烟,敲诈诸峰首座的时候,李慕也在场。
现在他穿在身上的天阶宝甲,就是玉泉子送的。
确切的说,是玉真子从他手上敲来的。
两人架云飞行,第七峰转瞬就到。
守峰弟子看到两人,立刻走上前,对徐长老行礼道:“见过徐长老。”
徐长老问道:“孙长老在不在?”
一名守峰弟子点了点头,说道:“孙长老在峰上,弟子这就去通禀。”
孙长老也是一名老者,李慕在白云山待的时间久了,发现诸峰的造化长老,大都是老者或者老妪,反观朝廷,修为在第五境的官员,以中年居多,也不知道是朝廷掌控三十六郡,修行资源更加丰富,更容易造就强者,还是符箓派的有生力量都在外游历,不在宗门。
孙长老走出紫云峰道宫后,徐长老看着他,说道:“这位李大人,是我们符箓派的贵客,他有位朋友,以前在第七峰,他来紫云峰,是想问问那位弟子的情况。”
孙长老笑了笑,说道:“既然是我派的贵客,那便进去说吧。”
走进左边一座道宫后,徐长老对李慕介绍道:“在紫云峰,孙长老负责弟子们的入门和离派,李大人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孙长老。”
李慕点了点头,看向孙长老,问道:“孙长老可知道李清?”
“李清?”孙长老闻言,先是一怔,随后脸上便露出可惜之色,说道:“可惜啊,可惜,她本是紫云峰最优秀的弟子之一,经过这次诸峰大比,必定能成为核心弟子,可惜她却在大比之前,退宗离去,这是我紫云峰的损失……”
逆寵毒妃無雙 洛微雨
李慕继续问道:“孙长老可知她为何退宗?”
孙长老摇了摇头,说道:“她没有说原因,老夫曾经极力劝过她,她有任何难处,都可以告知宗门,但她离意坚决,老夫也便没有再劝,宗门向来不限制弟子的去留……”
来了一趟紫云峰,李慕的心不仅没有放下,反而悬了起来。
以她对李清的了解,她绝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退出培养了她十年的宗门。
之前两个人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李慕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她对于符箓派极强的归属感,退出宗门,在她心中,无异于背叛。
她到底是遭遇了什么事情,不惜退出宗门,也要和符箓派撇清关系?
李慕忽然想起,和李清分别时,她看自己的眼神。
那时候,她的眼神中有着迷茫和纠结,但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似乎……,似乎也是在和李慕撇清关系。
若是她遇到什么事情,想要和李慕撇清关系,李慕能够理解。
按照她的性格,她绝对不会让自己的事情,连累到李慕。
但她选择退出符箓派,却让李慕感到后怕。
傾天下:商女為後 風雨歸來兮
他很了解李清,她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她要做的事情,可能会让符箓派声誉受损,作为符箓派子弟,她对宗门的归属感很强,不希望因为自己将要做的事情,使得符箓派声誉有损。
第二,他要做的事情,可能会使符箓派为难,甚至是连累符箓派。
李慕担心的是第二点。
符箓派是道门六宗之一,祖庭对符箓派各大分支,都有很强的号召力,她若是能成为核心弟子,符箓派便会成为她的后盾,但在核心弟子身份唾手可得的情况下,她还是选择了离开。
这说明,在她心中,符箓派保不了她。
李慕不敢再细想下去,问孙长老道:“可不可以让我看看李清入派时的卷宗?”
孙长老面露难色,“这……”
诸峰弟子卷宗,虽然不是绝密,但也不是一个外人想看就能看的。
徐长老开口道:“掌教真人说过,李大人是我派的贵客,他的要求,要尽量满足。”
既然是掌教有令,孙长老也不再纠结,说道:“请跟我来。”
三人来到此道宫的一个小房间,房间的一面墙上,摆放着一个木架,木架之上,摆满了玉简。
孙长老想了想,说道:“老夫记忆中,李清是十一年前来到符箓派的,那时候她才九岁……,十一年前的弟子卷宗,找到了,在这里……”
他从架子上取了一枚玉简,输入一道法力之后,玉简投射出一道光影,在虚空中凝聚成数行字迹。
宋明,十二岁,男,籍贯北郡玉县,宋家村,家有双亲,幼妹年近五岁……
裴川,十岁,男,籍贯北郡周县,裴家庄,父母双亡……
徐仁,十六岁,男,籍贯云中郡……
……
玉简投射出来的,都是符箓派当年招收弟子的信息。
符箓派每年招收的弟子并不多,分派到每宗,就更加稀少,这一年,紫云峰共招收了十名弟子,玉简中的信息十分详细,对每一位弟子的年龄,性别,籍贯,家庭情况,都记录在案,李慕的目光扫过,终于在最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不一樣的仙宗
李清。
李慕目光继续下移,表情怔住。
她的名字之下,再无字迹。
除了她的名字,她来自哪里,家中还有何人,一概不知。
徐长老也发现了异常,看向孙长老,问道:“这是什么回事?”
孙长老挠了挠脑袋,也有些疑惑,说道:“按理说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除非她不是通过正常方式进入宗门的,具体是什么方式,恐怕只有当年引她入宗的长老才知道。”
李清的卷宗上,什么记录也没有,孙长老询问其他长老,众人也一概不知。
这十年间,各峰长老,位置时有变动,甚至有一些因故陨落,找到当年引李清入门的长老,恐怕要动用整个符箓派的力量。
这一趟,算是无功而返,飞出紫云峰的时候,徐长老对李慕道:“李大人放心,老夫会帮你多多留意此事,若有消息,会第一时间给你传信。”
勾引桃花賊郎
李慕拱了拱手,说道:“多谢徐长老。”
徐长老笑了笑,说道:“举手之劳。”
李慕目光不经意的望向下方,看到下方的山路上,人影密密麻麻,隐隐传来一阵阵法力波动,好奇问道:“下方怎么会有这么多修行者?”
徐长老解释道:“五日之后,是本派四年一次的符道试炼,每次试炼,诸峰都会从这些修行者中,选一些擅长符道的苗子,收为弟子。”
对于像符箓派这样的大宗门来说,宗门的传承,是极为重要的。
李慕以前就见过,他们派人去往各地官衙,通过户籍,找出各种特殊体质的人才,收为弟子后,从小培养。
和那种方式相比,通过试炼的方式收取弟子,投入显然更小,效果也更好。
六派四宗,是天下修行者心中的福地,加入这些宗派,代表着能用享有宗门的资源,宗门强者的指导,因此修行者对此趋之若鹜,仅此一刻,李慕就在下方看到了不下百人。
徐长老看着下方,语气颇有些自豪的说道:“本派每次的试炼,都有数千人参与,最终夺魁者,能获得一枚符牌,凭此符牌,可直接成为本派核心弟子……”
他说着说着,忽然一拍脑袋,说道:“老夫想起来了,难怪李清这个名字,老夫听着熟悉,十一年前,便是有人用一枚符牌,换来她入派的机会,还是老夫亲手经办的……”
李慕眉梢一动,问道:“符牌还可以给别人用?”
徐长老点了点头,说道:“可以是可以,但若符牌不是用于试炼魁首本人,而只是转赠的话,通过符牌入派之人,身份只能是普通弟子……”
李慕想了想,问道:“我可不可以参加符箓试炼?”
徐长老愣了一下,点头道:“可以是可以,只要未满三十岁的修行者,都可以参与试炼……”
他打量李慕几眼,问道:“可李大人懂符箓吗?”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略懂一点……”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